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当官要为民作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好消息:9月2日会有爆更,兄弟们一起来嗨!

  沈大庆挺直了身子,竭力真诚地看着李云道,说道:“云道,今天的事情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我的难处,你应该能理解……”

  不等他说完,李云道却径直打断了他的话道:“还记得当初在青干班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跟于震那帮人不对付吗?”

  沈大庆苦笑摇头,是啊,当年自己最看不上于震的那套作派,可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变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李云道接着道:“大庆,我知道人是会变的,尤其是环境的变化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适应。我知道几年前你被人冤枉受贿时很是无助,那件事应该对你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吧?”

  沈大庆脸色变得黯然起来,他仿佛回到了那年最不堪的那段日子,老母病重,妻子得了乳腺癌,无奈之下他只能跟一个相熟的商人借了八十万治疗款,正是这八十万差一点将他送入万劫不复之地。从那以后,他便意识到一点:作为一个毫无背景的草根阶段,如果自己不心狠手辣些,无论是老母还是妻子又或者是自己和孩子,都会变成别人口中的猎物。所以他不打算再那么浑浑噩噩下去,他要借势,借着赵家、蒋家的东风,一路攀上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高度,也许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成为丛林中的肉食动作,而不是那些任人宰割的食草动物。

  见沈大庆不语,李云道知道自己戳中了他的要害,递了根烟过去道:“大庆,是赵家还是蒋家?”

  沈大庆接过烟,却没有点燃,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沉默不语。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是蒋青天?”

  沈大庆猛地愕然抬头,却看到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这才知道自己上了这位老同学的当,李云道不过是在试探自己而已,但自己的表情却出卖了那位蒋家大少。

  李云道点点头道:“我也知道这事儿你挺为难,上面估计也有人跟你打了招呼了。不过大庆,有些事情可为,有些事情却是万万不能做的。人在做,天在看,那姑娘肚子里的,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啊!”

  沈大庆默不吭声,良久才道:“云道,你不是说过吗,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爬也要爬到终点,所以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无论如何,我都得爬下去。”

  李云道皱眉,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沈大庆打定主意跟着赵、蒋两家一条道走到黑,自己也只不过是个老同学,又如何能左右他的选择呢?

  “大庆,我跟蒋青天之间的过节,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你还是不要介入为好。你应该清楚,到了我跟蒋青天掰腕子的地步时,你也好,你上面的那位也好,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牺牲品。同学一场,送你四个字。”

  不等李云道说话,沈大庆便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决然起身,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就在他拉开门的那一刻,听到身后的李云道说出那四个字。

  “一路走好!”

  沈大庆握着门把手的手微微一用力,他原以为李云道会送他“好自为之”一类的决绝话儿,没料到却是这样四字。他咬了咬牙,此时会议室的门却仿佛重达千斤,他费力地拉开,却又费力地关上。

  咔哒,门锁关上。

  从此兄弟陌路,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

  留在会议室里的李云道轻轻叹息一声:看来沈大庆对于赵、蒋两家的事情,已经介入得太深了。都说一入江湖深似海,豪门间的斗争一旦介入,想抽身,却也并非易事。

  李云道将烟抽完才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副所长徐彪依旧候在门口,他这个老江湖刚刚已经百度过了李云道的履历,又打电话问了问相熟的江北公安系统的老友,最后才知道这连沈大庆都忌惮的年轻人,果然是江北省的政界红人,如今虽在北清进修,但据说下一步可能还要高升。

  果然还是莫欺少年穷啊!徐彪这会儿一直在庆幸手下的金文是客客气气把人请到派出所里来的,否则真要弄出什么事情来,怕是这过了半百就要退二线的年纪摘了这小小乌纱帽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见李云道出来 ,他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李省长,沈队已经走了。”他在观察着李云道的脸色,很明显,李云道和那位市局的红人沈大庆是老朋友了,但两人似乎关系还有些紧张。刚刚沈大庆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明显脸色不佳,甚至连关着嫌疑人的调解室都没回,也不等手下给他撑开伞,便冲入了倾盆大雨里。

  发生了什么事,徐彪虽然好奇,却远远没有对如何解决今天的麻烦这个问题更为关切。

  李云道看着走廊尽头,那儿是一个大厅,厅外有一扇玻璃门,门外便是大雨如潮。

  闪电过后,便是炸雷如山崩,惊得徐彪一个咯噔,但看李云道的脸色,却依旧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几个泼皮伤得如何?”李云道问道。

  “哦,我刚刚让人问过了,都是轻伤,那几个家伙是附近卫生所的常客了,卫生所的负责人是我小舅子,我问过了,他拍胸脯打包票说肯定没事,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又会跑出来祸害人了!”徐彪为人耿直,但其实很聪明,这事儿是谁的过错,他一问案情就一清二楚了。既然那边有权有势,这边也同样旗鼓相当,在没有重大伤亡的前提下,这案子的性质本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嗯,那就好。人,我先带走?”李云道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

  “行行行,我看那姑娘还怀着孕呐,别被惊得动了胎气,毕竟还是个孩子啊……”徐彪似乎有口无心地说道。

  李云道点了点头:“今儿麻烦你了,徐所长,有空到北清找我们几个喝酒。”

  徐彪巴不得早点把这帮瘟神送走,神仙打架的时候,哪里轮得上他这种快要退休的小鬼头目?

  走进调解室的时候,李云道看到屋里烟雾弥漫,皱着眉打开了窗户,一股水腥气带着徐徐凉风吹入屋里。李云道使了个眼色,乐天三人这才反应过来,屋里还有个小孕妇呢,忙不迭地把烟头掐灭。

  李云道走到车氏父女的面前,拖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车梦轻声问道:“小梦,你告诉叔叔,对肚子里的宝宝,你是怎么打算的?”

  穿着校服的姑娘脑袋深深地低了下去,下巴都快要贴到胸口了。一只粗糙的大手握住了她因紧张而有些潮湿的手,老车深吸了口气对女儿道:“没事,别怕,无论怎样,爸爸都陪在你身边!”

  李云道心中轻叹一声,而后道:“不怕,就像你爸爸说的,无论你做什么决定,爸爸会支持你,叔叔们也会无条件地帮助你们!”

  良久,扎着马尾辫的姑娘才抬起头,目露坚定道:“我想抚养孩子长大,但我不想孩子再跟梁俊溪有任何牵连。”

  这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姑娘,倔强却总是透着一股浓浓的人情味儿,就如同她的父亲一般。

  老车似乎也下定了极大的决心:“爸爸支持你。等把店面盘出去了,爸爸带你南下,换个城市,我们重新开始生活。”

  车梦闻言,扑入父亲怀中,再次嚎啕大哭。骨肉亲情,在碰到困难的时候,便能迸发出惊人的能量。

  乐天三人也看得是眼眶湿润,乐胖子擦了擦眼角道:“要不你们去蜀中吧,锦城是我家的大本营,我打声招呼,也总有人会照拂着的。”

  孙晓霖道:“去长安吧,那儿遍地都是我朋友,让娃娃先休学一年,等宝宝生下了,我再想办法给她找个学校接着读书。”

  三人中,在地方上势力最弱的便是吴卓恩,但他也极热情地道:“我们甘南经济条件一般,但牛羊肉好吃,来我们甘南,宝宝将来定然能生成健壮。”

  李云道笑道:“别争了,老车都说了要南下。这样吧,你看看,江北全境,江南的江宁和姑苏、浙北西湖和鹿城,你到时候带着孩子一起去散散心,觉得哪个城市不错就定居下来,给我来个电话,剩下的事情我来着手安排。”

  这几日苍老了不下十岁的老车老泪纵横,起身倒头便拜:“我车大路何德何能,能结识四位萍水相逢的好兄弟……”

  李云道连忙一把将老车托了起来:“别,老车,你也说了,咱是好兄弟。”

  老车抹了把扑朔朔掉下来的眼泪:“你们都是好官啊,都是我们华夏的好脊梁骨啊……”

  李云道笑着将老车摁到椅子上坐下:“上回喝酒你不是也说嘛,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嘛!”

  老车又哭又笑,李云道拍拍他的肩膀道:“京城的事情你们暂且不用管了,盘店的事情交给我们。京城不宜久留,这样吧,胖子,叫辆车,连夜送他们父女去江北,那边我会让人安排好,你们的身份证之类的,暂时也不要使用。等我摆平了京城的事情,再行通知你们,到时候你们再看去别的地方看看。”

  看完不过瘾的,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