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回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空客飞机在京城的蓝天下盘旋片刻,便在机场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后安然落地。娃娃脸的空姐乘务长轻轻推了推这位一上飞机倒头便睡年轻乘客,那人猛地一惊,动作幅度颇大,倒是将好心的空姐吓了一跳。

  等看清自己身处机舱中,青年男子这才松了口气,起身抱歉道:“不好意思,做了个恶梦!”

  娃娃脸的乘务长红着脸笑了笑,从他独自一人登机开始,同班的空姐就一直在讨论这个长着一对桃花眸子的男人,刚刚上机来见习的小丫头说他长得像一个眼下最当红的韩国明星,她便多看了两眼,此时与他面对面,更觉得这人气质与众不同。

  走出机场的时候,同行的同事正在开着玩笑,说刚刚要是主动去要个号码,没准儿单身的自己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突然见习的小丫头尖叫一声:“玄鸟姐,快看,是他!”

  姑娘们齐齐望去,果然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上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目瞪口呆地送豪车消失在通往机场高速的高架上,这才不约而同地尖叫出声:“哇哇哇,错失一只金龟婿啊……”

  木玄鸟却抬头看向蓝天,桃花眸可以欣赏,却无法撩动她的心弦,不知为何,她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场劫机事件,那个身材高大如铁塔的憨笑青年却不知如今身在何方。

  开上机场高速的劳斯莱斯上,李云道接过一杯红酒,牛嚼牡丹般的仰头一饮而尽,而后咂嘴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儿下午的飞机?”想了想,似乎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多此一举,以眼前这个女人的背景人脉和经济实力,想查到自己的行程几乎易如反掌。

  车里的空调打得很低,将一头秀发高高盘起只插了一根玉簪的古可人斜靠在柔软的天鹅绒靠垫上,白皙而修长的双腿毫无顾忌地横在某人的面前。从李云道上车时,直到此刻,她都只是看着他,除了递过去一杯红酒外,一句话都没有说。

  “喂,我说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弄得好像我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似的!”李云道有些心虚地说道,“不就是差点儿被人干掉,又不是头一回了,你也知道的,我命大得很!”

  古家小姑奶奶扬了扬下巴,口是心非道:“谁管你死活!”

  李云道嘿嘿笑道:“不管?那你还巴巴地跑来机场接我?”

  古可人横眉冷笑道:“我是想来看看,跑了一趟青藏高厚,你身上又多出了几个熊心豹子胆!”

  李云道知道她是在讽刺自己,虽是讽刺,但却饱含一股淡淡的暖意:“不是我胆儿肥,是那些恐怖份子雇佣军太过嚣张了!下次一定注意!”

  古可人道:“连把防身的枪都不带,你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跑下昆仑山的无名小卒?我敢打包票,只要你失踪的消息传出去,有的是魑魅魍魉前赴后继地想找回之前的场子。”说着,她疑惑地看着李云道,“除了那些雇佣军,你在青藏高原上就没碰到一些别的麻烦?”

  李云道笑道:“我知道,想要我这颗脑袋的人太多了,不过老天爷比较青睐我这颗脑袋,所以想要取走它的人,多数都没有太好的下场。”

  古可人没好气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说着,她又叹息一声,道,“往后真不能这般孟浪了,你要知道,现在你的性命可不光光是你一个人的。”

  “我知道!”李云道郑重点头,只是这一回他没有笑,而是主动拿过醒酒器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再次一饮而尽。

  “这瓶酒很贵的。”古可人翻了个白眼。

  “不用这么小气吧?”李云道端着喝空的酒杯嗅了嗅,有些茫然,“很贵是多贵?”

  “二十五万一瓶!”斜躺在豪华车上的女子淡然一笑道。

  李大刁民差点儿惊得将手中的杯子扔出去,呆了几秒这才苦笑道:“我这种山里头长大的孩子,跟你们这些叼着金汤匙长大的,还真的不一样!”

  古可人看着李云道发愣的模样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喝便喝吧,酒虽然贵,但请你喝个十瓶八瓶,也还请得起!记得这酒的滋味,往后再提着脑袋跟人拼命的时候,就想想这些好吃好喝的,一旦一命呜呼了,见了阎王爷,可就享受这到这人世间的美好了!”

  李云道笑着打量着这个不施粉黛却依旧沉鱼落雁的女子,目光毫无顾忌地从额头一直扫到那如同剥了皮的嫩蚕豆般的脚趾头。这个不惜代价将自己的名声毁得一塌糊涂的女人居然下意识地将那对粉足压到了身下,不再给眼前这家伙用目光“欺负”自己的机会。

  “怎么,大老远跑去大西南看蔡桃夭,居然没喂饱你?”咬着下唇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后,她当即便后悔了,**的后果是什么,她虽不是过来人,看也知道后果。

  却不料眼前的家伙只是伸了个懒腰,便斜卧在宽阔的车座上,没好气道:“太累了,休息,休息一下!”

  古家小姑奶奶原本还怕惹火上身,这会儿却当真无名火起,但看着这家伙脑袋一靠在车背上便响起了呼噜声,心中又万份不忍。他在洞朗地区失踪的消息一传回京城,她便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天知道这些天她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去那片广袤的神秘高原,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便要试一试。就在她打定主意要亲自飞去藏区的时候,传来了这家伙安然抵达拉萨的消息。

  她托着下巴观察着睡梦中的男子,因为很多天没有剃胡须的缘故,他脸上的胡子拉茬,看上去比平日里更成熟了几份。此时此刻,他的表情是那样地安详,他的呼吸是如此地平稳,他的入睡的样子却也别有一番魅力。

  “混蛋!”她轻启朱唇,轻轻骂了一声,“没事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让所有人跟着你担心受怕,你倒是好了,居然还想给蔡桃夭一个惊喜,难道就不知道那些印度佬恨不得把你那个媳妇儿剁碎了压在喜马拉雅山下永不超生吗?真是的,不晓得你要去凑什么热闹……”

  过了不知道多久,越想越生气的古家小姑奶奶一声娇叱:“停车!”

  于是,睡得正香的李大刁民便莫名其妙地被古可人从豪车上赶了下来,站在路边愕然地看着那辆价值连城的豪华轿车扬长而去。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啊!”揉着惺忪睡眼的李云道看着消失在街尾的劳斯莱斯喃喃自语,等回过头,才发现自己距离北清大学的校门已不足百米。

  虽才过去数日,看到熟悉的校门和校门口络绎不绝学子,此时的感觉却恍若隔世。

  走到熟悉的观寿园附近时,看到前方一个正在低头啃红糖馒头的胖子的背影,李云道微微一笑,这种死里逃生又能重见故人的感觉,还真他娘的好!

  正低头一边啃馒头一边不知道琢磨着什么的乐胖子被人冷不丁地拍了一下,似乎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身,那塞满红糖馒头的嘴立刻呈现了一个“o”型,而后连怀里的馒头也不顾了,冲上来一把抱住李云道,啊啊呜呜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喂喂喂,你在万人食堂门口这样抱着我,很容易会被人误解的!”李云道笑着说道,却也不推开喜形于色的乐胖子,“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

  胖子冒着被噎死的危险一口将口中的馒头都咽了下去,拍着被馒头塞得发痛的胸口,道:“格老子的,我日你个先生板板,早知道青藏高原那么危险,我就陪你走一趟了!”

  李云道没好气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浑身肥肉“呼拉圈”的乐胖子:“就你?别了,你要是去了,怕是我到这会儿还在跟那些野狼野藏獒周旋呢,指不定运气不好的话,还要挂在你的前头!”

  乐胖子倒也不生气,拉着李云道乐呵呵道:“上课第一天你还没回,打你手机又打不通,我只好打扰你那位古姨妈了,一问便把我吓了一跳,说你被暴恐份子劫持了,后来还碰上了什么雇佣军,你今儿如果还没有任何消息的话,我就打算自个儿跑一趟青藏高原了。”

  李云道笑道:“你跑去干嘛?嫌命长还是觉得这身肥肉有必要免费赠送给高原上的狼群?”

  乐胖子拍拍胸脯道:“你可别小看我,我还是挺厉害的。”

  李云道一脚踹过去,乐胖子一闪身,正好一脚踩在自己那袋掉落在地上的红糖馒头上,顿时哎哟一声,露出一个比失恋还要伤心的表情:“我的馒头啊……”

  过往年轻学子看了过来,这画面活像李云道这恶霸当街欺负一个只吃得起馒头的可怜胖子,立刻有人投来不善的目光,但马上便有姑娘开始叽叽喳喳:“咦,那个不是李云道吗……”

  李云道想都没想,拉上胖子就走:“通知孙晓霖和吴卓恩,为了我的大难不死,待会儿晚上在老车的烧烤店里一起庆祝庆祝!”

  胖子的脸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吱吱唔唔道:“这个……那个……”

  昨天拉下了一章,后面会补上!接下来马上再次进入小**!

  看完的兄弟可以去羽少的公众号上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用”便可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