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书友jackylee038的捧场月票支持,前段时间忙于婚礼,基本一天一更,接下来准备爆发了!9月2号,相约爆发一波,兄弟们摆好姿势,一起来嗨!

  穿着十中校服的姑娘面色苍白,事实上,对于一个普通的花季少女来说,面对庞然大物一般的国家暴力机器,心理上自然不会轻松,尤其是如今自己还身在一个进退不得的境遇下。

  老车张了张嘴,正欲说些什么,却听一旁的李云道轻笑摇头,将车梦护在自己身后,认真地看着那金文三人道:“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今天你们谁也带不走!”

  众人惊讶地看向他,只见那对流光溢彩的桃花眸子露出一丝笃定的淡然。这世上,他打定主意要去做的事情,似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失败过。身后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而是一对被权势欺压的无辜父女,李云道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被拷在公安局铁窗栅栏上站不得站蹲又不得蹲的经历,再看看那绝然果敢的姑娘和悲痛万份的老车,突然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在华夏现有国体下,权力的本质,不就是应该为了这些普普通通的劳动人民谋福利吗?手掌国家暴力机关,不就是应该为了保护千千万万如同这对父女般弱小无依的劳苦大众吗?这一瞬间,在青藏高原上积攒下的戾气消失得一干二净,李云道心中一片清明。

  金文等三人惊讶地看着李云道,就连乐天他们也有些想不明白,为何此刻的李云道竟然跟刚刚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了。

  那贼眉鼠眼的民警刚刚吃了闷亏,此时听李云道这么一说,便觉得立马抓住了眼前这些人的小辫子一般:“你想干什么?要公然对抗执法吗?”

  李云道自己也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岂会上了他的当,当下只微微一笑:“我只是说,你们谁也带不走。或者还有个办法,如果你要带他们俩走的话,就把我也带走。不过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了,请神容易,有时候送神却比登天还难!”

  金文有些犹豫,他的阅历比跟着自己来的几个人都要丰富,三两句话听下来,便知道此人必然是有所依仗的,这四九城里头,连处级干部都多如牛毛,谁知道眼前惹下的是不是什么皇亲国戚。

  他正左右摇摆不定的时候,那獐眉鼠目的民警却已然扑向了李云道三人:“我就不信这个邪,等进了局子,我看你还敢横!”

  “严大鹏,住手!”不等李云道动手,那金文终于一声怒喝。

  那扑在最前方的民警严大鹏终于反应过来,讪讪笑道:“老大,这家伙太横了,不收拾不行啊!”

  金文也不理他,只是看向李云道:“那就辛苦您跟我们一起走一趟吧!”金文这会儿也只能自认倒霉,这种破事儿怎么就摊到自个儿头上了呢?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客客气气地把人请到派出所,剩下的事情要么交给上头,如果认定为刑事案,就让区分局的刑警队接手便是,总之这个烫手山芋还是抓紧甩给别人才是上上之策。

  “嗯,要抓人,那你连我一起抓了吧!”乐胖子也不嫌事儿多,也凑了上来。

  “还有我!”孙晓霖嘿嘿一笑,西北汉子本就性格爽利,没道理看着兄弟受罪,自个儿一个人独善其身。

  吴卓恩也靠了上来:“算我一个。”

  金文想着多一个不多,手一扬:“都请回所里喝茶!”他特意用了一个“请”字,只是走出老车烧烤店的时候,金文有些莫名地心慌,他的目光落在那个长着一对桃花眸子的青年身上,他总觉得今儿这事儿办得让自己有些心惊肉跳的。

  走出烧烤店的时候,远方的夜空传来一声闷雷的响声,空气里洋溢着一股浓浓的水腥气,小街上行人奔走,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快回吧!”金文铁青着脸,愈发心神不宁。

  老车仰面看了一眼夜空,苦着脸对李云道说道:“云道兄弟,你们这又是何苦呢?以你们的身份级别……”

  李云道摇了摇头,示意老车不要继续往下说,只笑笑道:“这种事情,还是一劳永逸地好,趁着这会儿有时间我,你倒是要想想解决了今晚的问题后,下一步该怎么走,孩子有时候是倔强了些,但她坚持的,却不一定是错的!”

  老车愣了愣,随即长叹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那大小也是一个生命,尤其跟自己还有着血缘关系……

  进了派出所,金文倒也没有为难老车父女,只让他们跟李云道四人一起呆在一间调解室里,便单独去跟上头汇报了。

  因为是晚上,派出所只有几个值班的人,金文拿着手机找了一间会议室,电话拔了出去,接通后说明了情况,派出所的领导也是人精,一听有四个应该是官面上的人在护着车氏父女二人,就知道这事儿是个烂泥潭,当下便道:“不是伤人了嘛,去医院那几个你不是也认得嘛,让他们把情况说得严重些,把摊子甩给局刑侦队,让他们接手,那几尊菩萨你先好好供着,我马上就来!”

  下指令的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徐彪,分管治安,金文是其手下得力干将,放下电话,也不管老妻的询问,便马不停蹄往派出所赶,那辆老得快掉牙的雪铁龙往小院儿里一停,便蹭蹭蹭赶到会议室,金文一个人在会议室里抽烟,见徐副所长进来,立刻站了起来:“徐所!”

  “现在是个啥情况?”身材有些矮胖的徐彪气喘吁吁地问道。

  “刚刚跟刑侦上联系过了,说是市局的沈支队要亲自来提人。”

  “沈支队?沈大庆?”徐彪一愣,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奶奶的,怎么又跟这不厚道的龟儿子扯上关系了?不过也好,反正指示都是他那条线上下来的,烫手山芋交给他们也理所应当。对了,你说的那几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四个人,看样子应该都是公务员,说是在北清上研修班的,说是要么别抓人,要么都带回来,我怕踢到铁板,就都给客客气气请回来了,怕弄得下不了台,也没敢放审讯室,跟嫌疑人一道儿,都放在一楼的调解室里头。”

  “嗯!”徐彪沉吟点头,“不错,这样处理很妥当!走,带我去会一会那几个人,奶奶的,刘老四那几个家伙就不能安稳点吗?”

  “等等,徐所,有个情况我还要跟您汇报一下!”金文将车氏父女的故事说了一遍,听得那徐副所长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这么说,是有人授意刘老四他们强行带那姑娘去医院做手术?”徐彪也是退伍军人,性格直烈,否则也不会混到快五十岁的年纪了还是个派出所的副所长,一听车氏父女的遭遇,顿时就明白了三分,“看来是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吃饱了两手一抹嘴想不认账啊!”

  “应该是的,不过能使唤得动市局的那位和刑侦支队的沈大庆,这男方家里应该背景不简单。”

  徐彪皱了皱眉:“妈的,混账玩意儿,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徐彪暗自咒骂着,深吸了口气,“先去会会那几个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家伙,按你说的,他们跟姓车的一家不过是萍水相逢,这年头锦上添花容易,难的是雪中送炭啊!走,会会去!”

  徐彪在金文的带领下来到了调解室门口,刚走近,就听到里面传来严大鹏吆五喝六的声音:“妈的,快给老子交待,是不是你动手用钢钎子刺了人?把过程给老子说一遍!”

  里面的人并没有回答,却只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据我所知,就算是嫌疑人,那也是有人权的,你一口一个老子,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当年是怎么混进警察队伍的!”

  不等严大鹏拍桌子,调解室的门被金文推开,只见严大鹏一脚踩在椅子上,衣领敞开着,此时面红脖子粗地瞪着对面的几人,听到门响,回过头看了一眼,一看到是徐彪,连忙老实了起来:“呃……徐所,头儿……”

  徐彪咬了咬牙,强忍住火气,心下已经下定主意,要把严大鹏调出治保口子:“出去!”

  严大鹏顿时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但在徐彪面前却也不敢发作,涨红着脸,冷哼一声,便气呼呼地离开调解室。

  徐彪从一进调解室先打量了车氏父女一眼,在派出所跟底层老百姓打了一辈子交道,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对毫无根基的普通父女,再看那另外四人,一个神色淡然的青年,长着一对桃花眸子,一个胖子乐呵呵地看着自己,另外的两人亦是一副抱胸看好戏的样子。

  “鄙人徐彪,分管附近的治安,不知几位怎么称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徐彪客气,李云道四人自然也乐得有个明白人,乐胖子见李云道冲自己使了个眼色,便笑着道:“徐所是吧,嗯,看你也是个聪明人,而且还跟我一样胖,好吧,奉劝一句,这趟浑水,要是能不能?,还是不要?的为好。”

  看完的兄弟可以去羽少的公众号上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用”便可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