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营救薛红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那金蝎动作极快,几乎是片刻工夫,便已经沿着绳索一滑到底了。胸口纹着麒麟的青年淡淡一笑,居然也从十二楼一跃而下,中间只在两处空调外机位上借了两脚,便轰然落地,恰好站在金蝎逃离的必经之路上。

  金蝎愕然地抬头看看十二楼的高层,再看看眼前的青年,心中顿时生出无限恐惧,能有如此身手,定然是那传说中的存在。

  “招呼也不打就走,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青年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金蝎。

  “你……你究竟是谁?”金蝎的声音在夜风中居然有些颤抖。

  “哎,算了,本来她给我起了一个更威风八面的名字,我现在突然想不起来了。”青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过,很多人都叫我麒麟。”

  金蝎大喝一声,这一回上来便是搏命之势,拳势风雷,招招直取麒麟的要害之处。

  麒麟淡然轻笑,这样的身手对他来说,虽不至于形同稚童,但顶多也就初中生的水平。

  金蝎越打心惊,自己在这青年的面前就如同一个被调戏的玩物。

  麒麟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夜色,叹息一声道:“唉,不玩了,老老实实回家陪媳妇儿!”

  下一个瞬间,金蝎便看到一只手朝着自己的脖子卡了过来。金蝎想躲,却如何也躲不开,于是,他便被这只手卡着喉咙撑向半空。而后,他突然觉得身子凌空飞起,那胸口有纹身的青年双膝微微一屈,便如同炮弹一般射向半空,数记响锤般的重击轰在他的胸腹,落地前,那青年又一记鞭腿,狠狠地抽在金蝎的胸口。

  夜很黑,看不清那空中星星点点的血雾,颓然落地后的金蝎呕出大口鲜血,这一刻,他尽无比怀念外祖母的怀抱。“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他想起了外祖母经常用方言唱的歌谣,在呼呼的夜风中,他看到了那双戏谑的眸子。

  “你们这些人啊,总觉得这个生你养你的国家欠了你们很多,其实为了你们每一个人,这个古老的国家也付出了很多啊!”他缓缓起身,语气渐冷,“这便是背叛祖国的代价。”

  他转身便走,留下那睁着双眼不断抽搐的人在夜风中逐渐变冷,最后变作一具尸体。

  这仿佛是一座永远都不会安静下来的城市,但过了某个环线,便仿佛跨越到了另外一个宁静的世界。

  憨厚的师兄开着车,李云道蒙着眼:“大概要左转了!速度可以再快一些,前面应该要过一座桥,过了桥后右转。”

  李云道的方位感和记忆力都是极好的,用这种蒙着眼睛数着数字的方式,用几乎同样的时间,便找到了那处工业园内的小路。

  下了车,李云道看了看四周,点头道:“就是这里,该换摩托了。”

  话刚落音,便有一人开着一辆本田运动摩托驶了过来。

  李云道笑道:“师兄你说得不错,京城果然是家门口。”

  周树人憨憨笑道:“所以我就说,你回京城就是回家,家门口没理由还被人欺负。”

  “京大那边谁过去了?”

  “麒麟。”

  “嗯,那我就放心了。”

  周树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这会儿应该已经解决了,他媳妇儿也搬来京城了,怕是急着要回去暖坑。”

  李云道笑了起来:“竟然是个惧内的家伙?”

  周树人笑道:“他是陈主任的大弟子,紫衣的师兄。为了那个女子,他差点儿被陈主任逐出师门,不过那女子倒也是识得大体的,后来是她带着麒麟在长安俱乐部门口跪了一天一夜,而后麒麟又独自一人跑了一趟马来西亚将功补过,这才平息了陈主任的怒火。”

  “看不出来,居然是个情种!”李云道由衷地赞赏道。

  有情之人多数也都是有义的,薄情之人,情义二字随时都能弃之若蔽履。

  依旧是周树人开着摩托,李云道蒙脸坐在后面,风驰电掣中居然没有记错任何一处细节。

  “停吧!”李云道拍了拍周树人的肩膀,“应该不远了!”

  摩托车熄了火停在路旁,四周一片静谧,李云道摘了蒙在眼上的布条,看向不远处,喟然叹息道:“果然没有猜错!”

  前方不远是一处刚刚完工的别墅小区,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联排别墅,无月无星的天空下夜色很浓,若隐若现的塔下的一幢幢建筑如同沉睡的猛兽。

  周树人从摩托车旁挂着的袋子里掏出两把枪递给李云道:“别手软!”

  李云道接过枪,苦笑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不过就怕我们去晚了……”

  披着夜色,两人检查了武器后,便径直摸向那处没有一丝灯光的别墅。

  依旧顺着之前的路进入了地下停车场,而后很快便摸到了那栋别墅的地下室。

  门,紧紧地关着,李云道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两人同时在门口停了下来。

  三短两长有节奏地敲过门,门后便传来一个声音:“谁?”

  李云道早就跟周树人约定好了,这里由他来说话,因为刚刚跟出去的那人也是声音低沉的嗓音,只要压低了声音说话,对方定然是分辨不出的。

  周树人瓮声瓮气道:“快开门,东西拿回来了,里头等着呢!”

  咔哒一声,门开了,里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周树人当先一记“二龙戏珠”戳中双眼,而后一掌劈砍在那人的颈部,便听得咔一声,那人的颈骨居然被树人师兄一掌生生劈断,连声音都没能发出软瘫在地上。

  这便是武力值霸道的好处——所到之处,虽不谈所向披靡,从也远远好过手无缚鸡之力。

  “应该还没走!”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他的嗅觉很好,所以从地下停车场到关押薛红荷的地方他闻到了三种不同的体味,如今第一道关卡已经解决了,距离将薛红荷解救出来又近了一步——不管这女人死活的话也只是说给那绑匪听的,就算她不是绿荷师姐的孪生姐妹,哪怕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华夏百姓,李云道依旧会想尽办法来保住她的性命的。

  将那具尸体拖到楼梯下,两人上了楼又悄然摸到第二道关卡,那是一道楼梯,楼梯的下方有两个人把守。

  两人轻手轻脚地移动到楼梯口附近便听到下方来回走动的人正在闲聊着。

  “拿到这笔钱,我准备让老婆孩子都先到国外去,你呢?”

  “嘿嘿,我老婆早带着儿子跑了,我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去澳门的机票已经买好了,我准备用这笔钱再去搏个真富贵,往后这种杀头的买卖,能不碰还是尽量就不要碰了。你知不知道刚才被他们蒙着脸弄过来是谁?”

  “是谁?”

  “李阎王!”

  “这是谁?江湖上没这号人物啊!”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前两年我不是在江北跟着一个首富混过一段日子吗?最后怎么跑到京城来的,你忘了?”

  “不是说江北全境扫黑,那些混社会的一时间都跑出来了吗?”

  “江北的扫黑,就是这李阎王主导的,他可是挂了省长助理、扫黑办副主任和公安厅长三个头衔,你知道他在江北干掉了多少涉黑人员?唉,你没在江北待过,自然不知道那种提‘李阎王’必色变的场面。反正这买卖接下来是不能干了,早知道是要对付他,这趟浑水老子绝对不会来蹚!”

  “现在这浑水不蹚也蹚了,你还能咋办?我说是是不是这几年岁数大了,胆子变小了?一个当官的有什么了不得的,难不成有三头六臂,会把你我吃了不成……”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便看到眼前的同伴猛瞪圆了眼睛,瞳孔微微收缩,他正想问点什么,便感觉到一只刚劲有力的大手捂住了他的口鼻,咔哒一声,那脖子便无力地垂落下来。

  那在江北混过的男子刚想大笑,却看到了那张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面孔。

  “你……你……李……”他指着那张因为劳累而略显苍白的面孔,却只能断断续续地说出这几个字。

  李云道将手指放在唇边:“嘘!”

  他越走越近,那男子手上拿着冲锋枪,居然连将枪口对准他的勇气都没有。

  “不错!”李云道轻笑,“留他一命!”

  说完,那只刚刚眨眼间便拧断一个脖子的壮硕青年便在这人脖子上轻轻一摁,他身子一软,便瘫倒了下去。

  此时,距离那关人的地下房间也不过几步之遥。

  李云道和周树人相视点头,正欲向那房间摸去,便听得吱嘎一声,那门居然自己开了。

  事出异常必有妖!

  看来哪怕两人看小心,还是惊动了对方。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看来,还是小瞧了他们。”

  说着,他便独自一人往那敞开的房门口踱去,只是走到门口,却顿时愣住了。

  “不好,快走!”李云道转身拉上不明所以周树人便跑向别墅一楼,也来不及按原路返回,从别墅一楼便直接奔向户外。

  两人刚刚出门,才跑出不足十米,身后轰地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浪将两人同时推向前方。

  看完的兄弟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作者公众平台阅读番外《徽猷传》和《弓角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