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全力救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预告:9月2日有爆发!

  等李云道指挥着搬运工人将床、柜子、梳妆台这些东西搬进师大旁的教职工楼的时候,他发现这间两室一厅的房子应该是最近刚刚布置过,门口明显还有一些旧家具搬出去的痕迹,但室内的地面上已经铺了新地板,墙上也贴了新墙纸,于是他便猜出乐天为何这几日会如此辛苦了——敢情当真是被小姨子抓来当苦力使唤了。也幸亏家具城门口便有做这门生意的提供即时送货服务,否则李云道今儿就算累断了腰,也不定能把这些大件的家具给弄到梅二小姐的新居里头来。

  满意地看着搬运工人进进出出,梅灼薇很开心地踮了踮脚,如此也才能看出这个穿着黑色超短裙的姑娘的的确确是春节那阵子在长安俱乐部里见过的娃娃头。

  “你不是就来进修一个月吗?”李云道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差洗手间里的马桶、浴缸也换上全新的,否则她几乎把这套房子里里外外全部番新了一遍——看架势这梅二小姐不像是要在京城短住的样子。

  梅灼薇笑道:“单位的确是安排来进修的,不过……嘻嘻,我考上了师大的教育心理学博士,从下个月起,我就要在这里一边工作一边读博士了!”

  李云道吃惊地看着她:“你要来京城读博士?乐天也知道?”

  梅灼薇耸肩道:“他现在见面连正眼都不敢多瞧我两眼,我一开口他就马上跑得远远的。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居然是个胆小鬼!我本来是想告诉他的,但我一想还是不要说了,我怕我一说,他就吓跑了,回头这么多家具谁来帮我搬?我一个人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

  李云道苦笑摇头,到了这个程度,自己能做的就是为胖子祈祷一番了,但愿他不会被梅家这两个小魔女给折腾出个什么毛病。

  “好了!”等工人们将家具安装好摆放到相应的位置,梅二小姐跟巡视自己领地的女王一样,开心拍手道,“就是这个效果,很好,我读本科的时候就梦想着自己买一套小公寓,装修成这样子,现在基本符合我的要求了!”

  李云道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梅家在蜀中也是世家大族,除了在政界有强援外,在商场上梅家的实力也是不俗。这样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别墅里长大的姑娘,居然梦想就是买一套小公寓住着,这当真是有钱人的世界普通人怎么也看不明白了。

  “谢谢,你比乐天聪明多了!不过你帮我转告他,不用装病了躲着我了,我这儿的事情都弄好了,接下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是不会去骚扰他的。”蜀中的姑娘就算性子柔弱,但也有自己的风骨,爱就爱了,分便分了,也没有什么好拖泥带水的。

  离开的时候,李云道一直在后视镜里看着那栋建于上世纪末期的建筑,那穿着黑色裙子的梅二小姐似乎一直站在窗前凝视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见面,梅灼薇却给了自己一种完全是两个人的感觉,难道是因为失恋受伤,姑娘成熟了?脑中又浮现了那张学生头娃娃脸的面孔,与刚刚那个如同女王负手在屋子里转圈的女人似乎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在宜家陪梅灼薇看家具的时候,李云道就接到孙晓霖发来的微信,说是胖子拉肚子拉得都要虚脱了,他和吴卓恩把胖子送到了校医院,医生说是食物中毒,让胖子住院打点滴。一回学校,李云道宿舍也没回便直奔校医院,看到一脸惨白的胖子躺在病床上打吊针,由得苦笑摇头:“不是号称吃坏铁进去都能消化吗?怎么今儿还会食物中毒?”

  乐天嘴唇苍白干裂,李云道递了杯温水过去,胖子只勉强抿了一小口,便气喘吁吁道:“那边咋样了?”

  校医院里一般都是三人病房,不过今天似乎床位很空,只有靠最里头的床上躺着乐天一人,于是李云道盘腿坐在中间的床上,哼哼着说道:“逛了趟宜家,买了整套家具,估计本来是想让你帮着运回去再帮她安装起来。换成了我,她就没好意思开口,我给她找了即时送货加安装的服务,所以我也就是跑了跑腿,别的啥也没干!对了,她以为你在装病躲着她。我说胖子,你也该找个时间跟人家说说清楚了,虽然没确定下确切的关系,但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就让人家弄个被分手的结局,而且你摇身一变又成了人家的姐夫,换成是我,也铁定折腾死你。”

  胖子干咳了两声,似乎并没有力气应答。打从认得乐胖子开始,这家伙胖算胖,但身体却一直不错,像这种病得无乎说不出话来的场面,自两人相识后还是头一遭。

  “说不了话就别说,听我说吧!你家小姨子要来京城师大读博士,这个事儿你知道吗?你虽别诧异地看着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人家说你一见她要跟你正儿八经说句话,就找各种理由躲得远远儿的。我倒觉得,人家姑娘好像要比你洒脱些,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她倒是什么都愿意跟你说……”乐天叹息一声道,“也不是我不愿意跟她沟通,实在是……实在是……”

  “是无颜相对吧?”李云道没好气道。

  “唉!”乐天再次叹息一声,却不再说话,微微闭上眼睛。

  忙活了一天,刚刚挪家具的时候,李云道也被梅家二小姐指挥得团团转,这会儿也算是精疲力竭,干脆躺在了一旁的空病床上,看着医院的天花板道:“人都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胖子喃喃道:“比如说健康……”

  李云道却悠悠道:“比如说一个从小到大对你来说都很重要的人。”

  这一点,乐天最深有感触,如果不是梅灼曦当时挥泪主动退出,他或许还不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爱的究竟是谁。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对自己是如此地重要。

  “胖子,你就该跟老天爷好好多磕几个头,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失而复得的,你上辈子得积了多少德,才有今世这样的好命啊!”

  “我这辈子也积了不少德啊……”胖子含糊不清地说着,似乎困意袭来,他竟悠悠地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次日清晨,乐胖子依旧呼呼大睡,李云道独自一人走出校医院,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从青藏高原回来后,睡得最香的一晚居然是在医院病房里。

  围着校医院跑足了五公里,又去食堂给乐天买了红糖馒头和豆浆油条送过去,这才回寝室洗了个澡独自一人往教室赶。

  给乐天请了病假,又用课间时间帮胖子誊抄了一份重要的课业笔记,一下课,李云道还是继续往校医院赶。等进了校医院的病房,才发现胖子所在病床已经换了另外一个年轻的学生。

  “护士,昨晚睡这张床的胖子出院了?”李云道拉住一个年轻的护士问道。

  年轻的护士一脸茫然,幸好一个面熟的医生迎面走过来,看到李云道,不等他开口便道:“你怎么还在这儿?你那个同学不是食物中毒,而是中了一种很罕见的毒素,下午就转去军区总院了。”

  李云道大惊:“谁帮他办的手续?”

  医生想了想:“一个姓梅的姑娘,好像跟他有些亲戚关系的。你都不知道,下午那一阵子太危险了,往总院送的时候呼吸都快衰竭了……”

  不等医生说完,李云道就飞快向外奔去,上了车便一个电话打给王小北:“乐天中毒进了军区总院,你帮我跟军区总院打个招呼,请他们务必要保住他的性命,我现在正在往军区总院赶。”

  王小北正在家里跟孩子逗闷子,一听李云道的电话,顿时便道:“你在开车吧?别急,我先给总院的院长打个电话,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几个老爷子的保健医生,跟家里关系一直不错。”

  听王小北这么说,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挂了电话,便陷入了深思:如果当真是中毒的话,那么会是谁给乐天下的毒呢?平日里能接触到乐天的人太多了,他身材宽胖,挤到人群里必然会与人相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下了毒……

  总院距离北清平日里足足一小时的车程,李云道只开了三十五分钟便到了军区总院。

  抢救室门口,一身热裤T恤打扮的梅灼薇焦急地来回走动着,脸上的淡妆很明显有被泪水冲涮的痕迹。

  “怎么样了?”李云道上来便问道。

  梅灼薇摇头,看向那亮着灯的抢救室:“进去有一阵子了,还没消息。”

  说着,走廊上再次响起脚步声,正是王小北陪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白衣老者走了过来。

  李云道迎了上去,王小北介绍道:“这是总院的傅院长,傅老,这就是我弟弟,咱们老王家唯一的嫡孙。”

  傅院长郑重点头:“别急,我先进去看看情况,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们。放心,人既然送到我们总院来了,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地救人!”

  看完的兄弟”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