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天要下雨,云道要杀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兄弟们,明天2号,有爆发!

  王小北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放心,傅老是京城里头很多老爷子都认可的医学泰斗,他出马,就算治不好,起码也应该能保住他一条命。”

  梅灼薇手中握着手机,似乎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拔出电话通知蜀中乐家,要知道,乐天虽非乐家独苗,但在蜀中乐家地位超然,以目前趋势来看,乐家将来的一家之主,非乐天莫属。可是乐家倾注诸多资源和心血培养的后人就要一命归西了,梅灼薇当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不是真的该由她来打。

  李云道看出了她的犹豫,走上前道:“应该不需要你报忧的,你以为乐家当真会放心让他一个人孤苦零丁地跑来京城?他出了事,自然会有乐家的人往蜀中传递消息……”

  话当落音,走廊上就传来了急促的高跟鞋跟磕击地面的声音,抬头看去,正是年初乐天出事时跟李云道有过交集的乐诺。

  “乐天怎么样了?”一身职业装的乐诺上来便问道。

  “是中毒,目前正在抢救。”李云道还是有些自责的,昨儿晚上自己在病房陪了一夜,却万万没想到乐天是中了某种毒。

  乐诺一脸黯然:“他们果然还是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她口中的“他”指的是乐天,而“他们”却是一个泛指概念,李云道不由一惊,忙将乐诺拉到走廊的角落里,严肃地看着这个同样决定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共和国特殊战线的姑娘。

  “跟上回一样?”李云道肃然地看着她问道。

  “嗯。”乐诺有些沮丧,“他们的目标其实很明确,你夫人不是在参加谈判吗?他们提出的要求之一便是拿那项核心技术作为交换。其实薛氏夫妇的研究成果早就交给了国家,如今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也都不清楚。但对方一口咬定东西就在乐家手上,无论是上一次杀人事件,还是这一次给小天下毒,都是想逼老爷子交出当年薛氏夫妇留在家里东西。”

  李云道沉吟片刻道:“看来你们乐家内部出了问题。”

  乐诺诧异地看着他道:“我们家老爷子也是这么说的,但家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所以最近老爷子正在逐一地进行排查,应该用不了太久就会知道结果。”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抢救室的门开了,傅院长面色沉重地走了出来。王小北和梅灼薇迎上去的同时,李云道二人也不敢耽搁,暂时将这些事情抛到一旁,也快步地迎了过去。

  “傅老,怎么样?”王小北问道。

  傅院长微微摇头,众人皆是心头一惊。

  “他中的一种很奇怪的毒,应该是针对消化系统的一种神经毒素,一开始病人的病征跟食物中毒差不多,而后便会逐步摧毁整个消化系统,如果任由毒素侵蚀下去,中毒者最后会死于消化系统大出血,死状相当之恐怖……”傅院长经验老到,进去听了医生们的会诊结果,加上他行医多年的经验,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又顿了顿,接着道,“据老朽所知,这种毒素一般只存在于实验室,不可能流落到民间,而研制这种毒素的人手里,应该就有相应的解毒血清!”

  “我们还有多久?”李云道问道。

  “嗯……最多最多还能撑三天!”傅老叹息一声,抢救室里突然跑出一个护士,说医生请傅老进去继续会诊,老人转身便重新进了抢救室

  李云道与乐诺对视了一眼,待傅老再度进入抢救室后,二人正欲再行商量对策时,却被梅灼薇喊住:“诺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看起来乐诺和梅灼薇是旧识,乐诺的欲言又止让梅二小姐气不打一处来:“诺诺,躺在那儿快要死掉的是你哥!”

  乐诺叹息一声:“薇薇,有些事情,我没法跟你讲!”

  梅灼薇指了指李云道:“为什么他可以,我却不可以?”

  乐诺摇头不语,梅二小姐便怒瞪着李云道:“你别告诉我,你也是他们参联的人!”

  李云道也叹息一声。

  梅灼薇捂着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乐天他知道吗?”

  李云道沉重着:“我是什么人或者什么职业,并不影响我跟他的兄弟关系!”

  梅灼薇愤愤地转过身去:“都是你们这些人害了乐天!”

  跟处在情绪崩溃边缘的女人讲道理,本就是一件很不可理喻的事情,所以李云道和乐诺不得不暂时忽略梅二小姐的负面情绪,两人再度凑到一起商量着对策。

  “他们要什么,咱们就给他们什么!”站在窗台边的李云道沉思了良久,终于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乐诺轻呼一声,“你要知道,这是当年薛氏夫妇用生命捍卫的研究成果。而且,退一万步讲,现在技术在军方手里,就算你想给,拿什么给?军方定然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敌对势力手里的。高能粒子束武器的核心技术一旦落进他们手里,未来会带来的恶果,我连想都不敢想!”

  “我的意思是,谁也没让你当真拿军方手里的技术去交换,我们的目的其实给简单,只要拿到救乐天的血清,我们就算赢了。”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地说道。

  乐诺诧异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以为拿到的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这……这太冒险了吧?是不是真正的核心技术,怕是他们一验便知,我们如今落于下风,因为急着要血清救人的是我们。”

  “错!”李云道很笃定地道,“既然他们已经走到要给乐天下毒的地步,甚至不惜暴露潜伏的身份,这步棋应该已经算是铤而走险了,这说明他们身上的压力很大,很可能比我们现在面临的压力还要更大一些。”

  乐诺想了想道:“听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是谁给我哥下的毒?”

  李云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目前只是怀疑和猜测,还需要一些证据去佐证。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相信要不了多久,那些人自然还会露出马脚的。”

  乐诺看了一眼那间依旧亮着灯的抢救室道:“我哥虽然是干纪检工作的,但对旁人一丁点的防备心都没有……”

  李云道轻笑道:“也许是你太小看他了,他很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乐诺撇嘴道:“强大还被人下毒?”

  李云道叹息道:“防不胜防嘛!”

  乐诺拿着手机去一旁打了个电话,回来后便道:“老爷子同意了你的行动方案。”

  这的的确确已经是唯一的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办法了,不管乐家同不同意,李云道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拯救胖子垂危的生命,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乐诺刚说完,李云道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李云道不动声色地接通电话:“我是李云道……”

  而后,乐诺便看到一直温文尔雅的李云道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杀气凛冽得令乐诺这个在联参接受过训练的人都觉得有些心悸。

  “好,我清楚了,再联络。”挂了电话,李云道微微眯眼,看向窗外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果然,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出什么事了?”正安慰梅灼薇的王小北也发现李云道这边情况不太对劲,走过来小声问道。

  两人都直直地看着李云道的侧脸,等待着他给出答案,但双眼一直看着窗外的李云道却没有说话,只是负手而立,安静地看着窗外,却不知究竟在思考着什么。

  “你们在这儿盯着,我出去一趟。”良久,他似乎想了什么,转身对乐诺和王小北道,“医院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尽快拿到解毒血清。”

  “等等,你去哪儿弄解毒的血清?”乐诺皱眉看着他,但瞬间恍然,刚刚那个电话……

  王小北急道:“你不能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李云道轻笑道:“放心,京城是我家门口,自然有帮手的。”

  王小北也知道在这方面李云道经验要远超自己,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跟家里说一声,协调些人手?你别总是单刀赴会,以往在西湖和江州,那是因为没有办法,跑到京城咱们自己的大本营来,难不成还怕了谁?”

  李云道想了想:“来不及多说了,你给薄二哥打个电话,看有没有得力的人手,等我电话!”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又深深看了一眼站在抢救室门口仰面祈祷的梅灼薇,转身便走向楼道尽头的电梯。

  看着那道缓缓步入电梯的身影,乐诺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接电话前的李云道和此时的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电梯缓缓合上,独自站在里面的青年正冲他们颌首微笑。

  等电梯门慢慢合上,王小北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完了完了,很久没看到云道这副表情了!”

  乐诺奇道:“这副表情怎么了?”

  王小北苦着脸道:“他这么着微笑的时候,说明他想杀人了……”

  乐诺张了张嘴:“杀人?”

  王小北忙不迭地打起手机:“不行,我得多叫些人手备着,指不定要出什么大事了!”

  乐诺看着慌张的王小北,有些不解。

  她的目光转向窗外的阴沉天空,似乎要下雨了。

  天要下雨。

  李云道要杀人。

  猜出谁是间谍了吗?没猜出来的,”关注作者微信,让羽少提前给你揭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