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绿荷失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今两千万的常住人口中要找出一个人被人刻意隐藏起来的人,并非易事。联参介入后,找人这种事情自然无需此刻势单力薄的李云道亲自动手,只是在这个时候接到绿荷师姐的电话,总让他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这已经不是绿荷第一次来北清大学了,因为李云道住校的缘故,上半年她从京大来北清的次数加起来比她前半生来得还要多一些。此时早已经熟门熟路,穿过三拱牌坊的二校门,再走上一刻钟,便是李云道所住的那栋宿舍楼。楼下看的大爷对这位气质恬雅的姑娘记忆犹新,老远看到绿荷便推开窗户打招呼:“小薛又来给弟弟加餐啊?有你这样的姐姐,那臭小子八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绿荷师姐一身藕荷布裳,踏着一双同色系的布鞋,袅袅地拾阶而,路过窗口时还不忘给大爷递上一份自己亲手做的点心,而后便在过往牲口们垂涎三尺的目光下,缓缓走上通往五楼的楼梯。

  这是一栋专供研究生住宿的宿舍楼,住进来的一半以上都是单身狗,初具少妇丰韵又一张少女面孔的绿荷师姐正好满足了这群单身牲口们对于未来另一半的绝大部分想象。香风所到之处,皆是单身狗们的注目礼。

  绿荷不常爬楼,近几日初秋的秋老虎依旧肆虐,到了三楼便已经是香汗淋漓,迎面楼上却上来一个熟悉的面孔。

  “咦,来看云道啊?”那人笑着打量薛绿荷手中的保温桶。

  “嗯,姑苏的鸡头米上市了,他最爱这口,宿舍不便开火,我干脆做好了给他送过来。他在楼上吗?”薛绿荷停下脚步,喘息着问道。眼前这人上回来给云道送菜的时候,她见过一回,印象里好像是在甘南省民政厅工作,是云道进研修班后结识的同学,如今也算是密友了。当下薛绿荷不疑有他,笑着道,“我跟他通过电话了,他在医院,楼下的刘大爷给了我宿舍的钥匙,我把东西放下就走。”

  擦肩而过时,吴卓恩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子的背影,唇角微微上扬。

  李云道早上帮乐天请了一个月的病假,也没去上课,便直奔医院,车快开到医院的时候就接到了绿荷师姐的电话。师姐只说放下煮好的鸡头米便回去,李云道再三叮嘱她这段时间不要独自一个人外出,挂了电话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便立刻给绿荷师姐发了条微信让她东西送到后哪儿也不要去,就在宿舍等着自己,而后便调转车头往回赶。

  李云道风驰电掣地加速往学校赶的时候,绿荷师姐已经用钥匙打开了李云道宿舍的门,宿舍里的一片狼藉让薛绿荷骤然一惊——被人翻动过的宿舍李云道根本还没来得及收拾。

  绿荷不疑有他,将保温桶和餐盒放在角落里,便卷起衣袖开始收拾凌乱不堪的宿舍:“上次来还好好的挺干净,怎么今天就跟着狗窝似的呢?”绿荷笑着自言自语,在她看来,小师弟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才将地上的衣服分门别类地叠放整齐,她便听到有人敲门。

  绿荷欣喜地快步上前打开宿舍门,却只看到那张刚刚在楼梯上碰过一面的面孔。

  路过减速带的时候,李云道依旧没有减速,饶是被斐家大少的一群狐朋狗友改装过的北京吉普用上了最好的避震,整个车门飞跃落地时还是发出了吱喀的声响。

  来不及停好车,李云道将车往宿舍大门口一横,便飞快奔向大楼。

  楼内宿管刘大爷正想说说这个不按地儿停车的年轻人,一见是李云道,便换上一副笑脸:“小李子,你姐还在楼上!”

  李云道心头微微一松,掏出一包还未拆封的烟塞给刘大爷:“总麻烦刘大爷您,我这儿先谢过了!”

  刘大爷顺手便将烟往自个儿跟前的抽屉里一放,眼神瞥了瞥四周,幸好老婆子不在,这包烟应该不会“充公”了!

  李云道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奔到宿舍门前,敲门却无人应答,他心中一个咯噔,连忙用钥匙打开房门,室里空空如也,只有一叠叠好的衣服旁,还有一件才刚刚叠了一半的衬衫。

  “不好!”李云道暗道一声糟糕,拉开门就往孙晓霖和吴卓恩的那间宿舍走了过去。

  敲门的时候,三刃刀悄然落于左手手心。

  里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等一下,马上!”

  李云道微微皱眉时,那人已经打开了门:“云道,你不是去医院看乐天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哦,对了,刚刚看到你师姐来给你送菜,你小子真好命,姑苏刚上市的鸡头米,你师姐说是你的最爱,做好了用保温桶给你盛了送过来。”

  李云道勉强堆出一丝笑意:“老孙呢?”

  吴卓恩啊一声道:“老孙?刚刚还在的,这会儿又不见了,估计可能去图书馆了吧?今儿是公选课,照他那脾气,铁定是要翘课的!”

  李云道盯着吴卓恩的双眼,问道:“你刚刚看到我师姐离开了吗?”

  吴卓恩茫然道:“我下楼取快递的时候碰上你师姐的,估计是不是放下东西人就走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那行,你忙着,我给她打个电话,可能有什么急事儿……”

  李云道此刻才发现自己刚刚有些乱了方寸,也没先给绿荷师姐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吴卓恩奇道:“怎么了云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云道轻笑摇头:“没事儿,我本来打算回来送绿荷师姐回去的,外面怪热的,她来回倒腾地铁也不是很方便。”

  吴卓恩笑道:“你有这么一个把你捧在手心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掉的师姐,我和老孙都羡慕得紧呢!”

  李云道担心绿荷安全,也没心思和吴卓恩多说笑,一边往自己的宿舍走一边拿出手机拨了师姐的电话,很奇怪,电话居然关机了。

  李云道皱眉,回头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宿舍门口冲自己微笑的吴卓恩。

  “对了老吴,老孙刚刚什么时候走的?”

  “我下楼的时候还在,等我拿了快递上来,人就不在了。”

  李云道点点头,回到宿舍,缓缓掩上门,深深吸了口气。

  扶着墙壁的手正在微微颤抖,他费了很大的气力才抑制住那股子嗜血的冲动,此时就是杀了人也于事无补,眼下最重要的是把薛氏姐妹俩完好无损地救出来。

  打开房门,李云道看了一眼走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也没有丝毫耽搁,直奔一楼的监控室,每个楼层都有监控,只要找到刚刚在五楼谁进过自己的宿舍,事情也就一清二楚了。

  “大爷,监控坏了?”李云道狐疑地看了一眼那几排屏幕。

  “嗯,昨天夜里就坏了,已经上报给后勤处了,估摸着这两天就会有人来修了!”刘大爷翻着报纸,透着老光镜的上方看着李云道,“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儿,对了,我姐刚刚好像忘了把钥匙还您了,我先把我这把给您?”

  刘大爷摆摆手,拎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笑道:“你姐的手艺还真不错!没事儿,那把钥匙就是给她也没事,你的也留着用吧,我这儿还有一把备用的!”

  “大爷,昨儿晚上没什么情况吧?胖子住院了,我们没回,早上回来的时候,宿舍里头好像有人进去过。”

  “啊?”刘大爷神情一紧,“没丢什么东西吧?最近倒是听说隔壁几栋楼都进过小偷,我这几天还在琢磨,别盯上我们了,唉……”

  “没事没事,没丢什么东西。我跟胖子两个穷光蛋,也没啥重要的财产。”李云道笑着摆摆手,跟刘大爷道别,转身便走。

  胖子中毒住院,薛红荷被掳,老爷子被狙击手监控,如今宿舍里的监控坏了,昨晚又有人闯进了宿舍,如今绿荷师姐也下落不明,这一切都仿佛是无数无形的触手缠绕在自己身上。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李云道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又多了几个脑门剃得一溜青的社会人,自言自语道,“总有人想来混水摸水,但这此水非彼水,怎么就不怕淹死在里头呢?”

  李云道在阳台上抽了一根烟,叹了口气,这才开门走出宿舍,又重新站在孙、吴二人的宿舍门前。

  敲门。

  依旧是吴卓恩开门,脸上的笑意更盛:“你没去医院的话更好了,我正愁找不到人跟我一起吃饭,走,咱哥俩去万人食堂楼上的教职工餐厅点几个菜!”

  李云道点头笑道:“好啊!不过吃饭的事情先缓一缓,有件事儿我想先跟你商量商量。”说着,李云道便往宿舍里走去。

  吴卓恩的笑容有些僵硬,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云道,啥事儿不能边吃边聊?老孙电话打不通,否则叫上他,咱们一起合计啊!”

  李云道笑了笑:“老孙的电话打不通,我师姐的也打不通,你不觉得奇怪吗?”

  吴卓恩愣一下,随即道:“是啊,为啥呀?”

  番外《徽猷传》已经更新,感兴趣的兄弟姐妹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即可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