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鬼脸男与薛红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兄弟们,说好的爆发来了!今天第一更!

  当你觉得生活中事事都很顺利的时候,那么危机就已经在悄然地向你逼近了。

  薛红荷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句话,但她一直觉得这句话并不适用于金字塔尖的上流社会——尽管陈家家教甚严,但难免会耳濡目染权贵阶层夜夜笙歌,却也没见那些叔伯们碰到什么大风大浪。

  最近这段时间薛红荷心情很好,自从吴广那厮不再去骚扰绿荷,某个颇有自知之明的刁民也极少会在她面前出现,她的生活便开始变得顺风顺水起来。

  这天下午,处理完了工作上的事情,薛红荷便开车来到健身会所,跑步三公里,游泳一公里,又稍稍做了一些力量练习,洗了澡便在健身会所的餐厅里点了一份健身套餐,等到停车场上了车,才陡然发现后视镜里出现了一张蒙面男子的面孔。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与此同时,一根针管便刺入了她的颈部,而后她的视线便开始模糊起来。

  等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绑缚在一个地下室,一盏强光灯正对着自己,对面依稀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却因为光线太强,完全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对于一般女子来说,这种时候自然是恐惧会占据了上风,薛红荷的反应却也在那人的预料范围内,所以他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手脚都绑着,也不怕她会耍出什么花样。

  听着薛红荷发出呜呜的声音,那男子冷冷道:“薛小姐,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虽然薛红荷看不清四周的状况,但也能看得出这里应该是一处地下室,自己并没有觉得饥饿,这说明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并不长,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应该还在京城地域范围内。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要绑架自己,但她隐隐感到,应该跟自己父母当年留下的一些东西有必然的关系。

  “告诉我,你父母留给你们的东西在什么地方?”那人似乎也不想隐瞒什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薛红荷口被封住,呜咽着说了些什么,那人并没有听明白。

  “我可以把封住你嘴巴的胶带拿掉,不过你不用寄希望通过呼救来引起别人的注意,这里……方圆一公里内都没有什么人。”

  薛红荷点头,那人走了过来撕她嘴巴上的胶带,她趁机瞥了他一眼,却大失所望,只能看出这人中等身材,脸上却带着一副鬼脸面具。

  胶带撕去,薛红荷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心中也稍稍安定——既然他带着面具,那么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否同是根本就不需要躲躲藏藏。

  “你……你是我们华夏人?”薛红荷答非所问。

  那人退回到黑暗处,却没有回答薛红荷的问题,而是轻哼一声道:“薛小姐,如果你再企图用这种小伎俩转移我的注意力的话,后果自负!”

  薛红荷苦笑道:“你问我的问题我根本没法回答你,我父母去世的时候,我和绿荷都还年幼,哪里知道父母留下了什么东西?而且,据我所知,东西应该在蜀中乐家的手里,而乐家老爷子早在我父母去世后不久,就把东西交给了华夏军方。你要找那些东西,应该找军方去要,为什么会来找我?”

  那人桀桀干笑两声:“也许你还不知道,当年你父母为了确保东西能够安全交付,做了两份拷贝,一份交给了乐家,另一份下落不明,不是传给了你们姐妹,又会给谁呢?”

  薛红荷大吃一惊,薛氏夫妇将研究资料复制了两份,这是她和绿荷怎么都没想到的,但她马上就想通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父母将资料复制了两份?”

  那人冷笑:“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你只要将他们交给你们姐妹俩的那份东西拿出来就足够了。否则,我排除现在就去把薛绿荷也请到这儿来。”

  “你敢!”薛红荷猛地挣扎了起来,“你敢动绿荷一根汗毛,他日我我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薛小姐,我是被吓大的!”那人笑了起来,对薛红荷的威胁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你仔细想想,如果想通了,就告诉我一声。不过要提前告知薛小姐一声,本人的耐心很有限,我也知道对于你来说,什么比生命来得更重要。”

  “哼,你休想得逞!”

  “薛小姐,外面还有几位对你这样的美人儿感兴趣的家伙,如果我把你交到他们的手上……”

  “卑鄙,无耻,下流!”

  “薛小姐,我也没太多时间跟你耍嘴皮子,给你半个小时考虑,半个钟头后,如果你给出的答案还是同样的,那就休怪我辣手摧花了!”

  那人身后似乎便有一道门,转身便走,门口还有人跟他说话,这说明外面的的确确有人把守。

  对于那人的威胁薛红荷虽然恐惧,却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认真地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父母究竟把用什么方式留给自己了呢?

  父母的遗物自己和绿荷都一一检察了不下十遍,根本没有任何笔记本或者储存设备,就有可能带着她们姐妹俩找到某个秘密存储之地的线索没有。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还有一些东西两人并没有去寻找,那就是当年父母留下的那些书。但是按照吴老的说法,当年他将薛氏夫妇的藏书统统捐给了当地的师范学院,也就是如今的姑苏市里唯一的“2”大学。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些书就算能找到一部分,怕是也难觅得线索。

  她突然有些担忧起来,对方把自己掳了过来,自然也不会放过绿荷,但愿绿荷能逃过一劫……

  京大外那栋充满岁月痕迹的木结构别墅内,厨房窗下一张椅子一张板凳,一身绿绸布裳的恬淡女子正坐着剥鸡头米。这鸡头米又名芡实,是太湖水八鲜之一,姑苏特产,老爷子久居姑苏时便喜好上了这入口清淡的睡莲科水生草本植物。今年鸡头米一上市,姑苏那边的老友便给连皮寄来了一大包,中午刚刚收到,下午老爷子便催促着绿荷晚上煮些鸡头米。

  “老师,您的身体,医生说您最近便秘,一下子覅好吃太多的!”绿荷一边剥着鸡头皮,一边用一口粘糯的吴侬软语隔空对着客厅里的老爷子说道,“我今天都剥出来,给您囥到冰箱里,往后慢慢吃!”

  老爷子哼哼道:“好好好,你就晓得你要给臭小子留下些的!”

  绿荷甜甜笑道:“在姑苏的时候,师弟也很喜欢。他吃口重,多吃点这种清淡的,对他身体好!”

  老爷子嗯了嗯,戴着老花镜坐在客厅里看一本名为《苏格拉底》的书,一边看一边用铅笔在书页上写着些心得,这一点倒是跟他那关门弟子倒是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人轻轻推开别墅虚掩的大门,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玄关。玄关旁就是厨房,他一出现在厨房门口,光线微微一暗,将正在专心致志剥鸡头皮的绿荷吓了一跳。

  “哎哟喂!”绿荷轻呼一声,看清来人长相,顿时拍拍鼓胀的胸口,“小师弟,你这是要吓死师姐哩,进门也不吱一声,往后可不能这样!”

  李云道冲绿荷师姐微微一笑,将藏在身后的手枪悄无声息地插入后腰:“咦,鸡头米啊?看来老师今天有口福了!”..

  客厅里传来老人一声轻哼:“哼,臭小子,你是闻着鸡头米的味道来的吧?一定是绿荷给你发消息了,对不对?”

  绿荷受了冤枉,却也不觉得委屈,笑着道:“正好,待会儿就要开饭了,留下吃了饭再说!”

  李云道笑道:“我正好在京大办事,顺路过来看看你和老师,晚上还有安排!”

  老人从客厅里负手弓腰走了出来,一脸不悦道:“不上课也就罢了,怎么,吃口饭时间都挤不出来?”

  李云道连忙道:“不不不,老师,你这鸡头米,我也眼馋得紧啊!师姐知道的,我在姑苏的时候,师姐煮多少我吃多少,来者不拒啊。今儿晚上是真有事情,老师,师姐,今天气象台说是要打雷下雨的,没什么事情,晚上吃了饭就在家里待着,不要出去散步了吧!”

  “嗯!”老爷子点了点头,“算你还有些孝心。去吧,你的那份,你师姐会给你冻在冰箱里,这几天空了就来吃饭,我正好也想跟你聊一聊。”

  确定了绿荷师姐和吴老爷子的安全,李云道这才松了口气,看来目前对方手里只有薛红荷一张牌。虽然薛红荷跟自己八字不合,但好歹是绿荷师姐的孪生姐妹,她要真出了什么事情,绿荷师姐定然是要难过好久的。更何况,这件事关系到那项无数个国家都想据为己有的技术,身为华夏人,李云道觉得无论如何,自己都有必要跟那掳走薛红荷的人好好斗上一次法。

  这才是今儿第一更,兄弟们的月票嗨起来啊!看完的,”,关注羽少公众号看番外《弓角传》《徽猷传》!待会儿上午还有爆发更新!兄弟们月票刷起来,月票不止,更新不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