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以诗佐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到吃饭的时候,那位极品的二夫人带着三个孩子出现,见面便给了林大主任一个极热情的拥抱,弄得林大主任脸红到脖子。不过随后登场的十力小喇嘛倒是让林一一啧啧称奇。他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体制,在体制里混了十多年的时间,并不是没见过一些奇人异事,但是像眼前这个小小年纪就已经佛息浩瀚的小神棍倒是少见,加上之前跟黄梅花交流时,后者有意意透露出的一些信息是让他不敢小视眼前这个在李云道面前乖得像只小羊羔的孩子。

  吃饭的时候黄梅花也带着徒弟周树人出现了,看样子他们满头大汗的样子,估计这师徒俩刚刚又出去切磋了一番。不过等黄梅花对李云道使了个眼se时,李云道才知道,估计黄梅花刚刚出去会了会丰田车里的人。找了个洗手的借口,李云道跟着黄梅花一起到了洗手间,黄梅花洗了把脸,也不擦干,皱眉道:“外面的点子有些扎手,跑得很,我跟树人两头堵截都没能留下他。”

  李云道愣了一下:“会不会是京城那边的人?”李云道也吃了一惊,黄梅花的身手他是清楚的,再加上得了黄梅花真传的周憨货,没理由拿不下一般的跳梁小丑。想到这里,李云道终于觉得自己之前还是有些托大了,如果对方是连黄梅花都觉得扎手的人物,估计要拿下他,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黄梅花道:“有可能,但是现在我也不敢确定到底是哪一方的人,照理,上次事情的尾巴该清理的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可能是漏之鱼也说不定。不过,前段时间老爷子倒是让我查查蒋家那边的线索来着,也不排除是蒋家那边派人的可能xing。所以,这段时间,你尽量还是要低调一些。”

  李云道点头,但心中却也不惧:“他要是真豁得出去,跳出来倒也好,一次解决所有问题,省得总是让人头疼。黄叔,辛苦你了!”李云道还是由衷地感谢眼前这个明显消瘦的中年男人,“对了,前两天我去了蓝姨那边,她让我转告你,她现在忧虑,让你不用跟着担心了。”

  黄梅花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那张很少露出笑容的脸上终于显出此许阳光:“你蓝姨这辈子的确不容易,云道有心了,你读的书多,不像我这种粗人。有空你多去你蓝姨店里坐坐,顺道劝劝她,有些事情,也是时候放下了。”李云道笑着点头应下这件事,这才跟黄梅花一起出去。

  秦家很少能这么热闹,长子秦伯南如今在东南执一方牛耳,所以除了逢年过节,很少回来,就算回来,因为年龄和xing格的因素,加上长期执掌一方形成了若有若的官威,也很少能和林一一等人热闹到一块儿去。次子秦仲颖倒是xing格直爽开朗,但之前一直长驻美国,如果不是有人将矛头对准了秦家严重威胁到了秦家的部署,估计这位继承老爷子衣钵的二公子也不会这么爽地跟黄梅花回国来。

  老爷子年纪大了又好静,所以陪大家用完正餐就独自回书房休息了,几个孩子吃得差不多了也被王韵芝赶去做作业了。老的和少的都离开了,饭桌上却加热闹起来。有xing格外向好动的秦二公子讲些国外的奇闻异事,加上南大毕业功底不俗的林一一,还有在中间插科打诨的李大刁民,又有老爷子珍藏的二十年茅台作为润滑剂,哪怕黄梅花和周树人不太说话,剩下几个男人的饭桌上还是一片热闹。

  国人本就好酒,酒文化伴随着中华文明传承了上下五千年,在酒桌上还略显稚嫩的李云道幸好有二十五年等身书作为支撑,酒酣耳熟之际,几个男人居然玩起了古风,以酒为题吟诗作赋。以秦仲颖华社驻美分社副社长的身份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落了下乘,只是没看到这位年轻时就风流倜傥的二公子居然还是曲中高手,选了辛弃疾的《破阵子》,一曲“醉里挑灯看剑,梦里吹角边营”唱得连黄梅花都拍案叫好。林一一在南大时读的是中文系,这方面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过似乎在乐曲上并没有太深造诣,但能靠朗诵将《将进酒》演绎到这般,没有一定的文化功底自然是不行的。轮到李大刁民的,或许是酒多上头的缘故,李云道用了当年苏大家的一曲《念奴娇》,配着他独特的板式秦腔,居然也独有一番味道。黄梅花虽然书读得不多,但念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千古绝句,倒也跟他的xing格有几份相似。一轮下来,喝得最多的便是周树人这个憨货了。不过这货酒量极好,而且极好酒,如果不是有黄梅花压着,他能一个人把桌上的茅台都干了也不带脸红的。

  五个男人喝了近十六瓶茅台,秦仲颖这些年都是在国外品红酒玩情调,酒力大减,率先趴桌上睡着了,第个倒下去的是即将走马上任的林市长,估计平时那些个去发改委求批文的地方单位没哪个敢让林大主任这般豁出去喝酒的。李大刁民喝得不少,但头脑清醒,只是腿脚不受控制了。黄梅花和周憨货都是练武之人,酒量大得很,但也己经有了微醺之意。

  等李云道揉着脑袋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昨天最后的记忆只是隐隐约约记得周树人将他抬回来的,后面好像又看到了凤凰那丫头,又好像看到了蔡桃夭,说了些自己现在已经记不清楚的话,这会儿脑袋疼得要炸开了,根本想不起昨天晚上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大小双别墅里的房间一直都给李云道留着,虽然小半年没来住,但就连桌上那本刚刚默写了一小半的《菜根谭》都仍旧摊放原来的位置上。室内很干净,李云道闻了闻身上依旧浓郁的酒味,皱了皱眉,三下五除二便脱了身上衣服准备钻进了淋浴间冲冲身上的酒味。

  刚进卫生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恰好那人听到动静也转过身来。

  “啊……”一声尖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