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后发制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淡然一笑,点点头:“也对,毕竟底线这种东西对你来说,还是过于遥远了些。”

  吴卓恩却也不以为意,冷笑一声:“当真不肯把密码告诉我?”

  “你放人,我自然会把密码给你。”

  “哼,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不成?不过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顾同窗之谊了!只是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身上若是少了某些重要的零件,怕是……唉,这种辣手摧花的事情我原本是不想干的,但你一定要逼我,我也没有办法……”

  李云道果然脸色大变。

  观察到李云道的变化,吴卓恩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当然,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要你肯说出密码,我保证待会儿把你那位烟视媚行的俏师姐完好无缺地还给你!刚刚的薛红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这个人虽然不爱国,但还是很诚信的。”

  李云道感慨道:“我当真很好奇,你这样的人,当年是如何混到体制里还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位置的!”

  吴卓恩不以为忤地笑道:“体制里一边吃皇粮一边骂皇上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你以为我这样的只是个例?只不过我走得比他们更快、更远一点!”

  李云道冷笑道:“书上说有些人天生反骨,我如今也总算见识到了。”

  “天生反骨?”吴卓恩对李云道的这个评价似乎并不太满意,脸上浮现了一丝愠怒,“如果我从小吃得饱、穿得暖,买得起房,开得起车,有病便能看,退休不愁钱,我会走到这一步?”

  李云道失笑道:“你出生的那个年代绝大多数人也都是同样吃不饱穿不暖吧?至于房和车,怕是在你向往的国外,也不是人人都能买房开车的,至于看病退休这种事情,自然也是一步一步变好的。狗不嫌家穷,儿不嫌母丑,拿这些原因作为你判国去做伤天害理之事的借口,你不觉得心虚吗?”

  吴卓恩大笑道:“好吧,我承认,我是为了钱。”

  李云道微微叹息摇头:“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何苦来哉?”

  吴卓恩冷笑道:“你一个吃软饭的,自然不用考虑这么多!”

  李云道自然清楚他说的是阮钰,当下笑了笑道:“这世道,吃软饭也是要靠本事的。”

  吴卓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皱眉警惕道:“你想拖延时间?快把密码说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让人刮花薛绿荷的脸,再让人把她的十根手指一根一根地切下来……”

  “好吧,你赢了!”不等吴卓恩说完,李云道居然投降了,“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先确认我师姐是不是安全的。嗯,我猜你应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哼!”吴卓恩冷笑着打开手机,片刻后将手机屏幕翻转过来对着李云道,“呶,看看你师姐!”

  视频里的薛绿荷被绑在一张椅子上,似乎也看到李云道了,却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相反不停地冲李云道摇头。

  李云道心中轻叹,师姐还是那般心地善良,就算自己落入了险境,却依然不肯让他为了救自己而涉险。

  “师姐你没受伤吧?”

  视频里被一团布堵了嘴巴的薛绿荷点点头,而后又继续朝李云道摇头,示意他不要管自己。

  李云道安慰道:“师姐,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

  未曾等他说完,吴卓恩便将手机收了回去:“放心,只要你乖乖说出密码,你这位人见人爱的师姐,我定然是不会去为难她的。”

  李云道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道:“记好了,W、N、S、D、S、B!就这样!”

  “W、N、S、D、S、B……”那壮汉一边复述着李云道说出的六个字母,一边输入电脑。

  吴卓恩微微皱眉,他总觉得这六个字母的组合有点儿怪怪的,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壮汉惊喜地轻呼一声:“打开了!”

  吴卓恩面色一惊,连忙凑上前去检查文学的内容,过了片刻,他猛地转过身,眼神中微微透着一股狰狞:“李云道,你又跟我耍花样?”

  李云道耸耸肩膀道:“吴卓恩,你要软盘,我给你了,你要密码,我也给你了,怎么就跟你耍花样了?”

  吴卓恩愤怒地指着那军用笔记本电脑的屏幕道:“你自己看,这是什么!”

  李云道视力极好,隔得老远都能看到屏幕上的一行字——《中国哲学与柏拉图》。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吴老爷子早年发表在《国际哲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曾经在国际哲学界引起了极热烈的反响。看着暴跳如雷的吴卓恩,李云道心里在笑,但脸上却是一阵狐疑:“咦,奇怪了,谁把我的软盘给换了?”

  “你……”吴卓恩气极败坏,拿起手机,“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等着……”他似乎是想联系那个在另一处地方看着薛绿荷的人,可是这一回手机的视频电话声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他抬头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李云道,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是又拔了一遍,依旧无人接听。

  “咦,是不是你关押我师姐的地方信号不太好?”李云道很认真地问道,“或者是咱们这儿的手机信号不太好?你要不要换个地方试试?”

  吴卓恩眼珠子转了转,不等李云道反应过来,飞快上前两步, 一把揪起角落从被拎进门开始便一直昏迷不醒的司机祥子,将枪口摁在祥子的脑袋上,“交不交?再耍花样,我一枪要了他的命!”

  李云道苦着脸:“这……你要啥我都给你了,是不是他趁着我们不注意,把软盘给换了?”李云道指了指刚刚操作电脑设备的壮汉。

  那壮汉先是一脸愕然,而后连忙看着吴卓恩摆手道:“黑蝎,真不是我,我根本没机会……”

  吴卓恩怒喝道:“闭嘴!”

  李云道哦了一声:“原来这回你们的代号都是蝎子,那晚死的是金蝎,你是黑蝎,那还有什么蝎吗?”

  吴卓恩瞪了那壮汉一眼,转向李云道:“难不成你以为对付你,还需要出动别的人手?”

  李云道耸耸肩道:“这倒也是,我现在一没将二没兵,孤家寡人一个!”

  吴卓恩冷笑:“反间谍处副处长,云道,你的这个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李云道叹息道:“果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既然知道我的这个身份,你还敢冒然发动?”

  吴卓恩继续嘲讽道:“我还知道,你这个反间谍处,除了你,也就只有一个代号白狼的家伙,虽然我还没查到他的真正身份。”

  “看来你们的人早已经渗透联参二部了!”李云道不禁感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话的确不假。”

  “别企图拖延时间了,我数三声,你再不交出来……”

  虎哥一看形势不对,连忙道:“误会了误会了,其实我们是……”

  他还没有说完,吴卓恩便猛然间掉转枪口,看也不看就开出一枪,砰地一声,随即虎哥抱着大腿发出一声惨叫。

  李云道皱了皱眉,轻叹一声:“你这是……”

  吴卓恩吹了吹枪口上的青烟,又将枪口对准了祥子的脑子:“别以为我不敢开枪,也许我的枪法不如你,但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听着虎哥的哀嚎,李云道苦笑道:“他们跟我一样爱国,所以我相信,就算你杀了他们,他们眼睛也都不会眨一下的!”

  虎哥听得心中一片凄凉,这趟浑水真是蹚得太憋屈了,而且他原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绑架勒索,却不料还扯了军方和间谍。刚刚听到李云道的另一重身份的时候,他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骑虎难下了,却不料自己的大腿却最终成了牺牲品。

  “三哥,三哥救命啊,我们也不想的,我们也是被逼的!”此时虎哥也知道,现在跟吴卓恩根本解释不清楚,只好向唯一的救命稻草李云道求救。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都说了让你们不要来不要来,恐怖份子岂是你们能对付得了的?”

  虎哥听得心中更加害怕了,恐怖份子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完全没把人命当回事,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但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要早知道这件事涉及恐怖份子,他和东子说什么也不敢来掺和到这些人的事情里头来的。

  李云道笑了笑,这三个家伙应该是赵槐弄来坑害自己的,却没料到一脚踩进了无底洞,当下点点头,很真诚地对吴卓恩道:“卓恩,我知道你跟虎哥有过节,不过你这一枪也还得太狠了些!这回他还真不是冲着你们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跟上回一样,他是某些人弄来恶心我的。”

  可是吴卓恩根本不信:“哼,别想用这种话来诓我,他们要不是你的帮手,我把吴字倒过来写!”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这样的话,今天你怕是真要把你的吴字倒过来写写看了!”

  他刚说完,便听到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而后离李云道最近的那个壮汉仿佛被巨锤击中一般,整个人凭空向后飞起,撞在身后的墙上,溅起一大片血花,才颓然坠地。看完没事儿的书友去微信公众平台上看番外《徽猷传》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