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欲盖弥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才两天的功夫,乐天已经瘦了一大圈。京城最好的医生们都无法解释是什么造成了他体内脂肪的急剧燃烧,就连看过无数病症的傅院长也不禁啧啧称奇,这样的奇事还是他生平头一回见——体内脂肪却正被快速地消耗着,从心肺到消化系统所有的生理机却都没有受到任何一丁点的影响。

  “现在只能继续观察,但愿脂肪燃烧到正常范围时就能停止,否则……”当着李云道和乐诺的面,傅院长也没有丝毫避讳,“否则,一旦脂肪消耗殆尽时,这种势头还不止的话,就有性命之忧了。不容易啊,他平日里必然是要通过不断摄入能量才能保持血糖平衡,怕是吃这么胖,也是因为担心会在睡梦里就一命呜呼了!这小家伙的确不简单,这种病我在美国进修时听说过,但却还是头一回见到真实案例。每天吃那么多东西,想来他本身应该是极为痛苦的吧!”

  乐诺如今是乐家在京城的全权代表,饶是经历过联参二部的诸多训练,听到傅院长的话是,还是忍不住眼圈有些泛红。

  李云道叹息一声,如今他终于知道乐天为什么从早到晚都要不停地摄入能量了,这不单单是饥饿的问题,而是他身体的机能的的确确会迅速消耗摄入进去的能量。

  待傅院长离开,李云道给乐诺倒了一杯温水,道:“他一定会撑过去的!”

  乐诺接过水,倒了声谢谢,目光却落在面部已经有些些许硬朗轮廓的乐天身上:“从我记事起,他就是那副胖乎乎乐呵呵的样子,我知道他每天要吃很多东西,却不知道原来他是那般痛苦……”

  李云道看着昏迷不醒的乐天,也轻叹道:“痛不痛苦,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有些事情,经历多了,也就习惯了,或许将来不能那般吃了,他才会感到真正地痛苦。”

  虽然情绪低落,但乐诺的思维却依旧清晰:“云道哥,你觉得是什么人给我哥下的毒?A国人?还是那个神秘的圣教?”

  李云道轻轻摇头:“应该是圣教的人,只不过事情发生了太快了,有些地方我还未能完全想明白。不过,我想我们距离揪出那个幕后黑手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病房的门缓缓打开,梅灼薇走了进来道:“我给灼曦打过电话了,她会坐早上第一班飞机赶过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她的目光落在乐天的身上,眼神有些复杂。

  “灼薇……”乐诺欲言又止,“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梅灼薇点了点头,深深地望了李云道一眼。李云道冲她微微点头,似乎之前发生在走廊尽头的对话,他并没有往心里去。

  等梅灼薇转身离开,乐诺道:“云道哥,你也一宿没休息了,要不,你先回去歇着,这里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云道想了想,自己留在这儿也帮不了太多的忙,周树人已经在医院同一楼层里安排了人手,加上有乐诺在,所以也不怕对方再来骚扰乐天。自己也应该休息一下,关键需要整理一下繁杂的思绪,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抓住了什么关键点,但也许是因为身体太疲乏了,所以大脑的运转速度也开始下降了。

  回到北清寝室,一打开门,李云道便愣住了,宿舍里一片狼藉,显然昨夜被人闯进狠狠翻箱倒柜了一番。

  李云道微微皱眉,马上一个电话打给住在老王家的小九,天刚亮,小九的电话却是那个叫安妮的欧洲女子接的。听到安妮的声音,李云道顿时松了口气,有这个女人在,就是寻常的军队怕是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迈入王家四合院一步。

  “昨晚是不是有人闯进来过?”李云道问道。

  “你怎么知道?”安妮的语气并不太友好。

  “抓住了吗?”

  “死了。”

  李云道心中微微叹息一声,果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

  顿了顿,电话里的安妮道:“是三个中国人,应该不是冲着小九来的。”

  李云道嗯了一声道:“这几天情况有些复杂,你们出入注意安全。”

  安妮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应该是圣教安插在华夏国内的人手。”

  “知道了。”

  挂了电话,李云道检查了一番,除了笔记本电脑和旅行箱里的两把手枪都不见了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丢失。笔记本电脑此前由夏初亲自加密过,除非知道密码,否则一般的黑客高手根本打不开,倒是那两把枪让李云道有些担心,国内毕竟是禁枪的,虽然一旦出事也不定能查到枪的来源,但毕竟枪是凶器,一出事那是事关性命的大事。

  让寝室里外都检查了一通,便爬上床躺了下来,又是惊心动魄的一个晚上,只是到此刻为止,薛红荷还下落不明……

  人越是累的时候,却越睡不着,尤其是还琢磨着如何能把薛红荷救出来,刚刚还有些困意的李云道睡意顿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也不是他的习惯,见外面天色渐亮,干脆换上一身运动服——当思维陷入困境的时候,换个环境或者换个思路,让大脑放松片刻,也许问题会在不经意间迎刃而解。

  刚打开宿舍门,便碰到吴卓恩穿着运动装从宿舍里走了出来。

  “云道你回来了?”吴卓恩看到李云道便快步迎了上来,“乐天怎么样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还没醒,医生说要看他的造化了。你怎么也起来这么早?”

  “昨儿晚上我们省里一个常委来了,硬把我拖去陪央视的人应酬,我一个人就喝了不下两斤,那真是酩酊大醉啊!到这会儿还头疼,我琢磨着下去跑个步,出身汗会不会好一点!”吴卓恩扶着脑袋,一身浓郁的酒气。

  李云道皱了皱眉,笑道:“你还真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连命都豁出去了!”

  吴卓恩苦着脸道:“关键一喝就是三场,央视那些人也真他娘的能喝,下面的省份经常来跑关系,怕是早就把他们的酒量给练出来了!哎哟,我这脑袋啊,跟快要炸了似的……”

  “我也要下去跑步,要不一起?”李云道笑着道。

  “你先下,我再去吃粒解酒药!”吴卓恩说着便又便回走。

  “那我先下去了,你喝多了,最好躺着休息,出汗解不了酒!”李云道笑着挥挥手,转身离去。

  李云道转身那一刻,吴卓恩如释重负。

  他望着李云道缓缓走向楼梯间的背影,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而就在转身那一刻,李云道脸上的笑意在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轻轻叹息一声,有时候,敌人果然隐藏在离你最近的人当中。

  李云道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下楼,也不顾那些可能随时会跑出来拍照合影的北清女生,他在之前的那片草地上打开架势,缓缓运气,一边打着太极,一边虚闭双目,不用多看,他也知道,在宿舍楼的某个阳台上,有一个人正看着自己。

  两趟拳打完,果然有北清女生跑来跟李云道合影,李云道难得这么好的兴致:“我手长一些,我来拿手机,你往后站一点,这样显得你的脸更小些!”

  留着马尾辫的姑娘兴奋得小脸通红:“那就麻烦学长了!”

  李云道拿着手机,微微转身,镜头越过两人的肩膀,那处阳台上,俨然有一张时不时目光会飘来的面孔。

  吴卓恩从阳台走了回来,而后趴在宿舍和阳台之间的玻璃门上,继续踮脚看向楼下青草地上的李云道,脸上的神色甚是不解。

  “老吴,大清早的,你干嘛呢?昨儿几点回来的?幸好昨晚没查房!”睡眼惺忪孙晓霖从床上爬了下来,看到趴在玻璃门上的吴卓恩,揉着眼睛问道。

  “哦,昨儿喝多了,回来晚了!我在看云道那小子呢,他好像刚从医院回来,这会儿在楼下打拳呢!”吴卓恩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中午要是有时间,我跟你一块儿去趟医院?”

  “今儿中午我还真没时间,晚上吧,晚上去医院看看乐天。夜里云道给我发微信了,说是胖子已经没事了,不过还在昏迷。我倒是不明白,这拉个肚子,怎么就变中毒了,还昏迷了?”孙晓霖一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今儿中午有个视频会议要参加,你要是晚上没时间,那你就中午去看看胖子,我晚上自己再一个人去!”

  吴卓恩看了一眼楼下专心打拳的李云道,点了点头道:“成,待会儿我问问云道,看看胖子人在哪个病房!”

  “唉,所以说,别的都是假的,身体健康才是真的。老吴,咱们俩也应该向云道学习学习,人家还比咱们年轻得多,都知道每天起来锻炼,你看看咱俩的将军肚,再有两年,估计都能赶得上怀胎十月的孕妇了!”

  番外《徽猷传》已恢复更新,看完的兄弟”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即可阅读番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