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中秋的安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老天爷对于绝大多数人是公平的,给予了一些,又会拿走一些,所以才有无数挣扎在苦难边缘的芸芸众生。

  三天后,乐天出院了,只是来医院接他出院的,如今只剩下李云道和孙晓霖。折磨他二十多年的病魔消失了,但那张成日里笑呵呵的胖脸如今也变成了愁眉不展的苦瓜脸。

  李云道也不去揭他的伤疤,事实上他也清楚,梅家所带来的疼并不是乐天一人的,还将有很多人因为梅家的这次事件受到影响。兄弟,便是无聊的时候陪你聊天,掉坑的时候拉你一把,情绪低落的时候听你吐槽。只是等了很多天,李云道都没等到乐天的吐槽,这家伙倒是过了上了规律无比的生活,每日早早睡下,第二天一早便跟李云道一起起床,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让李云道教会了他太极,从此便也成了晨练打太极的优秀典范。

  课虽然拉下了一些,但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挂名研修一班班导的那位也只是口头上提了句不能再这么休假云云,其余的倒也没多说什么。无数这个世上缺了谁或发生了什么对某些人来说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第二天地球总是还是在转的,太阳依旧会升起。

  规律充实而平静的学习生活似乎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伴随着一场场秋雨,气温渐凉,泛黄的落叶随着秋风在北清的校园里翻飞。忙碌的人是感受不到秋风的萧瑟的,更没有潇潇而下的无边落木,有的却只是无边的凉爽。

  初秋时养成的午休习惯到此时依然延续了下来,这天中午在食堂吃了午饭,李云道和乐天回宿舍聊了两句正打算各自躺下休息片刻,但这个打算却被疯狂敲门的孙晓霖给破坏了。

  这位长安市副市长似乎刚刚一路小跑过来的,还爬了上少楼梯,此时上气不接下气:“出……出事儿了!”

  “别急,慢慢说!”李云道递了瓶刚刚在食堂买的纯净水过去,原本是打算睡醒了自己喝的,此时看老孙跑得满头大汗,心中不忍,便递了上去。

  孙晓霖关上门,拖了把椅子坐在宿舍正中央:“你们知道吗,鲁肃昨天夜里被他们纪委的人带走了!”

  从上铺探出个脑袋的乐天诧异地坐起身:“犯啥事儿了?”

  孙晓霖又喝了口水才道:“听说事儿还不小,我有个老朋友在就在他们鲁南,刚刚给我打电话来着,说是跟命案有关。”

  李云道笑了笑,却没有出声。

  乐天感慨道:“出来混的,迟早有一天是要还的。”

  孙晓霖疑惑地看着李云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吃惊?难道这事儿跟你……”

  李云道连忙摆手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他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有种话叫,人在做,天在看,这位鲁书记怕是要吃官司喽!”

  孙晓霖点头道:“听说纪委还在找裘德辉。”

  乐天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李云道,李云道只笑了笑,而后不无自嘲地道:“裘德辉会是指证鲁肃的最重要的证人之一啊!只是,出了这么多事儿,咱们这一届的研修班,怕是要给上面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了。”

  孙晓霖开玩笑道:“是不是这北清的风水有问题?”

  李云道却幽幽道:“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啊!”

  孙晓霖看了又重新躺回去的乐天一眼,跟李云道使了个眼色:“阳台上抽根烟?”

  吴卓恩暴露后,换了锁的宿舍如今便只剩下他一个人,于是越发地往这边跑得勤快了,阳台抽烟,便成了最近他跟李云道的保留项目之一。

  虽然是中午,阳光明媚,却没有丝毫灼热的气息,相反丝丝凉爽秋风吹来,让人心绪安宁。

  点了烟,孙晓霖回头确认阳台的门关上了,这才问道:“胖子恢复得怎么样?”

  “如果说是身体的话,他现在估计比我都健康。但如果说精神和心理上的,这就得问他自己了,至少表面上看得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李云道看着楼旁的树上,有几只麻雀在枝杈间跳跃着,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得让他自己慢慢消化。男人嘛,总要经历一些挫折才能成长。”

  孙晓霖点点头:“说得也是,想当年我初恋女友抛弃我的时候,我身边可没有像你我这样的好兄弟,那会儿可不就是一个人喝到深夜,又吐到凌晨,睡醒了第二天照样该干嘛干嘛。就像你之前说的,男人就像钢一样,得锤炼一番,才能用在刀刃上。不过说实话啊,我到这会儿都感觉像在作梦一样。国安的人把我请去问话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自己走出来的。对了,蜀中梅家这一次怕是……”

  李云道摇头道:“瘦死的骆驼总要比马大的,土崩瓦解暂时还不至于,但账总有人要跟他们慢慢清算的。”

  孙晓霖抽了口烟,想似乎想起了某种腥风血雨的场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不明白啊,为啥呀?”

  李云道也看向远方的蓝天,摇头道:“这世上我们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哪能件件都让我们想得那么透彻?”

  孙晓霖惋惜道:“只可惜了一段好姻缘!”

  李云道也知道他说的是乐天与梅灼曦,笑笑道:“有缘的话,总要再聚的。”

  “还有这个可能吗?”孙晓霖看着李云道,很笃定的摇了摇头,“除非胖子不爱江山更爱美人!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目前这么做的可能性很低啊!”

  “是啊!”李云道也叹息,当一个人把民族复兴视作己任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都可以选择暂时放一放了。

  “马上中秋了!”孙晓霖突然话题一转,“有没有什么安排?”

  “中秋啊……”李云道的思绪很快便飘向了很远的地方,只是无论是西南边境还是美国纽约,她们似乎都有着意义非凡的事情,此时临近中秋,自己倒快要成了那只能无病吟两句“千里共婵娟”的闲散人士了。

  “我老婆带两边的老人和孩子去桂林玩了,我也变孤家寡人了,你要是没安排的话,喊上胖子,咱们开车到附近的山里转转去?正好我看胖子总还有些强颜欢笑,也让他散散心。”

  李云道微微思索一番,今年的中秋怕是真没法子跟家人团圆了。大姑带督查组去了地方上目前处于失联状态,估计再过一阵子又有大老虎要倒霉了,小姑一家在王小北的安排下会在厦门过节,顾小西应该也会趁着这个机会跟斐宝宝腻歪在一起,孙晓霖不说的话,自己也还倒也没有意识到,居然又成了孤家寡人了。

  “也行,到时候就开我的车,国产吉普,又改装过的,皮实得很!”李云道转身打开阳台门,冲里头喊道,“喂,老孙说过两天中秋节的时候,咱哥仨一起去附近里山里头转转,就当放松一下!”

  还没能孙晓霖补充,一只明显瘦了许久的胳膊从床上伸出来,竖起一根大拇指。

  李云道笑了笑,掩上门。

  孙晓霖有些担忧地道:“他这样子还要持续多久?别弄出什么心理毛病出来啊!”

  李云道轻笑道:“他这病,现在比失恋可要难治得多。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

  “嗯,最好让他马上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谈恋爱?他这状态,现在能看得上谁?不过说得也是,这小子瘦下来以后,倒是看看还挺俊俏。”

  “咱们在什么地方?”

  “啊?”

  “北清校园啊,校园里缺姑娘吗?不缺!”

  于是,从这天中午开始,孙晓霖便开始张罗着通过这种关系给乐天介绍合适的姑娘,直到中秋出发前一天他便跑来跟李云道汇报成果:“云道,自愿加入中秋自驾游的姑娘还真不少,有些还自己开车,一看就都是京城里头家庭条件还不错的女孩子。”

  这两天正专心研究地方经济发展均衡课题的李云道听了有些诧异:“你从哪儿弄来那么多姑娘?”

  孙晓霖嘿嘿笑着扔给李云道一根烟:“这不,借用了一样你这位校草的名头嘛!”

  李云道顿时哭笑不得,但想想胖子的状态,也便认可了,只接着问道:“多少人?”

  孙晓霖道:“目前算下来,加上我们仨,一共五部车,二十人!”

  “啥?”李云道诧异地看着孙晓霖,“老孙,你不是想假公济私吧?”

  孙晓霖连忙对天发誓道:“哪能啊,都是清一色给胖子物色的,咱们都有家有口的人了,哪能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不过到时候可能要委屈你一样,毕竟……嘿嘿,是借了你这位校草的名头的!”

  李云道无奈道:“你到时候要干嘛,提前跟我知会一声就成。老孙,咱们三个大男人领着一帮女大学生出去郊游,你就不怕传出去不好听?”

  孙晓霖笑道:“正常学术交流,咱坐得端,行得正,怕啥?”

  李云道苦笑道:“还学术交流,你可别到时候跟人家交流到床上去啊,到时候嫂子来兴师问罪,我可不管啊!”

  临走的时候,孙晓霖还一再嘱咐李云道,千万别告诉乐天还有那么多姑娘,到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出发当日,李云道和乐天都已经到了东校门的集合地点,同行的车也陆续来全了,放下车窗的泼辣京城妹子使劲儿地冲李云道这边挥手。

  “胖子,你给老孙打个电话看看,这都迟到快半个钟头了!”李云道有种不详的预感。

  公众号上承诺的惊喜来了,去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