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云道的布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到了深夜,四合院里一片寂静。夜风轻拂,吹皱了一池秋水。月色清朗,直照人心。

  雕花窗阁下,秦孤鹤独自一人眺望明月,这位为共和国的光辉呕心沥血一辈子的老人面色寂寥,许久才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面对那轮千年如一的明月,老人似乎有些唏嘘,长长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书桌,复出的这些年,他早已经习惯了晚睡早起的节奏,夜深人静时再批阅这些文件,自己的思路似乎也才会更清晰些。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事情可以划上句号了,还有些很多年前便开始未雨绸缪的事情也终于可以开始了。事情,总是忙不完的,尤其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汇总而来的各类重要情报,到他这张书桌的,已经经过了层层筛选,无一不是关乎着十四亿百姓安危的大事。当年那位就曾把着他的手说过,事关百姓的事,便绝无小事,那位驾鹤仙逝后,这句话他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他是这么记的,也是这么实践的。

  那只用来写小楷的狼豪已经磨秃了笔头,他在砚台上捻了捻变得毛躁的笔头,等墨汗沾匀了,这才下笔在一封文件上写下一行行楷:兹事体大,转联参六部廖仲详组织相关人手证实,限期一周。公文上的字永远是清清爽爽,如同老人一辈子的为人。他体谅下属,所以批阅文件时候,也从来都是行楷字迹,从来不会用下属们辨认不了的龙飞凤舞的字迹。他同样雷厉风行,被孔家那位邀请复出重掌军方后,便整肃军纪,严惩贪腐,这几年军中的风气肃然一新。

  年纪大了,文件看久了便会眼酸,他搁下笔,摘下老花眼镜,揉了揉发胀的双眼,叹气一声道:“还是不得不服老啊!”

  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他虽然年迈,但还算耳聪,这脚步他已然熟悉,便再度戴上老花镜,将目光转看桌上的文件。书房外的人似乎并没有要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而是一如既往地走到书房门口,轻轻叩门:“首长,不早了,该歇下了!”

  老人轻咳一声:“书联兄和两个丫头都住下了?”

  书房门被人推开,那憨厚的周树人恭敬地迈进书房,答道:“按您的吩咐,吴老住在伯南书记的房间,不过薛家姐妹想住在一起,便由得她们都挤在大小姐的房间里了。”

  秦孤鹤微微点头:“解放前,将近一个多世纪的战争,把华夏的学术脊梁几乎打垮了,解放后又经历了二十多年,我们才意识到光有阶级斗争是不够的。书联兄当年以一已之力,推动了华夏多项学术改革,硬是把那些走歪路的人引回到搞学术的正途上来,单这一点,书联兄就已经当得‘当代国仕’四个字了。所以不管如何,你们定要给我保护好我这位老友,华夏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大思想家了,唯一的一点希望,也就寄托在这位老先生身上了。保护好了,未来史书上定会留下一段佳话,保护不好,咱们可都有可能被后人戳脊梁骨的哟!”

  周树人憨笑挠头:“我看老爷子挺逗的,对我们这些当兵的也挺和气,不像书里写的那些大儒,脾气一个赛一个的臭!”

  秦孤鹤颌首长笑道:“往后你也会慢慢发现的,越是有学问的人,亲和力就越强,反倒是那些满瓶不动半瓶摇的,才会仗着肚子里的一点墨水,一副眼高于天的样子。对了,云道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周树人恭敬道:“首长,按您的吩咐,我也没有多过问小师弟究竟在布什么局,全力调动二部的人手在配合他的行动。”

  秦孤鹤笑着问道:“哦?你们把二部弄和鸡飞狗跳的,真武那小子会没意见?”

  周树人笑道:“一开始,陈主任是不太乐意,但一听说帮云道办事后,不但放手让我调兵迁将,还把袁紫衣也派出来帮忙了。”

  秦孤鹤失笑道:“哦?你能指挥得动紫衣那丫头?”

  周树人的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哪儿敢指挥这位小姑奶奶?啥事儿不得她自己心甘情愿才成吗?就连陈主任也拿她没办法,更何况将来她要是嫁给了徽猷,就是云道的二嫂,这跟咱们还是一家人。不过我虽然指挥不动她,但她自个儿却很主动,薛绿荷配合云道落入吴卓恩手里后,这条线其实是袁紫衣自己在跟的,就是后面营救的时候,我配合着跟云道那边联系,剩下的也都是袁紫衣在一线指挥的。”

  老爷子颌首微笑道:“不错啊,真武这些年在丫头身上花的心血终于有效果了。说实话,之前的二部,其实不缺优秀的特工,但是却少了梯队培养,所以指挥人才一直拔不上来。现在好了,真武这些年的改革,看来是看到效果了!”

  周树人憨憨笑着,挠挠头,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早就知道黄梅这个徒弟是个藏不住事情的憨厚人,秦孤鹤轻笑一声说道:“想问什么,直接问吧!”

  周树人不好意思地咧着大嘴嘿嘿笑了笑,这才道:“首长,我到这会儿还没猜透云道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按理说,吴卓恩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他怎么还……”

  秦孤鹤笑道:“你觉得京城就吴卓恩一颗老鼠屎?”

  周树人连忙摇头,而后才恍然地一拍脑袋:“首长,您的意思是,云道还在钓大鱼?”

  秦孤鹤点头道:“他很清楚,这件事对方的目标是当年的那些科研资料,迟早他们都是要向书联兄和薛家姐妹发难的,一直没动静,一来是没准备好,二来是没有合适的时机,与其等他们都准备好了,还不如趁他们内乱的时候,引他们上钩,所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所以说,首长,云道其实是给他们下了个套?”周树人还是有些不太理解,“那乐天是咋回事?他被人下毒难道是假的?”

  “既然知道他们在打当年那些资料的主意,干脆就让他们如愿以偿。华夏的粒子束武器取得阶段性成功的消息,是云道跟我商议后,故意放出去的消息。”秦孤鹤笑道,“消息一出去,美国人就急了,阮钰之前发回秘电说,贸易战的谈判桌上,老美就按捺不住伸手讨要了,说那些资料是当年薛氏夫妇从美国带回华夏的。哼,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在美国进修过几年,就什么成果都是他们的了?这些美国人,太想当然了。云道也是接到阮钰的电话后,才想出这么一记妙招,果然,那些人一听说我们把加速器缩减到了一个房间这么大小,哪里还肯坐得住?”

  “一个房间大小,的确他们是要头疼了,这样基本可以发射进太空……”周树人看到秦老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憨厚的老实人反应了半天,这才恍然道,“首长,这是您和云道故意放出去的假消息?”

  秦孤鹤轻笑道:“这是云道的杰作,我也就是帮他参谋参谋而已。不过这件事情,暂时还要保密,因为按云道的推断,我们内部也出了一些问题。”

  周树人吃了一惊:“您是说有内鬼?”他忽然想起两、三年前,老爷子挨的那记冷枪,就是自己人开的。

  “现在还不能肯定,但只要是心中鬼的,终究是要露出马脚的。”秦孤鹤摘下老花镜,从桌边站了起来,也许是太累了,步伐竟有些蹒跚,周树人连忙上前扶住老人。

  “能接近核心情报的就那么几个人啊……”憨厚的老实人有些诧异,能接近核心机密的他都认得,他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些亲密的战友里出了一个叛徒。

  秦孤鹤在周树人的搀扶下,到书房的床上躺下,他还有一间卧房,但一年到头却极少去睡,多数时间都睡在这间可以随时处理公务书房里。

  “树人,现在那个甘南的小史已经跑了,怕是还在策划什么破坏行动,你让真武跟国安那边加强沟通,争取早日把那个叛徒抓住!活人见人,死要见尸!”躺在床上的老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虽然语气平和,但却杀气腾腾。

  叛国,这是无可饶恕的罪。

  帮老爷子掩好被子,将房间的大灯熄灭,留下一盏灯光昏暗的长明灯——这是云道的要求,说是过了古稀的老人,最好晚上都留一盏长明灯,一来是方便起夜,二来说是从风水上讲,有利于老人的长命百岁。

  是不是长命百岁他不懂,但他却清楚,如果再这么熬下去,首长的身体肯定是要垮掉的。

  他平日里就住在书房旁边的客房里,只要有什么动静,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书房门口。

  带上书房的门时,他也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月盘子很大,也很亮,照得院子里如同白昼。

  他这才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又快一个月没回去看看陆萍了。

  陆萍是前几年娶过门的媳妇儿,老家学校的外语老师,很老实本份的姑娘,如今跟他来了京城,秦家帮忙安排在一家外国语学校教书。

  他拿起手机,想发个微信,这时才看到,手机上已经好几条未读的>是陆萍。

  他欣喜地打开微信,却陡然看到一张令他瞳孔瞬间收缩的图片。

  月明,秋风起。

  谁说不是一个大好的杀人夜!

  之前猜师兄是间谍的怕是要失望喽!还是那句话,关注公众号,除了番外《徽猷传》最近也许有大惊喜!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