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黑夜里的客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山里的夜是寂静的。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消散在山风中的笑声,大概是几个要好的姑娘正凑在一间房间里玩着纸牌讲着些贴心的话儿。姑娘们正值风华正茂,但多数也在白日里拍照拍得累了,有些也约好了第二天早上要去登山,早早地便睡下了。

  胖子似乎是被下午便熟悉起来的几个姑娘拉去教打蜀中麻将了,晚上也没有来骚扰李云道,所以将古可人送回了房间,李云道自己便也回了房间,如今党校那边又开始上课了,自己的课业任务又愈发地沉重了起来。

  一章《产业经济学》看到接近凌晨,便也洗了澡睡下,如此单纯的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脑袋触碰到枕头,便进入了梦乡。

  只是时常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也早就习惯了就算睡着了也会保持着某种常人所不具备的警醒,所以才会在睡着后不久,便听到门锁处传来咔哒的轻微声响。

  微微眯着的眼睛看到房门开了,透出一丝走廊里的灯光,但又很快便关了起来,而后便听到呼吸声。

  那人似乎有些紧张,黑暗中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后,没有挪动半步。

  过了片刻,似乎确认了李云道没醒,这才缓缓踏入房内。

  “真巧啊,能在这儿碰上,人生还真是何处不相逢啊!”黑暗中,突然传来李云道带着一股子戏谑的声音,将那偷偷潜入房间的人吓了一跳。

  但那人好像也没有转身就逃走的意思,相反,站在电视柜旁,黑暗中一直保持着沉默。

  “我其实也没想到最后会这样的结果。”李云道叹息一声才道,“其实到此时此刻为止,我也还是不相信他当真就站在了圣教的那一方。人都是有感情的,那些年跟他一起浴血奋战的老友不说兄弟情,但起码还是有袍泽情谊在的,哪能说倒戈就倒戈。至于说从一开始他就是圣教的人,我倒宁可相信那是早年太祖太宗爷们的反间计。唉,总之,有些事情,没想通,没理顺,但证据却是确凿的。”

  黑暗中,那人也长长叹息一声,终于开口:“其实父亲一直想见见你的,本想着一年后你到了蜀中,面对面地,有些事情便也好交待了。”终于,她也适应了这房间里的光线,月辉撒落在窗台下的茶几上,此时已经能看清,李云道双手叠在脑后,便那样毫无防范地躺着。

  “我其实也有些后悔,上次陪乐天去峨眉,既然都入蜀了,便应该去一趟的。不光是你父亲,乐家那位我也想见见的。”李云道叹了口声,“棋既然都被下成了这样,如今尘埃还未曾落定,再去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哦,对了,大半夜的,你跑到我房间里头来,就不担心别人说闲话?”

  那梅家幺女冷笑一声:“你也说了,棋都下成这样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李云道坐起身,打开房间的灯:“黑灯瞎火的,被人看到还以为你是来杀我的呢!”

  梅沁哼了一声:“你如何知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要杀我的话,还用得着你梅书记亲自动手?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的,按我对你的了解,你如果真的把我当成罪魁祸首,怕是要在我的前途上使些绊子,而不是那种简单无脑的方法。总之,去破坏一个人最在乎的事情,这才是能让他痛苦的。”李云道笑着起身,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梅沁可以坐下慢慢聊。

  梅沁也不理他,只是稍稍转动了一下身子,目光却转向李云道身后窗外夜空里的明月:“李云道,我来找你只有两个目的。第一就目的就是提醒你,你现在很危险。”

  李云道笑道:“我知道我现在很危险,现在无论哪一方想我死的势力出手,最后这个黑锅都会扣到梅家的脑袋上,不是吗?”

  梅沁瞪了他一眼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李云道耸耸肩:“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我还是想让该来的早一些来才是,否则我还在京城待上近一年的光景,这日日不得安生的感觉,并不好受啊!”

  梅沁轻蔑地笑了笑:“我以为你当真不怕死呢!”

  李云道却义正辞严道:“求生是动物的本能,这世上有几个真的不怕死的傻大胆?”他顿了顿,又道,“你来的第一个目的我已经知道了,还有一个呢?”

  梅沁看着坐在月辉下的青年男子,冷冷道:“都说你李云道是红门高院这一代里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你倒是猜猜看,我为什么而来。”

  李云道揉着眉心:“唉,我最不喜欢这样猜来猜去的,这世上有多少男男女女因为这般猜来猜去,而产生误会,有因爱生恨的,也有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古往今来这样的案例还少吗?不过既然你都这么夸我了,就让我来猜一猜。嗯,你一定觉得上回我救了你,欠我一个人情,所以这回,你老人家不远千里从浙北跑到这大山里头来,也是为了救我一命,然后便觉得前债一笔勾销,对不对?”

  梅沁哼了哼:“脑袋瓜子和口才倒也真算得一流。”

  李云道本想说我还有很多东西都是一流的,还没等她开口,便听到外面不远处响起噼里啪啦和轰隆隆的声响,似是有打斗声。

  “你的人?”李云道疑惑地看着她,不过想来梅家虽然墙倒众人推,但瘦死的骆驼放在那儿,总比马要大些的,有些心腹力量也还是可以理解的。他疑惑地看着梅沁道:“这样值得吗?你知道现在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们梅家?这如此暴露实力,就不怕……”

  梅沁怒道:“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他们要来,便让他们来好了,我梅沁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

  这女人的脾气的的确确是爆烈的,才说了几句,便如同点着的爆竹一般。

  “你这样不好,这种性格,会被他们利用的。”李云道好言相劝。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梅家如今大多数人都离开了华夏,说到这儿,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把小曦和小薇弄去哪儿了?”

  “你如果想她们也变成你这样,我就告诉你她们的去向。但如果你觉得她们应该享受一些普通人的生活,那我就当你没问过这个问题。”李云道很郑重地看着她,他看到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所以侧过身,双肩有些颤抖。李云道向来也是怜香惜玉的,叹息一声道,“你其实也可以的。”

  梅沁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沉默了良久才道:“我不一样。”

  李云道也没劝她,只是那打斗声逐渐消失了,这才奇道:“这么快?看来那边派来的人似乎也不咋地。”

  梅沁冷笑一声:“要不,你自己去试试?”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李云道起身,向门口走去。

  梅沁却摇头道:“我去吧!我不想跟我来的那些人看到你。”她很诚实,至少在如今的梅家,李云道这三个字是会让很多人咬牙切齿的。

  李云道想了想,便又坐回到床上:“那……好走,不送!”

  他没有说谢谢,因为他知道,这不是梅沁想听到的。

  一命换一命,有些事情,就此了结,从今往后,没有恩只有怨。

  “好一个恩怨分明的女人啊!”李云道躺了下去,此时却无论如何怎么也睡不着了。

  敲门声响起,李云道起身开门,一开门,一个人影便闪了进来。

  “你没事吧?”外面裹了件风衣的古可人关上门,风衣下还能看到睡衣的裙摆。

  “我能有什么事!”李云道知道她今日定然是收到了某些消息,才匆匆带着保镖们赶来的。

  “刚刚梅家那老姑婆进来干嘛了?”古可人有些警惕地看着李云道的双眼。

  李云道笑道:“你都说了,老姑婆,我还不至于对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下手啊!”

  古可人这才莞尔一笑:“这就好,女人多的是,如今姓梅的可个个都是刺猬,碰不得的!你要是只需要,我给你便是!”

  李云道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知道有晚睡习惯的她定然是刚刚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来不及吹干头发便赶了过来,心中便微微有些感动:“山里凉,头发得早些吹干,我帮你?”

  古可人诧异地张了张嘴巴,愣了片刻才道:“好啊!”

  帮女人吹头发李云道干得很熟练,蔡桃夭做月子那会儿,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如今时间过去数载,但手法还算是熟练的。

  “你这手法,一看就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老实交待,你帮几个女人吹过头发了?”她微微还是有些羡慕嫉妒的,哪怕自己此时也在享受着这样的待遇。

  “倒也没有太多,夭夭算一个,疯妞儿我也替她吹过,其余的,还倒真是没有了。”

  “这么说,我是第三个?”

  “不然呢?”

  她忽然起身,顺手关了床头的灯,而后奋力在李云道胸口一推。

  恩,铺垫了这么久,正戏终于来了!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