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属妖精的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大刁民洗澡的时候,一脸酡红的阮家大疯妞居然还没走,坐在书桌前一页一页翻着李云道之前默的半部《菜根谭》。那个“臭流氓”的字倒真是好得出乎她的想象,以阮大小姐的家世,不是没见过国内书法大家的真迹,事实上她家那位当年跟着太祖打天下的老祖宗就将张大千真迹挂在书房里,从小耳濡目染的阮疯妞自身在书法上便有不小的造诣,在中科大读少年班的时候就曾有一位当代书法大家想收她为嫡传弟子,可惜人家一门心思都在数学游戏上,倒实在是可惜了不错的书法天赋。

  所谓字如其人,李云道的字体很独特,不似国内任何一派大家的根骨,但是又奇清高扬,时而狂野,时而平静,短短几十页的语录体摘抄读得阮钰啧啧称奇。

  洗完澡,李大刁民揉了揉还有些涨痛的脑袋:“醉成这样倒真是第一次,不过换成弓角或者徽猷的话,这点酒估计还是不够看的。”突然,李大刁民傻眼了――浴室的浴巾刚刚被阮疯妞儿带出去了,刚刚他脱下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也不翼而飞。李大刁民环视一周,发现浴室里头除了卷筒厕纸外,似乎就再也找不到任何柔软的物体了。李云道踌躇了片刻,随后一脸大义凛然地打开门。

  等听到李大刁民从浴室出来的声音,阮钰回头刚想问些什么,便看到浑身赤-裸的李大刁民笑得贼兮兮地跑出来。

  “你……你……臭流氓你怎么不穿衣服?”阮钰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李大刁民趁她不注意,抢过床上的浴巾裹到身上,随后才一脸懒洋洋地道:“大小姐,我的衣服去哪儿了,不是应该问你吗?”

  阮家大疯妞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为了报复“臭流氓”,去浴室里偷了他的所有衣服扔到了外,本来自己是要离开的,却没想到被书桌上写了一半的书贴也迷住了。

  “这叫啥?这叫作茧自缚!还叫啥?还叫自作自受!另外还可以叫啥?还可以叫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某人又恢复了狗血的刁民本se。

  “你……李云道!我跟你没完!”阮家大疯妞冲了上来,只是刚刚一直没有仔细看,只觉得这家伙身伙不错,可这会儿定睛一看,突然发现,李云道赤着的上半身上居然横七竖八地覆盖着各种伤痕。

  “你……你身上……”

  李云道摸了摸胸口上两个铜钱大小的圆形伤口,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眼神中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但多的,却是他人法体会的温暖:“这是前两年刚刚添的伤口,山上的野牦牛顶的,两个一块钱硬币大小的血窟窿,寺里的老喇嘛说再偏小半寸,我这条小命就要丢在大雪山上了。不过也不算亏呢,我哥气得一个人上山,一口气的功夫宰了大半个牦牛群,牛肉是不错,但那个冬天是这些年唯一一次吃牛肉吃得想吐的……”

  阮疯妞儿绕到李云道身后,她似乎突然忘记了眼前是一个赤着上半身的异xing,居然伸出素手轻轻抚着那条从右肩到左腰的疤痕,长的肉看上去很嫩,但纠结在一堆沉年旧伤里,看上去就显得有些诡异。她又轻轻摸了摸后背正中几条整齐平行的伤口:“熊瞎子?”

  李云道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那玩意儿太大了,大得有些邪乎,弓角一箭居然没she死他,站起来就挠人。我这人打小就受动物欢迎,什么飞禽猛兽都喜欢把牙齿爪子往我身上招呼……不过要不是它,我还真不知道人妖那小子练的咏chun居然伤杀力那么厉害,大几百斤的熊瞎子啊,隔那么近,他一掌给打飞出去了,还把那狗ri的熊瞎子给震碎了心脏。”

  阮钰愕然。她不是没听过蒋家大少在他那两个哥哥手里吃憋的八卦,相反,事情发生后,很少关心圈内八卦的她缠着薛红荷为代表的几个闺蜜将那件事打听得一清二楚。能一个顾面瞬秒蒋大少的两位保镖,有这种能力的人在军中也不在少数,可是要说能孤身一人绞杀大半个牦牛群,一掌将熊瞎子震飞,这种似乎都是金庸古龙的武侠里才会存在的画面却真实发生过。阮钰丝毫不怀疑李大刁民在说谎,事实上,她觉得他那两个神秘兮兮的兄长可能还远不止他们表现出来的那点实力。

  除了阮钰那张倾城绝se的脸上还有些微红外,这么一闹,两人似乎都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吃完午饭,阮钰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跳上奥迪7,招呼不打便扬长而去。李云道回家换了身同样价格低廉却面料舒适的衣服,然后便回学校取毕业证和学位证。

  坐高胖的运玉货车从昆仑山下来的时候,李云道没有受过一天的正规教育,但论学识,李大刁民绝对要强过绝大多数满天飞的硕士。以秦家老爷子在情报战线的资历,给李云道弄个正式本科文凭基本是举手之劳,但能通过这小半年的学院生活拿到眼前一绿一蓝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李大刁民甚至没有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喜悦。阿荷师姐带着他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瞅着眼前穿着一身地摊货的李云道,漂亮师姐居然觉得这刁小子越看越眼:“其实老师也没真想扣着你不让你毕业,不过现在这样也好,老师如愿以偿,小师弟顺利毕业还顺带拜了老爷子为师,算是皆大欢喜了。”

  李云道撇了撇嘴,暗暗琢磨着老头子教出来的人材果然在逻辑上都与众不同,明明是老头子自己不厚道,做了坏事还要给自己立个牌坊,不过,如果漂亮师姐能代师授艺的话,自己就是一个礼拜多去两趟也值得。阿荷还要赶回去督促老爷子拨蒜头,替老爷子跟李云道约了下次上课的时间后,穿着藕se丝衣白se步鞋的阿荷师姐转身袅袅离开。

  李云道一直觉得十二生肖里应该把女妖jing加进去,那位婀娜腰身的阿荷师姐显然应该就是属妖jing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