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真相浮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朝阳难得如此明媚,落在窗台上,秋老虎似乎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只是窗外随晨风飘落的树叶依旧是寒冬将至的最好的诠释。只是待会儿便要烈日当空,又有几个人能想得到那冰封冬日的严寒?

  昨日里风尘仆仆赶来京城的姑娘抱臂站在窗台前,看着一片翻飞的落叶掉在窗台上,落叶经脉分明,只是边圈微黄。这让她不知联想到了什么,微微叹气一声。

  “曦曦,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没能保护好小天。”孪生妹妹此时便坐那病床的一侧,望着依旧昏迷不醒的乐天,没有以往刻意的楚楚可怜,也没有之前解放天性般的叛逆,但歉意是真切的。

  “命运就是这么可笑啊!”站在窗边的梅灼曦缓缓摇头,“这件事其实也不能怪你,我也有责任,如果我不是躲到峨眉山里去,也许还能做点什么。说起来,我虽然比你多练了几年的武,但事实上,你比我更勇敢!说真的,谢谢!”

  又梳着娃娃头留海的姑娘抿嘴一笑:“还是亲姐妹吗?是的话,就不用这么客气。”

  梅灼曦转身,认真地看着这个从小到大看上去柔弱但实则内心无比坚定的妹妹:“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似柔软得如同水一般的姑娘轻轻笑了笑:“其实祖母离家去峨眉山修道这件事,我一直很好奇的。”

  梅灼曦苦笑一声:“薇薇,你才是梅家这一代人里头,顶顶聪慧的!我是最近在山里跟祖母闲聊得多了,才发现原来她也早就知道了。”

  “祖母大人一直是个眼里揉不下沙子的人,只是一边是家族利益,一边是国家大义,再加上夫妻一场,她才选择了逃避。从这一点上来看,曦曦,你跟祖母很像呢!”梅灼薇笑着道。

  “是啊,说到底,我就是外强中干,而你,却是外柔内刚。你的性子从小便是这样,从来都不与别人争,但认定的事情,怕是这世上谁都变不了啊!”梅灼曦的目光落在乐天的身上,“幸好,我们走得还不算太远……”

  “只是这件事对小天的打击……”梅灼薇也看向依旧昏迷的乐天,“也怪我,那天家里派人来找我了,恰好小天在帮我刷墙,其实我的本意是让他离李云道那几个人稍稍远一些,只可惜那个时候我也还不知道甘南的那个吴卓恩居然也是那边的人,否则也不会有这面那些事情。”

  “当年指腹为婚,除了借势外,怕是也有一部分目的为了觊觎薛氏夫妇留下的东西,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梅灼曦缓缓走到病床旁,坐在旁畔,轻轻牵起乐天的手,“我知道,那时候你介入我和小天之间,其实是怕未来我会受伤,对不对?”

  梅灼薇浅浅一笑:“其实小天真是个不错的男人,有好几次,我都差点儿真的喜欢上这个家伙呢!不过他的性子还是太孩子气了些,如果要我选,我倒是会选个心性更坚定些的。”

  梅灼曦笑道:“像李云道那种?”

  梅灼薇却摇头道:“他对小天固然很好,但比起心性坚定,他的心肠便可以用毒辣来形容了。你信不信如果需要,他定然是要对我们也赶尽杀绝的?”

  “赶尽杀绝?”梅灼曦皱眉思索了片刻道,“我们也没有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不可能背叛国家,他……”

  “那是一个极具枭雄本色的家伙,只要需要,他会对任何人下手。”

  “薇薇,我们走吧,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所有姓梅的人,离开华夏,这个世界很大。”

  “曦曦,你觉得我们现在走得掉吗?”

  门外推开,一个声音突然插入了两人的对话:“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当然,前提就像你们自己刚才说的,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有背叛国家!”进来的是李云道,身后跟着同样面色冷峻的乐诺。

  姐妹俩似乎也没再想掩饰什么,只是冷冷地看着李云道,良久,梅灼曦终于开口道:“你愿意放我们走?”

  李云道笑了笑:“怕是不能就这么着走啊!”

  梅灼薇怒道:“那你还是想动手了?”

  李云道轻笑摇头:“你们又没干啥,我动什么手啊?我要是现在把你们放走了,怕是就算你们家那位不舍得要你们的命,圣教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们,毕竟在他们看来,你们知道得太多了。”

  梅家姐妹对话了一眼,梅灼曦道:“那你的意思是……”

  李云道苦着脸,回头看了乐诺一眼:“诺妹子,接下来的话,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成不成?”

  乐诺板着脸,过了片刻才点头:“好!”她是从小便把梅家姐妹当成亲人看待的,可是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这让她有种被人欺骗了的莫名愤怒。

  得了乐诺的应允,李云道才坐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揉了揉因为一夜未眠而有些酸胀的脖子:“我安排你们离开,只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姐妹俩再次异口同声。

  “这辈子都不许回国,而且也不许跟国内的任何人有联络,包括乐天在内,因为对这个国家来说,你们已经死了。”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梅家姐妹,“你们定然会关心梅家最后会走到哪一步,放心,我会安排人给你们传达结果的,但有一点你们要清楚,任何背叛过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人,都是必要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我说的是任何人,哪怕他在新华夏成立的历程上作出过诸多贡献!不过我现在有理由怀疑,当年那一战成名之仗,怕是背后也有圣教的影子哎!”

  梅灼曦有些愤怒,梅灼薇却微微黯然,如果换成是从前,以灼曦的脾气,早就要冲上前跟李云道实实在在地理论一番,可是,如今的局面下,她却没有任何底气——因为他说的,也正是自己所担心的。

  “只是有一点我一直想不太明白,既然都荣耀了一辈子,行将就木的年纪了,为什么非要选择在这个节点上暴露,嗯,有些不太符合常理啊!”这其实是李云道这几日冥思苦想了许久都没有想明白的环节。

  梅家姐妹不约而同地摇头,其实她们也没有想明白,但事实上,她们更没有想这么多,家中诸多高阶机密之事,都不是她们这个年纪可以参与得了的。

  “算了,问了也是白问。嗯……”他沉吟了半刻,才道,“我再帮胖子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姐妹俩,究竟谁才是真正喜欢这家伙的?”对于感情的事情,想来就算胖子昏迷着,也总是要有个了结的。

  “这个问题重要吗?”姐姐问道。

  “重要,至少对我兄弟来说,很重要。”李云道笃定地道。

  “我。”“我姐。”

  几乎是同时脱口而说。

  李云道放心地吁了口气,起身对床上昏迷不醒的家伙道:“嘿,可以醒了,再装睡,老子往你被窝里扔蟑螂了!”

  梅家姐妹愤怒地看向李云道,似乎对他这样对待一个病人颇为不满。

  待得李云道掀开被子一角,便见病床上的家伙“哎哟”一声:“我说你小子能不能靠点谱?扔蟑螂?你还不如扔蝎子蜈蚣啥的毒死我得了!”

  李云道笑笑不说话,病房里其余三人均先是微微一怔,而后面露惊喜。

  梅灼曦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快,快叫医生来,他醒了!”

  李云道没好气道:“叫什么医生啊,这家伙早醒了!”

  乐天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李云道怒道:“怕是我不说出送她俩姐妹俩出国去,你是这辈子都不肯醒了!”

  乐天嘿嘿笑道:“那我不是知道你小子办法多嘛!”

  李云道很想上去扯一把那张已经瘦得露出刚硬线条的脸,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行了,现在给我个准话,你们梅家这一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别跟我扯什么科研成果,还有刺杀秦老爷子之间的屁话,那些都是扯蛋的。”

  梅氏姐妹却同时摇头:“老爷子的事情向来都是父亲和几个叔叔在办,我们如今也只是偶尔帮跑跑腿而已。”

  李云道皱眉:“也就是说,你们也不清楚,梅远征这一次不惜暴露梅家究竟是意欲何为?”

  梅氏姐妹不约而同地点头。

  乐天叹息道:“云道,你也别为难她们了,她们说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况且,在家里老爷子们的眼里,我们都是不懂事的小辈,重要的事情,哪里会交给我们?”

  乐诺也道:“小天说得有道理,家里的事情,我们向来是掺和不上的。”

  李云道点点头道:“那就怪了,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梅灼薇却道:“有一点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个吴卓恩给乐天下了毒,最后却还是把解药给了你?事实上,他哪怕给一瓶假的解毒血清,我们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李云道嗯了一声道:“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胖子对他们还有些用处!”

  躺上的床上的乐天哀嚎一声:“老天爷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嘛,要这么对我……”

  看完的兄弟姐妹去看番外《徽猷传》吧,”关注后即可阅读番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