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我是高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如今这种形势下,你不该回来的。”李云道站在小院里看着那不知是否真有琼楼玉宇的圆月,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放不下乐天,但这世上的事情,多数都是不尽如人意的,既然选择了离开,那便走得彻底些,再回来,又是何苦呢?”

  那女子也是没有办法,才叫了李云道一起帮忙将乐天架回了房间,否则她是不想惊动任何人的,包括那个能在院子里酣然熟睡的家伙。“中秋啊……”她也抬头看向那月盘,神情有些恍惚,“以往在书里看到人家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时候真心体会不到那句话的意思,如今,却真的是这么想的。”她想起很多很多年前,蜀中宅子后面的那片桃林里,她和他第一次遇见,那时候,大体上也只觉得,自己以后要嫁的这个小胖子还真是能吃呢。若是光阴能倒流,时间能逆转,她倒真希望一切都回转到当初。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李云道点点头,目光逐渐落在她的脸上,那张让乐天朝思暮想的瓜子脸上此时早已经遍布泪痕。“等等吧,也许……”他顿了顿,终于还是没有往下说。

  她摇了摇头:“看到他那样把自己灌醉,我很不放心。”

  李云道点头:“总有个过程的,不管是你,还是他。总之,暂时还是放一放,如若经得住时间的风吹雨打,有些事情,也还是会水到渠成的。”

  她惨笑:“水到渠成?”她低着头想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昨夜,小姑来找过你?”

  李云道也知道这种事情应该是瞒不住梅家人,点头道:“嗯,来了。”

  “小姑从来都是恩怨分明的人。”

  “做人啊,有时候分得太清楚,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替我好好照顾小天。”

  “他是我兄弟,那是自然的,所以不是用替你。”

  “是不是有些事情还没有想明白?”

  “嗯?”李云道疑惑地看着梅灼曦,他很想知道,眼前的梅灼曦是不是能为自己心中的某些疑惑提供答案。

  “明年中秋,如果有时间,不妨再去趟峨眉山。”

  “好。”

  梅灼曦回来的主要目的不是李云道,所以自然不会聊太久,离开的时候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

  李云道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许久,直到香风袭来,一件外套披在他的肩上,他才终于回过神来。

  “怎么把你给弄醒了?”李云道有些歉意,“明早不是还要飞深圳吗?”

  “你不在,我睡得也不怎么踏实。”她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问世间情为何物呢!”

  她知道谁来过,但她是很聪明的女人,所以那个名字她也未曾提及。

  “但愿时间会治愈一切。”他叹息一声,“好的爱情使人进步,坏的爱情让人成长,走到如今,现实这种东西,他们总是要面对的。”

  她搂住他的腰,贴着他的脸笑着问道:“那我们的,是好的,还是坏的?如果用世俗的眼光来看,之于夭夭和疯妞儿,我可是个主动勾引你的坏女人呢!”

  李云道转身,轻轻捧住她的脸,之后便狠狠地亲了下去:“坏人,我一个人做便够了。欠你们的,这辈子还不完,就让我生生世世来还吧!”

  她笑了起来:“我想应该是上辈子我们都欠你太多了,所以这辈子,我们统统都来还债了。”

  闻言,某人横抱起古家大小姐,惹得她一阵娇笑:“你干什么?”

  “不是来还债吗?”他坏笑道。

  “这……这都几点了?”她的声音比这秋日里的蚊子还要低一些。

  “不是说好从此君王不早朝吗?”

  “坏人!”

  深夜迤逦风光不为外人所道,只是君王不早朝的话也只是说说而已,次日清晨天刚亮,便起身送古可人踏上了归途,股市动荡,最近又收购了深圳两家公司,她必须是要回去坐镇的。

  临行前,李云道偷偷塞给她一样东西:“垫在腰后面,会舒服些!”

  古大小姐顿时满面通红:“都怪你!”

  目送载着古可人的那辆越野车离开,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啧啧的声音,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

  “那辆是‘超级猛兽的骑士十五世’,差不多得一千八百万一辆吧!”乐天不无羡慕地看着那山道上的漫天飞尘。

  “你怎么起这么早?”

  “在学校咱们不都是这个点起来打拳的吗?”

  李云道笑了笑:“还真形成生物钟了?”

  乐天像模像样地做着扩胸运动:“其实过了四点就睡不着了。”

  李云道皱了皱眉:“你这是病,得冶。”

  乐天道:“会好起来的,但需要点时间。”

  李云道笑了笑,关于昨晚有人来过的事情,只字未提,既然时间会治愈一切,便那就将所有的都交给时间。

  一夜过后的山林里有着充沛的负离子,两人在山道上跑了半个钟头,又打两趟拳,这才大汗淋漓地坐在山道旁的石头上说着话。

  “要是真天天生活在这山里,一定能延年益寿。”乐天看着东方的朝阳,笑着说道,“可就是无聊了些,终日里与这些树木山石为伍,真不知道古时候那些隐居山林的人是怎么过来的。”

  李云道笑道:“小隐于林,中隐于市,大隐于朝,这说话你终归还是听过的吧?古往今来,隐居山林的,如若不是我沽名钓誉想走那终南捷径之途的便是在朝堂上受了重大挫折的郁郁不得志之徒。这一点,你跟我都不符合。况且,如果你真要跟山石树木为伍,干脆去我打小长大的昆仑山,那儿才叫真正的远离社会喧嚣。”

  乐天摆手道:“那还是算了,我琢磨着还是大隐于朝比较适合我。”

  李云道笑了起来:“这个隐字,倒是很适合你。对了,我看你的太极越来越像样子了,看来武学底子倒也是不差!”

  乐天瞪眼道:“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是高手好不好?”

  李云道嘲笑道:“切,有多高?”

  乐天腼腆地看了看那朝阳下的群山,指着那第三还是第四高的山峰道:“差不多有那么高。”

  李云道便道:“那跟第一还是有差距的嘛。”

  乐天怒道:“你以为第一是那么好做的?”

  李云道笑道:“跟个女人打架也会受伤,想来也高不到哪儿去。”

  乐天嘿嘿笑着道:“那你就错了,我是舍不得打女人,我这人,你知道的,向来怜香惜玉得很。不过说实话,最近围着你转的魑魅魍魉不少啊!呶,那边林子里还有两个,我们出来跑步的时候,就跟着了。”

  李云道撇嘴道:“那不然你以为我跑这深山里来干嘛了?”

  乐天蹙眉,而后恍然:“你这是在引蛇出洞?”

  李云道摇头:“这倒没有,就是离学校远一点,以方便二部的人做事而已。”

  乐天不解道:“有一点我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们总盯着你不放?你不是说过一句话嘛,苍蝇不盯那啥来着?”

  李云道气笑道:“滚你个蛋!”

  乐天嘿嘿笑道:“苍蝇不盯滚你个蛋?这话不通啊!”

  李云道起身,走向农家乐的方向:“叫姑娘们起床了,上午还能在山里走走,下午就该回京城了。”

  乐天唉声叹气道:“这快乐的时光可是眨眼便逝啊……”

  李云道头也没回地摆摆手:“去吧,你还有半天的时间能跟姑娘们一起快乐……”

  李云道走得远了,乐天的笑容才缓缓收起,面色便变得苦涩起来:“我知道,你们都是在为我好,可是来都来了,也不跟我说句话,这就太……唉,在你们看来,我就是这般脆弱不堪吗?”他手中拿着一枚刻着某个闺名的软玉,此时玉石还带着体温,他微微握紧了那玉,喃喃自语,“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正如乐天所说的那样,快乐的时光都是不经意地就从指缝里流逝而去,上午乐天又带着姑娘们去拍照了,因为昨晚的烧烤派对,他跟姑娘们都熟悉了,上午出去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同行的姑娘都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天哥,当然,乐天嘿嘿应声后,代价就是要给人家拍照,所幸的是,他的构图天赋获得了姑娘们的一致认可。

  中午吃饭的时候,这家伙便乐呵呵地来找李云道炫耀:“我想好了,万一哪天不在体制里干了,我便去当个自由的摄影师,那样还能全世界到处跑,你觉得如何?”

  李云道莞尔一笑:“你不怕老爷子打断你的腿,便全世界溜达去!”

  这话回得让乐天有些扫兴,嗤了一声,便在李云道身边坐了下来:“我说真的!”

  李云道看着他道:“我也是说真的。”

  “切!喂,我问你啊,你当真喜欢在体制里这么厮混着不成?”他问李云道。

  “如今,喜欢与不喜欢,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的,往大了说为十四亿百姓谋点什么,往小了说让自己辖下的人能安居乐业。”

  “你牛!听你这么说,要不,以后我跟着你混得了?”

  “你现在在干嘛?”

  “呃……说得也是啊……”

  看完的看番外去吧!公众号“仲星羽”上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