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青春飞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乐天拔通了孙晓霖的手机,没说两句便听乐胖子道:“那成,你好好伺候好嫂子!”

  放下电话,乐天的脸上还挂着幸灾乐祸的笑意:“来不了啦,媳妇儿从长安带着一家老小杀过来了,说是之前骗他说要去度假,实际上是带着一家老小跑来京城查岗来了。老孙就是个老婆孩子奴,铁定是不跟咱们大部队了!”

  没等李云道开口,这家伙又笑着道:“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人家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看这几大车的姑娘都是冲着你校草的名头来的,看你进了山里还能躲到哪儿去。”

  李云道笑了笑,姑娘们都是老孙费尽心思想着给乐天牵线搭桥的,看来这趟进山,自己这上百万瓦的电灯泡是当定了,想了想,当下道:“看中哪个了,待会儿吱一声,我虽然也没谈过几次恋爱,但帮你想些点子弄得姑娘心花怒放还是可以的。”

  乐天嘿嘿傻笑,却没有说话,眼神看向窗外,倒映在车窗玻璃上的瘦削面孔上却透着股无边的落寞。

  李云道拍拍乐胖子的肩膀道:“别想太多,就当进山去放空放空自己,啥也别想,姑娘们想理就理,不想理就不理,人生很长,我们需要经历的事情还很多,这个世界上,值得我们去付出的事情,也同样还有很多。”

  乐天点点头,转过头对李云道说道:“放心,我就是还没调整过来,有些事情,等我想通了也就放下了。”

  李云道笑了笑道:“想不通就放一放,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现在想不通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便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乐天也没回答,只是摁下窗户,将手臂伸出窗外,示意后面几辆车的姑娘们可以出发了,几声鸣笛后,便看到每辆车里都伸出几伸纤细修长的胳膊,示意准备出发!

  青春是短暂的,却也是美好的!上环线,上高速,下高速,而后便看到每辆车的天窗都打开了,探出一个或白衣长发或短发朋克的年轻姑娘的身形,冲着那远方连绵的山脉咿咿呀呀地喊着些什么。

  坐在副驾上的乐天有些羡慕,李云道便道:“你也可以试试!”

  乐天有些腼腆:“我都三十几的人了!”

  李云道笑道:“我姑姑说,就算七十岁没结婚也还算是个孩子!”

  于是乐天便屁颠屁颠地爬出了天窗,也幸亏他如今瘦了一大圈,天窗又改装过,恰好可以钻出来。

  李云道本以为他会对着那山脉吟着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诗词来,没想到这家伙辛辛苦苦探出一半的身子就为了吼几句“啊,大山”便缩了回来。

  李云道笑骂道:“你不是号称人肉电脑吗?吟几句横看成岭侧成峰也好过这句‘啊大山’吧?”

  乐天放倒了椅背,一脸满足地侧躺在副驾上,一口蜀中腔:“老子是学理工科的,背个球的诗词啊!反正喽,我就算背出个花儿来,姑娘们怕是也不会正眼瞅我一下滴,你没看我刚探出个身子,人家几辆车的姑娘都全都缩了回去?”

  李云道笑道:“万一她们只是害羞呢?”

  乐天笑骂道:“害个毛线的羞啊,刚刚她们冲咱们这边齐涮涮喊你名字的时候,你咋没打开窗应一声呢?”

  李云道这回当真哭笑不得了,老孙这馊主意出得可真不咋的,明明是寻思着给胖子牵线搭桥,最后还是落在自己脑袋上了。

  正想着这事儿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接通便听到古家大小姐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哎哟,我的李大省长,这大过节的,你不在学校待着,这是要去哪儿啊?”

  李云道早就习惯了这女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笑道:“跟乐天一道跑延庆这边的一个山里头来玩了。”

  “就你们俩?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古可人的话里有股子浓浓的醋劲儿。

  “哎,对了,你要是不忙的话,也过来陪我,省得我给胖子当一百万瓦的大电灯泡。”

  “让姐好好考虑一下,感觉你这邀请并不是很热情嘛!”

  电话很快被胖子抢了过去,一脸讨好道:“古姨,你快来救我啊!”

  “救你?”电话那头的古可人不解。

  “反正你来就是了,你负责陪云道,剩下的嘛,就交给我了!”乐胖子故意笑得无比猥琐。

  电话那头的古可人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只给了一个完全出乎李云道意料的答案。

  “给老娘发个定位来,我要替夭夭和疯妞儿去好好看着你,可不能任何你放纵自我!”

  说完,古家大小姐便挂了电话,而后便看到乐天乐呵呵地拿着手机给古可人发地址。

  “发了也没用,人家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当真跑来凑咱们这种热闹?”李云道边开车边道。

  “嘿嘿,云道,那你就太不了解古姨了!”乐天一脸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嘚瑟笑意。

  车子往前开了一阵子,才又听到他道:“云道,她们去了哪儿?”

  李云道见他一脸认真和落莫的样子,便知道他问的自然不是后面车上那些青春洋溢的姑娘,而是早不知道去了这世上哪个角落的梅家姐妹俩。

  “嘿嘿,我知道你就算知道也不肯告诉我的,没事儿,我就随便问问。”不等李云道回答,乐天便自嘲地笑笑,仿佛一直都是在自问自答。

  目的地在京城与冀北的交界地带,是一处还未曾如何商业化的地方。

  入了山,秋意更浓。

  满山的白桦林树叶都呈出一片枯黄,地上也已经满满地铺了一层落叶,似乎这比京城更偏南的地方,却更早地感受到了寒冬的气息。

  进了山区,车队的速度便慢了下来。姑娘们见了美不胜收的山景,似乎更在意的是将年轻美貌的自己如何更好的安放在那一幅幅的画面构图上。

  李云道也不好就扔下了她们独自前行,便在两侧都是白桦林的小路边打了双跳灯停了下来。

  点了根烟,无聊地看着那树林落叶翻飞,听着那些如同银铃般的笑声,不一会儿,便有一姑娘兴冲冲地跑来:“学长,能帮我们拍些照片吗?”

  李云道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蹲在路边扮可怜的乐天:“呶,找你们乐学长,他拿过全国摄影大赛青年组的冠军!”

  对于姑娘们来说,一个传说中的校草此时倒真的没有一个会拍照的“胖子”来得重要,更何况,这“胖子”如今倒也不胖了,憨憨的模样里倒也透着股子英气。

  等乐天被姑娘们带走,便又只剩下李云道一个人在车里打开某个叫“贪吃蛇”的古老游戏,当初阮钰送自己的第一部诺基亚手机里头,那坚实无比的黑白机里也就只有一个贪吃蛇游戏,直到如今,手机在一次又一次事故中更迭,哪怕换了如今国产机里的经典,却也改不掉偶然拿这如今的孩子们也许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游戏消遣的习惯。

  不远处,传来了姑娘们的笑声,还有胖子放肆的傻笑。

  李云道便会心一笑:有些事情,只是时间问题,慢慢的,该铭记的会压在心底,该忘却的也终究会淹没入历史的长河中去。

  一路走走停停,到了目的的山间农家乐时,却已经是下午一点。饥肠辘辘的姑娘们似乎此时也顾不得在李云道这位校草面前扮演什么淑女了,狼吞虎咽地对付完难得一试的山中野味,便又呼朋唤友地去外面拍照。

  仿佛对于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来说,用照机纪录下如今青春飞扬的自己或许才是眼下最最重要的事情。

  乐天,自然又被姑娘们“请”了过去,到最后,留下休息的除了李云道便就只剩下一个叫柳素素的女生。

  “你怎么不去?”李云道见她一脸意兴阑珊,有些好奇。

  “我做过攻略,傍晚才是这儿最美的时候,我打算睡个午觉,起来再去。”那姑娘好像对李云道也挺感兴趣,从另一桌移了过来,“学长,我听她们说,你是研修生?”

  李云道笑了笑道:“我都不清楚,严格意义上来讲的话,我和乐天算不算北清的学生!”

  柳素素倒很大方,笑着道:“有教无类,北清虽然没有京大兼容并包的校训,但也算是华夏众多高等学府里最有亲和力的一处地方,虽然大多数人平日里都埋首在课本里,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围绕着课本生活的,就算读研了,这也是改不了的习惯。”

  李云道记得刚刚在途中,那些姑娘们似乎都很听柳素素的安排,便也猜到她应该是这群姑娘里头的意见领袖,此时三言两语,便也知道姑娘也还是内秀的。

  “学长,她们有人说,你来读书之前很厉害?”柳素素很大方,情商也很高,就连问问题的方式和语气,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她似乎也没想瞒着什么,又接着道,“我度娘了一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了一大跳!”

  之前承诺的惊喜,请到公众号“仲星羽”上查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