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看不见的钉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自西湖出发,一路南下,一路高速穿过无数丘陵山洞,四个钟头的车程,便是谢灵运笔下“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的鹿城。拥有两千载历史的鹿城地处瓯江下游,古有瓯地之称。一九七八年后,鹿城民营经济蓬勃发展,成为了华夏改革开放最重要的前沿阵地之一。

  “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施。密林含余清,远峰隐半规。”黄昏时分,瓯江大道旁的一处景观带内,李云道依着江边的护栏,眺望那被红霞晕染的天际,“魏晋文人多风流,大小谢又是风流中的翘楚。刚刚那首诗便是‘大谢’谢灵运在鹿城任太守时作的《游南亭》,哦,那时候的鹿城还叫永嘉,有北亭与南亭两处离亭,其中北亭大致应该就在我们现在这个位置,南亭大概在城外一里处。不过时间太久远了,遗迹也早就被毁了。”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穿着栗色风衣的女子,身姿婀娜,小腿的弧线从膝弯处一直蔓延到高跟鞋的鞋跟上方。她有些崇拜地看了身边的青年男子一眼,笑着道:“李市长果然博学,这么小众的知识,怕是鹿城本地人清楚的也不多啊!”

  李云道笑了笑:“宁若妙,别拍马屁,我知道的,这在你看来,就是小儿科!”

  宁若妙淡淡地抿嘴一笑:“我还是觉得,您以副厅级平调到这鹿城来,有些吃亏了!”她向来实话实说,不过说出这句话,她自己也暗暗有些心惊,虽然不擅长溜须拍马,但以她的情商,说这样的话,似乎又有些过于直白了。

  李云道却笑道:“也没什么吃亏不吃亏的,做人,知足才会常乐嘛!而且,我毕竟也还没有过主政一方的经验,现在人家底下积累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宁若妙却认真地看着他道:“据我所知,梁实康书记可不像马文华书记那般好相与啊!”

  李云道笑着指了指她道:“这话就有些诛心了!我这还没走马上任呢,你就编排我跟人家梁书记的矛盾,咱也就自己人关上门随便说说,要是被旁人听了去,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的版本呢!”

  宁若妙转向那如血的夕阳:“托您的福,我现在对鹿城官商两界的形势,也算一知半解了。”她说的“福”,自然是之前李云道请他协助梅沁调查地下资金出境的事情,顿了顿,又听她道,“抛开那些不看,这里其实也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民间资本活跃得让人眼红。”

  李云道点头道:“我在江北的时候,就很羡慕鹿城。在江北,一个好的项目抛出来,如果不提前谈好,流标的可能性极大。但是在鹿城,一个好的项目还没出来,这些嗅觉相当灵敏的民间资本就会涌上来了。这好事,也不是好事,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嘛!”

  天边的彩霞缓缓被夜幕取代,两人上了李云道的那辆北京吉普,这次他是从京城一路开到西湖,看了几位老友后,便从西湖一路杀到了鹿城。

  宁若妙打量了一圈这辆已经有了不少年头的北京吉普:“您对这辆车还真是有感情啊!”

  李云道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道:“我这人有个毛病,恋旧,这是我人生的第一辆车,之前都撞得不成样子了,宝宝那小子拉到魔都去让他的一群狐朋狗友给改装了一通,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而且国产品牌框架皮实,出过多少次事情了,全靠它才保住小命!说起来,它也算是过命的好兄弟了!扔在京城怪可惜的,也没人开,干脆开到鹿城来,现在公车改革了,办私事尽量还是开自己的车更方便些,毕竟不是之前混公安口子的时候,啥事儿都可以把办案扛在前头。”

  宁若妙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心里还是很认同李云道说的某些话,比如说男人恋旧,这是件好事儿!

  “江北的那几辆车,如果您需要,我让人近期送过来?”宁若妙这个大管家年中的时候已经升格为大中华区的负责人了,自然不会像在江北那般长时间地待在一处,这一点来鹿城前,阮钰便跟他事先打好了招呼。事实上,对于李云道来说,如果有个宁若妙这样特殊身份的美人儿围在自己身边,如今反倒是有些麻烦了,毕竟跟商界人士走得过近了,又是异性,就算清者自清,也难保会有人在这方面做文章。

  “有这辆车就够了,江北的那几辆你挑一辆走,剩下的你看着办,是用来笼络人心分配给下面,还是专门用来接送得要客人,你现在是雷森资本大中华区的负责人,这点权限,我相信你们阮总还是会给你的。”李云道边开车边笑着道。

  宁若妙嫣然一笑:“嗯。车您不要,房子呢?阮总之前在鹿城投资过一些资产,有四套平层和两栋别墅,地段都还不错,最近的一处是一栋离市政府很近的别墅……”

  李云道却打断她,笑道:“据说给安排了住的地方,我先住段时间看看,你也知道的,我对居住条件要求不高,干净敞亮就成!”

  宁若妙也知道他来鹿城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的,有些事情,的确不比从前了。当下她笑了笑道:“反正如若有需要,打个电话就成。阮总吩咐了,雷森资本会竭力配合您这边的安排。”

  李云道点了点头,却又马上摇头道:“还早了点,等我摸清楚这里头的门道再做安排。”

  宁若妙道:“情况还是有些复杂的,之前虽然也协助梅书记做过一些调查,但还是没能触及到核心。我总感觉,这些人用的并不是特别入流的手法,但具体操作方式还有待于进一步鉴别。”

  在红绿灯的位置,李云道踩着刹车,车速缓缓降了下来,看着朦胧夜色下逐渐亮起的路灯,他微笑道:“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了,来都来了,自然便要打到蛇的七寸,否则打蛇不死,反被其噬的例子,古往今来还是不少的。”

  宁若妙想了想,还是道:“安全上还真得小心,之前梅书记开展调查的时候,还是碰到了不少问题的。”

  李云道有些诧异:“这倒没听梅沁提过,现在有人知道你在介入这件事吗?”

  宁若妙摇了摇头:“我跟梅书记一直是单线联系的,调查也是暗中进行的,那些知不知道我介入了目前还不太清楚,但至少目前还有人来找过我的麻烦……”

  话刚落音,十字路口便有一辆水泥罐车横冲而来,李云道眼疲手快,飞速挂档,一脚油门,但还是被那水泥罐车轻描淡写地“吻”了一下车尾。两人的脑袋均重重地砸在椅背上,宁若妙揉着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却见李云道直接一脚油门闯了红灯,而后的水泥罐车没及时反应过来,直接撞上了一辆垂直方向的大货车。

  身后传来一声轰响,李云道这才慢慢放低车速,从后视镜里看着后方的车祸现场。

  宁若妙吓得俏脸苍白,一脸茫然地看着李云道问道:“出什么事了?”说着,就想下车去看看。

  李云道一把摁住她:“先别动,看看情况!”

  出了车祸,自然是有人报警的,远处响起警笛声时候,李云道才叹息一声:“果然跑了!”

  “什么跑了?咱们不下去看看吗?万一出人命了……”出了车祸 ,宁若妙有些发懵。

  “没事,我看那大卡车也只是翻了,司机和同伴都已经出来了,看样子是没事。但水泥罐车的司机跑了!”

  “跑了?”宁若妙瞪圆了眼睛转身看着后方的车祸现场。

  “嗯。”

  “不是有保险嘛,干嘛跑?”

  “有几种可能,第一种是司机本身有问题,无证驾驶或是犯事儿在逃的,当然,这种可能性比较低。第二种可能性是有人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嗯,但这种可能性极小,因为我今天来鹿城也只是突发奇想。那么,还有第三种可能!”他看向宁若妙,认真道,“有人在警告你,离某些事情远一点!或者干脆就是想把你干掉,永绝后患!”

  听到“永绝后患”四个字,宁若妙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无力坐靠在椅背上,有种劫后余生的茫然。

  “李市长,我会竭尽全力地帮你查出这些幕后黑手!”过了一会儿,这女人突然开口说道。

  李云道笑了笑:“这个世上有几种女人,其中一种便是你这样的,受了欺负以后,便是说什么都要把场子找回来!”

  宁若妙面无表情地从后视镜里看着正在处理现场的交警:“人家都打上门了,没理由不打回去!”她停了一下,才接着道,“只是,这样一来的话,您的安全……”她果然还是操心的命,李云道如今已经不是公安局长了,那么安全上谁来负责呢?

  李云道笑着道:“放心吧,他们如果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我,我反倒是不担心了,这样的对手,其实是容易对付的。怕就怕来的都是看不见的钉子,那就有些麻烦了!”

  新的篇章拉开节奏了,接下来节奏感会慢慢加强,但叙事手法还是如同往常的。至于这几天你们留言后宫不后宫的,我没想那么多,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但不是滥情的动物,有些关系,就是友情,有些关系就是恩情,极少的才能由爱情到亲情。说了,估计小朋友们难懂,有些阅历的,应该能体会。嗯,喜欢的,慢慢看吧,我说过的,刁民陪你们一起慢慢老!月初了,手里有月票的,帮刁民撑撑场面吧,大家都长假快乐!另外,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