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惊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过得片刻,便见周围看热闹的里头有人指着这边,一个年轻的交警便朝着停在路边的李云道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年轻交警刚刚被看热闹的人群七嘴八舌地说得头大,过来的时候面色有些难看,一看又是外地车,便忍不住皱了皱眉。

  李云道看了一眼那辆被撞翻的货车,却只问那交警:“那边人没事吧?”

  年轻交警愣了一下,但这个问题显然让他对这辆吉普车司机的印象分提高了不少,摆摆手道:“货车翻了,幸好都系了安全带,没人受伤,你们这边也没事吧?”他看了看吉普车尾被撞塌的部位,“得亏你刚刚闯了红灯,否则那水泥罐车轰上来,你这辆吉普再如何结实,估计这刻儿也好不到哪儿去!来,驾照!”

  一旁的宁若妙看着李云道,她很好奇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会去如何处理,却见李云道当真照那年纪交警所说的,拿出了两证递了上去。

  那交警转过身,对着肩上的对讲机说了些什么,估计是在查违章,不到半分钟,便又将两证递了过来:“外地的,来鹿城做生意?”

  李云道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道:“工作变动,刚刚调到鹿城,这不,今天刚到就碰上这事儿了。”

  年轻的交警也没往心里去,指着那辆顶着货车的水泥罐车道:“肇事司机跑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人还在鹿城,肯定抓得到。你这车撞得厉害,怕是保险那边做不了单车事故,你留个电话,抓到了人我们会第一时间有人跟你联系,修车的定损纪录和发票都留着,到时候都得让那跑了的孙子赔!我留个我们中队的电话给你,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打电话咨询,或者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有问题也可以在上面直接问。”

  李云道觉得有些好笑,便却也还是谢过了那年轻的交警,临走前,那交警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们鹿城治安和交通平时都不错,像这种情况,极少见!”

  李云道愈发觉得有意思了,也许在年轻的交警眼里,相对于鹿城,自己是个外地人,所以他在自己面前尽力地维护着这座城市的形象。

  “都说全国富裕典范看江浙,这话果然不假!”宁若妙看在眼里,待那交警走得远了,这才笑着说道,“如果华夏所有的公务员都是这样的素质,跟老美的这场贸易之战,我们何愁不赢啊!”

  李云道点点头,关上窗发动引擎:“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老百姓手里有钱了,富起来了,想法自然也会产生变化。所以先有口饱饭吃,然后再有口好菜吃,之后才会有精神领域的那些事情。这么一看,文明与落后其实也都是对比出来的,之前在江北待得时间长了,现在跑到浙北鹿城来,恐怕我也要适应一段时间啊!”

  宁若妙笑了起来:“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

  李云道摇头道:“跟文明社会的聪明人一起共事,其实本身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你接下来怕是在江州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了吧?大中华区的一把手,嘿嘿,看来疯妞儿对你很是信任啊!嗯,鹿城你最近还是不要来了,既然他们已经算是在给我们一些警告了,这说明你之前的那些调查工作,并不是你想象的那般隐秘。”

  车子缓缓驶离鹿城大道,最后汇入了晚高峰的车水马龙,宁若妙定好了香格里拉的房间,这一次李云道倒也没有推辞,直接便开进了香格里拉的地下停车场。

  各自进了房间,李云道才休息了片刻,正欲给胖子和孙晓霖都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便听到门铃声响了。

  来的还是宁若妙,这女人似乎刚刚回房间洗了澡,此时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我越想还是越觉得不太对劲,要不我用鹿城分公司的名义招募四个身手好一些的,平日里也就远远地跟着您,要是有什么紧急突发状况,也好有个照应。”宁若妙当惯了大管家,如今虽然已经升格为中华区一把手,但某些思维习惯却不是一时半会儿便能改得掉的。

  李云道关上房门,失笑道:“身手再好,碰上今天这种事情也会束手无策的。放心吧,安全上我自有安排。晚饭怎么说,是跟我一起出去走走,还是就在酒店房间里点餐?”

  宁若妙想了想:“算了,别出去了吧。”刚刚的车祸还是让她越想越害怕,尤其李云道还说那些人是冲着她来的,她虽然不至于有多害怕,但作为女人,对未知伤害的恐惧这也是天性。

  李云道笑着点头:“成,那你回房间点菜,我一个人出去走走。”

  宁若妙有些诧异,之后便立刻改口道:“算了,我跟你一起出去吧!”

  只有两人,便也行动利索,出了酒店不久,便在手机上寻了一处颇有些名气的鹿城菜馆,进了门,李云道很熟练地点了三菜一汤,都是鹿城当地的名菜。

  待服务员下单去了,李云道才笑道:“鹿城菜是四大传统浙菜之一,轻油轻芡,讲究刀功,而且鹿城靠海,所以本地人吃海鲜的也很多。”

  宁若妙打量着四周还算得清雅的环境,小声道:“你说,要是这餐厅的老板知道未来的市长大人来鹿城的第一顿饭就在他这儿吃的,会不会很开心?”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开餐厅这种生意需要的是口碑和知名度,如果是个聪明老板,就算知道市长悄悄来了,也不会大张旗鼓。”

  宁若妙有些不解:“为什么?你来吃上一顿,对他来说,不是最好的宣传吗?”

  李云道笑着指了指周围的食客:“你看看他们!”

  宁若妙茫然地看了看四周,他们进来后,餐厅陆续便有客人进来,此时眼看着已经快要满座了,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下才道:“你的意思是,这家餐厅不需要宣传?”

  李云道摇头:“我的意思是你看这些来吃饭的人,他们多数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我刚刚观察一下,九成都是鹿城本地口音,所以多数应该都是本地人。你想啊,如果我这个市长当得好,老百姓也喜欢,或许还有那么点正面促进作用,但如若连开出租车的司机逢人都要骂李云道两句,说上一声‘那个王八蛋’之类的话,恐怕倒是起了反作用了!”

  宁若妙听到他说“王八蛋”这样的话,便不由得笑了起来。

  之后又听到李云道接着道:“开个玩笑而已,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鹿城的这些百姓根本就很少关心政府在干什么。浙北藏富与民,这一点上跟江南的国进民退有很大的不同。只不过这几年国内经济形势不好,民营经济面临着种种困境,鹿城这边才慢慢消停了下来。前些年楼市红火的时候,这‘鹿城买房团’到哪儿基本都是摧枯拉朽啊!”

  宁若妙点点头:“有阵子的确是,之前不是还有媒体报道说,国内的房价都是他们炒起来的吗!”

  李云道诧异地看着宁若妙:“别人说说这种话也就罢了,你这种专业人士说这样的话,就有点……”

  宁若妙今天戴了一幅小巧的无框眼镜,看上去很知性,此时扶了扶眼镜,笑道:“总是把货币超发之类的专业分析拿出来说事,累得慌啊!”

  李云道笑道:“那这锅也不能扣到人家鹿城人头上去啊!”

  宁若妙戏谑道:“你这还没走马上任呢,怎么就已经……”话还没说完,两人放在桌上的手机同时震动了起来。

  不约而同地拿起手机,接通后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人均面色大变。

  挂了电话,两人面面相觑。

  而后,李云道便微微蹙起了眉头:“鹿城给的这个‘见面礼’实在是……”

  宁若妙的面色有些怪异,过了片刻才道:“说是昨夜就出了事,一开始只以为是失联,但下午被出海的渔民捞到了尸体。”她比李云道要早一些介入鹿城事务,消息渠道尽然跟李云道的相差无几,可见阮钰将她放在大中华区的重要位置上还是独具慧眼的。

  李云道奇道:“大半夜的,他一个人跑出海干什么?秘书居然也没跟着……”

  是的,从半个钟头前,平静了许久的鹿城仿佛突然被人扔进一记炸药,轰起了无数惊涛骇浪。

  梁实康从今天一早开始失联,起初秘书还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但打了一圈电话都没能联系到人。问了司机,司机说还在码头候着,昨夜上了老同学宋教授的岛便就没出来过。秘书又赶忙联系宋清博教授,才知道昨夜凌晨时分,梁实康从岛上的码头出发,当时冲锋艇上只有开艇的驾驶员和梁实康两人。

  过了许久,鹿城菜馆这边菜上齐了,但两人谁也没有先动筷子。

  “看来,这表面平静的鹿城,暗地里还真是暗流汹涌啊!”李云道轻叹一声,“吃吧,待会儿把你送回酒店,我要先去个地方!嗯,订明儿一早的机票,你还是早些离开鹿城吧,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地方不是特别安全了!”

  节奏感上来了,就怕你们又催更(想捂脸)!嗯,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