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一失两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鹿城官场中人此时此刻仿佛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一般,“民主集中”下的“班长制”在华夏延续多年,一个地级市的一把手突然以如此离奇地方式死亡,震惊之余,给鹿城体制内的人们带来的更多的却是不安。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市长刘常德已经定了要调往省里,此时书记梁实康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接下来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呢?

  众人也许这么想着,但此时此刻,作为鹿城市公安局局长的柳震泓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如今梁书记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尽早查明真相才是他的工作。但作为一名在公安体系里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老公安来说,他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忧——如若梁书记是意外溺水身亡那还好办些,可是一旦查出是他杀或者说在溺水前便已经死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刑警、法医、痕检包括水警都出动了,他自己也刚刚从现场回来。尸体是在海上被发现的,这两天风大,又是退潮期,就算有什么蛛丝马迹,恐怕也早就在海面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如今最好的证据就是刚刚被运入法医科的尸体,消息第一时间到了省里,省厅那边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所以下午省厅一把手给柳震泓打来电话的时候语气很不客气——限他三天内必须给个说法。柳震泓自己也知道,三天也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梁书记是正厅级干部,而且据说省里有马上给他加担子的想法,如今却变成了鹿城市公安局法医科里的一具冰冷尸体。

  想到这里,柳震泓便有些惴惴不安,起身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但又突然想起在办公区域内禁烟的命令是自己下的,便又无奈地收起烟盒,想想觉得有些生气,转头吼了一声:“老章,家属什么时候到?”

  章潜是鹿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听柳局这么一吼,正在法医室里头跟吴法医聊着具体情况的章潜连忙应了一声:“到!”说着,但探出头去,见柳震泓在走廊的尽头,苦着脸迎上去道,“已经催过两次了,说是已经在路上了,毕竟是梁书记的夫人和女儿,也不好催得太急……”

  柳震泓叹了口气,转身拍了拍窗台:“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刚说完,办公室主任邱向劲快步从楼梯间走出来:“柳局,有人找!”

  柳震泓微微皱眉:“谁啊?如果是来问案情的,一律不见,就说我在帮法医尸检!”他也知道现在是敏感期,从自己这儿放出去的任何消息都有可能在时间内在鹿城官场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邱向劲挠了挠自己胖乎乎的脸,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柳局,这人你还非得见见不可。”

  柳震泓诧异地看了自己的这位大管家一眼,邱向劲是自己提拔的,平日里很有些眼力价儿,此时说非见不可,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谁啊?”柳震泓一边爬楼梯一边埋怨道,“这楼梯实在是太他妈坑人了,越忙的时候爬起来越慢,市里早说要拔笔钱建公安大楼,这都几年了,一毛钱的影子都没见到!”

  邱向劲笑眯眯地跟在柳震泓身后,笑着道:“柳局,待会儿见了那位,您也可以吐槽吐槽!”

  “究竟是谁啊?”柳震泓停下脚步,诧异地看向自己的大管家,他也知道,一般来说,邱向劲是不会这么着跟自己卖关子的。

  “柳局,人家不让说,人我给请到办公室了,你回去一看就知道了。”邱向劲嘿嘿笑着说道。

  柳震泓指了指邱向劲:“好你个好邱,你等着,要是诓我,回头看我怎么拾掇你!”

  两人是上下级关系,但也是多年亦师亦友的关系,这种拾掇一类的话,平时不知道要讲多少次。

  办公室的门开着,一个青年男子正背对门坐着喝茶,柳震泓一肚子疑惑地走进办公室,见那人笑着站起身,转过身来,于是,柳震泓的疑惑瞬间便变成了咧嘴大笑:“哈哈哈,我说会这么着祸祸老邱,还说不让告诉我究竟是何方神圣,快坐快坐,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等说完这句,柳震泓猛地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年轻人已经不是四年前的那个西湖市公安局副局长了,接下来,他马上就会成为自己的老板——鹿城市委副书记、市长。

  “哎哟,你瞧我这脑子,呃……接下来你可就是我的领导了!”看到李云道,柳震泓很高兴,他是实干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更是实干派中的实干派,之前经常一起在省厅开会,偶尔散会了会一起喝酒,他跟李云道很是投缘。后来无意间得知李云道是京城红墙大院子弟,便更是觉得跟这毫无架子的年轻人投缘,加上又有共同语言,所以只要去西湖,必然是要跟李云道私下里喝上一顿的。

  李云道笑着跟柳震泓熊抱一下,拍着老柳的后背道:“哎,我这会儿还没上任,严格意义上,我还是个待业人士!”

  柳震泓将他拉到沙发边坐下:“你这是提前来了?考察考察环境?”

  李云道苦笑道:“原本是这个打算,可眼下怕是不成喽!”

  柳震泓叹了口气:“看来,你也已经收到消息了?”

  李云道点头:“嗯,刚刚跟一朋友在鹿城菜馆吃饭时就接到了电话。怎么样,棘手吗?”

  柳震泓无奈道:“这种事情,你也懂的,麻烦不是案子,而是案子所牵扯到的种种事情。原本这种事情可以直接尸检的,但毕竟是一把手书记,总得问问家属意见吧?不过还好,说是在从西湖赶过来的路上了!等着呗!咦,对了,出了这种事情,对你上任有没有影响?”对于李云道来鹿城干一把手,柳震泓是举双手赞成的,这个年轻人的能力和水平是有目共睹的,更重要的是,他是公安体系出身,定能更加体谅那些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干活的兄弟。

  李云道点点头:“刚刚接到省委组织部齐部长的电话,他明天一早就会来鹿城,梁书记的工作,怕是接下来一小段时间内我也得兼着……”

  柳震泓吃了一惊,但马上便想明白了其中缘由。刘常德在鹿城不得人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原本出了书记任上殒命这种事情,省里最好的安排应该是让刘常德留下任代书记来稳定人心,但现在却一反常态地让一个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的李云道来一肩挑双职,这简直就是扇在刘市长脸上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省里宁可相信一个新来的年轻人,却不给他任何一丁点能留在鹿城的机会,怕是那刘常德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也要气得朝着西湖的方向骂上两句了。

  “来,以茶代酒,我敬你!恭贺兄弟你一路高升啊!”这句话柳震泓说得是发自内心的,李云道离开西湖调往江北后,他也一直在关注李云道的事情,江北那边的扫黑除恶的动静他看在眼里,也替这位老兄弟乐在心里,如今老朋友调来鹿城,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便是这整个鹿城官面上最为开心的一个,“其实,鹿城早就该弄个像样的一把手来了。梁书记还好一些,那刘常德简直就是个草包,在鹿城几年,几乎啥事儿都没干。”

  李云道苦着脸道:“这一下子被吊到代理一把手的位置上,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啊!原本来接这个市长,也只是正厅职,副厅级,我原本估摸着一两年内也就能解决级别问题,也算是职级相当了,现在让我干这个一把手,哎,总还是有些不笃定啊!”

  柳震泓笑了起来:“怕什么,你在江州代理厅长都干了,江北那些涉黑的听到你的名字连路都走不动,枪林弹雨都不怕,这官面上的事情,怕个球啊!”不过他也知道,这话李云道也就在他这个老友面前说说,出了这门儿,怕是又是那个杀伐果敢的李阎王了。“对了,我之前听说,上面正在酝酿给梁书记高配副省长,虽然入不了常,但好歹也是副部了,现在居然出了这种事情……”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章潜敲门快步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柳局,又出事了!”

  柳震泓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又咋了?”

  章潜看了李云道一眼,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却不知道他是谁,以为是外人,当下便有些犹豫。

  柳震泓急道:“他不是外人,快说呀!”

  章潜有些意外,但还是马上道:“梁书记的夫人和女儿在来鹿城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两人当场死亡。”

  “什么?”柳震泓嗓门陡然提高,“车祸?当场死亡?”

  章潜道:“还没出西湖高速段就……”

  “肇事者呢?”李云道突然插话问道。

  章潜下意识地答道:“肇事的是一辆货车司机,没跑,已经被高速交警控制了起来。”

  李云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

  剧情越来越紧张了,云道又要撞大运了!别催更,忙完这段时间就会爆发!嗯,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