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李云道的去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临近年底,各种课业考核加在一起,总是会让人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所幸的是,除了考试,也就没有别的事情会让自己分心。一门一门课业考核完了,也就离结业的时间点越来越近了,四个班绝大多数人都大约知道了自己去向——能回原籍的不多,东、西部间的交流却是不少。

  等最后一门课考试结束了,考场里却也没有人像年轻的孩子那般欢欣鼓舞,因为谁都知道,这只是人生当中一记插曲的完结,接下来自己要去的地方和要开展的工作,才是自己生命的主旋律。但大体上心情还是都不错的,毕竟花费近一个月的时间复习应考,人便是这样,努力了,拼搏了,哪怕结果差强人意些,成就感总还是有的。

  关系好一些的,相约着出去聚餐了,李云道、乐天和孙晓霖三人自然也凑到了一起,路过那家老车烧烤的时候发现店面又重新开张了,打的还是老车烧烤的牌子,但客人却很少,只看到屋里头坐了零散的两三个人。

  老孙提议进去看看,三人便进老车烧烤点了些烤串,待得那些串儿上来,尝了两口,便又相视苦笑,看来老车的手艺真还是有不传之秘啊!

  “诶,对了,他们爷儿俩去了江州后,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孙晓霖下意识地问了句,说实话,吃着这味道不咋地的烧烤,三人的确很怀念那时候老车的手艺,那羊肉、腰子绝对火候到家。

  李云道看了一眼坐在门口面带忧色的烧烤店的新老板,笑了笑道:“老车的手艺,到哪儿不都是架一炉子就能做生意的?更况何他那老东北的脾气,跟江州那帮子人也挺对脾气,据说在现在生意也很红火,俨然也快在开出一网红烧烤店了!”

  孙晓霖冲李云道竖起大拇指:“云道,冲这点,我和胖子就得敬你一杯!”

  乐天困惑道:“哪点?”

  孙晓霖笑道:“接地气啊!瞅瞅我俩,一个干副市长,一个干纪检,往常里都觉得自个儿眼睛快长到脑门子上了。再看看云道,无论在哪儿,三教九流的朋友都能交得上,我原以为老孙到了江北,也就原来公安系统的人罩着,没想到他连开火锅城的小老百姓都认得,听说老车开店的那店面儿,就是那开火锅城的小伙子给帮忙找的。”

  于是乐天也举起酒杯:“老孙这点说得没错,说实话,论智商,我以前没怕过谁,嗯,论背景,我以往也都觉得高人一等,直到认得了这家伙,我才知道,原本红三代里头,居然也有这么接地气儿家伙!”

  李云道笑着跟两人碰了杯子,仰头一饮而尽道:“别说我了,说说你们俩,地儿差不多确定了?老孙去鲁南?胖子你去江南?”

  孙晓霖和乐天同时点头,老孙道:“定喽,我媳妇儿把家里行李都打包好了,就等着我去上任了,给孩子也转学。不过听说沿海的教育资源的确比西部要好不少,这样一来,让他们娘儿俩颠沛的愧疚感也就减轻了些。”

  乐天问道:“那嫂子的工作……”

  孙晓霖耸耸肩道:“随缘吧,组织部之前找我谈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问题,我说回去再征求一下我媳妇儿的意见。说是要安排到济州当地的大专院校当老师。”

  乐天笑道:“那敢情好啊,当老师有双休还有寒暑假,正好还方便带孩子。”

  孙晓霖点点头:“就是离老人们太远了,有点放心不下,好在我和我媳妇儿都有兄弟姐妹,有他们照应。”

  乐天道:“怕什么,现在老人家,都长寿着呢,实在不行,等安顿好了,就接到济州去呗。”

  孙晓霖笑道:“我虽然是平级调动,但从西部到沿海,也算是升职了,胖子,你跑江南干纪检监察,怕是日子不好过啊!”

  如今早已经跟“胖子”这个称谓完全不搭边的乐天嘿嘿笑了笑道:“反正我就是锻炼锻炼,以往在蜀中,事事都有老爷子罩着,不算真独立,这回到江南,正儿八经地独自开展些工作,对往后来说,也是好事。”

  李云道点头道:“江南那边我还是很熟悉的,回头空了我过去一趟,有些关系可以维护起来。”

  乐天二话不说,便举杯道:“嘿,我就知道咱是兄弟,你定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孙晓霖也举杯凑上来:“我陪一个,云道讲义气这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他在江南真算是起于微末了,方方面面的关系自然也都还是吃得开的,胖子,你智商高,但这为人处事上,还真得向云道多请教请教。”三人中,孙晓霖年纪最长,但此时就算说这番话,倒也只是情真义切,而不是倚老卖老。

  乐天打趣坏笑道:“反正你别把你那些红颜知己介绍给我就成。”

  李云道笑骂道:“滚你个犊子,你想我还不给介绍呢!”

  孙晓霖笑着揭秘道:“云道,胖子这小子最近跟生命科学院的几个闺女走得很近啊!”

  乐天连忙道:“那是朋友,真是朋友……”

  李云道也笑道:“老孙也没说啥啊,只是说走得很近而已!”

  跟这两人在一块儿,乐天也知道越解释越迷糊,干脆不解释,吆喝着喝酒。

  又一杯酒下了肚,李云道想起了什么:“胖子,你去江南,有个人一定要警惕!”

  老孙和乐天都同时愣了一下,胖子突然反应过来:“蒋青天?”

  李云道点头:“他现在在商务厅,权力还不算大,但我估计他去江南,所图不小,凡事如果涉及到此人或其党羽,你务必小心。”

  相处了近两年,孙晓霖也早就听说过李云道跟蒋青天之间的事情,此时也不由得感慨道:“同样是红门后代,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

  乐天撇嘴道:“问准人家一门心思想着问鼎呢,没时间在意我这种小人物。”

  李云道笑道:“你接下来坐的可是江南省纪委的第二把交椅,小人物这种说法用在你身上,恐怕是有些不太适合了。而且以你跟我的关系,如果有可能,以我对蒋青天心胸狭窄的了解,定然是要找一找你的晦气的。不过好在你们俩现在应该是同级别,而且你手上握着刀子,他总还是忌惮几份的。”

  乐天叹气道:“其实我本来打算跟你搭班子干活儿来着,可你跑去浙北鹿城了,看着隔得不远,但我在江南最北边,你在浙北的最南面上,却也真真切切隔了两个省了。”

  孙晓霖此时也跟道:“云道,我听说鹿城不是很太平啊,帮国内资本想各种办法洗钱出国的隐秘钱庄多数都集中在鹿城,这可是动辄百亿千亿的大蛋糕啊,你过去了,还是要一切小心为妙啊!”

  孙晓霖表述得很谨慎,如今的鹿城说是一个大火炉也不为过。在楼市黄金十年期间,众多资本圈了无数老百姓的血汗钱,如今见楼市没了赚头,股市又长期停在熊市阶段,便琢磨着出境,但各种官方合法渠道在前些年被政府锁闭了后,便衍生了协助资本出境的地下产业链。据说浙北鹿城如今就是这个地下产业链的中心,之前梅沁前往就任的目的之一便是排查资本非法出境地下产业链,但如今细细想来,也许这着棋正是梅家众多资本转移出境的烟雾弹之一,梅沁本人也许不清楚,但她去了鹿城,梅家自然也是要派人前往协助的,这些打着旗号鹿城来“协助”梅沁的人,真正的任务恐怕就真的不为外人所道了。

  乐天闻言,也皱眉点头:“云道,要不我去求求我家老爷子,我干脆也调去鹿城得了?我俩打个配合,没准儿事情还容易些!”

  李云道摇头笑道:“组织部的安排你以为是儿戏?说变就能变的?况且组织上已经找你谈过话了吧?别瞎搞,回头老爷子又该要罚你跪祠堂了!”

  乐天苦着张脸道:“可鹿城现在真不是一般的危险,老马都说过了,‘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这些资本,哪个当年不是冲着翻几番的利润进场的,现在出去,自然也是为了不得了的利润,你这样横在别人的财路上,怕是真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李云道笑了笑:“你说他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乐天想了想道:“资本的原始积累多数都是充满血腥的,而这些不讲道义的资本,来就是为了掠夺百姓的财富,楼市收一波,股市再来一波,再抽出来进楼市,复而进股市,就这样一轮一轮地割韭菜一般的。如今国家不给渠道了,自然就想跑了。”

  李云道笑道:“所以,说到底,他们的钱是来自于老百姓的,所以我的工作不是挡着他们发财,而是要让他们将这些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你们一直讨论李云道要去的地方,很明显的好不好!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翻番外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