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另有内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起了雾,夜色朦胧起来,将鹿城这个海滨城市笼罩得愈发扑朔迷离。柳震泓目送刘常德的小车离去,才转身上了楼,办公室里的“客人”还没走呢!他突然觉得眼下的情形很有意思,就在刚刚,鹿城市曾经的一、二把手都在自己这一亩三分田上,而未来即将一肩挑双职的李云道也在同一幢楼里,走回办公室的路上,他便在这样想着:未来的鹿城应该会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常德刚刚来了,去看了梁书记。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有种狐死兔悲的意思!”进门他便顺手将门给关了,往沙发上一坐,喝了一大口茶水,“跟省厅请示过了,法医已经开始尸检了!”

  刚刚李云道就一直候在柳震泓的局长办公室里,事实上,他此时此刻还没从刚刚那个让自己一肩挑双职的消息里缓过神来,省里这样的安排究竟是什么用意呢?如果此时浙北省的一把手还是赵平安,他就要好好琢磨一下是不是那位又给自己挖了什么坑来跳,但两个月前赵平安已经调回了京城,浙北新任一把手是之前金融系统出身的于爱军。于爱军早年清华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人行,算是在金融系统里待了半辈子,将近五十岁的时候,才被空降为中部某省的常务副省长,之后一路高升,此次更是直接从南部某省省长的位置上直接空降至浙北当一把手书记。对于于爱军此人,李云道做过一番研究,从履历上来说,应该是阮家关系莫逆,其在金融体系里的数次升迁,都跟那位开创华夏金融新格局的老祖宗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即使没有阮家这层关系,于爱军应该也不会跟自己这么一个无名小卒过不去,毕竟到了省部级这一层次,像赵平安那般心胸狭窄的封疆大吏毕竟还是少数。

  肩挑双职这样的案例在全国各地都曾经出现过,但多数是特殊时期内的短暂安排,最长一般也不会超过半年,此前海琼省新设市的书记、市长一肩挑近五年,这也是出于某种战略特殊需要。不过看看眼下的鹿城,倒也算得是特殊时期,毕竟市长刚刚调去省城,市委书记又突然间葬身大海,一、二把手同时缺位,这不是特殊情况又是什么呢?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柳震泓笑着给李云道添茶,“刚刚刘常德来,我本来琢磨着是不是让你们提前见一见,想让他来办公室坐坐,他却只去停尸房看了一尸体就走了。”

  这位鹿城市公安局的一把手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等李云道开口又接着道:“刘常德这人其实还不错,但能力嘛就……”

  李云道笑了笑道:“是不是当朋友还不错,但如果当领导就太勉为其难了?”

  柳震泓颇以为然地举杯道:“知我者,果然是云道也!过了今天,你可就是一肩双挑的领导了,往后见了你,我可不能这般没大没小。”

  李云道也举杯笑道:“都是为人民服务嘛,有什么大与小之分的!我怕是这会儿要去趟西湖了,明儿一早再跟齐书记一起回来,这边尸检一旦有了结果,给我发个微信!”

  柳震泓很明显愣了一下:“你这么关心尸检结果,是不是查觉到什么不对劲了?”对于李云道的破案能力,他是打心眼里佩服的,如果李云道真觉得梁实康的案子里有问题,那九成九的可能性这事儿不会小!

  李云道将之前在路口遭遇水泥罐车的事情说了一遍,柳震泓先是一愣,而后马上拿起手机打给了交警支队长刘文雄:“文雄,今天下午在鹿城大道上发生的一起严重交通事故,现在有下文了吗?”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刘文雄说了些什么,只见柳震泓嗯了嗯道:“有消息第一时间上报,这件事很重要!”说完便挂了电话,苦笑着看向李云道,“让你见笑了!”

  李云道笑着摇头:“往后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今天处理事故的那个年轻交警很不错,素养很高,让我看到了沿海城市执法队伍的未来!”

  李云道的夸奖让柳震泓倍感有面子,不光光是因为眼前的年轻人接下来将要一肩双挑,更多的还是因为这青年是公安体系里打造优秀执法团队的专家。

  他是亲自送李云道下楼的,直到那辆被撞瘪了车尾的北京吉普也同样消失在雾中,才独自一人回到法医科。

  法医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解剖尸体了,章潜一直靠在走廊的窗户抽着烟,见柳震泓从楼梯间走出来,连忙将烟头掐灭。

  柳震泓也没在意,此刻他最关心的就是里面的尸检,如果是溺水死亡,也许这事儿就这么这去了,如果是非正常死亡的话,接下来便有得忙了。忙一点累一点他倒是不怕,怕就怕卷进那些事情里头去,一个敢对梁实康下手的人,自然也不会将他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放在眼里。

  “进度怎么样?”柳震泓问了一句,但问出后便觉得这话是多余的,尸检是刚刚开始的,于是他便也靠到窗边,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久久不语。

  “柳市长,刚刚您办公室那小伙子怎么看上去一身杀气?”章潜很明显是没话找话了,不过他对柳震泓的脾气很清楚,问这些话不会犯忌讳。

  “哦,你不记得了?也对,四、五年前他在浙北的时候,你去外地挂职锻炼了!他一身杀气也很正常啊,他要是身上没有杀气,江北地些混黑道的怎么就给他起了个‘李阎王’的绰号呢?”

  “‘李阎王’?”章潜想了想,这个称呼有些耳熟,而后猛地想到了什么,两眼睁圆了道,“这么说,他就是马上要来当市长的那位?”章潜突然有些兴奋,老柳跟市长关系这么好,那么接下来大家的工作应该会好开展些了吧,至少经费上不会再像之前的刘常德那般吝啬了。

  “何止是市长!”柳震泓轻声说了句,但又觉得这事儿毕竟还没有公布,现在说出去也不太合适,于是便又扯开话题,“你是破案高手,就主观来看,你觉得梁书记的死有没有问题?”

  章潜很明显之前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此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没有!您想啊,大半夜去百岛区的岛上赴宴,还不让人跟着,这摆明了就是有问题嘛!之后接了电话离岛,是什么急事儿让他半夜不顾风浪也要回来呢?这也是个问题。还有,那开艇的人到现在尸体都没有找到,艇也没有找到,其实我更倾向于杀人后跑路,或者……”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或者杀了人以后,也同样被毁尸灭迹了!”

  柳震泓指了指章潜:“你小子,还真是干刑侦的命!不过也好,刑侦口子上有你在,我也就不操心了!老王年纪快到了,明年就要退了吧!”

  章潜嘿嘿笑道:“要说专家,王队那才是真正干了一辈子刑侦的专家,柳局,王队退休了以后,我建议能返聘就尽量返聘,不然他那颗缜密的刑侦大脑就太浪费了!”

  柳震泓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成啊,只要老王自己同意。你趁去他家的时候,探探嫂子口风,他们家的事儿,哪件不是嫂子给拿主意的,问老王也白搭!”

  章潜冲柳震泓竖起大拇指:“还是您高明!”

  两人正要接着往下聊,法医科的老吴突然走了出来,眸子里还带着一丝惊恐:“柳市长,章队,你们也进来看看吧!”

  解剖室里的气味相当刺鼻,柳震泓和章潜换了衣服,走进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

  “尸体的甲状软骨和环状软骨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怀疑是外力压迫导致的。而且尸体虽是明显的窒息死亡,但肺部却没有任何积水,所以可以初步判定,人是被勒死后再行抛尸入海的。但有一点很奇怪,一般人在被勒死前都会做剧烈的反抗,甚至是跟行凶者的搏斗,但从死者的手脚来看,死前没有做任何挣扎。”

  “会不会是醉酒后被杀?”章潜立马问道。

  “血液中的确有酒精,但还没到醉酒的程度,甚至连微醺都算不上。我们现在也正在做其它的毒理实验,寻找另外的解释。”老吴也知道躺在这儿的是鹿城市市委书记,所以连夜将自己的几位得意门生都招了过来。

  柳震泓一直没有说话,在思考着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后会产生的各种负面效应,过了片刻后才道:“这件事先暂时保密,等所有尸检和毒理报告出来后再做判断!我跟上面沟通一下,你们切记,一定要保密!”他已经可以预想,如果这个消息散布到民间,明日来上任的李云道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压力。

  老吴和章潜连连点头,老吴又道:“几个孩子也不用担心,我会叮嘱他们的,他们不会自砸饭碗的!”

  案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吧?鹿城的水深啊,各位看官慢慢往下看!国庆七天,哪儿都没去,在家每天码字六千,攒了些稿子,这样明天开始的出差安心些了,至少不至于断更!看完的,去羽少公众号“仲星羽”上找番外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