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前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云端坠至谷底,这种感觉很糟糕,以至于这位即将要与下一任交接班的鹿城市前任二把手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桌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得知梁实康的失联时,他先是吓了一跳,之后便马上得到了市委书记溺水身亡的消失。人前悲痛,但内心却是狠狠为此振奋了一把——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回省里总要起用自己了吧?毕竟,自己的继任者在他看来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从稳定大局的角度来看,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接任梁实康的位置了。

  在刘市长看来,自己之所以会被调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梁实康的强势令他根本无法放开手脚做事情,所以省里才采取了两害相较取其轻的方式,但如今梁实康是实实在在在死了,省里至少一定会考虑一下这种可行性。而且在他来看,放眼全省,恐怕已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眼下的鹿城。心里如此这般美滋滋地想着,于是等接到消息的那一刻,便如同被人一脚从云端踹进了冰冷的太平洋,让他陷在一种自怜自哀的情绪里久久不能解脱。

  紧急召开的常委会是两个钟头前开完的,几乎是在开完的十分钟后,消息便不胫而走。毕竟,这种浙北境内一方诸侯的任命很多人都很关心,所以从速度上来看,刘常德也在得到消息的第二梯队。只是这个令他浑身冰冷的消息太具有戏剧性了,所以他才坐在自己马上要别离的办公桌前久久不能平静。

  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一肩挑双职,这省里的老东西们是昏了头不成吗?他很想打开窗户冲外面大声地吼上一句这样的话,他的的确确觉得省里那些位列常委的老东西们是吃错药了,居然放着一个现成的市委书记不任命,让一个两眼一摸黑的年轻人来瞎起什么哄?

  他在内心里诅咒了许久,等平静下来的时候,便习惯性地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其实眼下什么都没有变,如果不是发生梁实康溺亡这样的事情,自己应该也不会有这些情绪的波动。可是,就在刚刚,自己离市委书记的宝座如此之近……他有些懊恼,他觉得梁实康简直死得不是时候,如果他再早点死掉的话,也许这个位置就真的是自己的了。

  他陷入了深思,所以连敲门声都选择性地忽视了,等外面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又喊了声“刘市长”,他这才反应过来 :“进来!”

  进来的是自己的秘书贾牧:“刘市长,省委组织部刚刚打来了电话,说是时间提前了,明天齐部长会陪着那位一起来鹿城!”

  刘常德面色如常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贾牧退了出去,掩上门的那一刻,隐隐看到了刘常德无比铁青的表情。贾秘书心中暗暗叹息:“就算梁书记还活着,以刘市长的城府,怕是斗到下辈子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成果。”

  果然,里面很快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贾牧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身便去取簸箕和扫帚,他也早就习惯了,自从某一次常委会上全线崩退后,他便要时常在这样的声响结束后进去收拾一番。

  人就是这样,慢慢地,也就习惯了。有人习惯了成功,也有人习惯了失败。刘常德无疑就是后者,他的年纪已经摆在了面前,这一次在鹿城遭遇滑铁卢后,仕途的升迁渠道也很可能就此终结。

  贾牧拿了清扫的工具回来时,办公室里已经没了动静,他正准备进去收拾的时候,门开了,刘常德一反常态地从他手中将扫帚和簸箕接了过去,还说了句“辛苦了”。

  这让贾牧有些诧异,刘常德并不是那种很会体恤下属的领导,他性格懦弱,但只是相较于强势的梁实康而言,对于下属的要求,刘市长一贯都保持着高标准和高要求。

  “进来吧!”刘常德一边清理着地上的碎瓷片,一边对贾牧道,“是不是觉得我的情绪总是会失控?”

  贾牧连忙道:“谁还没有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市长也是人啊!”

  这个回答似乎让刘常德很满意,唇角微微有了一丝笑意:“是啊,无论是市长还是书记,都是人啊,不吃饭会饿着,吃多了会撑着,溺水了也会死。”

  贾牧见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小心翼翼地问道:“刘市长,梁……梁书记真的……”

  刘常德似乎猜到他要问什么,笑着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叹息一声:“是啊,是真的走了。尸体已经运到公安局了,待会儿没事的话,跟我一起去看一看,虽然在政见上我和老梁有很多不同的见解,但毕竟也曾经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话还没说完,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将两人都吓了一跳。

  刘常德觉得有些奇怪,这几天他就要去西湖了,眼看着平日里烦不胜烦的电话终于安静了下来,今天一天这电话都没有响过,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刘常德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省城来电,之后便没有丝毫犹豫拿起了电话:“我是刘常德……”

  贾牧也很好奇,刘常德的表情有些奇怪,但他马上发现,刘市长脸上的表情已经由惊奇变成了惊恐,以至于放下电话后,在办公桌旁站立了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刘市长……刘市长……”

  贾牧连呼了好几声,刘常德才反应过来。

  “哦……是省里的朋友,说是老梁的夫人和女儿在赶来鹿城的高速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贾牧倒抽一口凉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短短的数日内梁书记一家子人居然全部殒命!他下意识地看着刘常德,想听听他会说些什么。

  刘常德似乎有些着急起来,放下手中的扫帚道:“明天再收拾,现在跟我马上去趟公安局!”

  贾牧忙道:“我让老周把车开到门口……”

  还没说话,刘常德便道:“不,不用公车,开你的私家车吧!让老周早点回去休息。”

  贾牧愣了一下,马上道:“好的,那我先去把车开上来。”

  刘常德道:“不用了,我跟你一起下去。”

  贾牧觉得刘常德神色似乎有些不安,但一时间也说不上来究竟是怎么了。

  市公安局离政府大院并不远,都在鹿城的核心区域永嘉区,到了市局门口,贾牧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柳震泓。

  “柳市长,刘市长想来看看情况……我们这会儿就在市局门口……好的好的……我们在门口等您!”公安局长高配分管治安和维稳的副市长这在如今的华夏体制内已经成了一种常态,柳震泓也不例外,所以贾牧向来对柳震泓很客气。打完电话,贾牧转身对后座上的刘常德道,“刘市长,柳市长说他马上下来迎接您!”

  刘常德想了想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迎什么迎,走吧,我们直接进去!”

  贾牧有些为难,但还是照做了,好在车子刚停稳,便看到柳震泓从台阶上快走下来,神色间满是疲惫。

  “老柳!”刘常德从车里走了出来,迎着柳震泓走了上去,“现在情况又复杂起来了!老梁的夫人和女儿也出事了!”

  柳震泓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是不久前刚刚接到省厅的电话。走吧,上去再说,冷空气来了,这天怪冷的!”

  柳震泓原本想带着刘常德去办公室聊,但没想到刚走出两步,便听刘常德道:“老梁……在几楼?我想去送他最后一程!”

  柳震泓微微一怔,梁书记与刘市长之间的矛盾之深,怕是鹿城体制里公开的秘密,此时听他如此感伤,却是谦虚柳震泓有些诧异。

  “哦,在法医科,我带你们去!不过那里头味儿有些不太好,而且尸体泡了快一天了,也有些难看,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刘常德点了点头,随柳震泓一起上了楼梯,贾牧跟在身后,他并不想去那法医科的停尸间,但此时刘常德要去,自己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去。

  在海水里的泡了一天的尸体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刘常德还好一些,只是喉头涌动了两下,而贾牧就没那么镇定了,不到半分钟便捂着嘴巴冲了出去。

  刘常德对着尸体沉默了几分钟便也走了出来,长叹一声:“世事无常啊,谁能料得到坐个冲锋艇也会翻船呢!那个开冲锋艇的尸体找到了吗?”

  柳震泓摇头:“这几天退潮,梁书记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在距离他们的航线很远的捕鱼区了。开艇的尸体怕是被卷进海里头去了,这茫茫大海,要找具尸体太难了!”

  刘常德点点头:“辛苦了!明日那位小市长就要来报道了,交接完我就回西湖了,有空来西湖看看我,我在鹿城能看得上眼的不多,但你柳震泓算一个!”

  柳震泓心中苦笑,这位刘市长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副自视甚高的样子,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很客气:“那是当然,去西湖有机会一定找您喝两盅!”

  刘常德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待了不到二十分钟便离开了,临走前,他还是意味深长地对柳震泓道:“震泓啊,这鹿城水太深了,老梁都没能趟过去,你觉得那位入世未深的小市长能应付得过来吗?”

  鹿城的水是不是觉得比当时的江洲还要深?不急,鹿城的故事正在慢慢展开!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