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走上正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阳光安静地从东方的天空洒落下来,没有西北风,雾气也终于散了,天空渐渐变得通透蔚蓝。

  一碗荠菜虾肉馄饨加一笼包子,浑身上下便瞬间暖和了起来,熬夜造成的胃中不适也缓缓消失了。

  “今天还要回鹿城吗?”姑娘放下筷子,依旧托腮看着他,能再见到他,心中也就欢喜了,至于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事情,她倒是没有想太多。

  “马上就要回去。”李云道也看着她,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这几年,你把他们约束得不错!”

  戚小涵嘻嘻笑了起来:“你是在夸我吗?不管,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李云道点点头:“是在夸你。”

  她的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儿,双颊的酒窝又深陷了下去:“其实他们出来混,最终的目的也都是求财,我不过是给他们挑了一些旁人想不到的捷径而已。”

  李云道看着她,微笑道:“你父亲在天之灵,会很欣慰的。”

  姑娘吐了吐舌头:“我可是曾经想帮他完成夙愿呢!”

  李云道失笑,而后道:“你去当黑社会老大?嗯,智商和情商都没有问题,但心狠手辣上还是欠缺了些。”

  戚小涵撇嘴道:“从本质上来看,人和其他动物并没有什么区别,狠狠心,有些时候决心也就下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其他什么动物,从哲学角度看是主观能动性之分,但从人文层面来看,人的同理心是其他动物所不俱备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真让你一枪崩了竞争对手,你下得了手吗?”

  姑娘嘻嘻笑道:“开枪崩了对手,这种方法也太低级了,我都不屑得用。能合法开枪的人很多啊,比如说公安,比如说军人,嘻嘻,还有那些我们普通人不知道的特工啊什么的!”

  李云道苦笑:“幸好你如今倒也慢慢走上正途了,否则我倒是该为你那些对手的生命安全操心了。”

  戚小涵笑望着他,歪了歪脑袋,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当真变成了黑社会大姐大,你会开枪打死我吗?”

  李云道失笑道:“打死你干嘛?我又不是法律,如果真到那一步了,还是让法律来说话吧。我就算了,我现在也不是公安了,就算要抓人,我本人也没有这个权力。”

  戚小涵嘻嘻笑道:“你是市长好不好!”

  “市长也不能滥用权力吧!”

  “嗯,如果真到那一步,我倒是希望你能亲手抓我,比起让别人抓我,我倒宁可被你亲手抓了,这样我心里还会好受些!”

  “恐怕不是好受不好受的问题吧,别人抓得住你?”

  “嘻嘻,你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好不好?这样显得别人跟我们俩比起来,都成了弱智呢!”

  吃了馄饨,还喝了下馄饨的鸡汤,整个人身上都暖洋洋的,李云道站起身:“走吧,还要辛苦你送我一程。”

  “去哪儿,鹿城吗?”姑娘有些兴奋,“我也正在考虑进军鹿城呢!”

  “你想多了,是送我到省委大院门口,我跟齐部长约好了,坐他的车去鹿城。”

  姑娘撅了撅嘴,上车前眼珠子一转,转身问李云道:“我可以去鹿城看你吗?我刚刚没开玩笑,我真的准备进军鹿城,做养老产业的!”

  李云道失笑:“那我代表鹿城人民欢迎你,戚总!”

  于是戚总能开心地让司机将宾利车开到了省委大院的门口,也没有什么依依惜别,下了车便往说好的地方走去。

  大院的西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广本雅阁,车门上写着“公务用车”四个字,对照了车牌,李云道轻轻敲了敲车窗,车窗落下,露出一张大约五十开外的面孔,略带笑意:“走吧,云道同志,现在出发,怕是到鹿城正好赶上午餐点了!”

  齐建安是西湖本地人,说话时总是不由自地带着一丝西湖口音。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足,齐建安的羽绒服放在副驾上,他冲李云道招招手:“云道同志,坐我身边,一路还能聊一聊!”

  李云道跟齐建安并不熟悉,之前在西湖市公安局工作时候,他是市管干部,更多的是跟西湖市委市政府系统内的人打交道,跟省里沟通得相对较少,只知道齐建安是组织部的老资历了,如今五十七岁,但保养得极好,看上去也就五十岁不到的模样。

  前几日到省委组织报道的时候,便是这位常务副部长带着自己去见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党乙龙,那日党乙龙有会,只是匆匆见了五分钟,之后的一个多小钟,便是由这位常务副部长代表组织跟自己谈话的。

  “到底是年轻人啊,这零下三、四度了,还穿得这么单薄!”见李云道穿得很少,齐建安便笑着感慨道,“跟你一比,就发现自己老喽,现在不穿羊绒衫和羽绒服,都不敢出门!”

  前方的司机明显跟齐建安很熟,笑着应答道:“齐部您年轻的时候能横游西湖,部里谁不知道!”

  齐建安笑了起来:“好汉不提当年勇!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也是该云道这些年轻人来独当一面的时候了,我们这些老头子,再站上几年岗,替年轻人把把关,往后也就要去颐养天年了。”

  李云道笑道:“这几年省直机关运动会,老年组的游泳冠军年年都是您,我估摸着,就算把您放在中青年组里,除却一些游泳运动员出身的,您起码也是前三吧!”

  这一记马屁拍得齐建安相当舒服,他从年轻时就是游泳健将,直到这些年,还坚持着每周游泳三次、每次两公里的节奏,这也许就是他将近六十岁的人看上去还像不足五十岁的保养秘诀。

  齐建安笑过后,又长叹了一声:“我跟老梁也是旧友了,当年我下去挂职的时候,曾经跟他搭过班子的,那会儿他还是副市长,我在市委组织部,那会儿就经常跟老梁说,得多锻炼,还试着拉他跟我一起去市体育中心游泳,现在一想,唉……”

  阴阳相隔,总是让令人唏嘘不已。李云道能感觉到齐建安是真的在感慨,看来他仍旧认为梁实康是碰到了海浪溺水而亡的,省里也许只有省厅一把手和省委书记于爱军知道这个消息,如今于爱军下了封口令,柳震泓的保密工作自然也会做得相当扎实,只是不知道他日真相爆出来的时候,会有多少人惊掉一地的眼球。

  “听说你昨天已经去了鹿城,连夜又被老板招了回来?”齐建安小声地问道。

  “嗯,昨天中午到了鹿城,本来想先去加深一些主观的了解,但昨晚于书记的秘书给我打电话,我就又赶回来了。”

  “辛苦喽,但也没办法啊,出了这样的事情,老板那边也很棘手啊!”齐建安看了这青年人一眼,他很想问问昨夜于爱军找他聊了些什么,但却又不好直接问出口,只好道,“鹿城的形势还是有些复杂的,老板把你派过去,如今又是一肩双挑,看来是对你寄予厚望的。”齐建安如今是正厅级常务副部长,只比李云道高半级,但组织部原本就见官大半级,再加上他的资历放在那儿,如此这般殷殷叮嘱倒也算正常。

  李云道重重点头道:“原本还想着能从梁书记那儿多学习,现在……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

  齐建安笑着拍了拍李云道的膝盖:“放心,也不用压力太大!鹿城原本就是自成体系的,各项工作也都运转得不错,你去了也不用急着要做什么,先各方调研,把真正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做决断也不迟!”他是做组织人事工作的,自然清楚李云道此前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抓犯罪分子是一把好手,但是作为纯粹的地方行政长官,这还是人生的第一次。“都是这么过来的,忙肯定要忙一些,但理顺了,人培养起来了,有些事情也就会稍微轻松些了!”

  李云道笑着点头道:“齐部说得是,我肯定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到时候碰上问题了,估计还要时不时地打扰您啊!”

  齐建安摆摆手道:“诶,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们在省委工作,最根本也是做好组织保障工作嘛!党部长说了,老板在开常委会的时候已经强调过,‘要集中力量,对新来的年轻干部扶上马、送一程,不能不管不顾’,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有困难,就找‘娘家人’!”

  李云道觉得有些好奇,齐建安跟自己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但言语间的意思却很清楚,是把李云道当成自己人看待了,难道说,他也知道阮家跟于爱军的这层关系?

  一路跟齐建安探讨了很多,包括眼下各地如火如荼开展着的党建工作,都做了一些深入地探讨。齐建安倒是也很诧异,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之前一直在公安系统里工作着的年轻人,居然会有如此之多大胆而新颖的想法,并且有些想法在两年前就已经在江州进行了一些尝试。

  别催更,在出差中,看完的兄弟姐妹去羽少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