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李乾隆的春喜与宝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来的第一天,倪昊言便来跟李云道商量过住的地方,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市委家属大院,有一套125平米的房子还空着,是之前来挂职的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刘蒙的住处,刘蒙现在调回了省纪委,房子也就空了出来。还有一种选择是市招待所,虽然招待所未挂星,但也是四星级的标准。李云道简单思考了一下后便选择了市委家属大院的那套125平米的三室两厅——已经跟阮钰商量过了,春节的时候将两个孩子从美国带回来,让他们在自己身边待上一段时间。

  司机本要将李云道送到楼下,李云道却让他在门口就停了下来:“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四人只是在从乐成县回来的路上找一处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贾牧和冉雨见李云道有心事,吃了饭回来这一路上也都没有多说什么。

  鹿城靠海,照理说应该不会太冷,但这几天北边的冷空气一路南下,给这座原本天气就阴沉的城市披上了一层寒霜。走进小区的时候,李云道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10点多了,此时家属大院里静悄悄的,家家户户或是亮着灯或是准备熄灯睡觉。他没有立刻上楼,而是散步到中央绿化景观带,找了一处长椅坐下,点了根烟,一边抽烟一边想着些什么。

  一个黑影仿佛鬼魅般陡然出现在一旁的枯木林里,而后缓缓走出,到了有灯光的地方,才发现是一袭黑衣的窈窕女子,在李云道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正襟危坐。

  “是不是觉得比较无聊?”李云道慢慢吐出一团烟雾,笑着问那一袭黑衣的女子。

  “很平静。”在华夏这些年,她的普通话已经很标准了,但声音依然如同往常一般清冷。

  “我就知道他闲不住的。”李云道笑了起来,“小时候,他是每天头一个起床的,那铁扫帚这些年怕是把喇嘛寺小院儿的石头都刮去一层石屑了。”

  “他太强大了,根本就不需要我保护,不像你。”女忍者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直接,语言能学会,但人情世故这种事情,怕是这自幼生存环境奇特的女忍者这辈子都学不会了。

  李云道笑了笑:“我把你从他们手上要到联参来,似乎得罪了不少人呢!”

  “聒噪的,杀了便是。”她还是那么直接,这也无可厚非,对她来说,消灭对手便是最简单有效的行事模式。

  李云道苦笑:“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需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说了着,他又自嘲地笑了笑,“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什么叫内部矛盾,怕是你这辈子也不会懂的。”

  那女子冷冷道:“我懂。”

  李云道哭笑不得:“行行行,你懂!天狼呢,最近跟他联系了吗?”

  “据说去了外蒙,应该是有什么行动吧!”提起那个人,她的言语便柔和了起来。再心如磐石的人,内心深处也会有这么一处柔软的地方,只要这里住着一个人,那么她就不会再度变成那个嗜血嗜杀的魔鬼忍者。

  “二哥好像也去了外蒙,看来真有什么事儿了吧!”李云道耸耸肩,“怎么样,在鹿城还习惯吗?”

  昏暗灯光下,她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唉,有点儿怀念那三个没心没肺的王八蛋啊,走了这都快两年了吧,就来过几份电子邮件报了平安。你说他们仨是不是被什么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抓去当人肉炸弹使了?”平日里很少有人能这么平等交流,难得的孩子气和胡说八道还是能让人觉得有些开心的。

  那女忍者鼻孔出气,似乎并不准备迎合他的胡言乱语,只是抬头看看那夜空,眼神似乎有些茫然,过了片刻后才道:“下雪了啊!”

  是下雪了,雨夹雪。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来,雨雪停了,天空却似乎愈发阴沉了起来。

  这些天李云道几乎都是早上五点半起来晨练,七点半便到了办公室处理一些需要批阅的文件,八点半左右便从大院出发去当天要调研的地方。

  七点半,李云道雷打不动地到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居然开着,贾牧的办公桌旁又多了一张办公桌,此时外间的电水壶也在咕噜噜地烧着水,等他推门进了办公室,才发现那年轻的姑娘正弯腰帮自己擦着办公桌。

  “嘿,起得挺早啊,冉雨同志!”李云道主动跟冉雨打着招呼。

  这位大院里公认的小美女似乎没想到会有人来这么早,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李云道,这才拍拍胸口舒出一口气:“李书记啊,吓死我了!”这些天和贾牧一起跟着李云道外出调研,没人的时候都是三人埋头一起探讨一些事情,相互之间也早就熟悉了,所以言语间便也带着几份小姑娘姿态的嗔娇。

  李云道笑了笑:“我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办公室进贼了呢!”他指了指外间,“倪秘书长帮你搬过来了?”

  冉雨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笑着小声道:“您知道的,老倪不太相信武大庆的效率,让我在这儿帮忙盯着。”

  李云道摇头笑了笑:“这个老倪啊,还真是操心的命!”

  冉雨去外间包里拿了笔记本便又走了进来:“李书记,今天的行程昨晚我和贾雨已经都已经协调安排好了,跟昨天一样,我们八点半从大院出发……大概跟昨天差不多的时间,我们就能从卧龙经济开发区出发回市里。您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调整的?”

  李云道略微沉思片刻,说道:“今晚住在卧龙县城,不回市里。”

  冉雨愣了一下,随即道:“好的,我马上跟卧龙县那边沟通一下。”

  “等等!别让他们安排了,你在网上下单定好房间,就经济舒适点的酒店就成,回来走报销。你现在跟他们一说,回头他们又劳师动众地要安排晚宴,指不定又弄出什么妖蛾子来。跟卧龙县那边就按你刚刚计划里的时间说,就当我们走了。”

  冉雨很聪明,她立刻反应过来,李书记估计是要在白天的调研结束后,甩开卧龙县方面的人,来一次微服私访。

  “好的,那我来订房间。”不知为什么,冉雨隐隐有些兴奋,看来卧龙一直引以为傲的成绩,是真金还是白银,马上就要放上火上来炼一炼了。年轻姑娘,总是不怕事儿多的,出了门马上就在网上下了订单。

  等到快八点的时候,贾牧也来了,一看李云道和冉雨都已经在工作状态了,年轻的贾秘书顿时便又有了危机感——顶头上司和同一职能的同事都如此认真,看来自己也要提高自我要求了!

  “我跟卧龙那边已经确认过今天的行程了,不过刚刚李书记说晚上不回市里,让我在网上订了房间。”见他来了,冉雨笑着小声说道。

  “不回市里?为什么不让卧龙那边安排?”贾牧有些发懵。

  “是李书记的要求,还让我按之前的行程跟卧龙那边沟通的。”

  “啊?”贾牧也不笨,立刻就想明白了李书记是要甩开卧龙的一帮子人,“这……卧龙那边怕是要倒霉了!”他小声说道。

  “工作要是做扎实了,怕什么?反过看,只有工作没做到位的才会有这样那样的担心!”冉雨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你怎么好像对卧龙有意见?”贾牧好奇地问道。

  “没意见!但我从来没真正跟着哪个领导像李书记这样微服私访的,想想都有点儿兴奋。嘿,你看这有部很老的连续剧叫《戏说乾隆》吗?”

  贾牧是八五后,的的确确是看过那部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台湾古装剧的,但冉雨是地道的九零后,她怎么可能也看过这种老掉牙的电视剧呢?

  “我看过正常啊,你怎么也看过?”

  “我上大学时选修过电影学,这部电视剧是入选了中国电视剧史的,我就翻出来看了一遍,拍得很棒啊,比现在那些什么小鲜肉的演技扎实多了!嘿嘿,你说我们俩算不算这李乾隆身边的春喜和宝柱?”

  贾牧失笑:“那咱们还差个能说会道的贾六!”说着,又看冉雨看着自己,便意识到了什么,失笑道:“我姓贾,但不是贾六,贾六是太监!”

  两人小声说笑着,之后便做着一些出发的准备,时间过去得很快,如同昨日一般,见了卧龙县的人,按照之前排定的剧本走过场,直到傍晚天色渐暗时,挥手跟卧龙县的书记、县长告别,一天的时间便也就这般过去了。

  “李书记,我们这会儿去哪儿?”车子拐过几个弯,正要上国道的时候,冉雨便回头请示道。

  司机老文听冉雨这么说,便微微降低了车速,他是柳震泓从公安局里调过来的,当兵的时候就是驾驶员,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却也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李云道想了想,笑道:“都饿了吧?冉雨,找一家特色餐馆,今儿晚上,我请你们仨吃饭!”

  (伏笔看出来了吗?看完的去公众号“仲星羽”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