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七十三章 恶梦和天堂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何大海的金水湾别墅很奢华,但两人住在里面生活倒也简单,何大海本就是个懒人,如果不是李大刁民下厨,他能天天被外卖包装盒包围着。欢迎来到阅读冰箱里的食物还算鲜,一开始看着还起码能够吃一个礼拜,但三天后李云道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发愁的时候,李云道终于接到了黄梅花的电话。

  “对方已经离开苏州了,具体什么身份现在还能难讲。”黄梅花的话对于李云道来说似乎并不算是好消息,论谁被一个类似于黄梅花这般的高手时刻惦记着都会寝食难安。

  “没事儿,头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尽管心下不安,李云道狠狠心道,“几百公斤的狗瞎子都要不了我的命,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翻了天去。”

  黄梅花倒是难得被李大刁民的刁钻劲头逗乐了,电话里传来几声笑声:“我说你也别太大意,虽然我觉得这次的人似乎没有太大的恶意,但还是小心为上。”问清了李云道现在的地点,黄梅花说是安排了两人来接他。李云道也没有推脱,这个时候多一个两个特种退役军人在身边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放下电话,李大刁民就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胡子邋遢的何大海:“待会儿我就走了,你一个人悠着点!”

  何大海仍旧一身皱巴巴的睡衣,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你小子比泥鳅还滑,吃我的喝我的,还害我毁了一个据点……”

  李云道笑道:“以后补你。”

  “老子认钱不认人!”何大海没好气道,“不过就你这葛朗台,我估摸着也是一毛不拔的货se……”

  李大刁民底气十足:“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妈的,再刺激老子,绑了你跟阮家丫头换钱去,那丫头身价起码要用亿做单位了,拿你换个几百大洋应该不成问题。”何大海威胁道。

  李大刁民叉腰耍赖:“你敢绑老子就敢奉陪。”

  何大海啧啧嘴巴,连忙摇头:“就当老子没说,那丫头可不是一般的疯……”看他的模样,似乎还在阮家大疯妞手里吃过亏。

  李云道乐道:“要不,你老人家绑了我跟蔡家那位伸手,那位xing格很好静,没阮疯妞那么疯癫。”

  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的何大海却猛然一个哆嗦,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李云道:“蔡家大菩萨我可惹不起,她本人脾气倒是不错,可真得罪了她,她家那头东北猛虎还不窜到江南要咬头我?这还是轻的,她小叔一句话,分分钟就能秒了我。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小叔是谁。”

  李大刁民耸耸肩,接下来一句话不可谓不惊世骇俗:“不就是蔡修戈嘛,我跟他交过手,还行,他还欠我个人情。”

  何大海从沙发上跳起来,围着李大刁民走了一圈,像看怪物一般:“你真跟上海那位交过手?”

  李云道不屑道:“他手下还动枪了呢,不过都被我大哥和二哥玩趴下了。”

  这三天两人也没啥事情,除了睡觉,就靠着喝酒聊天打发时间了,所以李云道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多多少少何大海也知道一点,尤其是李云道花了些口舌介绍的弓角、徽猷,何大海虽没见着人,但已经对那两个可以空手搏熊、单手劈牛的猛货神交已久。听到李云道说他们还跟蔡修戈的手下交过手,而且还占了上风,这位在情报战线奋斗了半辈子的中年男人终于惹不住道:“老三,有机会一定要介绍你们家那两位给我认识!”

  李云道笑道:“那两个憨货有什么好认识的,你认识我就成。”

  何大海气得笑道:“就你个刁民?认识你真是我倒了八辈子霉了,你看看,我才认识你小半年了,活儿干了一打,钱是没收到一分,最后还搭上一个据点。”

  “都说以后补你了。”李云道笑道,“要不要老子给你立个字据?”

  何大海这回却很大方地大手一挥:“立了有个屁用,你到时候两手一拍屁股不认帐我找谁去,算了,这个人情你欠下了,以后慢慢儿还!”在生死一线摸爬滚打了半辈子,何大海早练就了一副识人的火眼金睛,以他的阅历,绝对不可能看不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潜力。

  “妈的,我倒宁可你跟我要钱了。”李大刁民一脸这笔生意做亏了的懊恼模样,“先说好了啊,违法犯罪的事情咱可不掺和。”

  何大海乐道:“咱是良民,哪会干那些偷鸡摸狗伤风败yu的事情!”

  李云道气得笑道:“你还良民?你如果是良民,萨达姆、拉登们都可以进天堂了。”

  何大海却认真道:“其实这两哥们儿人都还不错,在中东那会儿也挺照顾咱,老萨xing格强势了点,小拉就有点儿……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jing神病……”

  李云道没好气道:“就知道你一天到晚跟一群jing神病混在一起才弄成现在这副尊容。”

  何大海反倒以此为荣:“老子这才叫男人,苏东坡你知不知道,读了那么多书,你肯定知道,这叫豪放,豪放派你懂不懂?”

  “你这能叫豪放的话,满大街都是文人sao客了……”手机响了,李云道看是王汉的电话,就知道他们来了,也不多跟何大海废话,“回头空了再给你打电话。”说完就准备出门。

  何大海也没半点送客的意思,反倒倒到沙发上,悠悠地换了个台才道:“你小子悠着点,留着这条小命,别忘了你还欠老子一个人情呢!回头你死了,老子连说理的地儿都没有。”

  李云道这回倒没跟他瞎贫嘴,转身认真道:“你天天这么瞎窝着也不是回事儿,想不想出来帮我?”

  何大海眼皮都没抬一下:“帮你个鸡*巴啊,老子白白给你打了小半年的工,到现在半分钱没拿到,再跟你那么瞎混混,真要天天喝西北风了?”

  李云道却认真回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不着急。”说完独自出门,留下一身皱巴巴睡衣的中年男人对着天花板发呆。

  对有些人来说,刀尖舔血的ri子如同恶梦一般。

  但对某些人来说,那就是天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