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江宁风波(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鹿城官场投下一枚石子激起无数浪花的“始作俑者”此时这几日却很悠闲自得,跟市委办和市府办这边打了招呼后,他便带着贾牧和冉雨两个秘书离开了鹿城。关于这一点,无论是倪昊言还是武大庆都是可以理解的,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快过年了,但凡在京城里有些人脉关系的,此时再不走动走动,更待何时?至于为什么要着秘书一起去,这同样是可以理解的,京城的领导们同样是有秘书的,秘书跟秘书打好关系,有时候不需要领导自己出面,很多事情通过秘书层面便顺理成章地解决了。

  老文将李云道三人送到高铁站,原本是可以走特殊通道的,但贾牧和冉雨都知道李书记不知道劳师动众,便跟着排队的人群检票进站。冉雨正拿着手机给京城的朋友发微信,说是要约时间涮羊肉,微信还没发出去的时候,却骤然看到贾牧递过来的车票上写着“鹿城至江宁”。冉雨诧异地看着贾牧,后者伸出食指在唇边做了个噤声表情,直到进站上了高铁,她才小声问身边的贾牧:“怎么是江宁?不是说去京城的吗?”

  贾牧凑到冉雨耳边小声道:“领导吩咐了,决不能泄露行踪,你没看这次连老文都没带嘛!”

  冉雨诧异地看了一眼坐在隔着过道侧前方的年轻书记,说实话,这个刚刚还主动帮带着孩子的女乘客将行李搬上行李架的男子乍一看看的不像是个当官的,很多的时候,如果不是小书记身上的气场过于强大,她真的会时不时将他当成是同龄的朋友。

  “没有没说去江宁做什么?”冉雨小声问道。

  “没,领导哪能事事都能我们说。不过我估计这快过年了,应该是去看一些老朋友吧,我看书记的履历上,江宁可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啊,那朋友自然是不少的。”贾牧依照自己的分析做着推测。

  “嗯,我在浙北大学读书的时候看过关于李书记的报道,那会儿市里正发起‘向李云道同志学习’的活动,上面介绍得很清楚,破获的是价值上亿的毒品大案,后来南美的毒贩还派了雇佣军报复,逼得李书记从江宁长桥大桥上直接跳了江呢!”

  “啊?”贾牧瞪圆了眼睛,扶了扶眼镜,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冉雨道,“真的假的,跳江?”

  “反正报纸上都是这么写的,应该不会有假吧!”冉雨耸耸肩道,“我听西湖的朋友说,李书记当警察的时候可厉害了,死在他手里的犯罪份子起码都超过一打了!”

  贾牧难地置信地看看侧前方的年轻书记,似乎很难将文质彬彬的年轻领导跟开枪罪犯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但有一点作为这段时间时常跟在李云道身后的大秘他还是感受到了的,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身上有股子寻常官员所没有的杀气,或者说是面对任何艰难险阻都无所畏惧的勇气。

  从鹿城到江宁的高铁需要将近五个钟头,贾牧因为前一天熬夜写份材料,所以很快就靠在座位上睡了过去,冉雨玩了会手机,目光便又落在李云道的身上,年轻的市委书记没有休息,而是捧着一本纸质的书,手中拿着一只笔,时而在书页上写写划划,时而停下来思考着什么。夕阳透过车窗落在年轻书记的肩膀上,冉雨突然有种拿相机把这一幕拍下来的冲动,也许很多年后,有人会拿着这张照片回忆当年种种——毕竟年轻的书记才三十出头,将来能走到哪一步,这是很多人都翘首以待的。

  车行了将近五个钟头,除了中间起身到车厢连接处活动了一下外,剩余的时间李云道几乎都在消化这册《资治通鉴》。来了鹿城后,放下在京城期间修习的那些学术类的书,他便开始用全新的视角来读这本鸿篇巨著。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重新捧起这部华夏第一部编年体通史巨作,读诗使人明秀,读史使人明智,王朝更替的沧桑历史当中,自然不乏揭示人类社会变迁的普通规律。

  直到列车提示前方到站“江宁站”的时候,李云道这才缓缓合上书页,微微闭眼。

  六朝古都,阔别多年!

  正是腊月里,下了列车寒气逼人,习惯了鹿城海滨气候的贾牧和冉雨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李云道却没觉得很冷,只是周围一起下车的那些说着江宁话的姑娘们,一口一个“没得D事”,他便油然唇角上扬——多么熟悉的地方,多么熟悉的方言,似乎自从江宁长桥大桥上的那一跃后,自己便彻底与这座城市绝缘了,只是事隔多年,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时,长桥大桥上的子弹和火箭筒都忘得一干二净,剩下的都是关于这座古都的美好。

  “李书记,我们去哪儿?我叫辆网约专车。”快出站的时候,贾牧问道。

  “哦,不用了,有人来接站。”李云道笑着道,“我虽然已经很久没来了,但是在这个地方还是有很多老朋友的。”

  话刚落音,便听到一个兴奋的声音:“头儿!”

  还没等人走出来,一个肩扛二级警督的男子兴奋地冲了上来,一个热情无比的熊抱:“头儿,你终于肯回来看看了!”在一线历练了多年的刘晓明如今已经是江北区公安局刑侦大队长了,接到李云道的电话后,便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赶来接站。看到容貌跟当年似乎并没有太多变化的李云道,再看看自己微微发福的小肚子,这位当初跟着李云道一起从姑苏调往江宁的警界精英不禁有些感慨:“头儿,你这离开江宁快七、八年了吧?”

  李云道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听说儿子已经上小学了?不错嘛,能把秀娜骗到手!”当年刘晓明和周秀娜便是他手下的哼哈二将,自己在香港执行任务时,这两人便好上了,据说当年还是奉子成婚的。

  “嘿嘿嘿,当初不是头儿你牵的线嘛!对了,我跟沈部长说了,她调回纪委了,现在是区委常委、纪委书记,要是知道您回来了,说什么也一定要来接你的,她被市里喊去开会了,晚上参加咱们的小范围聚会!剩下的一些人我也都通知了,您看有没有漏掉的!”刘晓明报了一串名字,都是当初李云道在江北区公安局管刑侦和缉毒时结识的一众好兄弟,“你不知道,听说你回来看看,这帮牲口一个个高兴得嗷嗷叫!不过可惜韩局调去部里了,前年被派驻国际刑警总部了,否则你回来,他应该是最高兴的。”

  李云道笑了笑,点点头:“多留两个位置,我还有个朋友晚上一起,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对了,这两位是我在鹿城的同事,贾牧和冉雨!”

  “哎哟,头儿,你到哪儿都是不忘带着俊男美女啊,就像当年我跟秀娜那样儿!”刘晓明本就是自来熟的个性,打趣着这对鹿城来的两位大秘。

  贾牧笑着自我介绍道:“刘队你好,我是李书记的秘书,负责协助李书记沟通市府办相关事宜。”

  冉雨也笑道:“我叫冉雨,刘队好,我也是秘书,负责协调市委办的事情。”

  刘晓明也知道李云道现在是一肩双挑,冲他竖起大拇指道:“头儿,当年在姑苏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一般,果然,你看看当初在姑苏为难咱们的那些人,现在没有一个官儿比你大的。”

  所谓兄弟,就是一起抽过烟,一起打过架,一起上过背靠背的战场,所以任何时候都愿意将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方,刘晓明显然就是被李云道划入兄弟这个行列的。

  赶上了晚高峰,所以从江宁南站到他们订好吃饭地方足足开了快一个钟头。

  “头儿,因为都是自己人,就选在了彭帅他老丈人开的酒家里头,毕竟你和沈书记的身份比较敏感,自家人的餐厅也安全些。”刘晓明笑着道,“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彭帅结婚了,这小子找了六中的一个英语老师,据说现在天天被逼着背词。”

  彭帅是李云道兼管江北区缉毒大队时的部下,当年还是个刚刚走出警校不久的大男孩,没想到现在也已经结婚了。听刘晓明介绍着大家的情况,李云道心中涌出万份感慨——光阴飞逝,自己也从个什么都不懂的山间玉农蜕变为华夏政界的中坚力量,更不说那些风华茂的年轻人了。

  李云道问了地址,将地址发了出去,之后跟刘晓明聊着着近况。

  “沈燕飞怎么样了?”李云道想了想,最后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沈书记?”刘晓明张了张嘴,有些诧异地看着李云道,“挺好啊,现在是区里工作,据说马上又要升了。”

  “嗯,她也结婚了?”

  “这倒没有,听说之前很多人都在给沈书记介绍男朋友,但都被她给一一拒绝了,说是事业为重,嘿,你知道的,她的眼光高,普通的男同胞,可入不了她的法眼。”

  第四四四四四四四更来了!感谢兄弟们的大力支持,今天还会有惊喜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