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江宁风波(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一次,就连贾牧和冉雨都双进入了石化状态,这女子是谁,在目前的华夏,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齐褒姒!”冉雨从上大学开始是“后媛会”西湖分会的中坚力量,很难想象这个如今身为鹿城市委办青年一代中坚力量的冉秘书曾经为了支持眼前的明星省吃俭用甚至不远万里,此时曾经的偶像站在自己的面前,哪怕追星的动力已经不如年轻时那般疯狂而执着,她还是忍不住地轻轻发出一声惊叹,“真的是齐褒姒哎!”

  贾牧也傻眼了,他关心的不是大明星本身,而是李书记跟齐褒姒的关系,从男人的眼光来看,刚刚李书记主动上前帮齐褒姒拿外套以及拉着她往座位上走的状态,他便初步判断出,年轻的领导跟这位全球瞩目的大明星关系不浅。

  “她就不用我多介绍了, 齐媛,也就是你们都熟悉的齐褒姒,我一直跟她说,这艺名起得不咋的,因为这个名字起码得掉两成的粉。”包间里的氛围很轻松,李云道向众人介绍着齐褒姒,又给齐褒姒逐一介绍了原先的兄弟们。

  齐大明星微笑着双手合十:“各位见谅,来晚了,实在抱歉!”没有任何大明星的架子,歉意真诚。

  包括刘晓明在内的众人说到底都是日日应付柴米油盐的普通人,哪里跟这样的大明星同桌进餐过,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之前在京城过春节时,乐天跟齐褒姒也就已经认得了,此时笑着解围道:“不晚不晚,我们也刚到不久。前些天我就看到二桥附近硕大的广告牌上写着你要来办演唱会的广告,嘿嘿,我就琢磨着有人是不是要跑来江宁了,果然,你要是不来江宁开演唱会,云道这家伙恐怕八百年都想不起来江宁一趟。”

  此时刘晓明也唯恐天下不乱地补刀道:“就是就是,离开江宁都多长时间了,就没回来看过我们这帮兄弟!头儿,今儿我们可都得好好敬你两杯,省得你一回鹿城就把我们这帮兄弟给忘了。”

  沈燕飞则是一直没有说话,多年前李云道受伤在姑苏小河畔的宅子里休养时,她便知道这个女人总有一天会成李云道的红颜之一,如今来看,自己独守江宁的这些年里,当年跟自己几乎同一起跑线的女子应该已经远远走在了自己前面,一时间五味杂陈也只有年轻的沈书记自己才能体会。

  一群出生入死的刑警和缉毒警,两个干纪委的,两个秘书,一个大明星,一群原本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人因为李云道这根精神纽带而被串联在了一起,又因为李云道的妙语连珠式的穿针引线,饭桌上宾桌尽欢。

  隔着不足十米的另外一处包间里,一个约摸三十出头的俊俏的男人推门走了进去:“白老大,我刚刚看到刘晓明也在这层吃饭。”

  被男子称为白老大正是继龙正清后成为江宁地下实际掌权人的白稼先,绰号“白头”,听到“刘晓明”三个字的时候,白稼先那张微微泛紫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江北分局的那个刘晓明?哟吼,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跟哪些人在一起,你看到了吗?”

  “刚刚就看到他一个人跑出来接电话,不过里头闹哄哄的,估摸着是刑警队的在庆功吧!”男人打量着大哥的脸色,果然,听到“庆功”二字时,大哥脸上的怒意又更盛了几份。

  但很快,一抹厉光从中年男子眼中一扫而过后,怒意消了几份:“明天给老狗打个电话,就说我要请他聚聚,想当年我跟他都在龙爷手下讨生活,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总是这样自家人打自家人,白白让警察占了便宜!”

  “好的大哥,我明天就跟那边联系。那刘晓明那边……”

  “让他得意两天吧,有得他哭的时候,别忘了那句话,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借着上次金沙酒吧凶杀案,他一口气抓我们十二个人,兄弟们现在都憋着口气呢,等时机成熟了,有得他好果子吃的。不过既然碰上了,不去敬杯酒就不合适了,如青,开瓶茅台,多拿几个高脚杯,咱们先会会那刘队长去。”

  刘晓明两口子正唱着双簧说着些分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正说到兴头上,有人敲了门,服务员探进来一个脑袋说:“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刘队的几个朋友说是要来敬酒。”

  在华夏的酒桌上,串场子敬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花花轿子众人抬嘛,华夏社会的诸多人脉关系都是在这一杯杯酒里逐步构建起来的。只不过如今八项规定出来后,体制中人闻酒局便色闻,但社会上长此以往形成的风气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便能改得了的。

  众人好奇地看向门外,便见一个一头银发、印堂发紫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名手下大笑着走了进来:“听说刘队长带兄弟们在这儿吃饭,我白某人不来敬杯酒就太没礼数了……”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刘晓明今天的位置背对着门,这说明今天在场的还有比刘晓明地位高得多的人,而后,他的目光便落在正对门的主座上,心中一个咯噔,脸上的笑容几乎瞬间凝结在当场,“李……李……”哪怕事隔这么多年,他依然一脸就认出了坐在主座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正是那年亲手将龙爷送进监狱的李云道。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一年多年前,这人还在隔壁的邻省江北当公安厅长,更是在江北黑道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直到现在,他收拢的一些从江北逃逸出来的涉黑人士都不敢再踏入江北半步,原因就只是因为眼前这个看上去儒雅得如同学者一般的年轻男子。

  还好他反应极快,嚣张的气焰瞬间消息得一干二净:“哎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原本是李厅长故地重游,打扰各位雅兴了,来来来,这杯酒我一块儿敬了,感谢李厅长当年的关照,欢迎您多回我们江宁指导工作啊!”一杯酒,来时气焰嚣张,走的时候几乎是夹着尾巴的。

  等白稼先等人离开了,李云道才笑着问刘晓明道:“怎么,你跟白头死磕上了?”

  不等刘晓明开口,沈燕飞便帮他答道:“白头的二儿子,白虬龙在晓明之前主导的一次行动中受了伤,从楼上摔了下去,变成了植物人。”

  “白虬龙?”李云道的脑中立刻浮现了那个人前乖巧人后邪恶的少年,奇道,“大儿子白巨象没接他老子的班,二儿子倒是接班了?”

  彭帅笑道:“白巨象喜欢黄队家的闺女,美美去美国深造后,那小子也就跟了过去。但那个白虬龙,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小白头,之前在江南的年轻人里头流行一种叫‘小开心’的软性毒品,就是他搞出来的。上次刘队跟我们缉毒联合行动,把这小子在制毒工厂里给堵了,这白虬龙也是个狠角儿,才二十啷当的,居然就敢从五楼往下跳,这不,摔成了植物人,还不如被我们抓了一枪毙了呢!”

  李云道恍然,怪不得刚刚白稼先看刘晓明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中年丧子,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无比沉重的打击。

  白稼先一行回到自己的包间里,气氛沉闷得有些可怕,几名手下都看向白头的“智囊”丁如青。

  一旁的丁如青深吸了口气道:“大哥,没想到还会在江宁碰上李云道,不过这两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好像他现在也不在江北了!”

  白稼先面色沉重地点点头:“李云道不是刘晓明这些人,那是一个真正的狠角儿,他在江北弄死的像我们这样的人,据说双手双脚加一起都数不过来。没听说公安厅那边有人员变动啊,他回来做什么?”

  丁如青想了想道:“大哥,你有没有注意刚刚坐在李云道身边的两个女的,一个好像是之前在江北分局干过的江燕飞,现在是江北区的常委、纪委书记,还有一个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马上要在江北开演唱会的大明星齐褒姒。”

  “齐褒姒?”白稼先点点头,却道,“我真正关心的不是齐褒姒,而是刚刚那个一直在打量我们的乐部长。”

  “乐部长?”丁如青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大哥白头说的“乐部长”究竟是何方神圣。

  “乐天,现在省纪委二号人物,据说是个很有背景的年轻人,看样子,他跟李云道的关系也很不一般。”

  “大哥,咱们的仇人是刘晓明,乐天一个纪委副书记,也就李云道来的时候会露露脸,平日里怕是也关心不到一个区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而且要动刘晓明,其实也不定要我们自己动手,您明儿不是约了老狗吗?老狗是个粗人,要是能引得老狗跟刘晓明发生冲突,咱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没准儿还能坐收渔翁之利。”

  “我约老狗其实原本也就有这层意思,但今天碰到了李云道,这事儿我得好好琢磨琢磨,约老狗的事情先缓一缓,巨象在美国联系的脑科专家怎么说?”

  “说是联系上了,但档期排不开。老美一惯常都很傲慢的,尤其是这类高学历的医生。”

  白稼先冷笑一声:“跟巨象说,那家伙要是再推阻,就给我把人从美国绑回来!治不好虬龙,休想离开!”

  第六六六六六六六更来了!今天最后一更,最后说一句,不被禁,就继续写,禁了的话,在公众号“仲星羽”上给你们一个完美的结尾。刁民过后,也许羽少再也不都市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