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江宁风波(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后排坐着省纪委的二号人物乐部长,沈燕飞其实并不紧张,应付这个级别的领导,她有足够多的经验,而且她很明显地感受得到,乐副部长很明显地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下属来看待,也许是因为李云道的关系,此时的交流更像是朋友。

  乐天微微打开些车窗,夜风了灌进来,他坐直身子,拿出烟盒:“介不介意我抽根烟?”

  沈燕飞笑着摇头:“没事,他之前在江宁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在我车上抽烟。”

  “嗯。”乐天点了烟,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缓解了些许烟瘾后,这才又道,“有没有发现,那家伙身上有种很特殊的魅力?”

  “啊?”沈燕飞有些不太明白乐天问出这个问题的用意所在,但心跳却是不由自主地加速了——如果没有魅力,她会一直单身这么些年吗?

  “你有没有发现,他只要现在某个地方,就算是昨天才相识的,但很快他就会成为这一群人当中的佼佼者,你会不由自主地什么事情都会去问问他的意见,无论他的身份是同事、是朋友还是同学,而且你会觉得他的意见特别重要。”乐天笑着吐出一个烟圈,“我一开始想不通,后来这次来江南前,我回蜀中跟我家老爷子聊了聊,这才恍然。”

  “嗯?恍然?我觉得大概是因为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吧!”沈燕飞笑着道。

  “重情重义,这只是一方面。我家老爷子给我举了个例子啊,说是当年打仗的时候,也有一些这样的人,这些人很快就成为了部队的主力,开国后走上功勋台的成为国之重臣的也是这拔人,老爷子说,这就是天生的领导人气质。”乐天的口吻似乎有些羡慕,但突然间话锋一转,“沈燕飞,你是不是喜欢李云道?”

  沈燕飞被这个炸雷一样的问题轰得如石化般愣在了当场,但好在她反应也算快的,意识到自己失态后,连忙道:“乐部长,您别乱说……”慌乱的眼神和手足无措的神态,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你别紧张,我就问问。这家伙的确很讨受姑娘们欢迎,你都不知道,在北清大学读研修班的时候,这小子可是被评为‘校草’的,他早上起来到楼下去打拳,那些姑娘们就在边上犯花痴……”说着,乐天自己也笑了起来,“你别跟他说啊,其实每次他晨练的地点,都是我用小号在北清的论坛上泄漏的,嘿嘿嘿……”乐天笑得幸灾乐祸,哪里有半点纪检领导的派头。

  沈燕飞听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为什么,你们不是好兄弟吗?”

  乐天自己也笑了起来:“我就是喜欢看被姑娘们追着抱头鼠窜的样子,嗯,主要他长得比我帅啊,我有点儿嫉妒。”

  嫉妒也就是说说,对于这个为了小崔从鹿城赶来江宁的兄弟,乐天是打心眼里认可的。

  他启下车窗,夜风很快就将车里的烟雾吹散,他看着山脚会所的方向,一抹笑意里还带着些许忧虑:“如果总是这样,往后倒是越来越麻烦啊!”

  沈燕飞也有些担忧地看向同样的方向:“会不会出事?”

  乐天摇头,但面色有些凝重:“蒋青天做事阴狠毒辣,这几年手段也越发高明了。但面对云道,他还是会有所忌讳的,安全应该是没问题了,只是我不太清楚云道拿什么筹码去跟他谈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蒋青天这次针对亨伟集团,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不酒?您的意思是他要的不是股份?”对于这位蒋家大少这一年多来在江宁折腾出的动静,沈燕飞是有所耳闻的,但也只是听些传闻说蒋青天疯敛民营企业的股权,一开始她是不信的,直到今天李云道来,她才知道,那位在公众场合如同翩翩君子般的蒋厅长居然当真如此贪婪的一面。

  “有些事情,我就不多说了,我只能说,对于蒋青天来说,亨伟的三成股权远没有某些东西来得重要。或者说,他看准了云道会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弱点,想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那……岂不是很被动?”她有些担心地看向远处。

  “是啊!”乐天也叹息一声,不好他马上便又笑了起来,“他一定有办法的,现在该发愁的,应该是那位蒋家大少才对。我只是有些担心啊,万一人家来的是组合拳,那就有些措手不及了。”

  茶液轻溅,屋子里一片静谧,只听得到外面偶尔传来的山风呼啸。

  李云道静静地看着一脸笑意的蒋青天:“这事儿,你是不是谋划了很久了?”

  蒋青天拿起眼前的茶盅,却只是放在唇边闻着茶香:“其实也没有很久啊。”他微微笑着,这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最畅快的一刻了,哪怕此时对方脸上依旧保持着无比平静的表情,他依旧能感受得到那平和背后的心潮汹涌。他并没指望着这样就能让李云道却步,也没真的觉得李云道会为了崔家放弃仕途,但能让这个当年给予自己无穷羞辱的家伙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便觉得很开心了——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不知为何,李云道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现在回去就打辞职报告,崔家的事情是不是就能一笔勾销?”

  蒋青天抬起头,认真望着他:“如果你当真豁得出去,我担保崔家无事。”

  李云道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嗯,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不会这么做?”

  蒋青天看着他,笑了笑,耸耸肩膀道:“万一你真的觉得崔家对你来说很重要呢?不过说实话啊,老崔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认可你,听说之前在江北的投资,就是被老崔否决的,为了这,父子俩还差点儿翻了脸。所以说,为了崔家而摧毁自己的仕途,不值当!我要是你,管他去死!”

  李云道看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口气:“唉,可惜啊……”

  蒋青天看着他,在等着他的下文。

  可惜我不是你,你研究了我这么多年,应该也清楚的,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重情义。所以‘管他去死’这样的事情,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蒋青天微微皱了皱眉,他观察着李云道的脸色,试探道:“这么说,你说服了崔家把专利让出来?”

  李云道点头:“说服了!”

  蒋青天哈哈大笑,笑得前伏后仰,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好一个‘太重情义’的李书记,厉害厉害!”

  李云道双臂撑在膝盖上,静静地看着一脸讥讽意味的蒋青天:“谢谢。”

  蒋青天笑着举杯:“说谢谢的应该是我。”

  李云道的手机突然震了震,他拿起看了一眼,而后笑道:“嗯,谢谢你的好茶。”说完,他起身便走,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依旧得意洋洋的蒋青天道,“漫漫长夜,少喝点茶,会睡不着的。”

  蒋青天对着他举杯道:“我会安排律师跟小崔总对接专利转让的事宜的。”

  李云道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人:“嗯,找个好一点的律师。”

  蒋青天微微皱眉,李云道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事出异常必有妖,难道是自己忽视了什么环节?

  “等等!”他想到了什么,终于还是将李云道喊住了。

  正欲开门的李云道缓缓转身:“蒋厅长,难得见一面,送你一句话,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蒋青天阴沉着脸看向他,问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李云道笑了起来:“嗯,还不算笨。看明天的新闻吧,哦,现在新媒体能发达,华新社这些传统的国家级媒体都入驻新媒体平台了,待会儿如果睡不着,刷刷看,没准儿能刷到你要的答案。”

  说完,他打开门,那面容姣好的和服女子诧异地看着他,在李云道的脸上,她没有找到任何与愤怒有关的表情,那张长着一对桃花眸的脸上有的只是平和从容。

  她的视线转向原地不动的蒋家大少,顿时便微微有些错愕,原本应该出现在李云道脸上的表情,此时正挂在蒋公子的脸上。

  擦肩而过时,李云道轻轻说了些什么,和服女子身子猛然间一颤,面如死灰地目送李云道缓缓按原路返回。

  “怎么了?”待那身影消失后,她和蒋青天几乎同时开口。

  蒋青天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茶水,愤而将杯子扔在桌上——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情绪失控了,他自己甚至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面对那个他觉得可以踩成烂泥的家伙时,自己都会处在下风。

  很多年前,双方较量的是武力值,这一次,便纯粹是智商和手段的硬碰硬了。

  “他究竟是什么人!”这是和服女子坐下身后的第一句话。

  “他是个魔鬼。”

  她摇了摇头,哪怕是魔鬼,都不可能一语便道破她的先天破绽,就算是村子里的上忍也不可能知道得如此清楚。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蒋青天如此失态?你们猜,猜不出来的到公众号“仲星羽”上问羽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