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江宁风波(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长夜漫漫,果然如李云道说的那样,容易失眠。但让蒋家大少辗转反侧的不是刚刚喝的茶,而是他刚刚收到的消息。崔家的的确确将专利转让了出来,不过不是给他蒋青天,而是一毛钱都不要地将专利让给了国家,以此换来了长达十年的国防订单。这其中谁在穿针引线,这一点毋庸置疑,哪怕之前想得再如何缜密,将构陷崔家的证据做得如何翔实,这一招以退为进,是蒋青天始料不及的。

  人,都是习惯以己度人的。在蒋青天看来,那三个专利几乎等同于上百亿的资产,没有人舍得将它们无偿地让出去,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拿这一年来从其它民企营业搜刮来的干股来换取崔家手中的无形资产。

  但这一切又被李云道不废吹灰之力地破坏了,正如同那年在京城饭店,他破坏了自己苦心经营的蒋蔡两家联姻的局面。如今那曾经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子已经嫁作他人妇,连孩子都生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拜李云道所赐。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他,或者说自己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自己在不断成长,那么王家的这个野种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成长得比自己还快,自己这些年几乎原地踏步,仕途上没有太大的进展,但那当年一文不值的家伙已经是副厅级代正厅职的地级市一把手,虽然是代理的,但手中的权力完全不是他一个商务厅厅长可以比拟的。

  房间内灯光昏黄,他长长叹息一声,睡不着,便坐起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新闻,刚刚收到的消息还没有在官媒上发布,但他可以想象,明天,也许是后天,又或者是往后的某一天,所有官方媒体都会铺天盖地的来报道亨伟集团无偿将战略性专性奉献给国家的事例。想到这里,他甚至了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那位对手,在眼下国内的经济状态中,亨伟 这样的民营企业无偿让渡专利在高层眼显然是雪中送炭的,亨伟这次拿了国防大订单,那么自己起码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不能再觊觎亨伟这块民营的肥肉了,哪怕因为这次的事情,自己想要报复,也要掂量掂量来自京城的怒火。

  他冷笑一声,十年嘛,没关系,人这一辈子很长,十年后自己还不到五十岁,应该正当壮年,风水轮流转,到时候再看你李云道保不保得住崔家……

  他的思路被陡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沙希打断了,那换上一身夜行衣的女子面色有些沉重,此时摘掉蒙在脸上的黑布,说道:“他身边有暗桩,还不止一个,其中一个应该是村子里的叛徒。”

  蒋青天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来无影去无踪,拍拍身侧的床道:“外面冷,上来说。”

  沙希褪去一身黑色夜行衣,蒋青天顿时失笑,这女人,夜行衣下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沙希面无表情地钻进毛毯,皮肤冰冷,冷神却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冷冽三分:“我会请长老会的长老亲自来处理她。”比起李云道,她似乎更想杀掉那个叛徒。

  “李云道身边有你们的人,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吗?”蒋青天冷笑,“长老啊,恐怕要多来两个,这家伙命大得很!”

  沙希冰冷的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请不要忘记,我们是合作关系。”

  “随便,你们保护我的安全,顺便帮我处理一些棘手的人和事情。哎呀,我也是吃了很多亏以后才发现,与其在身边养着那些没用的狗,还不如多花点钱,把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他笑了起来,引着那女子的手往自己身上游去。

  夜很长,风很冷,屋子里很暖和,很适合仇恨的发酵。

  夜很长,风很冷,车子里也很暖和,很适合某种暧昧情绪的酝酿,只可惜多了乐胖子这个“电灯泡”。

  “我以为待会儿要冲进去救人呢!”乐天其实已经称不上“胖子”这个绰号了,但面对李云道长时间养成的嬉皮笑脸的习惯,并没有因为高升为江南省纪委副书记而有所改变,“怎么说了?要不要我出手?”

  李云道微笑着摇头:“梅家刚出事,你们乐家跟梅家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现在如果再多出蒋平生这么个难缠的对手,你家老爷子恐怕要气得打飞的过来打断你的狗腿!”

  乐天笑得肩膀抖动:“我也就说说,我这身板,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就算冲进去也是炮灰,不过听说燕飞同志身手手很不错,刚刚我就在想,你要是真出不来,今儿晚上估计还真的就得看燕飞同志了。”

  开着车的沈燕飞苦笑,她其实很想单独跟李云道说上两句,但唠唠叨叨的乐部长似乎一点儿都不解风情,直到把李云道送回了下榻的酒店,他也仍旧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真的明儿一早就要走?”乐天趴在车窗上,眨巴着眼睛,活像个在丈夫那儿受了委屈的小娘们儿。

  “不回去不行啊,机构改革的命题前两天我抛了下去,这快要过年了,不亲自坐镇着,不放心啊!”李云道实话实说。

  “诶,透漏一下,你今儿用什么办法对付人家蒋家大少了,看你刚刚的情绪,蒋青天这回估计‘伤’得不轻啊!”乐天还是有些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之前秦家把‘秦朝集团’囫囵着送给了国家,我这回不过是依样画葫芦而已。”李云道笑着道。

  “什么?你让崔家把亨伟集团全部变成国有了?”乐天两眼瞪得浑圆,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我要真这么干,老崔第一个要找我拼命的。嗯,蒋青天的目标不是股权,是他们手里的专利,我顺手推舟让老崔把专利无偿送给了保利。”

  “哈哈哈,你他娘的贼精了,这种法子也能被你想出来,以你家老爷子给你在军中搭建的人脉,再加上这些专利,我估摸着崔家这回算是穿上乌龟壳了,姓蒋的有段时间打不了崔家的主意了。”胖子笑得幸灾乐祸的。

  “嗯,军方其实也算厚道,回赠了十年的长期订单,另外,我还想办法给老崔运作了个政协的位置,开过春了,应该还有些好处会落到老崔头上,这回他们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那还不是因为有你在帮他们运作着?嘿,不信换个人试试,指不定跟蒋青天就狼狈为奸,整个儿吃下亨伟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听说最近蒋青天收了不少干股了,可惜没有证据……唉!”

  “有证据你现在也不能动他,只要蒋平生不死,谁都不能动他!当然,前提是他自己不作死。”

  “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不过,云道,我怎么觉得这事儿还没结束呢?”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冲开车的沈燕飞挥了挥手:“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有空一起到鹿城来看看我。”

  沈燕飞看着他,眼神有些迷离,但马上又反应过来,挤出一丝笑容道:“好啊,我带晓明、秀娜他们一起去看你,到时候你这个大忙人可不能避而不见啊!”

  阔别近八载,只短暂相聚,而后便又要各奔东西。

  沈燕飞微微叹息一声,发动了引擎,缓缓驶离酒店门口,后视镜里,那不算高大却身姿挺拔的男子仍旧在冲他们挥手。

  “有时候,还真的很羡慕这个家伙!”乐天笑呵呵地说道。

  沈燕飞的鼻子有些发酸,嗓子里仿佛被堵着什么东西似的,没有开口。

  “你看啊,他来趟江宁,我们一帮人都屁颠屁颠地围着他转。他要去跟蒋青天谈判,我们二话不说,跑出来给他当保镖。有我们这样的好朋友,你说我怎么会不羡慕他呢?”

  乐天自卖自夸的话将沈燕飞逗笑了,她由衷道:“他身上真的有股子说不出的魅力,就算累断腿,也觉得心甘情愿。”

  乐天笑了笑,安慰道:“你要真的喜欢他,鹿城又不远,高铁几个钟头也就到了,真想见,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你。”

  他笑容有些苦涩,其实是想到了自己,那张桃花树下的烂漫笑脸不知此时此刻,又身在这世上的哪个角落。

  沈燕飞摇了摇头:“见一见,其实挺好,有些东西,慢慢的,也就能放下了!”

  乐天点头道:“时间啊,有些操蛋,但却也是最好的药。”

  回到酒店房间,两个秘书都没敢睡,均在那房间里候着,从刚刚紧张的氛围里,他们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年轻的书记刚刚应该是出去做了一些极危险的事情,很可惜,这样的事情,他们并不能帮他分担。

  “李书记!”

  两人同时站了起来,不约而同地露出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

  房间里除了两人,还有一个神色紧张的年轻人,见到他回来,也同样吁出一口气。

  “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带人上门去救人了!”

  看完的到公众号上找羽少推荐书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