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江宁风波(九)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崔剑平看上去很消瘦,显然由蒋青天所引发的危机给这位去年开始逐步接手亨伟集团的崔家公子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今天,对于崔家来说,更是站在生死存亡的薄冰上——哪怕到此时此刻,回想刚刚从下午到晚上的那场秘密谈判,他仍旧觉得有些紧张。但紧张之余更多的却是兴奋,这也许就是李云道所说的“上一代创业人所不具备的冒险精神”。

  “谢谢!”纵使有千言万语,他也觉得仿佛被堵在了胸口中,最后只汇成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贾牧和冉雨有些好奇,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也知道,今晚应该是不一般的,至少这个年轻人从进入这间房间后,始终都是坐立不安,直到李书记回来,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都还顺利吗?”李云道笑着问道,“跟大央企合作,其实有点儿与虎谋皮的味道在里头,你现在是亨伟的实际掌门人,这个度你自己把握好!”

  崔剑平重重点头:“放心,我会把握分寸的。刚刚……他有没有为难你?”

  李云道点头笑道:“我跟他之间,有些结是一辈子都解不开的,这些你也都清楚的。为难是一定的,不过我来江宁,不就是为了制造一些烟雾弹嘛,好让你那边的谈判能顺利完成。现在尘埃落定了,我猜他要是这会儿收到消息,恐怕是要彻夜无眠了。”

  “他天天失眠才好!”崔剑平有些兴奋,拉着李云道,“今天签约,我用的不是江南这边的公司。”

  李云道有些诧异:“用江北的公司签的约?”

  崔剑平嘿嘿笑着,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是浙北的公司,具体一点说,应该是鹿城公司。”

  一旁的贾牧和冉雨吃了一惊——没听说亨伟集团在鹿城有什么大动作啊,但如果能引进全国百强民企在鹿城投资,而且还是核心军工产业,这对鹿城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十年,一百五十亿的订单,我全放在鹿城了。”崔剑平真诚道,“哥,这次如果不是你,这一关趟不过去,老头子大半辈子打下的基业就要败在我手上了。我想好了,用接下来一到两年的时间,把亨伟的总部从江南搬到浙北鹿城去,这次一百五十亿的订单就算是先遣部队了。”

  李云道也被他的大手笔也吓了一跳:“总部搬到鹿城去?这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决定,你上过董事会吗?你家老头子会同意?我知道你很感激我这一次帮你们度过难关,但迁总部这种事情,可不能一意孤行啊!”

  “放心吧,那次老头子心脏动手术的时候,他的股份已经转到基金里了,现在基金在我儿子名下,臭小子十八岁之前,这些基金的管理权都在我手里,所以不用担心老头子会有什么想法,现在他每天遛鸟逗娃,活得好不潇洒,才没时间管这些事情。而且其实这次的危机他也是清楚的,关于迁总部去浙北的事情,他也默许的,江南这边的经商环境……”他顿了顿 ,“至于董事会,就更不用担心了,一百五十亿的大单,足够老家们睡着了都要笑醒了,他们大多都移民了,总部在哪儿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赚钱!哥,我相信你,在你的治下,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一定有更多的发挥空间,我也不指望给我开特殊通道,只要能跟对其它企业一样,一视同仁就成!”

  这段话说得情真意切,更是诚意十足。贾牧和冉雨两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亨伟是国内著名百强民企,如果这个时候能大举入迁鹿城,这对那些看空鹿城民营经济发展的人来说,完全是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而且,这也将是李书记入主鹿城后带进来的第一个大项目,无法是提振信心上,还是往后的政绩来看,亨伟的进驻,对如今的鹿城来说完全是一剂强心针。

  李云道郑重思考片刻,而后摇了摇头:“迁总部的事情,你还是要考虑清楚,我建议你不要一时冲动,姜嘛,毕竟还是老的辣,多听听你家老爷子的意见。如果有了决策,那就低调些进行吧,以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你现在有了央企的护身符,至少蒋青天短时间里是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崔剑平见李云道说得认真,点头应道:“哥,你放心,我一定是跟老爷子商量着来。”

  送走了崔剑平,回到房间,见两个秘书居然还在,笑着问道:“不早了,怎么还不去睡?”

  贾牧和冉雨相视一笑,两位年轻的秘书都微微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冉雨当先开口:“老板,亨伟是全国百强民企啊,他们要是把总部迁到咱们鹿城去,那可就太让人兴奋了!而且刚刚崔总也说,才签了央企近百亿的大单,未来的十年,每年可是都是上亿的税收呢!”

  贾牧在一旁也点点头:“老板,从刚刚崔总的话里,我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

  李云道好奇看向他问道:“什么别的意思?”

  贾牧道:“不管是不是咱们鹿城,感觉想要从江南迁出去的民营企业,似乎并不只是亨伟集团一家。”

  李云道微微皱眉道:“这是刚刚小崔跟你们说的?”

  贾牧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刚您没回来,我们就一搭没一搭地跟小崔总聊了聊,他说最近江南不少朋友都在找他商量对策,至于是什么对策,他也没有详细说,我们也不好多问。”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了,先去休息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回鹿城后,不要跟任何人提。”

  他的神情很严肃,这样贾牧和冉雨微微一怔,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不约而同道:“嗯,您放心!”

  入了夜,李云道刚刚躺下,便陡然睁眼。

  “出事了?”经济型酒店的房间不大,留了夜灯,床边那一身夜行黑衣的轮廓格外清晰。

  “我要赶去云海边境一趟。”女忍者的声音有些低沉,因为背对着夜灯,李云道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云海?”躺着对话有些别扭,他支起身子,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天狼,失踪了。”她的声音愈发低沉。

  李云道脑子顿时嗡一下:“啥?”

  这时,手机也突然振动了起来,他急忙拿起手机,里面传来周树人熟悉的男低音:“云道,你那个进国安的小兄弟,在云海边境上出事了。”

  过了两分钟,李云道缓缓放下手机,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色,但在寒冬腊月暖空调打得极低的房间里,温度却仿佛陡然下降。

  “说是去追踪一伙跟恐怖份子有染的毒贩,出了国境就失联了。”李云道的声音比刚刚电话里周树人的声音还要低沉。

  “我不会让他有事的。”女忍者斩钉截铁地道。

  李云道从来没见她的声音像今日这般阴冷,也许是天狼出事的消息,重新勾起了她内心身处已经被掩埋许久的阴霾。

  “你先去,我回鹿城交待一些事情后,马上过来跟你汇合!”李云道想了想,起身打开灯。

  习惯了黑夜和阴影的女子似乎并不习惯这般站在光明处,她下意识地遮住略显刺眼的光线,声线却微微柔和了一些:“你,不能去。”

  李云道苦笑一声:“如果连自己的兄弟和亲人都保护不好的话,我现在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没有作声,无论是对于这个国度或民族,还是那个她自己生长的地方,她都没有太多的依恋,对她来说,如今最重要的便是那个笑起来便露出两颗酒窝的叫天狼的青年,甚至比她自己的生命都要重要。

  “他,不会希望你陷入危险的。”她想了想,还是说了,毕竟她是清楚天狼的意思的。

  李云道看着她,认真道:“他虽然喊我一声三叔,但我是把天狼当成兄弟看待的。在姑苏和江宁,他救过我很多次,包括你来找我麻烦的那次。这次是二部的人通知我的,说明事情很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我知道你的武力值很高,也许面对几个端着枪的,你都不会畏惧半分。但是万一是一支外国军队呢?万一是成群结队的毒贩呢?而且据我所知,那些毒贩都隐藏在密林深处,你虽然接受过一些训练,但总不会比我更了解大山。这一把手二把手,换谁都可以干,而且也许干得比我好,但这世上只有一个叫郑天狼的是我兄弟!”

  她笑了,一身夜行衣的衬托下,她的笑容如同天山雪莲般无暇:“好!只是你自己要小心,今天晚上,我已经打发了四波人了。”

  李云道点头:“我的命很硬的,想要拿走的话,不付相当的代价估计是拿不走的。”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李云道也从来都不追究这女忍者是如何出现在七层楼又是如何消失的,他现在要做的,便是抓紧回到鹿城安排好一些事情……

  就在这时,一股浓郁的檀香味,从走廊亮着灯光的门缝间传来。

  李云道陡然瞳孔收缩。

  今天在浙大上课,空的时候在公众号“仲星羽”上给你们推荐些书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