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江宁风波(十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贾牧和冉雨也感受了从巷口射来的强光,纷纷掉头往后看去,是一辆开着远光灯的汽车,因为是氙气大灯,两人都被强光刺得眯起了眼睛,只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静静地立在那车前,远光灯在那身形轮廓上勾勒出一圈耀眼的金边,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华贵死神。

  李云道眯了眯眼,轻叹了口气,对还没有从惊慌失措的情绪里抽身出来的两个秘书道:“你们俩先走!”

  贾牧和冉雨似乎仍旧陷在某种惊恐的情绪里,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快走!”李云道又迅速强调了一遍,“巷子里应该有岔路,贾牧保护好冉雨。”他其实也清楚,今晚自己才是目标,贾牧和冉雨只不过是两条因为自己这座城门失火而被殃及的池鱼而已,只要自己不在他们身边,他们也就相对安全了。

  “老板!”

  “快走!”李云道已经下车,轻轻拍了拍车顶,“听我的,快走,你们在这儿的话,我还要分散精力保护你们,你们先走,我就能集中精力对付他了。”

  贾牧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冉雨很干脆地一把推下车:“快,听老板的!”

  李云道轻轻在车尾上一撑,跃过车尾,面对那人站着,伸手遮在眉间,挡住那道强光,正欲开口,那光却熄灭了。

  从光明坠入黑暗的那一刹那,那人陡然发动,大步流星,一手呈掌,一手呈拳,前一招缩拳伸掌,而后出拳,那隐隐藏着风雷声的拳面径直轰向李云道的太阳穴。

  他要的是一招致命。

  光明与黑暗的转换间,人的眼睛会出现短暂地失明,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却不代表听不见、闻不到。

  习惯了丛林生活的人,总是会对山里的一草一木的声响或气味格外敏感,这种感官的敏感并没有因为下山后这些年的社会磨砺而消失,这种得天独厚的能力让李云道在对方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便已经作出反应。

  拳风擦着耳畔而过,那布满老茧的拳面上隐隐传来一股铁血混和的气味。

  一击不中,那人倒是轻“咦”了一声,而后右手收拳的同时,左臂骤然出肘,砸向李云道的面门。

  李云道身子微微一矮,整个人重心向前,躲过那力达千钧的一肘,又猛地推出一掌,便贴在那人空门大开的小腹之上。

  华夏武学讲究气沉丹田,这看似轻飘飘一掌,竟将那人原本运行得当的气息瞬间破坏殆尽,整个蹭蹭蹭往后推了七八步才停了下来。

  此时,月亮从云层后悄悄探出了头,银色的月辉洒落在两人的肩头,李云道这才看清,这是一个身材与自己相仿的男子,月光下看到那张面孔应该约摸四十开外,胡子拉碴,头发也乱糟糟的,但唯独眼睛很亮,在这深色的小巷里,如同夜幕中的星。寻常成年人因为世事磨砺早就双目浑浊不堪,甚少有能像眼前这个四十开外还能双目纯净得如同六岁孩童一般。

  李云道也不反击,听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也就放下心来,只要贾牧和冉雨都安全了,自己这边也就没了什么后顾之忧。他笑着看向那头发蓬乱的中年男子,说道:“你是谁派来的人?”

  那人也不说话,看上去更像是听不懂李云道说话一般,只是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过了片刻,才用嘶哑的声音说出三个字:“拿命来!”

  说着,他便又准备动手,却不料,李云道突然大喝一声:“等一下!”

  他果然还是停下了脚步,皱眉看着对面这个在他看来弱不禁风的青年,他有把握,这青年也就是练了些太极一类的底子,真要舍命相,十招之内,自己必能取他性命。虽然他急着要取对方的脑袋,但是却还是停下来想听听,这个将死之人在临死前要说些什么。

  无论一个人犯了多大的罪,或者跟自己有如何的血海深仇,在临死的那一刻,也都还是有权利留下一些临终遗言的。

  李云道笑眯眯地看着他,笑容灿烂至极:“嗯,我其实是想说,你刚刚吃完了东西没擦干净!”他指了指对面的中年男子,又指了指自己唇角,示意在这个位置。

  那中年男子笑了起来,只是在这样的月光下,那两排洁白的牙看上去是那样的阴森。

  “死!”他挤出一个极难看的笑容,下一刻,右手呈爪,向着李云道的喉管处抓来。

  李云道悚然一惊,也不再藏着掖着,右手间刀花绚烂,切向那疾速而来的手腕。

  那人显然没想到李云道还有这手,饶是他反应快,也还是被那刀光轻轻舔了一下,刹那间手腕处便出现了一条细小的红印,而后便缓缓从那红印处渗出血来,之后伤口便崩裂开来,在他收回手腕的同时,血珠也在空中挥洒四溅。

  “你……”那中年男子疾退数步,眼中也终于多了一丝难得的惊恐,“居然是一把刀……”他似乎有些后悔刚刚小觑了自己的猎物。

  李云道微微眯眼,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微微顿了一下,而后便猛地想到了什么,皱眉看向那人继续问道,“你就是鹿城那几桩凶杀案的实施者吧?”

  那人也很明显地一下,而后那张邋遢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是我又怎么样?”他的声音很奇怪,除了嘶哑外,似乎喉咙里含着个什么东西,听上去有些诡异。

  李云道笑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还用我教你吗?”

  那中年人脸上微微抽动了两下,似乎在嘲笑眼前这个年轻猎物的幼稚:“就凭你?”他已经打定主意,待会儿要将这青年的喉管一寸一寸的碾碎,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活。

  李云道揉了揉脖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那中年人冷冷道:“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

  李云道奇道:“从我进鹿城的时候,你就跟着我了?”

  他冷笑:“是!”

  李云道又问:“那为什么之前不动手,要在江宁动手?”不过问完,他便又自问自答道,“哦,我明白了,在鹿城总难免要查到你的雇主头上,而在江宁,又是我刚刚跟蒋青天发生过冲突之后,所以就算我出了什么事情,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觉得是蒋青天派人下的手,对不对?”

  他那对很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仿佛在他心中,早就对李云道宣判了死刑。

  李云道还想说些什么,他便不想再听了,刚刚说着话的时候,他已经从撕下衣角系在了手腕处的伤口上,这点小伤对于一个常年习武的人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此时再次双手成爪,往李云道的面门袭来。

  他的招式偏向刚猛,虽也配合呼吸动用了些许所谓的内劲,但多数靠的还是几十年如一日练出来的横功。这一爪可以抓烂腕口粗的树干,更不用说抓在人的皮肉上。

  李云道的三刃刀走的是灵活巧劲之道,第一次能割开那手腕胜在出其不意,等那人有了防备后,三刃刀也就失去了战机,李云道也干脆收了刀,只用四两拔千斤的功夫勉强应付着眼前执拗要杀死自己的中年人。

  人,在面对一个要杀死自己的人时,总是忍不住要拼命的,但如果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拼了命也就丢了命。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李云道的肩膀到手臂,就没有一处衣服是完整的,在那铁爪下,好几块皮肉都生生被他抓得皮开肉绽,尤其是肩膀上的那处伤口,鲜血淋漓,看上去甚是恐惧。

  “噗!”又一处衣物连带着皮肉却那中年人一起抓了去,李云道右大臂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好在自己这些年还算勤加练习,还至于一个照面便被人夺了性命去。

  “喂,等等!”李云道开口,可那人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趁着他开口的功夫,铁爪闪电般袭向李云道的咽喉处。

  李云道见势不妙,连忙后退两步,却“砰”地一下,身子重重磕在别克车尾上,那铁爪瞬间便来到了他面前。

  李云道微微侧身,而后单手在车身上一撑,又在小巷的墙上借了一脚,整个立刻站到了车顶上。

  那人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平地双腿微微一弯,轻轻一跃,便轰地一声,也站到了别克商务车的车顶,车身被巨大的力道震得轰鸣不已。

  “哼!”那人喉管间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嘲弄般声响,而后铁爪如暴风骤雨般袭对面的李云道。

  谁知,在那铁爪还没到来之前,李云道二话不说,转身便翻滚下车,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便起身查着那巷子深处飞奔去。

  那人也不作声响,只是一个大鹏展翅,潇洒地从车顶飞跃而下,半空中,却只听到前方的李云道突然爆喝一声:“看招!”

  之后,月光下便有一事物冲着那中年人的面门而来。

  那人惊愕之下,连忙在空中侧身,堪堪如此到了落地时,才手忙脚乱地止住身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