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双面间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商人,总是嗅着着利润的味道尾随而至, 华夏国力腾飞, 进入二十世纪后,边境上旅游的人多了,因而来这处原本偏僻的芒孟小县城做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趴在地上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刘小春就是其中之一。早些年他年轻还小,那会儿才十来岁,跟在好心的水大叔后面在五昭寺附近兜售些农家的手工艺品糊口。水大叔去世前,用一辈子的积蓄买了这处二楼的商铺,原本还是打算卖些工艺品之类的,但刘小春鬼点子多,借着地理方位的优势,干起了景点合照的生意,虽然市口中一般,但胜在物廉价美。

  “我跟之前带着他做生意的水大叔有些渊源。”将乔治留在铺子里问刘小春一些问题,弓角和云道二人来到阳台上,阳台的确正对着那五昭寺的佛寺金顶,朦胧夜色下仍旧反射着微微的金光,看上去格外庄严肃穆,“水大叔表面看着是做手工艺品生意的,但实际上是边防军在孟芒发展的眼线,主要用来监控出入孟芒的境外运毒队。之前有两支臭名昭著的武装运毒队伍被打残了,水大叔的情报在这里面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我原本今天是想来问问水大叔的,只是没想到水大叔几年前就因为肺癌去世了。”

  李云道恍然道:“怪不得你会跑到这儿来!等等!”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如果你知道来找水大叔,会不会天狼来这里并不是来拍照的,而是跟你的目的一样,找那位水大叔打听情报的?”

  “我刚刚看到照片后的猜测也是这样的,否则他一个调查国际恐怖份子的国安特工,是不可能没事跑到这儿来跟佛寺合影的。”弓角点了点头,看到李云道又点了一根烟,劝道,“三儿,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一起长大的兄弟,并没有血缘关系,却有亲生的还亲近些,自然说起话来也是直言不讳的。“水大叔就是一天两包烟,最后得了肺癌。”他似乎觉得有些唏嘘,眺望向远处的夜空。

  李云道习惯性地跳起来在大块头脑门上扇了一巴掌:“别跟老子来这娘们兮兮的一套,你这二米多的大块头跟我在这儿伤春感秋,你就不怕隔应到长得比你娘们多的徽猷?”

  大块头捂住脑袋,似乎脑门子上的一巴掌让他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嘿嘿憨笑着:“我也是该调整调整心态了!”

  两人正说着些话,乔治从铺子里走了出来:“开口了,说天狼其实是来找他师父水叔的,被他忽悠着拍了张照片,还付了五块钱,除了拿走了一张照片外,别的啥也没带走。”

  李云道微微皱眉,思索了小片刻,走回铺子里,将贼眉鼠眼的刘小春从地上拉了起来,掸了撞他身上的灰尘:“你用的是全画幅相机?”

  刘小春一愣,而后连忙道:“是是是,佳能5D3,配小三元,虽然是二手的,但品质不错。”说完,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眼前这看起来年轻不大的青年自带三份威严,问出这个关于“全画幅”的问题时,似乎关注点也并不在他用的是什么相机上。

  “照片都是处理过的?”李云道指了指天狼的那张样片。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啊!他跑来找水叔,我看他挺年轻,又帅气,就琢磨着拍张照片放在橱窗里当客片做广告用。”刘小春一脸讨好地看着李云道,似乎想从那对微眯的桃花眸子里看出一些情绪的变化,然而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拿走的就是这张?”李云道问道。

  “这……还真不是!这张是他走了以后我修出来的图,他当时拿走的是没修过图的直接打印出来的照片,而且走得很久,我原本就收他五块钱,他扔下一张五十的走了!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

  “没修过的底片还在吗?”

  “在在在!”

  刘小春打开一旁书桌上的电脑,找到图片道:“呶,就是这张!”

  李云道的视线落在屏幕上,看的不是比较“V”字手型的郑天狼,而是画幅最左侧的五昭寺大门前的背包游客身上。

  “把画面放大!”

  刘小春连忙照做了,此时突然“咦”了一声,而后便惊慌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认识这几个人?”李云道轻笑着看向他。

  “不不不,不认识!”刘小春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乔治,你来跟他聊!”李云道冲阳台上喊了一嗓子。

  白人青年应声而入:“来喽!”

  刘小春一看到乔治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连忙点头:“我说我说!”

  李云道双臂抱胸,也不说话,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刘小春偷偷打量了一眼靠在门框上嘿嘿笑着的乔治,瞬间打了个哆嗦,收到目光道:“其实我跟他们也不熟,但我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他们是缅国警察。”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此时已经被请到椅子上坐着的刘小春还是忍不住打个寒颤。

  “警察?”李云道眉心间呈现出一个大大的川字,缅国政局这几年一直不太稳定,去年更是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军事政变, 从首都缅仰到地方小镇如今都实行军政一体化管理,但新上台的军事政府缺乏管理政务管理经验,大城市用军队镇压着,但这些边境小城镇基本就鞭长莫及了。这也是最近这两年云海和缅国边境贩毒又日趋猖獗的重要原因之一。军事政府对地方缺乏一定地约束,地主权力便落入了在地方上拥有一定军事实力的警察手里,一只手握着枪杆子和权力,另一只手犯毒,便是腐败的缅国警察的写真写照。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缅国警察的?”李云道问道。

  “以前……以前水叔带我去过那边,跟他们有过接触,那个左脸长着带毛黑痣的人就是吴帕警察局的警长,叫西图昂,水叔之前逢年过节都会去那边打点,有一次我跟水叔一起去的。”刘小春似乎很害怕跟李云道对视,他总觉得那对微眯的桃花眸子仿佛一眼便能将他的内心看穿一般。

  “还有呢?”李云道笑眯眯的看着刘小春,“做人要诚实,否则……”他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那带着威压的眼神给刘小春带来了无穷的精神压力。

  “我……我其实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我上次去缅国那边,听他们集市里的人说,这两年在附近活跃的毒贩,都给西图昂交过保护费。”

  李云道又看了看那张照片,皱眉道:“他们经常来孟芒这边吗?”

  “一个月两次,都是来五昭寺上香的,缅国那边佛教徒多,西图昂警长他也是佛教徒。”

  “看来你知道得不少啊!”李云道唇角上扬,很明显,这个小子应该是继承了水大叔的衣钵干起了情报生意,不过这见钱眼开的年轻人似乎并没有像他带教他的水大叔一样投靠正义。

  被李云道看得心中慌乱,刘小春侧过脸去,却又被扳了过来,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脸,指了指靠在门框上的乔治:“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说实话的话,今天晚上,你就归他了!”

  乔治那对蔚蓝色的眼睛里迸发出两道光,欣喜道:“真的吗,师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刘小春从小就在江湖讨生活,哪能不知道这乔治的目光是什么意思,打了哆嗦飞快道:“我说我说……水大叔之前只把情报卖给军方,我觉得军方给的钱太少了,所以……”

  一旁的李弓角一巴掌扇在这家伙的脑门子上,怒道:“所以你就当起了双面间谍,两边倒情报?”

  刘小春苦着脸道:“我……我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帮那边的警察看着这边边防军的动态。从我这边阳台上看过去,其实除了五昭寺,还有边防军的驻地。”

  “混蛋!”虽然离开了军队,但这个总一脸憨笑的大块头似乎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军人,听到有人为异国的腐败警察监视华夏边防武警,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声“混蛋”中气十足,吓得刘小春直接从椅子上滑落,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连连求饶,“除了这些,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我是佛教徒,干不得坏事的……”

  李云道发出一声冷笑,扬了扬手上的照片:“照片上的青年来找水叔,却碰到了你,所以你就把消息卖给了那些参与贩毒的缅国警察?”

  刘小春被李云道的冷笑吓得汗毛直立,连忙改坐为跪:“真的不关我的事,他的事情,我刚刚真的没有说谎,我就给他拍了张照片,他拿了没修图的照片就走了,从头到尾还不到十分钟,真的,如果我说了一句谎话,就五雷轰顶!”

  轰!远方的夜空传来一声闷雷的轰响,吓得刘小春连连弯腰磕头:“我真的没撒谎,真的没撒谎……”

  这三人的怪异组合从店铺里离开的时候,刘小春恨不得这会儿就敲开寻五昭寺的门去佛祖面前上几柱香,好保佑自己从今往后不要再碰到这些人了。等到确定三人真的走了,他才从抽屉里拿出一部样式陈旧的手机,输入几个数字,便拔了出去。

  看完的书友先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