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迈不过的门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伫立在山崖之上的古堡刚刚被雨水浇过,在米兰特有地中海式的冬式暖风中如同站在山巅的中世纪的钢铁骑士,浑身上下笼罩在一层厚厚的铠甲中。车行古堡一公里的地方,便有数只隐匿在山体中的摄像头随着车行的移动而不断向古堡内的数据中心传递着数据,而后每隔数十米便有一组隐藏的监控设备,直到数据中心的中央处理器解除了警戒状态,那些同样隐藏在山体中的重型武器这才同一时间偃旗息鼓。

  “刚刚好大的杀气!”一头霜雪的秦白虎刚刚猛地挺直了身体,整个人如同一枝搭在弓弦之上的利箭,仿佛随时随地都会疾射而出,将图谋不轨的都斩杀当场。

  “别紧张!”王抗美递过去一杯红酒,笑着拍了拍老伙计的膝头,“不过看起来,你这个家伙的确宝刀未老!”

  秦白虎大笑道:“老?这个字离我们还很远啊,不是有句话叫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嘛!当年的那些债,还没一笔一笔收回来,怎么会老?又怎么敢轻易就老?”

  “那些债,总要一点一点收回来的,包括她的。”王抗美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目光慢慢飘向车窗外的蓝天,那年北纬47度的蓝天比此刻外面的更蓝,风儿比这地中海的暖风更轻柔,还有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姑娘,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两道月牙儿,浅浅的酒窝看一眼便会让他心醉,她说,抗美,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不求他有多大成就,就要让他在我们身边快快乐乐平平安安长大,好不好?他说,好!但命运让他食言,她的愿望,他一条都没有满足,但这一切,都拜那个自诩为人类社会的平衡者的圣教所赐。所以,欠他的,还有欠她的,这一切都要统统讨回来!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云道真相?”秦白虎似乎猜到了他在回忆些什么,从他眼中流露出的悲伤和杀意,他便知道,红狐又陷入了那种不可自拔的情绪。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软肋,而那段此生都无法磨灭的美好回忆和那回忆中的姑娘,便是眼前这个在很多国家的情报组织眼里无法战胜的男子的唯一的软肋。

  芭芭拉求救似的看着秦白虎,她其实也很害怕先生这样的状态,仿佛要与全世界为敌一般,但这一切,在这个叫秦白虎的人出现后便好了许多,至少在先生陷入那种情绪的时候,有人敢于也能够上前去及时地将先生从那种情绪里解救出来。

  “这份责任和担子,迟早都是要落在他身上的。这是他的责任,义务,也是他的命!”他喃喃道,拳头捏得啪啪作响,“不急,不急,还有很多事要清算,还有很多人要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加长劳斯莱斯缓缓穿过古堡的城门,里面是一方极开阔的花岗岩广场,广场的尽头数十台阶绵延而上,一位素衣女子淡笑着站在最下方的台阶上,看到从车里出来的两个中年男人后微微点头。素色的衣裙在地中海的风中轻轻飘荡着,如同沧桑世事里的一叶浮萍,可她仍旧如果很多年前那样地骄傲而挺拔,曾经的短发此时变成了随风轻扬的瀑布,不改的是那对眸子里的坚韧与笃定。

  “白虎大哥,抗美哥。”同样是兄长一类的称呼,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嘿嘿,可可妹子,又有些日子不见了,还是那么年轻漂亮!”秦白虎下车后老远便笑着跟阮可可挥手致意,又有意无意地轻轻推了把身边的兄弟,压低了声音道,“我知道你惦记着那位,但毕竟走了这么些年了,可可当年可是义无反顾地就跑出国来找你了,据说中间还吃了不少苦头,人生苦短啊我说,你再不把握好,到时候肯定得后悔!你别总做些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的事情!”

  王抗美微微笑了笑,这么多年,那份情意自己又岂会不知,但是自己的心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彻底成为了一片枯海,随着那姑娘一起,进入了天堂,又或者她去了天堂,而自己,终有一天,这灵魂还是要下地狱的吧!

  “三个小家伙已经到了孟芒了,那边的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我怕孩子们应付不来,南美那边的事情都差不多了,我让托马斯也赶过去了。”她便那样淡淡地微笑着说话,仿佛这世上的任何事情对她来说,都只是过眼云烟一般。

  “你始终不撒手,孩子们怎么可能长得大?”王抗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这么多年了,他也早已经习惯了有她的存在,这古堡买下来后,所有的整修工程,都是她在这儿亲自督造的,山下的那些链接着智能数据分析中心的监控和重型武器的布制,均出自这位曾白马入京城的女子之手。

  “当父亲的总是会狠心一些。”下一句话她并没有接着往下说,她有她的执着,也有她的骄傲,就算如今扮演着那个角色,在有正式的名份之前,她也不愿意自己把那些话说出来。

  那一身白色对襟布扣袍子的中年男子只苦笑却不说话,抬头望向身前耸立入云的古堡:“可以了?”

  她笑了笑道:“除非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否则想攻下座古堡,还是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的。”

  秦白虎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从陆军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够了,防空呢?”

  她嫣然一笑:“跟东欧的几个国家做了几批生意,目前来看,勉强够用。”

  秦白虎张了张嘴:“你把前苏联解体时的那些东西都弄回来了?”

  她的目光落在那白袍男子的身上,如同很多年前那样崇拜而狂热:“不是我,你知道的,我跟东欧那边没有太多的关系。”

  秦白虎看向负手而立的王抗美,诧异地问道:“你不是隐瞒着身份吗?以前的那些老关系,你怎么敢动用的?”

  王抗美微微一笑道:“这世上只要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前苏联解体的时候,其实留下了很多好物件,只是外面的人不知道而已。美苏争霸的时候,前苏联投入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在军备上,只是那会儿无论是勃列日烈夫还是哥尔巴乔夫,都没有料得到苏联解体后,他们曾投入重新战备物资会被穷到没饭吃的百姓拿来以废铜烂铁的价格论斤售卖。所以这笔生意应该是我做过的最糟心的生意了,总有些挥之不去的负罪感!”

  “还负罪感?当年老苏也没少骑在咱们华夏人脑袋上撒尿拉屎,他们那叫报应,你这叫为国争光!”秦白虎嘿嘿笑着,“你可别告诉我,你把前苏联的‘空气’防空系统一股脑地都弄回来了?那套玩儿虽然笨了点,但胜皮实啊,而且还可以用来引导米格战机,可惜啊,你咋就没趁机弄几架米格回来,否则也能让我过把瘾。”

  王抗美微微一笑,指了指阮可可:“问她,她现在是我的大管家。”

  阮可可掏出手机查了查,马上便露出一丝笑容道:“白虎大哥,有倒是有,只是停飞机的仓库有点远,怕是去一趟也不容易。”

  “在哪儿?”秦白虎奇道。

  阮可可将手中的智能手机递了过去,秦白虎摆弄了一阵子,突然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阮可可道:“开什么玩笑,在阿拉斯加?你把飞机藏在老美的后院里,老美知道了,不要跳脚的?”

  阮可可笑道:“他前些年一意孤行,在阿拉斯加买了很大的一块地皮,我看闲着也是闲着,就将一些暂时用不上的物资统统都运了过去。”

  秦白虎倒抽一口凉气,看着王抗美道:“抗美,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可不能这么着可劲儿地造啊!”

  王抗美笑道:“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才是我们想要的。守着一堆钱财,跟守着一沓厕纸有什么区别?”

  秦白虎笑了起来:“也对也对,是我这些年被穷嗖嗖的印度阿三们给感染了,你们都不知道,在孟买的破庙里头,一天能吃上两顿就算不错了。”

  王抗美一马当先,阮可可和秦白虎分列其后,三人拾阶而上,走了七七四十九步,三人站最高的那层台阶上,俯视着那广场,俯视着那山道,俯视着那城市,亦如多年前恰同学年少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要是小武也在,咱们就凑齐了!”秦白虎有意无意地看向身边的阮可可,只是那个名字在她的美眸中没有激起丝毫的涟漪,那道柔和的目光,温柔而专注地看着她前方那男子的侧脸,那线条比很多年前硬朗了许多,双鬓也微微染上了些霜雪,但她还是觉得,这才是她心目中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秦白虎无声地叹息,这世上最让他看不懂的,便是这个情字,可可如此,小武亦是如此。

  这世上,多少痴情怨女,迈不过问世间情为何物这道门槛!

  兄弟们,这是第二更,终于,阮可可出场了,关于她,在番外里还有一些交代,你们感兴趣的去公众号“仲星羽”上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