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视频里的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什么?死了?”今天是除夕,郝云峰答应了家人早些回家吃团圆饭,可是这一通电话,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急匆匆地开着那辆破旧的桑塔纳到了医院,看到四具眉心中枪的尸体时,好脾气的刑侦大队长也忍不住一脚踹在病房的墙上,骂了声“操”,转身便问早早赶来的部下:“不是安排了人看着的吗?人呢?”

  身边的下属道:“郝队,也不能怪方子他们,他们被人下了泻药,俩儿人都拉肚子拉得快脱水了,这会儿正在护士办公室里头输液。”

  郝云峰闻言,深吸了口气道:“调医院的监控,另外通知队里所有人,取消休假,晚上七点半……”他顿了顿,叹息 一声,“八点半吧,所有人到队里开会!”

  吩咐完,抬头便看到法医来了,他冲那位一直冷着面孔的林主任点了点头:“交给你了,我去看看被下了泻药的两个小家伙!”

  “等一下。”

  他刚走到门口便听到身后林主任的声音,有些疑惑,回头却果然看到那向来独来独往的冰霜美女跟着自己的步伐走到医院的走廊上道:“苗局把监控给我看了,有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郝云峰吃惊地看着她,从共事以来,印象中这应该是这位林主任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说话,以往办案的时候,她始终都冷着一张脸,仿佛这世上所有人都欠她一百万一般。

  “什么事?”

  “监控视频里,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她的语调很平缓,仿佛只是不带任何感情地陈述某个事实,但她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他原本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点的。”她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事情她自己也没有想通。

  郝云峰喜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人杀害刘小春的嫌疑最大?”说着,他打开手机,刚刚他让手下将视频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此时打开视频,指着屏幕道,“是哪个?”

  林主任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说他出现在孟芒有些不太符合逻辑,并没有说他有最大的嫌疑,而且如果说是凶杀案的话,那么他的嫌疑应该是最小的。当然,如果人真是他杀的,那么说明这个刘小春的确该死!”

  郝云峰诧异地看着这位年纪不大但专业技能绝对一流的林主任,最终还是遏制住了心中的狐疑,问道:“是哪个?”

  林桃子指着屏幕:“他叫李云道,曾经跟你是同行,我在浙北西湖市工作的时候,他是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之后他就调到了江北省省会江州担任公安厅副厅长、公安局长……”

  “等等,林主任,你是说,这个人是李云道李厅长?”郝云峰有些吃惊,公安体系尤其是刑侦体系里,对李云道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在全国公安系统里面,这样的榜样也是极为少见的。郝云峰是刑侦线上的老人了,自然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此时仔细辨认着监控上的面孔,才终于将这张面孔与内部某些培训资料上的照片重合了起来。郝云峰一拍脑袋,奇道,“

  不对啊,人家现在是鹿城市的一把手……”

  林桃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这就是我所说的不符合逻辑的地方。”

  郝云峰倒抽了口凉气:“会不会认错人?”

  林桃子摇头:“我跟他接触过很多次,嗯,如果你觉得我们会认错,你大可以请毛厅长看一看。”

  郝云峰愣了一下:“你是说省厅的毛厅长?”

  林桃子嗯了一声:“我来云海,就是你们毛厅请来的。他跟李云道私交甚密,两人之前一起在香港执行过任务,所以就算我们会认错人,他也不会认错。”

  郝云峰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今天这个除夕该是他这辈子过得最糟心的了,但他一个县级城市的小小刑侦大队长,怎么敢让省厅的毛厅去辨认视频里的人究竟是谁?

  “我跟苗局长说了,他跟毛厅有些私人交情,你就不用发愁了。”林桃子似乎看出了郝云峰的为难,最后还是补充道,“我要说的就这些。”说完,招呼也不打,便转身又进了病房去对付那些尸体了。

  郝云峰去护士长办公室看望了两个被下了泻药的警察,刚走出护士长办公室,就接到了局长苗焘的电话:“云峰,你得抓紧回来一趟,省厅的毛厅长两个小时后会过来。”

  郝云峰顿时觉得眼皮子乱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刚刚林桃子进去的那间病房——看来她说是真的,当真是传说中的那位警界精英。这下子,他觉得脑子更乱了,一个军中定海神针就已经让他和苗焘觉得这事儿相当棘手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实打实扛着厅级头衔的警界精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声不响地跑到孟芒这个边境小城来做什么呢?

  郝云峰看了看腕上那块有了些年头的上海牌机械手表,很多年前的国产货,是曾经最要好的兄弟兼战友送给自己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块国货表依旧走得很准,但自己却与当年的兄弟早就阴阳相隔了。

  下午五点多了,天色渐暗,外面已经陆续响起了鞭炮声,家家户户都沉浸在喜迎春节的节日气氛里,又有几个人知道,包括他在内的警察们,还在为了保卫人民群众的财产生命安全而奔波着?

  走出医院的时候,他抽出一根烟点上,又掏出国货安卓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有重要任务不要等自己吃饭,年纪刚过五十的老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在电话里也没多问,只说准备安全,晚上给你留饺子。他们一家都是从北方搬到这边境城市来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北方人过年吃饺子的习惯依旧保留着。

  中间又去了趟五昭寺案发现场,回到局里时已经过了七点,郝云峰靠在办公桌旁的躺椅上眯了几分钟,就有下面人来汇报:“郝队,苗局来了!”

  郝云峰连忙起身,果然见苗焘带着一个个头不高但身材壮实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虽然这人没穿制服,但郝云峰还是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这人正是多次在边境参与缉毒的毛

  浪毛厅长。

  进了郝云峰小隔间,苗焘关上门介绍道:“毛厅,这是我们刑侦大队的大队长郝云峰,这次的案子就是他带人在负责的。”

  郝云峰连忙主动敬礼,毛浪摆摆手道:“我今天是以私人身份来的,不用敬礼。郝云峰我知道,92年的时候单枪匹马干掉两名武装毒贩,98年那年带着一个见习刑警,抓住一名身负六桩命案的a级通缉犯,这几年也带着团队立了不少功啊!”

  郝云峰没想到毛浪一个省厅领导会对自己了解得这么清楚,一时间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之前在边境卧底缉毒,其实跟你们都打过交道的。”毛浪道,“那会儿卧底的时候还真有些害怕,万一哪天落在你郝云峰手里,二话不说就被当成毒贩打死了,那就太冤枉了!”

  苗焘和郝云峰也笑了起来,屋子里因为级别相差太大带来的局促终于消弥了大半,而后苗焘适时道:“老郝,毛厅这次来,是冲着今天那条视频里的一个人来的!”

  郝云峰道:“刚刚在医院碰到林主任,她跟我说了,视频里的其中一人,是鹿城市现任一把手,也是之前我们公安系统里的模范标兵李云道同志。”、

  毛浪点了点头,沉声道:“李云道的事迹,我相信你们都听说过,之前部里也组织大家前后都学习过,我在厅里的多次讲话里也谈到过。事实上,我跟云道是青干班同学,又曾一起在香港执行任务,是过命的兄弟,所以刚刚看完你们苗局发来的视频,恰好我就在附近的阿里蒙调研,所以就直接杀过来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郝云峰摇了摇头道:“毛厅长,案子是昨儿晚上发生的,到现在差不多正好二十四小时。而且,除了李云道同志外,我不知道苗局有没有跟您说,视频上还有一个对于军方来说很重要的人物。”

  毛浪道:“我知道,你们说是的李弓角,他是李云道大哥!”

  苗焘和郝云峰吃了一惊,苗焘道:“他们俩是亲兄弟?”

  毛浪道:“据说没有血缘关系,他们是哥仨,从小被一个喇嘛在山上抚养长大的,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感情却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亲生兄弟都要好。”

  郝云峰此时微微松了口气道:“如果是这样,他们杀害刘小春的嫌疑就基本可以排除了。”

  毛浪轻笑道:“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能力,真要想弄死一个小贩,还需要自己动手?”说着,他的面色又凝重了起来,“我现在其实关心的是,他们兄弟俩为什么会来孟芒,现在人又在哪儿!”毛浪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李云道来云海,却没有通知自己这个东道主,很显然他们一定是在解决什么棘手的问题而且担心这个问题会连累到自己,否则不会连招呼也不打。

  我们的林桃子法医又出现了,你们还记得她曾经在哪儿出现过吗?嗯,最近很忙,暂时只能一天一更了,所以看完的羽少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看番外解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