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七十七章 往事,似乎并不如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0-05-24

  中国历尽艰辛才取得如今这般举世瞩目的成绩,这其中数元老功不可没。但是开国元老中绝大多数都已经进了八宝山,如今像王家老爷子这般的硕果仅存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老爷子姓王,名鹏震,后太祖爷赐字鲲悟,退下来前是军方执牛耳级别的大人物,就算是现在,老爷子跺一跺脚,七大军区都要抖上几抖。

  可是谁能想象得出,这位躺在四合院的躺椅上,眯着双眼让少将军官为自己锤腿的老人家有过普通人法想象的坎坷人生。但蹲在老爷子身边拿着木制按摩锤一丝不苟地中年军官却是对老爷子的戎马一生清楚得很,眼前似风烛残年的老人在国内有多少惊人的能量。

  老爷子幼时曾在奉系军阀为那位张姓大佬养过马,后来才在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产阶级革命党。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已是红军骑兵连的娃娃兵队长。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他就一直跟在太祖爷身边,跟着那位煮过皮带吃过草根,挡过子挥过大刀,经过漫天大雪和情沼泽的考验,命没丢,反倒是凭着机jing和顽强救过不少战友的命,据说太祖爷当年还欠他半条命。三七年开始打鬼子的时候,这位从东北关外走出来的年轻人就已经凭着出se的战绩和从太祖爷那儿一脉相承的指挥才能成为一旅之长。对仗青天白ri旗的时候王鹏震便开始厚积薄发,战功累累,在当年赫赫有名的四野里也是出了名的智囊。中国成立后,虽然因为年轻没能列入开国上将之列,但是这个当年被小鬼子悬赏十万大洋、被中统、军统恨得牙痒痒的年轻帅才在太祖爷心目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这才在酒后赏了一个“鲲悟”表字,以示王鹏震在军事指挥上的悟xing才能。

  十年动乱之际,被四人集团揪出当年北洋军阀的经历,一抹到底,受尽折磨,殃及家人。直到粉碎四人集团后,总设计师一句“瞎搞!王鲲悟要是反革命,你们统统都是反革命”,而后王家老爷子得以成功平反,以某野战军参谋之职复起,到本世纪初退下来的时候已是军方硕果仅存的几位大人物之一。

  可是王家老爷子一直有个不为外人知的心病:王家后。

  国人传统,不孝有三,后为大。王鹏震娶过两任妻子,前一任在抗ri后期英勇就义,留下一女,名为王抗ri。中国成立后,组织为他解决个人问题,介绍了第二任妻子,中年时期又育下一子一女后因病逝世。长子名为王抗美,次女名为王援朝。中年得子的王鹏震老怀大慰,特意给儿子取了个小名:尧娃子。

  作为王家独子的尧娃子自幼就表现出极为出se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十四岁就被解放军军事学院破格录取,专攻军事情报。十年动乱时期,他虽因为工作特殊xing质没有被打上反革命份子的烙印,但是也受了老爷子的连累,原本要进总参的青年情报军官却被派去了对苏情报一线。当时正值中苏关系较为紧张的关键时节,两国情报部门交手极为频繁。

  老爷子被打倒并发配去江西农场改造思想后的第二个月,就有老战友偷偷捎来消息:王家独子王抗美在对苏一线跟kgb交手的过程中身受重伤,下落不明。

  两年后,身心受尽折磨的老爷子几经周折又被发配到青海牧场,此时又收到老伙计的消息,找到尧娃子了,但人又被组织派去非洲执行任务了。大起大落的老爷子当年在青海牧场抱着那封用暗码写成的信纸泣不成声。可是此后王抗美便再也没了消息。

  直到老爷子再次被起用后,费了了不少心血,最后才通过那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从中斡旋,找到了王抗美踪迹。只是但最后运回国内的,只有一件被血泡得发黑的军绿se外套,军服上衣口袋里有一张泛黄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上年幼的尧娃子笑得异常灿烂,照片一角却被血迹浸泡得模糊。

  失去独子的老爷子痛苦不堪。不忍心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小女儿王援朝却在衣冠冢的葬礼上偷偷告诉父亲,之前老爷子被打倒的时候,有过一个大着肚子的东北女孩来家里找尧娃子,到那肚子有五个月大的年轻姑娘,王援朝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担心家里的事情会连累那个淳朴的女孩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敢多留,只塞了些钱和粮票,便安排人送她回了东北。

  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后立刻派人去东北寻找,可是秘密派去的人都只得到一个消息:那个姓李的姑娘生完孩子后才回到村里,后来得了失心疯,不久后便撒手人寰,谁也不知道她腹中显然有着王家血脉的孩子到底去了哪儿。这些年来,老爷子动用了不少资源去寻找王家唯一的血脉,连王抗ri、王援朝两家夫婿,也都被赋予了这个任务,但这么多年,耗费了数心血,始终没有半点消息。

  直到去年冬天,一个踏着漫天大雪深入东北老林的长发青年来到当年年轻女人生活的地方,呆了几天,问了些奇怪的问题,还去祭拜了年轻女人的坟,村中的有心人将消息传回京城。

  于是,昆仑山的喇嘛寺,老喇嘛,李弓角,李徽猷,李云道等人开始进去王家的视线。以老爷子的影响力,想要查点事情自然不费吹灰之力。最终,王家将视线锁定在一个困在昆仑山上苦读了二十五年等身书的青年身上。

  老爷子平时jing神不错,但是今天完照片听熊娃子汇报完江南的情况后,年逾八旬的老爷子神情却有些萎靡,弄得保健医生进来检查的时候直皱眉头,白熊的眼神也颇为不善。等保健医生离开,白熊才苦笑着道:“首长,这回秦家那位倒是帮了您一个大忙了!”

  “哼!”老爷子不动声se地冷笑一声,“不是他,尧娃子能跑去对苏一线?不是他,那孩子能跑去非洲?哼,欠我王家的,他姓秦的把命抵了也还不上。”

  白熊尴尬地笑了笑,说实话,对秦家那位在情报战线赫赫有名的老爷子,他内心深处还是相当佩服的,但是王、秦两位老爷子因为当年的事情,斗了这么多年,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将心结解开的。

  不过想到那个面se苍白的年轻男人,白熊心中一动:解铃还需系铃人。

  系铃人不在人世了,他的遗腹子应该该能完成这件似不太可以的任务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