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真神之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三师叔是谁?郑天狼觉得道格的这个问题很好笑,三师叔是大喇嘛噶玛拔希的三弟子,是为共和国立下赫赫战功的王鹏震的嫡孙,是让犯罪份子闻风丧胆的正义之士……

  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因为道格的表情认真得可怕,目光中甚至有些怜悯和嘲弄。

  “或者,我应该换一个问法,你知道李云道的父亲是谁吗?”似乎想到了什么,道格的双眸里竟透出一种难得的恐惧,仿佛只要提起那个传说中的名字,便能让东欧那片土地上的很多人颤栗不已。

  郑天狼嗤之以鼻,大笑道:“当年的红狐七入七出前苏军营,不是吓破了你们的狗胆吗?”

  道格的拳头紧紧握起,但很快便松驰下来,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并没有说错,当年的场景如今时时还能出现在他自己的梦中,那个吹着口哨便轻轻松松干掉一个连队的恶魔,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梦魇。所有人都以为红狐死在了北非,直到有人告诉道格,那个恶魔非但没有死,而且活得相当好。这也许是道格离开军营后,听到过的让他最心惊胆战的消息了。不过伴随着坏消息到来的,还有一则好消息——红狐有个儿子。

  道格脸上的笑容愈发狰狞起来:“那你一定不知道,红狐还活着!”

  鄙夷的笑容在郑天狼的脸上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震惊,而后是困惑和不解。

  “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吃惊?”道格啪嗒啪嗒地摁着拳面的指关节,“当初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个人,哦不,应该说那个魔鬼,居然还活着。”

  短暂的失神后,郑天狼哈哈大笑起来:“在你眼中,他是魔鬼,但在我们眼中,他却是民族的英雄!”

  道格冷冷一笑:“是啊,他是民族的英雄,所以他可以杀死别人的儿子,别人的父亲。今天,我就要他尝一尝,自己的儿子被别人杀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郑天狼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不会得逞的。”

  “是吗?你难道真的认为我在周边的林子里一丁点的布置都没有?当真缩了脑袋就等着他打上门来?”

  郑天狼脸色微微一变,刚想说些什么,却见道格拿起手中的一部军用低频通讯器说了一句:“收网吧,要抓活的。”

  话刚落音,便听到营地外的密林里响起密集的枪声,正欲暴起,却被道格手中那支银色的枪口指住了脑袋。

  “年轻的中国人,不要逼我杀你!在他们把李云道带到我面前之前,你暂时还有利用价值。”道格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极残忍的笑意,“待会儿,我要当着李云道的面,当然,还要在直播镜头面前,一点一点地割下你身上的肌肉。放心,切了很多年的羊肉了,我的刀功很了得。”

  密林里的枪声还在继续,但明显已经没有刚刚那般密集了,之后便只剩下零星的枪声响起。道格站在帐篷的正中央,微闭着眼,有节奏地随着枪声晃动着身子,仿佛对他来说,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舞曲。

  终于,枪声不再响起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名手下揭帘快步进入帐中:“活捉对方五人,其中包括目标人物。”

  道格大笑:“哈哈哈,红狐的儿子,居然是红狐的儿子,不过如此啊!其他人先押进水牢,把那个人给我带进来。”等来报信的部下离开,他才对一身红衣的爱娃道,“准备一下,马上向全球直播接下来最精彩的画面。”

  红衣女子爱娃面无表情:“你确定要这么做?”

  道格笑容凝固,微微皱眉:“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质疑我的命令!”

  红衣女子爱娃默不作声,只是面色铁青地走到那台军用笔记本电脑跟前操作起来。

  “队长,人带到了!”部下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揭开帐帘,五花大绑的俘虏被人推了进来。

  “三师叔!”郑天狼失声叫了出来。

  被反缚住双臂的李云道冲他微微一笑:“看到你还活着,我就心安了。”等看到女忍者面色惨白地躺在他怀中,他微微皱眉,“她受伤了?”

  “腿部中枪,不过好在没伤到动脉。”郑天狼答道。

  “我,没事。”女忍者终于挣扎着张开干涸的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嗯,稍安勿躁。”李云道的目光转向那名鼎鼎大名的恐怖份子道格,“做笔生意,如何?”

  道格一直在打量着这个传说中在华夏境内屡破大案的警察,事实上,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让他微微有些吃惊。他也完全没料到,这样一个在中国境内被很多人称为“李阎王”的年轻人,居然长着一张如此年轻的面孔,看上去并不像是警察,而是一个年轻的学者。听到他的话,道格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过最后还是说道:“说来听听!”

  “用我一个人,换其他所有人,如何?”李云道也在打量着道格,跟想象中的差距不大,只是那对深蓝色的眸子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很显然,这是一个很不好对付的对手。

  “你现在也是我的俘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道格冷笑。

  “你要直播杀人嘛,杀几个无名小卒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我的身份你应该知道的,国际反响一定会比杀几个不知名的人更强烈。况且,你应该晓得,我的妻子阮钰是雷森资本真正的掌控者,如果你放他们走,只要他们到了安全地带,我立刻让妻子给你们转一笔钱,数目你们可以随便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跟恐怖份子的谈判也逃不离这个框架。

  道格愣了一下,他盯着李云道的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开出的条件,更有一点他没想明白,为什么他没有把那个人的名头抬出来,雷森资本虽然已经足够庞大,但比起那人一手开创的“新红门”,依旧是小巫见大巫。钱,自然没有人不喜欢,但道格也不是那种随便说两句便能哄骗得了的雏儿。

  他狞笑道:“你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都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放了他们呢?我现在就可以向那位Rose女士开口,你信不信,只要你在我手里,我就算让她把雷森资本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我,她也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下来!”

  李云道低头不语,不可否认,道格说的是真的,如果道格拿他的生命要挟,那个说要并购全世界的浆糊店给他补心的女子会甘愿舍弃一切。

  道格见他不语,得意地接着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可是你忘记了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云道颇以为然地点点头:“是啊,螳螂补蝉,黄雀在后啊!”

  道格大笑:“接下来,我隆重地邀请你跟全世界人一起见识真神的光辉。”

  双臂被缚的李云道微微一笑:“你是想要当着我的面,把天狼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嗯,然后再在这个向全球直播的摄像头面前,向全世界直播砍下我和美国女人脑袋的一幕?”

  道格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自己的打算他是如何知道的呢?

  李云道手腕微动,那缚着他双臂的绳索自然滑落,三刃刀反扣于手心。他一边活动着双臂,一边推开见状便蜂拥上来的枪口:“道格拉斯,你应该曾经是前苏‘冰熊突击队’的一员,对不对?”

  听到曾经被自己视为无上荣耀的名字,道格微微咬了咬牙,但马上便恢复了一脸轻蔑,示意手下们不用紧张,事实上,他也的确比毫不担心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男子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毕竟他不是那个曾经让无数苏军闻风丧胆的“红狐”。

  “前苏解体后,你就流亡在车臣一带,嗯,干过不少丧尽天良的坏事吧?后来碰到了某个神棍,被洗了脑,于是摇身变成了恐怖份子,嗯,那神棍死后,你就成了这个组织的首领。哦,对了,我还忘说一点,你娶了那个老神棍的女儿,当然,那姑娘被你一次酒后溺死在了浴缸里,我没说错吧?”

  道格显然没想到年轻中国人会对自己如此了解,可是溺死薇拉的事情,这个世上不是只自己才知道吗?当时屋子里也只有自己和薇拉两人,那日自己虽然是微醺,但也完全没到醉酒的程度,溺死那个生性放荡的女人是他预谋已久的事情了。可是,眼前的李云道是如何得知的?

  道格的面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那转过身的红衣女子看向他的目光中已经有了些许的质疑——薇拉是他的亡妻,也是红衣女人爱娃从小到大的玩伴。

  李云道看到那红衣女人的表情,淡然一笑:“看来很多还都不知道你的真实面目啊!”

  道格深吸了口气道:“那是她该死!一个身体和精神都被玷污的女人,有什么资格供奉伟大的真神,又有什么资格跟伟大的真神之子同床共枕?”

  李云道笑道:“哟吼,你真自认为自己是什么真神之子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