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如烟的往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东方升起启明星时,吴帕市那处占了极佳风水位置的别墅里传出一声叹息。那日在吴帕市的警察面前正襟危坐的吴先生正惶恐地匍匐在碧姬夫人的脚下,哪怕眼前是一双美得无可挑剔的玉足,心中无比惊慌的吴先生却连瞥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居然跑了?嗯,看来这个查尔斯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得多,派人去好好核实一下他的背景资料,既然他那位好朋友是前总统堪培的儿子,那么好好深挖一下看看,说不定还能挖出点有意思的东西。”碧姬夫人似乎并没有生气,而是有些意兴阑珊,仿佛期待了许久的玩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有意思而令人觉得索然无味一般,“吴老头那边有什么动向?”

  匍匐在地的吴先生头也未敢抬起,汇报道:“吴将军、道格和猜努都利用付经纬的人洗钱,从安排在吴将军身边的人回报过来的信息初步可以看出,他并不想按当初商定的那样把位置让出来。据说这一次他从道格手里买了大批量的东欧制式军火,装备近阶段就会下发至基层部队。”

  碧姬夫人仿佛听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一般笑了起来:“他难道觉得他那点酒囊饭袋的本事,当真能把一个国家管好?有意思有意思,人啊就是这样,尝过权力的滋味后,多数都是不想放手的。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其实权力也是一种毒药,它会侵蚀人的神经,会腐蚀人的思维,从这一点来看,权力的负作用,一点都不亚于那些让人谈之色变的毒品。可是,这世上,何曾有人把权力当成毒品来看待呢?”

  额头贴着地面的吴先生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肆意地去接碧姬夫人的话。派出的杀手不但没能干掉那个被吴将军视为左膀右臂的查尔斯,而且还在热带雨林里被毒蛇咬死两个,另一个则被雨林时的沼泽地彻底地吞噬了,囫囵着回来的另外几个杀手也元气大伤,这些细节他都没敢向碧姬夫人汇报,否则,自己能不能活着看到待会儿从东方升起的太阳,还是一个未知数。

  “夫人,赤彤成功地让老头子对查尔斯起了疑心,昨日下午就派人把查尔斯的住宅包围了。”

  “你们啊,其实都还是小些小觑了那个小老头儿。他之前能当三军统帅,就说明还是有些手腕的,太过幼稚和儿戏的法子用在他的身上,不见得有效果的。赤彤是不是想用女色这件事来挑拨老头子和查尔斯之间的关系?”碧姬夫人轻笑摇头,“赤彤恐怕往后无法再像之前那般得老头子信任了。你信不信,只要查尔斯开口,以老头子的诡谲心思,定然会记下这笔账,但一定会立即将赤彤送到查尔斯的床上去!男人眷恋权力而产生的动力,要远远比女人带来的动力要强大而原始得多啊!”

  吴先生此时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了,赤彤那边的主意原本就是他想出来的,他原以为会得到夫人的夸奖,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落了下乘,不由得有些气馁。

  碧姬夫人似乎一眼便看透了他的心思,微笑道:“知道你是一心想办成事情,但往后遇事还是要多动动脑子,查尔斯是个不错的家伙,趁着他还活着,多学学他的手腕。”

  “是,夫人!”吴先生的额头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地板。

  “起来说话吧!”碧姬夫人抬了抬手,示意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吴先生只敢半个屁股依着沙发,双手放在膝盖上,表情恭顺而谦卑。

  “猜努那边,此刻应该差不多也已经落幕了。按道格一贯的手腕,猜努应该是活不过今天天亮的。你待会儿跟我们安排进去的人打听打听,当然,如果我们的人也联系不上了,这说明道格已经得手了。唉,那可是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疯子啊,跟他们合作,我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放心。这样吧,你明天再把吴帕警察局的那个警长喊过来,猜努的份额给他了,但事情必须要做得漂亮些。”

  “遵命夫人。”

  “不早了,天都要亮了,我也要去补个觉了。岁月不饶人啊,这上了年纪了,精力总还是不如年轻的时候。”碧姬夫人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露出优美而修长的腰身,吴先生却连忙垂下眼帘,似乎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你也去休息一会儿吧,往后事情还是要做漂亮了,否则……”她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缓缓起身,走向厅门,“否则,结果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同样的声音在空荡的别墅空间里回荡,让吴先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向碧姬夫人离去的方向,眼中露出一丝死里逃生的庆幸。

  碧姬夫人很快就将那位唯唯诺诺的吴先生抛到了脑后,她的卧室在别墅二楼最东侧,啪嗒啪嗒的拖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在这黎明前的黑暗时分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她不紧不慢地走着,穿过长长的走廊,抬阶而上,又穿过二楼悬满昂贵艺术品的二楼走廊,终于进了自己那间充满欧式皇家风情的卧房。

  关上门,拧上保险,她才微微松了口气。缓缓行至那轻纱拂动的床畔,她突然眉头微微一蹙,脸色阴沉如水:“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不敲门就出现在我身后,我不保证你们能活着走出这间房。”

  “桀桀”的笑声从她身后传来,不知何时潜入到这卧房中的黑衣人声音嘶哑如铁石相擦:“主教大人让你留意一个人!”

  碧姬夫人陡然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那黑衣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裁决殿的黑影使者开始为地方上的主教传递信息了?看来,裁决使大人又许久没有调教你们这帮蠢货了!”

  全身上下笼在一件黑袍中的人陡然出手,一柄通体黝黑的长刀如暴风骤雨一般袭向碧姬夫人的周身要害。

  碧姬夫人冷笑一声,也不用任何武器,赤手空拳便与那黑影战成一团。

  十招后,碧姬轻哼一声“没规矩的狗东西”,便一掌击在那黑影的肩上,生生将那黑影击飞出数米远,那黑影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双脚蹬在身后的门上,再次以凌厉的刀势砍了过去。

  碧姬夫人嘴角轻扬,居然也不躲闪,空手入白刃,伸手一掌砍在那黑影拿刀的手腕上,另一只手勾起成爪,扣向那黑影的咽喉。黑影大惊,顾不得跌落的长刀,整个人向后方倾去,却被碧姬化爪成拳,一拳击在肋骨,咔哒几声,黑衣人的数根肋骨应声而断。

  一场战斗不足半分钟便已经落幕,实力之悬殊令人咋舌,更吃惊的是那之前态度极为不恭的黑衣人,显然没料到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居然拥有着几乎可以媲美红衣主教的实力。

  “饶你一命,回去告诉你背后的红衣主教,我只直接听命于中枢,他若是想来分一杯羹,那就请他好好掂量掂量。另外,没有影子的实力,麻烦下次别再装作是裁决厅的人,否则我一定上报给中枢,由裁决使大人亲自来处理!”

  前面的话对于那黑衣人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最后一句“由裁决使大人亲自来处理”无论对他还是对他背后的那位,都有着无穷的威慑力。

  黑衣人强忍着咽下一口涌到喉头的鲜血,只留下一句“留意红狐的儿子”便从一旁的窗口跃入了无边的黑夜。

  “等等!”碧姬夫人想再问些什么,但那人明显已经有了几份惧意,生怕再待下去会丢了性命,听到她说等等,更不可能再多待半刻,只留下碧姬夫人独自一人站在窗口伫立良久。

  “红狐的儿子?”这五个字,她在口中喃喃自语了许久,才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幽然转身,直至那床畔,转动床头的一处铁艺兽雕上,随即,一旁的洗手间里传来微微轰隆的声响。

  她轻叹了口气,走进洗手间,随着刚刚的声响,浴缸被挪到了一旁,张开一处入口,一条楼梯,直通未知的黑暗。

  她走了进去,很熟悉地在黑暗中缓缓地走着,至于到了一处一方,她在墙上轻轻碰了一下,面前的一道墙如门一般打开,里面亮着灯——竟是一处布置温馨的卧室,跟刚刚外面竭尽奢华的布置完全不同的是,这间卧室很平民风,就如普通百姓家的卧室。

  床头有一方书桌,书桌上放着几个相框,多数都是碧姬夫人年轻时的生活照和写真照,但唯独正中间一张是与一名男子的合影。

  她痴痴地望向那正中的相框,伸手拿了起来,望着那张熟悉却又遥远的面孔,眼眶竟微微有些湿润,如烟的往事历历步入心头。

  轻拂着那微微有些泛黄的照片,她喃喃自语道:“当年,你若是愿意投入圣教,你我必然是一对神仙眷侣,也必能成为圣教史上的一段佳话,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你始终连正眼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呢?为什么……就因为长白山肢下的那个蠢女人吗?哈哈哈,听说你和她还有个儿子……好吧……既然你不让我见你,那我便让你来见我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