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金发红袍女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旭日东升,朝阳洒落在密林的上空,又间或地通过树叶间的缝隙洒落在腐叶上,伴随着林间不断传来悦耳鸟鸣,银色的枪身在朝阳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辉,持枪人的嘴角露出一抹狞笑。他缓缓扣动扳机,不出意外,下一个瞬间,他枪下又会多出一个亡魂,只是这一次杀人的意义与以往不同。

  因为目标是红狐的儿子。

  “拜拜!”他用无声的口型对着那背影说了一声再见。

  砰的一声枪响!

  枪声惊起一群栖息在密林间的鸟雀,扇动双翅飞向蓝天。

  那青年依旧脚步坚定地走着,穿过架着机关炮的车阵,穿过荷枪实弹的恐怖份子,穿过那高高的哨塔,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

  待他刚刚迈出那营地,终于站在丰田皮卡上操控机关炮的那人反应了过来,手刚刚触及上膛部件,便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托着自己的身体飞向半空,而后巨大的爆炸力将他的身体撕成了两半,生命的最后一个瞬间他只看到昔日里的同伙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被火焰和浓烟笼罩着,无数曾经莫视生命的躯体被恐怖的力量炸成了碎片。

  听到耳道里的通讯器里传来“趴下”两个字时,李云道毫不犹豫地扑进了营地前的草丛,但腾在半空的身子还是硬生生被巨大的冲击波推向了更远的方向。

  接二连三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在身后响起,嗖嗖的不明物体从匍匐在地面的脑袋上方飞过,李云道憋着气,将脸狠狠地扎进草地,哪怕脸上被草根刺得生疼,也不敢轻易地抬头。

  直到半分钟后,爆炸声才终于停了下来,又过了半分钟,李云道这才缓缓抬起满是草籽的脸,回头看了一眼营地的方向,顿时苦笑摇头:“弓角,你们俩到底在营地里装了多少炸弹?这……”他看着半空中还未曾完全消失的小蘑菇云,微微感到有些窒息,便知道这是刚刚的剧烈爆炸将周边空气里的氧气瞬间一抽而空。

  通讯器里传来弓角憨厚的声音:“三儿,我就安了几处,不过徽猷好像发现了毒贩们的军火库,那里头他好像一口气放了三个……不过你要抓紧撤离了,里面应该有不少毒品,那玩意儿加热后有毒,安全第一!”

  李云道吐掉嘴里头带着青涩味道的青草,看到一眼陷入火海和浓烟中的营地,微微叹息一声,说了句“自作孽不可活”,起身便迅速往之前约定好的方位奔去,弓角和徽猷正带着夏初等着他前去汇合。

  奔跑的身影迅速穿过那些透过密林的明媚光线,脚步落在腐叶层上,发出咔擦咔擦的密集声响。

  突然,脚步声戛然而止,距离约定汇合地点还有一半距离时,李云道却迅速移向一株参天大树的背面,缓缓调整着因奔跑而有些急促的呼吸,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

  不知何时,他刚刚奔跑的路线上多出一个人。

  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红袍中的人。阳光落在那深红色的袍子上,落下斑驳的光影。周围的鸟鸣也在此刻消失得一干二净,那些对危险极敏感的生物仿佛都都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不寻常的威胁。

  那人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巨大的帽兜遮住了他的容颜,让那面孔的位置看上去如同一望无际的黑洞。

  李云道下意识地将三刃刀反扣在手心中央,只可惜眼下手里没枪,但不知为何,他生平第一次觉得就算手中有枪,也许自己还是拿对方没有任何办法。

  通讯器里传来一阵电噪,而后便传来夏初的询问:“头儿,怎么停下了?”

  李云道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通讯器内一阵静默后,便传来了二哥李徽猷的声音:“如何是遇到危险,用小时候的信号。”

  李云道模仿布谷鸟的声音,发出几声足能以假乱真的鸟鸣。

  “我和弓角马上过来!”

  李云道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便听到密林里那红袍人往前踏出第一步。

  过了片刻,又是第二步。

  而后,毫不犹豫地迈出第三步。

  之后,那红袍人便站在原地,微微侧身,朝着李云道藏身的参天巨树的方向说道:“跟我走吧!”

  出乎李云道的意料,居然是个女子的声音,只是中文似乎有些不太熟练,听上去有些怪异。

  李云道便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从大树后方走了出来,但却仍旧跟那红袍人隔着数十米的距离:“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那人微微抬头,一道光线正好落在那帽兜的左下方,金色的发束在阳光下格外显眼。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你都是要跟我走的。”红袍人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任何一丁点情绪的波动,仿佛是在说着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李云道摇了摇头:“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那人淡淡道:“你还有选择吗?”

  李云道歪着脑袋轻笑道:“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那红袍中的女人冰冷道:“不存在这个选项。”

  李云道看了看四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周围还有不少你的人,对不对?”

  红袍女人平静道:“我知道你是在拖时间,想等你那两个哥哥来救你。”

  话刚落音,就听到耳机里传来弓角的声音:“夏初自己先撤,三儿,你再坚持下,我跟徽猷这边碰到些麻烦,解决了就立马过来!”

  李云道苦笑一声,看向那红袍人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一直以为,这一次我扮演的是黄雀,没想到,到最后背后还有一群秃鹫。”

  红袍人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笑声,说道:“跟我走,还可以活。”

  李云道点点头,一步一步走向那红袍女子。

  那人嗓音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哼声:“你手里的刀可以收起来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只好收刀,却也停下了脚步,此时距离那全身上下笼罩在红袍中的女子不过十步之距。

  “圣教里,总计有多少像你这样的红衣主教?”李云道好奇地问道,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只是没有人之前能回答这个问题。

  “不多。”那红袍女子回答道。

  “不多是多少?”

  “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不多?”

  “你的废话有点多。”“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害死猫。”

  “红衣主教上面是大主教?”

  “你的话真的有点多。”那红袍女子身影微动,眨眼间便到了李云道的面前。

  李云道这才看清,那果真是一张生得很美的异国面孔,金发白种人,眸子却是很少见的紫瞳。

  “走吧!”那女子淡淡道。

  李云道一阵心神恍惚,竟然下意识想跟上那女子的脚步,连忙默念幼年从《道藏》中学得的清心咒,深吸了几口气,才稳住心神。

  “咦?”那女子似乎有些奇怪。

  “你……这是什么催眠的功夫?”李云道不再敢去看她那张面孔,尤其是那对紫色的眸子,应该是某种很厉害的催眠术。

  “果真是那个人的儿子。”她轻叹了一声,“摄魂术同样不起作用。”

  她探出手,伸向李云道的脖子,李云道明明知道有危险,却无法挪动脚步半寸。

  就在这时,枪声响起,子弹直奔那红袍女子的面门。

  她的身子微微向后弓去,随着那越来越低的弹道,居然后弓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轰隆隆的摩托车从密林里飞窜出来,恰好落在李云道的身后。

  “上车!”那人戴着头盔,声音有些沉闷,李云道可以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相比与这个危险的红袍女子面对面,他宁可坐上这个陌生人的摩托车。

  他毫不犹豫地飞身上去,那人飞快拧动油门,车子嗖地再次窜入密林。

  李云道刚想问些什么,却听那人单手从摩托车后方抽出一把长刀,狠狠投向前方的密林,便听得那边一只惨叫,一个黑影从密林上方掉了下来。那人对李云道飞快递来一把枪:“拿在手里,如果有危险,你懂的,我要加速速了!”

  李云道只觉得身子猛地往后一仰,摩托引擎更疯狂地吼叫起来。

  一记长箭从密林里射了出来,李云道避之不及,被长箭射穿了右臂,而后前方又出现了两名手持长刀的黑衣人。

  李云道来不及多想,将手枪换到左手,打开保险抬手便是两枪。

  因为林子里太过颠簸,子弹将其中一人直接爆头,另一枚子弹却只打掉了另一人的耳朵,疼得那人捂着耳朵嗷嗷叫唤。

  摩托车手冲李云道竖起一根大拇指,掏出一把匕首,加速从那名黑衣人身边驰过时,一刀割开了受伤黑衣人的喉咙。

  忽明忽暗的光阴不断从头顶掠过,大约一口气开出了二十分钟,李云道才拍了拍那人的后背:“兄弟,放我下来,我要去找我两个哥哥,他们还在林子里!”

  那人放慢了车速,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看一眼手臂上的贯穿伤,皱了皱眉,待那人停下车,他跳下车,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却不料那人闪电般地掏出一枝针管,刺入了他的颈部。

  “你……”

  李云道抬枪想射,却发生手臂只抬了一半,人便仿佛被抽空了全身力道一半,随即,眼前的景象也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今天有事,更新晚了,大家见谅!明天恢复正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