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红衣主教尼莉克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20 08:01:2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从刚刚这一身白衣的女子进门开始,李云道就有一种很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否则以自己的记忆力,自然不会忘了,更何况这的确算得上是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她的目光很快又落在李云道的身上,不过却不复刚刚的那般复杂,语气也平静了许多:“你跟你父亲,还是有许多不同的。”她在对着李云道说话,却更似是在自言自语,款款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神情愈发平和,却也更加清冷。

  托马斯清了清嗓子:“夫人,我们碰到了些麻烦,所以想……”

  还未曾等他说完,碧姬夫人便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不行!想都别想!”

  托马斯心中不禁感叹阮可可的料事如神,将丝巾带来的时候,她还托人给他带来一份锦囊,囊中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前着:看到丝巾碧姬必会相见,但定不肯施以援手,你只需告诉她三个字,她自然有求必应。

  那三个字是用短信发来的,果然只有三个字:唐宁街。

  “来人,送客!”满怀期望地换了一身他曾经说过穿着很好看的白衣,进来却大失所望,碧姬夫人显然已经失去了继续跟他们谈下去的兴致,没吩咐把这两人乱棍打出去,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

  “等等,夫人!有人让我带三个字给您!”托马斯连忙起身,冲外面走进来的女保镖们拱拱手,又弯下身子,凑近了碧姬夫人说出那看起来无比普通的三个字——唐宁街。

  托马斯一边说出这三个字一边在观察着碧姬夫人的脸色,原本以为说出那锦囊里的三字便能换得一张好脸色,却不料那碧姬夫人听闻三字,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最后更是一掌拍在那身旁的茶几上,震得茶几上的花瓶都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外面的保镖听到里面的动静,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瞬间涌了进来,却不料刚踏入会客厅,便被碧姬夫人一声“滚出去”给吓得夹着尾巴便跑——夫人平日里脾气极好,但要真发起怒来,整个庄园里怕是没人敢多劝一句。

  厅门被带上了,碧姬夫人的手却因为生气而在剧烈地颤抖着,这让托马斯心中无比郁闷。

  碧姬夫人发怒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被先生身边的那位足智多谋的女诸葛给“算计”了,但他相信身为先生红颜知己的那位定然是不会害自己的,可是,为什么提起长宁街这三字,原本情绪已经平静如常的碧姬夫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说,唐宁街这三个字,对于碧姬夫人来说,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

  碧姬夫人依旧怒意难遏地看向托马斯,几乎是从口中生生挤出一句话:“这么说,这么多年她一直在你主子的身边?”

  托马斯被她的话问得微微发懵,但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是的,夫人!”

  碧姬夫人的身子颤抖得愈发厉害了,女人便是这样,如果妒忌的星星之火从心中腾起,那么足以引起一场惊世骇俗的燎原大火。她深吸了两口气,似乎正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变得更平静:“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嫁给你主子了?”

  托马斯连忙摇头:“这可不能乱说,她只是先生的红颜知己!”在托马斯的心目当中,这个世上没有人能配得上他那位主子,就连那个足以谋算天下的女人也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只是红颜知己?”碧姬夫人愣一下,而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当年她说我是个蠢女人,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蠢女人,哈哈哈,这么多年了,还一直陪在他身边,连一个名份都没能混到,当真枉费了当年的一片心机!”

  李云道坐在对面静静地听着,有些事情,原本已经有了模糊的答案,只是没有机会去证实,如今听到这些对话,不过是给心中的那个答案提供了更为有力的作证。头虽然依旧疼痛,但却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

  碧姬夫人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下来,目光再次落在李云道的身上,淡淡道:“你们,想要什么?”

  托马斯连忙道:“夫人,我们被尼莉克斯盯上了,在缅国,能帮我们顺利离开的,也只有您了!”

  “那个女人来得还真快啊!”碧姬夫人微微叹息了一声,似乎对“尼莉克斯”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甚至还可以说是很熟悉,她还想说些什么,便看到吴先生慌张地敲门而入。

  “夫人,外面……外面……来了一些人,说……说是要见您!”吴先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显然外面的某些东西让他感到了极度地恐惧。

  “什么人?”碧姬夫人皱眉问道。

  “是……是尼莉克斯大人……”吴先生低下头,看着叠放在小腹上却依旧颤抖的手指,只恨自己胆子小不争气,那位在圣教中出了名的黑暗之女尼莉克斯才露面,自己便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上来搬救兵了。

  “行,我知道了,把她请到一楼东会客厅,就说我在梳妆,马上就下来。”碧姬夫人淡淡地说道,她似乎对那位黑暗之女并不买账,甚至言语间还有些隐隐地厌恶。

  “好……好……”吴先生偷偷打量了坐在夫人对面的两人一眼,困惑于这两人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能得夫人如此厚爱,但还是很快就转身离开了二楼。

  “你们俩随我来!”碧姬夫人起身走向厅门。

  “夫人,我们……”托马斯吃不准碧姬夫人会不会把自己和李云道交给红衣主教尼莉克斯,只面对一个红袍主教,自己也许还有逃走的机会,再如果再加了一个碧姬夫人的话,自己带着李云道逃离的可能性便几乎为零。

  “不要说话!”碧姬夫人压低了声音,带着两人迅速穿过挂满艺术画的长廊,走到顶头的房间,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进门,李云道和托马斯便同时反应过来,这里应该是碧姬夫人的卧室。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碧姬夫人便拧动了卧室里的机关,将两人赶入浴缸旁的通道,嘱咐道:“不要碰里面的任何东西,否则后果自负!”说完,便再次拧动机关,浴缸又缓缓合上。

  一楼东会客厅内,吴先生恭敬地将那位身着深色红袍的女子迎入厅内,躬身道:“您请稍等,夫人换件衣服马上下来!”

  红衣主教只点头示意,吴先生便知道自己该退出云了。

  门合上,跟随红衣主教进来的一名黑衣部下贴在门上听了一会,这才松了口气,转身道:“主教,我们派在外面监视庄园的人汇报说,看到有两人骑着摩托车进了庄园就再也没有出去过。要不要派人进来搜?”

  红衣主教伸出双手,轻轻将帽斗抚至脑后,露出一头金黄的柔顺秀发:“你难道不知道碧姬是谁?”

  “属下……的确不知……”黑衣人有些惶恐。

  “哦,那就难怪了。”红衣主教尼莉克斯微微一笑,那张白得如同雪一脸的脸上,两瓣同样是紫色的唇微微咧开,不禁破坏了这张脸原有的娇美,也显得更为诡异,“碧姬曾是圣女,虽然后来出了些事情,圣女的资格被取消了,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老家伙对她很是偏袒。她是可以直达中枢的人,所以你们往后跟她相处,还是要慎之又慎!”

  黑衣人连忙欠身:“难怪上次十四抬出了您的身份,她依然不买账。”

  红衣主教尼莉克斯冷笑一声道:“如今在教中,除了老家伙,恐怕也只有阿佛洛狄德那家伙能让她惧怕三分!”

  黑衣人恭敬道:“主教,属下一直有一事不明,不知主教可否为属下解惑!”

  红衣主教轻笑道:“你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家伙偏偏要选一个亚洲人来挑裁决厅的重担?”

  黑衣人惶恐道:“主教果然明察秋毫!”

  红衣主教轻笑摇头道:“这个问题不单单是你的困惑,也是圣教很多人的困惑。阿佛洛狄德那家伙是米诺斯的徒弟,也是米诺斯向老家伙推荐的阿佛洛狄德。不过,现在米诺斯已经死了,这些都无法证实了,除非去问老家伙!”

  黑衣人奇道:“传闻说,米诺斯大人与冕下诸多意见不一,虽然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用把对方的弟子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岂不是在自己的心脏附近放了一把随时可能被人利用的匕首?”他显然是不敢称高高在上的那位为“老家伙”的,哪怕在主教的面前,他也还是恭敬地用了“冕下”的尊称。

  红衣主教冷冷一笑道:“这也是很多人都想不明白的。不过,有一点是很直观的,米诺斯虽然死了,那些常年不露面的苦修士们如今也就只剩下阿佛洛狄德这个精神支柱,老家伙想通过他来整合那些个个实力恐怖的乞丐。你还没有机会跟苦修士交过手,只要交过一次手,你就会知道,老家伙为什么要重用阿佛洛狄德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