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李云道之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21 09:28:0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回到尼莉克斯携一众手下到庄园里要人的那日,尼莉克斯的人几乎将庄园翻个底儿朝天也没能打到半点目标人物的踪迹,倒是不足半个钟头,她就接到了来自中枢的电话,服侍了老头子大辈子的老仆克瑞俄斯亲自打了这个电话,苦口婆心地劝尼莉克斯快些撤离,不要跟碧姬发生任何形式的冲突。

  克瑞俄斯在中枢的地位很特殊,他没有任何职位,甚至连长老都不是,但是他在中枢的影响力却很大,因为这个几乎跟米诺斯大人同岁的老人已经服侍过三任圣皇,如今圣教中枢的那些中坚力量,有许多在年幼时都曾由这位老仆亲自换过尿布。老仆的脾气是极好的,但就算是这样,尼莉克斯也不敢得罪一个能左右大半中枢力量的老人,她甚至觉得,碧姬已然不是圣女却仍得圣眷,很大程度上都是这位老得掉了满嘴牙的执拗无比的老头子在从中起着极关键的作用。

  尼莉克斯是怒意冲冲地离开庄园的,但她相信,那两个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可恶家伙,一定还留在庄园里,所以虽然她离开了,但还是在庄园周围布置了诸多眼线。

  而就在尼莉克斯离开庄园后不久,一则亲者落泪仇者快意的秘密消息从孟芒发回了京城——华缅交界的密林深处发生巨大爆炸引起森林大火,有可靠证据表明,李云道在爆炸前进入了爆炸中心地带,现场无一人生还!

  京城,秦家别墅,那为共和国呕心沥血的老人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许多,站在窗畔仰望蓝天,空洞的咳嗖让他的双颊泛起异样的潮红,紧握着窗框的双手微微颤抖。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老人没有回头便知道进来的是谁:“怎么样,确认了没有?”

  已经许久没在老人身边出现的黄梅花微微叹息道:“只知道他的确去毒贩的营地里救人了,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失联了,包括李弓角和李徽猷。”

  “咳……”老人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咳嗽变得愈发剧烈起来。

  “老师,您保重身子,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云道他们就真的在那场爆炸中丧生了,我们的搜救队已经进了林子。我相信,云道吉人天相,一定不会出事的。”

  良久,老人才停止了咳嗽,让黄梅花将他扶到书桌旁,老人微颤着坐了下来,眼圈微红:“现场……现场照片……”

  黄梅花劝道:“老师,现场是有人引爆了军火库,所以有很多重复爆炸,所以……”他不愿再说下去,怕引得老人胡思乱想。

  “所以什么!”老人颤抖着手臂敲击着桌面,“照片,照片给我拿过来……”

  黄梅花无奈,只能将军用平板拿了过来,又给老人取来老花镜:“老师,因为爆炸引起了森林大火,我们的人到夜里才能进入,所以……”

  老人点点头,枯瘦的手指在平板上颤抖着划过一次又一次,最后终于放下平板电脑,戴下老花镜时已经是满脸老泪纵横。

  “老师,现在还不能完全下结论,我们的人正在周边五公里范围内搜集所有可能的线索……”黄梅花劝慰道,但他其实也知道,到了这种程度,活着的机率已经很小了。那个喜欢闭着眼睛打太极拳的年轻人,当真已经魂归昆仑了吗?想到这里,黄梅花自己也觉得心痛不已。

  老人摆摆手:“差不多就让人撤回来了吧!”

  “老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想让我更心安些,我知道……撤回来了吧,对了,如果可以,把烈士们的尸首都运回来,他们值得!我累了,你先出去吧!”老人闭着眼睛,喉结微微涌动,晚年痛失爱徒,对于老人来说,确是一次无比沉痛的打击。

  黄梅花缓缓退出书房,走到开着两株腊梅的小院里,听到角落里呜呜的哭声,皱眉着走了过去,本想呵斥,但看到自己那憨厚的徒弟将大脑袋埋在臂弯里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便又觉得于心不忍,叹息一声道:“别在这儿哭了,老爷子身体不好,遇到这样的事情心中自然也是悲痛万份的。你在这儿这样哭,只会让老人家的情绪更糟糕!”

  哭得声音都要哑了的周树人如同孩子一般抬头看向师父,压低了声音哽咽道:“师父,我要去孟芒……我……我要去孟芒接小师弟回来……”说着,又将脑袋埋入臂中,原本铁塔似的憨厚汉子哭得如同孩子一般,却又怕真的扰了书房里的秦老,生生压制着自己的哭声。

  黄梅花也看得心疼,叹息道:“去吧,老师这里有师父在,你去孟芒吧,路上注意安全!”

  周树人得了师父应允,起身重重一点头,一边哭着一声奔向大门外,与匆匆赶来秦家的王家众人擦肩而过。

  顾小西扶着母亲王援朝,王小北扶着大姨王抗日,看到痛哭奔走的周树人,原本就有高血压的王抗日几乎走不动路了,顾小西也哇一声哭了出来:“妈,云道哥他真的……”

  一旁的王援朝则双目通红:“闭嘴,不许哭,老王家的儿郎,死在战场上那是一种荣耀!”

  王援朝的呵斥让生生打断了顾小西的哭声,跟李云道感情极深的王小北也忙道:“小西,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先确认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人正往里面走前,黄梅花迎面而来,看到四人,深深鞠了躬。

  到了此时,原本身体底子就不太好的王抗日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王小北连忙扶住她,黄梅花上前帮着猛掐人中,王家长女这才悠悠苏醒过来。

  醒来后的王抗日只哀呼一声:“云道啊……”

  顾小西直接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有王援朝一人冷冷看着黄梅花:“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说去边境上找天狼,弓角和徽猷两个孩子也都去了,为什么还会出事?”

  黄梅花叹息一声道:“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还不算完整,只知道一个叫道格的东欧恐怖份子将郑天狼抓了去,大年初一那天,云道还跟当年的警方联系上了。后来又失联了,直到森林大火发生后,他们才知道,云道去了毒贩的军事基地。现场有军火库,其中一次爆炸引爆了军火库,形成了大爆炸,在场的人……无一幸免……”

  王援朝厉声问道:“尸体呢?”

  黄梅花摇头:“是爆炸啊……”

  王援朝上前一步,咄咄逼人:“活人见人,死要见尸,我问你尸体呢?”

  “二姐……”黄梅花想跟王援朝拉开些距离,却不料生生被王援朝一把抓住动弹不动。黄梅花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就算没进步太多,但应该跟当年的王援朝差距不大,但这一抓,他才知道一个道理。

  凤凰便是凤凰,永远不可能变成草鸡。

  “我问你话呢!”王援朝面色阴冷得可怕。

  “援朝!”苏醒过来的王抗日连忙上来拉住妹妹。

  “妈,你先别激动,黄叔也是云道的师父啊!”王小北也劝道。

  王援朝这才缓缓放开他,但面色依旧难看至极:“尸体呢?”

  “二姐,因为森林大火,之前进不去,现在我们的人已经进入现场了,应该很快就可以清理出来。”

  王援朝看向那灯光未灭的书房,冷冷扔下一句:“我王家两代儿郎为国捐躯,欠再多也还清了吧!”她说得很大声,声音几乎震得那书房的玻璃嗡嗡作响,说完,也不管旁人怎么想,她转身就走,走出一段距离,便听她吩咐道,“小北,联系一下,我现在就要去现场!”

  “妈!”王小北自然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忙向黄梅花告了罪,吩咐顾小西照顾好大姨,便转身赶上母亲的步伐。

  被顾小西扶着的王抗日颤声道:“梅花,事隔这么多年,王家又碰到这样的事情,你二姐她有些情绪失控,你也要理解……”

  黄梅花哀叹一声道:“大姐,我跟云道虽没有师徒之名,但却也有师徒之实啊,他出这样的事情,我心里……”说着,铁打的汉子眼圈也微微泛红,“老师刚刚激动得咳血了,你看……”

  王抗日看了一眼那间书房,摇了摇头,对身边的顾小西道:“我们回吧!”

  “我送你们!”

  “不用,你照顾到秦老!”

  拒绝了黄梅花相送,王抗日在顾小西的搀扶下缓缓离开秦家,两道孤苦的身影被远处的廊灯拉得老长,看得伫立原地的黄梅花心中苦涩不已——这一幕,跟当年王抗美出事时的场景何曾相似!

  “哐当!”

  书房里传来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黄梅花连忙转身奔向书房,推门而入,却见那为共和国秘密战线奋斗了几乎大半生的老人老泪纵横地坐在椅子上,身子颤抖不已。

  “鹏震兄,秦朝风对不住你啊!死后到了泉下,我哪里还有什么脸面来见你啊……”老人声音颤抖,又开始剧烈咳嗽,越咳越凶,飞沫中带着许多殷红溅湿了地面。

  “医生、医生……”黄梅花见势不妙,忙回头喊住在隔壁的医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