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仆人安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25 08:07: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纷飞的大雪遮挡了俯瞰断桥残雪的视线,此时站在窗前的古可人对楼下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观壮景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致,她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因为一个人而悲痛欲绝的心情。古家长辈战死沙场时,她尚且年幼,根本体会不出人世间生离死别所带来的痛苦,这些年她表面不羁,实则就是害怕某一人要面临这样的痛苦。

  “安排一下,我要飞一趟孟芒。”她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

  “小姐,雪太大了,飞机根本无法起飞。”管家担扰地看着窗边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前些时候,他还为小姐打心眼里高兴,毕竟这世上能配得上小姐的男人的确少得可怜,小姐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哪怕对方已经有了家室,他也仍然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小姐自己觉得真的开心就好。前段时间小姐也的的确确很开心,顺带着连那些小心翼翼伺候小姐的仆人们都觉得没那般提心吊胆了,可是没想到好景不长……老管家长长地叹息一声:这难道真的是命吗?算命的说小姐天生命硬,克死了古家一家人,如今又克死了……想到这里,他连忙摇了摇头,旁人怎么说他不管,小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自己也算是亲人了吧,现在自己不也活得好好的嘛……

  “飞机不行就高铁,高铁不行就高速,高速不行就国道、省道、乡道,总之我要尽快赶过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就算所有人都告诉我他死了,如果不亲眼看到……”她的话最后变也了自言自语式的呢喃细语,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清楚,究竟在说着些什么。

  出事后的第三天,被告知自己已经上了死亡名单的时候,李云道瞠目结舌了好半刻才反应过来——这次西南边陲营救天狼的行动中,他一直觉得自己扮演的是黄雀的角色,只是没想到黄雀背后还有老鹰,老鹰身后还有举着猎枪的猎枪,如今这猎人的角色是谁在扮演已经不言而喻了。

  碧姬夫人似乎觉得他的反应很有意思,并没有想象中的情绪波动,而是似乎很平静地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试问,一个正常人如果被告知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反应会有多激烈是可想而知的。但碧姬在李云道的那对桃花眸子里却没有看到一丁点的困惑,只是短暂的吃了一惊后,便闭上眼再次躺了下去。

  “你难道不想赶紧回去告诉所有人你还活着吗?”碧姬夫人好奇地问道。

  “想啊,可是你会让我现在就离开吗?”李云道微闭着双眼,语气平和地说道。

  “这……”碧姬夫人笑了起来,“我答应了别人,等你伤好了以后,才能放你走。而且现在尼莉克斯定然会在庄园周边布下不少眼线,只要你踏出庄园半步,便一定会落进她的手里。”

  “所以我只能在这处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呆着?”李云道睁开眼睛,看着密室中的缀着碎花的天花板道,“我想以您的手腕,尼莉克斯就是再厉害,也无法把眼线安插到你的庄园里吧?”

  碧姬夫人微笑着打了个响指:“说对了!”

  李云道躺在毯子上仰视着坐在书桌旁的女子,她刚刚略带着一线骄傲和雀跃的表情,看上去倒还真像个懵懂的少女,从如今的这番轮廓中,还是能依稀辨别出她年轻时的样子,估计那时候身为圣女的她,也没少让自己那位父亲头疼吧!

  碧姬夫人被他看得微微皱眉:“你在想什么?”

  李云道实话实说:“我在琢磨,当年你跟我父亲之间……”

  “闭嘴!”碧姬夫人仿佛被人戳中了并不愿意提及的往事,脸色跟翻书似的说变就变。噌地一下从书桌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恢复了刚刚见面时的清冷,“尼莉克斯的人只能在庄园外兜圈子,但你的活动范围只限于这栋别墅,出了门一旦出事,概不负责!”

  扔下一句带着一丝寒意的话,碧姬夫人扭着丰润的腰肢离开了密室,并且没有关上门。

  李云道苦笑不已,不过也为当年老爹的选择觉得庆幸,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要真娶回家,还不得打翻了天去?又联想起长白山脚下李家村的人们给自己描述的关于母亲的性情,他的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笑意,比来比去,还是自己的母亲性情最是温婉,想来那“白眼狼”还是有几份眼光的。

  不过,如今似乎不能再称他为“白眼狼”了,当初只是以为他为了东西抛弃了自己母子,如今看来,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在心里喊习惯了“白眼狼”这三个字,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很难立马就改过来。

  “先委屈委屈您了!不过,当年您自个儿假死一回,弄得全家人跟着伤心,如今又把这假死的把戏加在我的身上,家里的亲朋好友们得多伤心难过……唉,怕是这些问题在他看来都算不上什么事儿……”李云道一边自言自语着,也走出了密室。

  三日前进别墅的时候麻醉作用未消,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迷迷糊糊东倒西歪,此时出了密室,才察觉这别墅的布置和陈设的的确确是竭尽奢华。

  他从碧姬夫人的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恰好迎面撞到托着一套干净衣物的白人女子,穿着一身仆人装,身材高挑,看眉眼更像是东欧人多一些。

  “先生,夫人吩咐我将换洗的衣服给您拿过来。”女子说着一口不算流利的中文,但倒也不算难懂,对于李云道会出现在二楼也似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夫人吩咐,只要不出别墅,您可在别墅的任何地方自由地做任何事情。”

  李云道诧异地看了那女子一眼:“自由地做任何事情?任何事情?”

  “是的先生。”那女子似乎会误会了李云道的意思,认真点头,“包括你的任何需要……”

  李云道连忙摆手:“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他接过女子手中的衣物,回头看了一眼碧姬夫人的房间——在自己老爹的老情人房间里换衣物似乎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那个……能不能换个房间?”

  女子笑了笑:“先生,您的房间就在二楼走廊的另一头,请跟我来!”

  别墅是椭圆的回字型,两头各一处很大的套间,这一间的装修布置更偏东南亚的风格些,李云道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点点头,笑道:“谢谢!”

  身后的女子微笑道:“不用客气先生,这是我的工作。”

  李云道微微抽了口凉气:“那个……我要换衣服……你看这……”李云道的意思是自己要换衣服,需要对方回避一下,可是那女子却上前一步,上来便要帮李云道解上衣的纽扣,吓得李大刁民连退三步,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个儿来、自个来就好!”

  那女子微笑欠身:“那不打扰您了,我叫安娜,夫人安排我做您的贴身仆人,所以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我就好。”说着,那女子便转身出了房间,留下一脸呆若木鸡的李云道。

  “贴人女仆?”李云道打了个激灵,“这……果然是穷奢极侈的资产阶级腐朽生活……”

  说着,他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从那日在密林里营救天狼开始,自己就没有换过一身干净衣服,此时身上的味道极倒胃口,差点儿酸得没让他自己晕过去。

  冲进卫生间脱了一身臭烘烘的衣服,他才想起查看自己胳膊上的伤,毕竟是贯穿的伤口,还是会隐隐作痛,检查了一下伤口,碧姬夫人的人看来对处理这样的伤口很有经验。举着受伤的胳膊冲了个热水澡,李云道这才心满意足地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走出来,却看到房间里的桌子上已经放着几份中国菜式和一碗热腾腾的米饭,肚子便不由得咕咕叫了起来。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他自言自言地坐了下来,狼吞虎咽地吃完面前的所有饭菜,这才拍拍肚子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看有没有办法离开——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他更不愿意让国内的那些亲人和朋友因为自己假死的消息而伤心,他甚至可以想象,得知自己的死讯后,自己那两位姑姑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可惜,窗子的确是可以打开,但这别墅二楼足以普通的住宅楼的八楼的高度,窗外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翻出去便只有一条路——死路!

  李云道关上窗,却冷不丁发现安娜站在自己身后,不由讪讪道:“有点热,我开窗透透气!”

  安娜指着窗边的新风系统触控面板道:“卧室都安装了新风,可以将送风开得大一些。”

  李云道怏怏地点点头,长叹了口气:“安娜,来的时候没注意,这座庄园,离中市心远吗?”

  安娜闻言,一脸警惕道:“先生,夫人吩咐过,您只能在别墅内活动,庄园外还有不少主教大人的眼线。”

  重要提示:安娜这个人物很重要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