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断层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26 07:19:57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充实的生活,时间总是一闪即逝,匆匆回头时,才发现白驹过隙。但当无所适事的时候,时间便是滴答滴答地一分一秒地过去,甚至连这一分一秒,似乎都觉得太过漫长。游手好闲的日子看似舒服,看对于一个怀揣着理想和未来而习惯忙碌和奔波的人来说,却一种不折不扣的煎熬。

  贴身女仆安娜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自己,李云道甚至相信,只要自己开口,上厕所和洗澡时她都会尽心尽力地在一旁伺候着。不过两天的功夫,李云道倒是跟安娜混得颇熟了,也知道这个年仅二十的姑娘是乌克兰人,从小便是孤儿,由是“善良”的碧姬夫人抚养长大的。

  提及碧姬夫人,安娜总是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恭敬,仿佛那个生活在同一别墅中却已然两天没有露面的女子就是她们这些女仆们生命当中的神灵一般。

  “洗脑啊……”李云道每次听到安娜对碧姬夫人的褒扬和歌颂,便忍不住扶额头,将话题引向别的地方。这两日虽然待得无聊,但李云道却也发现二楼的书房里居然有数排书架,虽然多数都是外文典籍,但得益于前一年在北清进修时的孜孜不倦,应付非专业类的英文典籍倒也算得上得心应手。

  既来之则安之。

  从第二日下午开始,换好胳膊上的伤药后,李云道便抱着一册原文的《简爱》坐在窗台安静地度过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光,连晚饭都是安娜托着餐盘送进书房里的。

  安娜下楼的时候,吴先生早已经候在那里,肃然道:“你跟我过来,夫人有话问你。”

  安娜有些惶恐,哪怕她是曾经贴身服侍夫人的仆人之一,但是面对面跟夫人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安娜被带进了夫人用餐的餐厅。

  一身华服的碧姬夫人坐在长条形餐桌的顶头,面前放着的几样法国菜都只是浅尝辄止,看来夫人今天的胃口并不太好,这让安娜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直视那位高高在上的女子。

  “他怎么样了?”碧姬夫人用餐布轻轻点了点唇角,问道,“一下午都在书房看书?”

  “是的夫人,昨天李先生似乎还有些烦躁,但今天中午发现二楼的书房后,他的情绪就安定了许多,从中午开始到现在,他都一直在书房里看书。”

  “哦?看的什么书?”碧姬夫人似乎有些诧异,“他居然真能静得下心来?”

  “我留意了一下,是夏洛蒂·勃朗特写的《简爱》。”

  “哦?”碧姬夫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他还有闲情逸致看这种闲书?看来心胸格局上,他的确有他父亲当年的风范。”

  吴先生和安娜并不清楚李云道的父亲是谁,都好奇地看着碧姬夫人。

  碧姬夫人微微吸了口气,缓缓嘘出。

  “他的父亲,当年你也是见过的!”她看向吴先生,笑着说道,“你记得那回是谁把你打晕了换了你的衣服弄砸了整场宴会的?”

  吴先生大吃一惊,猛地张开嘴,双目中甚至露出了些许惊恐和不安:“他……他……他是那个人的儿子?”碧姬夫人微微一笑:“是啊,难道你没觉得他们长得很相象吗?”

  吴先生一脸苦笑:“难怪难怪,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似的……原来是他的儿子……”

  碧姬夫人却一脸戏谑道:“父债子偿,当年他可把你戏弄得不轻,如今他儿子就在你手里,要不要趁着这个好机会,你也好好地戏弄他儿子一番?”

  吴先生闻言,两眼瞪浑圆,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似的,连连摆手:“不不不,当年的事情,我早就忘记得一干二净……”

  碧姬夫人掩口轻笑:“你是怕万一戏弄了他的儿子,万一哪一天再落在他的手里,他会再报复你吧?”

  吴先生恭敬地欠了欠身:“夫人,红狐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能被他戏弄一番,也是……也是属下的荣幸!”

  碧姬夫人唏嘘道:“你这样的心态倒是很好,可惜啊,教中不是人人都有你这么好的心态,他当年结下的那些仇怨,怕是往后那些人都要统统报在他这个儿子身上了!”

  吴先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小先生跟红狐先生似乎……似乎还有不小的差距……怕是碰上教中的那些人,小先生要吃不少亏啊!”

  碧姬夫人长长叹息一声道:“当年的他,那是何等的英姿勃发,记得有段时间,中苏边境上俄国人只要听到他的名字便会瑟瑟发抖,如果不是当场巨变,那些俄国人还不知道要在他手中吃多少闷亏。”

  吴先生也感慨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说是红狐先生这样的人。”

  碧姬夫人一脸神往:“那年,他以一已之力挡住了足足一个连的南下斥候兵力,杀得俄国人到现在还都只要提起红狐的名字便咬牙切齿之余还是害怕占了上风,纵观整个天下,谁有他那般七入七出俄国军营如入无人之地的本事!”

  吴先生似乎也被她说得陷入了某种回忆:“是啊,是那我第一次见识传说中的中华武学……第一次见到他出手时,我甚至眼睛花了或者是不是在做梦……”

  碧姬夫人又叹息一声道:“可惜啊……”

  一声可惜,饱含万种复杂思绪。

  吴先生也若有所思地看了碧姬夫人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也是叹息一声:“的确可惜啊……”

  安娜被他们两人的一问一答说得有些发懵,但依旧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听候夫人发话。

  终于,过了良久,碧姬夫人这才又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笑着道:“安娜,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要托付给你!”

  安娜连忙欠身:“夫人的吩咐安娜无从遵从!”

  碧姬夫人点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的贴身仆人了!”

  安娜猛地一愣,而后眼圈瞬间便红了:“夫人,我……”

  碧姬夫人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接着道:“你先听我说完!我要你往后跟着那位李云道先生。”

  刚刚的惶恐瞬间又变成了不解,安娜接着问道:“夫人,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碧姬夫人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那位李先生的私人财产了。”

  安娜俏脸瞬间变得通红,“私人财产”这四个字她自然是明白的,只是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她的脑子根本还未曾转过弯来。

  碧姬夫人笑了笑:“往后,也许在某个重要时刻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但你放心,绝对不是什么伤害你的新主子的事情,我这样说,你放心了吧?”

  安娜点头:“夫人放心,安娜一定谨遵您的教诲。”

  碧姬夫人笑了起来,起身走到安娜的面前,从手指上脱下一枚戒指,那是一枚镶着一块蓝宝石的铂金戒指,在吊灯的光辉下散发着迷人的璀璨光芒。她抓起安娜的手,将这枚戒指戴在安娜的食指上:“这只戒指算是我送你临别礼物, 往后如果有需要,也可以随时回来找我。”

  安娜恍惚地点了点头,脑子微微有些发晕,直到离开金碧辉煌的餐厅,她也没能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待得安娜离开,吴先生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夫人,安娜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

  碧姬夫人笑道:“你还算聪明,是认出了那只戒指吧?”

  吴先生连连点头:“蓝宝石是那个家族的标志,这只戒指当年我也见那个家族的族长戴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戒指的内侧应该还刻着他们家族的姓氏。”

  碧姬夫人点头笑道:“你居然还记得当年的那些事情!嗯,安娜的确就是当年红狐亲手交给我的那个孩子……”她的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想到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剑的男子如同天神一般站在她的面前,尽管那把剑上还流淌着带着温度的鲜血。

  吴先生也神情恍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的确也是物归原主了,只是就这样将这孩子送过去,他……他会认出来吗?”

  碧姬夫人莞尔一笑:“这么多年,我虽然已经不是圣女了,但是从中枢往我这边的消息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他做的事情,中枢可是花很大的精力去应付。他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如果说当年圣皇和米诺斯大人还能联手逼得他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一个年迈的喇嘛去抚养,如今就算米诺斯大人还在世,怕是对他也无法产生当年的那种威胁了。”

  “传闻那些苦修士们已经向阿佛洛狄德大主教宣誓效忠了,如今裁决厅的位置就算是圣皇怕是也无法撼动,除了大主教外,圣皇那边据说还培养了一些人,但似乎跟红狐先生比起来,相差了不止一个台阶……”吴先生由衷地感慨道。

  “当年莫斯科、罗马和北非三战,红狐皆惨胜,虽然当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是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他当年对圣教的打击如今已经慢慢显现出效应了。”

  “效应?”吴先生不解。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除了阿佛洛狄德和尼莉克斯这些年轻的一代,圣教中当年跟红狐一个年代的佼佼者们,几乎已经被他当年利用各个机会清理得一干二净,当然,也包括我……所以,圣教的人员更迭上,出现了断层和空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