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英雄不是好父亲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29 07:34:5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凌晨五点,吴先生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踌躇不定,谁都知道夫人最讨厌别人打扰她休息,虽然兹事体大,但也保不准夫人一怒之下会不会将起床气撒在自己身上。正当他叹身转身时,贴身伺候夫人的女仆安吉拉在二楼冲他招招手:“吴先生,夫人让你到书房见她。”

  吴先生微微一愣,诧异道:“夫人……还没休息?”

  女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待完夫人的指定,便转身离开——庄园里的下人们都很守规矩,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从小就得到了很好的引导和调教。吴先生微微叹了口气,谨小慎微地快步走向二楼的书房,轻轻敲门,听到夫人的应允才缓缓推门走了进去。

  一身白衣的碧姬夫人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茫茫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夫人,人已经按既定的路线离开了,不过很奇怪,他似乎并没有急着要回华夏的意思。”吴先生的确觉得有些意外,照理说人生到了那般的高度,尤其是在享受着权力后,有很多东西都是在一时间无法割舍的,但那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似乎并不贪恋手中的权力,离庄园后也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往海关出境,而是租了辆车直奔缅国的首都缅光市。

  “他去哪儿了?”碧姬夫人本以为那人会在第一时间派人将李云道这个独生子接离缅国,但似乎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她不由得也有些恍惚,那个人葫芦里又在卖着什么药?

  “看目前行车的路线,他应该是去了缅光市。”

  “缅光?”碧姬夫人想了想,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是习惯性地站在他的角度替他去想那些棘手的问题,只是当年他不领情,如今就更未必会领情了。

  “夫人,您看不要安排我们在缅光的人手……”

  不等吴先生说完,碧姬夫人便摆手道:“不用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就当他从来都没有来过吴帕的这座庄园吧!”

  吴先生极擅察言观色,见碧姬夫人又恢复了一脸清冷的表情,便知道自己不宜再多说什么了,恭敬欠了欠身,退出书房。

  一身白衣的女子在窗边又伫立了许久,才缓缓走到一旁的书架前,抽出那本昨日李云道看了一下午的精装本小说,看着封面自言自语道:“你儿子的情感世界比你丰富多了,希望他不要像你那般不解风情啊!”

  此时与吴帕市接壤的华夏孟芒市,远处依稀还能听到爆竹的声响,节日的气氛似乎依旧笼罩着这座边远的小城。

  未曾开灯的阳光上站着一个身型高大的青年,原本修得极高的阳台栏杆在他面前显得极为可笑。黑暗中,他眺望远方,那头是缅国的吴帕。

  “担心三儿?”一个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微弱的夜色照在他的脸上,依稀能看到那张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面孔,“一切的担心,都来自于恐惧。你在恐惧什么?”

  他走到高大青年的身边,伏在阳台上同样眺望远方的天空,接着道:“其实你跟我一样,并不喜欢三儿在体制里呆着,对不对?以前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你我都以为三儿自己喜欢。”

  身材高大的李弓角憨笑道:“我只是觉得,在体制里呆着,大多数的时间三儿不快乐。”

  单手微微在阳台上一撑,轻轻一跃,那面若桃花的青年便已经坐在了阳台上,修长的双腿搭在阳台外侧轻轻晃着: “三儿其实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从小就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下山后,因为种种原因压制了他的个性,现在好了,他往后想做什么便能做什么,我觉得这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下山后你我见识的,多数是这世上的丑恶,所以对人性也就有更透彻的了解。”

  弓角点头道:“嗯,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徽猷抬头看着天空道:“以前三儿自己总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这一次,也许真的是件好事呢!”

  弓角转头认真地看着徽猷问道:“三儿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徽猷深深地吸了口气,酝酿了许久才道:“不好说……”

  弓角叹息一声:“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英雄啊!”

  徽猷撇嘴道:“英雄往往都不是一个好父亲。”

  弓角颇以为然地点点头:“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顿了顿,他又道,“好父亲是不会撒那样的弥天大谎的!”

  徽猷有些无奈地道:“他骗了很多人。”

  弓角道:“他应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徽猷道:“他如果让云道也这般做,如果不是云道的那三个部下,我们怕是也会被蒙在鼓里。”

  弓角道:“他应该是想让云道继承他的衣钵。”

  徽猷看向远方暗夜的至黑处,摇头道:“圣教啊,一个几乎与人类文明同龄的组织,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推倒的?”

  弓角想了想问道:“你之前说有个长得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从他身上能查到你的身世吗?”

  徽猷摇头道:“那是个讨人厌的自恋狂!做过秘密的DNA比对了,我跟他,的的确确是同卵双胞胞。”

  弓角喜道:“那又多了一个兄弟了!”

  徽猷连忙道:“你们以后若是见到那个家伙,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他就是个疯狂的刽子手!”

  弓角诧异地看着徽猷:“刽子手?杀人如麻?”

  徽猷苦笑:“据那家伙所说,他从小就开始杀人。”

  弓角憨憨笑了笑道:“我们不也一样吗?”

  徽猷憋屈地抬头看了弓角一眼:“我发现,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三儿了!绵里藏针!”

  弓角嘿嘿憨笑道:“云道说,这才言语间的太极。”

  徽猷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呢,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听说嫂子要转去军校了?”

  弓角憨憨地挠头笑道:“这是云道的主意,我也征求了苦草自己的意见。”

  徽猷点头道:“不错,挺好。”

  弓角想了想,问道:“那你呢?”徽猷眼神迷离地看向远方:“陈真武有意让紫衣接班。”

  弓角微微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有说,黑暗中,只听到两声不约而同的叹息。

  过了良久,徽猷才道:“我正好也有一些事情要去办,可能也有一段日子不在国内了。”

  弓角抿嘴不语,片刻后才说道:“我很怀念小时候在昆仑山的日子。”

  “是啊,谁曾经不是少年呢?”徽猷发出一声感慨,天边东方的天际,已经隐隐显出一抹亮色。

  租来的别克城市越野是小排量的,油门很绵柔,踩到底也不见车速能有多大的提升,李云道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喃喃道:“居然快天亮了!”

  坐在副驾上的年轻的乌克兰姑娘眼神着微微透着一股兴奋:“根据导航提示,我们在八点前就能到缅光市。”

  李云道点了点头:“嗯,希望不要再横生枝节了。”

  安娜打量着李云道的脸色,欲言又止。

  李云道轻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明明之前我说出来就要向国内报平安,为什么脱了困,却不第一时间跟国内的亲友们联系?”

  安娜点点头:“您应该有您的理由。”

  李云道笑着道:“我会告诉他们我还活着的,只是不是现在,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去证实。”

  安娜想了想问道:“送你来庄园的那个托马斯,他是您的朋友?”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

  “可是……”安娜好奇地瞪圆了眼睛,漂亮的大眼睛在朦胧的晨光中显得是那样的清澈。

  “他是受人之托来救我的,而托付他来救我的人,应该跟碧姬夫人是旧识。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说你是乌克兰人,怎么会跑到缅国来,又变成碧姬夫人的仆人的?”

  “我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夫人收养了。”安娜眨着湖蓝色的眸子,似乎一丁点儿都没有因为自己孤儿的身份而产生自卑,相反似乎因些而有些骄傲,当年,李云道知道,她骄傲的应该是自己从小就被碧姬夫人收养的事情。

  “那……服侍碧姬夫人的那些姑娘,都是她从小就收养的?”

  “也不完全是,但是贴身服侍夫人的侍女,的确都是夫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收养的孤儿。”

  “夫人之前是圣女?”

  “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也是听她们偶尔提起,从我懂事开始,夫人就已经不是了。”

  “夫人现在还在为圣教做事?”

  “嗯,夫人负责缅国这边的事务。”

  李云道问了很多关于碧姬夫人的问题,安娜倒也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李云道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但这一次的缅国之行让他发现了一个契机——圣教内部,也并不是铁桶一片。一个人员众多的组织,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山头主义,圣教似乎也不例外,而且圣教内部还有像尼莉克斯这样的激进派,在体制里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李云道,一个人越是激进,犯错的概率也就越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