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九十三章 转世灵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0-06-09

  (今天的第二,补上昨天忘记的一章,感谢各位的支持,有空的话,来投些红票,也好让我知道还有不少人在支持这本书。最感恩!

  小院的井水清澈凉甜,从头浇到脚的井水终于让某兽血沸腾的大刁民平静下来。擦干身子后全睡意,李云道从屋里搬了一张藤椅到绿苔斑驳的檐斗下,拿了一册从吴老爷子那边顺手牵羊来的《闺房哲学》,也不打灯,只就着皎洁月辉随手翻着。今夜月明如昼,李云道赤着上身,就只套着一条路边摊上淘来的宽大布裤衩,月光如银般泄洒在那不算壮实却爆发力和肌耐力惊人的身体上,如果不是时不时还要捻开书页,这家伙上去便仿佛米开朗基罗劈出的一尊中国版大卫。只翻了几页,好不容易用一盆井水浇灭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李大刁民骂咧着将这册曾被称为“威胁青少年的作品”甩压到身下,一边腹诽着吴老爷子的老不正经,一边着月朗星稀的夜空。

  “城里虽繁华,但这天空,还是山上的好。”李云道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十力嘉措。小喇嘛如出一辙地穿着一条小短裤,同样打着赤膊,正蹲在藤椅边双手托腮,若有所思地着小院上方的天空。

  “干啥呢?想媳妇儿了?”李大刁民没好气地在小家伙脑袋拍了两下,“小小年纪,学人家多愁善感,跟着老家伙念了这些年的经书,都念到狗屁#眼里去了。”

  十力眨眼委屈道:“云道哥,你说弓角哥和徽猷哥这会儿也在乘凉吗?那边的天也跟咱们一样,月亮像脸盆大,星星没几颗吗?”

  李云道摇头:“隔了十万八千里,哪里知道地球那头是个啥模样?倒是弓角离得近一点,但估计想要打个电话也不太容易……”李云道突然失去了对话的xing子,转过头盯着天空一轮月盘沉默不语。小喇嘛也不再说话,一对嫩白的小手将脸颊上的婴儿肥挤得颇有些滑稽,但着天空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

  良久,小家伙终于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怂着脑袋回西厢房先爬上床,贴墙而眠,外面留了一大半地方给那个正盯着天空yin睛圆缺发呆的刁民。

  初夏的夜风还是有些微凉,赤膊在小院里呆久了,总还是会感到阵阵凉意。一件薄衬衣适时地披在了李云道身上,同时袭来的还有阵阵熟悉体香。

  “还不睡?明天不上班?”

  “睡不着。”

  “把衣服穿上吧,别着凉了。”

  “好。”

  李云道穿上衣服时忍不住回头瞄了一眼,正好到笑意盈盈的蔡桃夭着自己,眼神相触,一向jing神世界比强大的蔡家大菩萨破天荒地主动移开目光。

  这一瞬间,李大刁民只想用烟视媚行来形容眼前仿佛娇嫩得滴出水的女子。女人如水,这话果然不错。

  “媳妇儿……”

  “嗯?”

  “你怎么也睡不着?”

  “认床。”

  李云道挠头:“这个有点儿难啊,总不能你过来一趟还把beijing的床给邮过来,等回去的时候再捎回去?”

  蔡桃夭轻轻笑出声来,最后轻轻嘟囔了一声:“呆子。”

  李云道的视线没敢在只着一身粉se蕾丝睡衣的女人身上停留,目光转向水银做成般的月亮,心观鼻鼻观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上了当,却在某个关健点上再一脚踹出。

  “云道,问你个事儿呗?”

  “嗯?”

  “你真让十力就这么跟着你?”

  “啊?”李云道不解。

  蔡桃夭不紧不慢地搬了张藤椅,坐在李云道身边:“八年前,罗桑顿珠喇嘛留下‘十力皆因’的法旨面朝东北圆寂坐化,问卜当世班禅,又问于山南桑耶寺降神喇嘛,抛尽哈达宝瓶才得出昆仑地貌。藏位八大呼图克图大德高僧数入昆仑而不得果,到现在那位置还空置着。我不知道你们那位噶玛拔希喇嘛是怎么想的,如今真让那些哲布尊丹巴知道他们眼里的神人跟着你做牛做马,不知道要把你打进阿鼻地狱多少个轮回才能洗清赎罪……”

  听到“噶玛拔希”四个字的时候,李云道的脸部肌肉忍不住抽动了几下,随后嘿嘿笑着赖道:“老家伙相来神秘兮兮,真要出事儿,让那群老信徒找他去。我就不信那群家伙到老东西能不腿软?”李大刁民已经在脑中意yin一群喇嘛得知老家伙的真实身份时会是怎样一种惊世骇俗的表情。

  气质如同菩萨下凡的蔡家女人突然叹了口气道:“你大师父让你带十力下山,应该是有他的用意,只是这等机缘玄妙的事情,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却是怎么都不清楚的……”

  李云道突然凑到那张jing致得可挑剔的脸蛋旁边,话锋一转:“媳妇儿,这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你穿成这样来勾引你家夫君,真不怕被就地正#法了?”

  蔡桃夭嫣然一笑:“你敢吗?”

  李大刁民愣了愣,才怏怏地缩回脑袋,jing打采道:“敢又咋样,你那护城河发大水……”

  那张一笑倾城的脸涨得透红,翘着兰花指了一下某人的脑袋:“se鬼投胎。”

  “夫子都说食sexing也,我也不能比夫子他老人家也高尚吧?”

  “强词夺理。”

  “怎么着?你咬我?”

  蔡家女人果然举起某人的胳膊,轻轻咬了下去,只是下一秒,手臂已经被一张隐隐还透着酒店的嘴巴代替。

  初夏的夜风吹过院里的桃树,轻轻的嘤嘤声缓缓飘在小院的上空。一片云朵飘过,挡住了被羞霎眼的月亮,原本肉眼难清的几颗北斗星也悄然探出脑袋。

  这一吻,绵长久远。有了一次经验,李云道对蔡桃夭那对津甜可口的嘴唇越来越感兴趣,居然也能如同读书般熟能生巧。

  等两人喘气分开时,蔡家女人才嗔怪地拍了一下李云道的肩膀:“坏人。”

  某人坏笑:“不坏你能喜欢吗?”

  蔡家女人突然调皮地歪着脑袋:“是不是因为这样,阮疯妞儿才纠缠着你不放?”蔡桃夭似笑非笑,两眸却紧紧盯着李大刁民的眼睛。

  李云道为难地摸了摸脑袋:“这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蔡桃夭也不生气,反笑着问道。

  李云道终于脑袋一拍:“你是我媳妇儿,别人能一样吗?”

  蔡桃夭捂着被某人吸得红艳的粉唇咯咯笑了起来:“算你聪明。”说完却轻轻打了个哈欠,“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又从虹桥赶高铁过来,真有些累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儿还要上班呢!”

  李云道点头,目送蔡桃夭起身,未等她跨过堂屋的门槛便轻声道:“蔡桃夭。”

  女神转身,微笑祥和:“李云道。”

  “蔡桃夭,我喜欢你。”某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出噪子眼。

  蔡家女人和沐chun风般一笑:“我知道了。”

  某人傻呵呵目送女神回房。女神走到东厢房门口才缓缓停住脚步,回眸一笑:“呆子。”

  呆子就真的呆站在院子里,一脸傻笑。

  这一年,呆子二十六岁。女神二十九岁。

  女大三,抱金砖。

  住在这清秀的江南小院里,清晨根本不需要闹钟,和着走街窜巷的小贩的吆喝声和清脆鸟鸣声,蔡桃夭走出东厢房。昨晚房门未锁,但房门却始终未被推开,轻轻笑了笑:“呆子倒真实诚,我说什么都相信。”

  某刁民一夜未进堂屋,昨晚居然就着酒意,在藤椅睡着了,早晨五点半被生物钟唤醒的时候,腰酸背疼阵阵袭来,在院子里活动了半天才缓解过来。蔡桃夭迈出堂屋午槛的时候,李云道和十力嘉摸两人正好一趟太极到尾声,收功后乐呵呵地着秀发微乱却仍旧美如坠尘仙子的蔡桃夭:“早,媳妇儿,干嘛不多睡会儿?急着起来见相公啊?”

  “你哪天才能正经一点,刁民哎……”换了一身蔡桃夭轻轻一笑,又冲小喇嘛笑着打了招呼才独自一人进了洗手间,出来时容光焕发,马尾辫高高地扎在头上,不知道何时手中多了把小匕首,在院角寻了块空地,一招起势风云渐起,随后刚柔并济,静则如处子,动便如脱兔,小小的匕首在她手中如同有了生命力一般。

  李云道不知道老喇嘛噶玛拔希这辈子到底已经活了多少岁,瘦得只剩下皮囊的肚子里除了佛经到底还有多少其它东西,但李弓角、李徽猷那一身变态本事百分百都源自那个一天有八成时间在念经的老喇嘛。十力嘉措是完全继承老喇嘛衣钵,一身连他也说不出清楚的秘密,玄之又玄。可就算这样,十力还是坐在堂屋的门槛上,托着腮帮,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蔡桃夭近乎出神入化的匕首术。

  等一趟匕首练完,缓缓收势的蔡桃夭额上已经出了些许微汗,某人拿着毛巾讨好地凑上去:“来,媳妇儿,相公给擦擦汗。”

  蔡家女人微微一笑:“好。”

  正努力认真帮蔡桃夭擦汗的李云道冷不丁地发现蔡家女人拉开运动服后,那薄薄的运动t恤里两团高高耸起的云峰。

  “三儿?”

  “嗯。”

  “云道?”

  “嗯。”

  “李云道。”蔡桃夭语气严肃。

  李大刁民这才反应过来,一笑讪笑:“咋了,媳妇儿?”

  “把鼻血擦干净。”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