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九十四章 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0-06-0

  早餐由十力负责,脱了喇嘛袍换上小背心短裤的小神棍在厨房里折腾得满头大汗,最后端了半锅绿豆粥出来,搁在水井边的盆里晾着,开门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豆浆油条。

  晨练了身汗,蔡桃夭梳洗一番才出来,正好到小家伙弓着身子往三只碗里盛绿豆粥,虽然不是第一次到十力换上便装,蔡桃夭还是觉得有些奇,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才发现,小家伙脚上趿着一双大拖鞋,样子应该是李云道之前穿过的,可他那白嫩的小脚实在太小,一只鞋便能放得下他两只脚了。转头又到竹桌上的豆浆油条,蔡家女人轻轻一笑:“特地给我买的?”接过小家伙手里的粥碗,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他简直就是一黄世仁,你就是他家的小长工,除了不在家吃的那顿午饭,早饭晚饭都被你包了吧?”

  小喇嘛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一如他晶莹白皙的肌肤。小心翼翼地将最大的碗放在李云道常坐的位置上,小家伙才吁了口气:“绿豆是前两天凤凰姐从老家带来的,说是鲜得很呢!”

  蔡家女人笑着点了点头。李云道做事很细心,她只是很早以前偶然提及以前住在军区大院里的时候,早上起来就有豆浆油条,她很喜欢那种口味搭配,没想到这个大刁民居然记住了。

  女人便是这样,如果她对一个男人有好感,哪怕男人不经意的一个眼神,都能让女人感动至深,哪怕就算是蔡家大菩萨这样的智力情商,也抵挡不了爱情这种秒杀一切理xing逻辑的玄妙。

  蔡桃夭很细心地将手里的油条分成三份,其中一份递给十力:“你在长身体,要多吃点。”

  十力微笑摇头,双手在米其老鼠的围裙上擦了擦才接过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油条放回蔡桃夭面前的空盘里:“姐,你吃。小桃夭和小云道以后要活蹦乱跳地才行……”

  蔡桃夭自然知道小神棍承了老喇嘛大半辈子的衣钵,笑了笑:“小桃夭?小云道?你就这么肯定?”

  十力偷偷了一眼洗手间的门,颇为为难地低头扯了扯围裙,小眼珠子一转,凑到蔡桃夭身边耳语了片刻,而后蔡家大菩萨倾城一笑,笑得如同盛开的天山雪莲,一时间院里的花花草草相较而失se。

  蔡桃夭指着盘中的油条,倾城绝se的面容上露出难得狡黠的笑意:“真不吃?不吃我可告状了……”说完便冲洗手间的方向轻呼了一声,“云道”。

  某人套了条短裤赤膊冲出来:“咋了媳妇儿,有何吩咐?”

  小喇嘛哪里料得到蔡家女人如此手段,当下目瞪口呆。

  “让你弟弟把这半根油条吃了。”

  小喇嘛舒出一口气。李云道下了禁令,不许再偷窥天道,可是昨天到蔡桃夭,他还是没忍不住。

  李云道却笑道:“今儿十五,十力不沾油腥。”

  蔡桃夭嫣然一笑:“那你呢?”

  某人指着自己jing瘦的身材一脸为难:“我最近减肥……”

  蔡桃夭笑意温暖:“呆子,洗完就过来吧,待会儿我送你去上班。”

  “送我?你送十力吧,车钥匙在堂屋的佛龛边上,我自个儿走着去。”

  蔡桃夭如多年老夫老妻般点头,回头轻咬一口手中的油条,滋味颇好,比京城老字号的油条王还要好。

  蔡家女人刚带了十力出门,一个脸se肃穆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小院门口。

  黄梅花。

  换了jing服正要出门的李云道一眼就到站在院门口打量小院的中年男人,连忙将黄梅花迎进小院。

  黄梅花一直在打量这个他一直想来却未曾涉足的小院,虽然不算一尘不染,但也算别具风院:院中桃树一棵,树下竹桌一张,花草修剪得层次分明,应该是花了不少心思。树,桌,花草,还加上一口不知道用了多少的水井,连堂屋的话,应该算是瓦房四间,最外面的一间被隔成了厨房和洗手间,青砖黛瓦,飞檐雕,连黄梅花都觉得李云道寻的这处地方颇有些闹中取静的隐意。

  “怪不得你放着湖畔花园那种高档小区不住也要跑到这儿来。”黄梅花脸上的笑意稍纵即纵,转而一脸肃穆地向李云道,“马朝受了重伤,王汉也受了轻伤。”

  李云道大惊,昨天下班的时候,他还远远地到马朝跟在后面。“严重吗?送医院了吗?”

  “你放心,有专门的医院和医生处理这种事情。王汉还好,就是断了一根肋骨,马朝就严重了,现在还没有醒。”

  李云道拳头猛地握紧:“叔,是谁?”狭长的单凤眼微微眯起,淡淡的杀意从那对漆黑的眸子里隐隐透了出来。

  黄梅花皱眉长叹了口气:“应该是beijing那边的人。”

  李云道疑道:“不是说没有恶意吗?”

  黄梅花摇头:“本就不是同一拨人,用意不一样,下手自然是招招夺命。”

  “上次是谁?这次又是谁?”上次那件事后,李云道本不想问得太详细,但今天他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上次是熟人,没有恶意,但究竟为何而来,我还在调查。这一次倒真是完全冲着你来的。”黄梅花抬头,似笑非笑地着李云道,最后说出三个字,“蒋青天。”

  李云道扯开jing服最上方的一粒扣子,咬了咬牙,额上青筋突起,沉默了良久才道:“来他真是不死不休啊……”

  黄梅花没有说话,只是在李云道肩上拍了拍,意味深长地了他两眼后缓缓起身,走到院门处,才回头:“我本来想让老高来盯着你这边,可秦爷那边也离不开人,我和他得有一个留在他身边。我派了两个人来顶替他们俩,回头让他们来找你。”

  “叔,不用了。”李云道站起身,上一秒还怒气滔气,下一刻便心如止水,“叔,别增加不必要的伤亡,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总不能这么提心吊胆的过一辈子的。”

  黄梅花愣了一下才道:“可以。”刚迈出院门口的木槛,却又转身停住,从背后摸出一个沉甸甸的狭长布包,递给李云道:“带着这个,有备患。”布包口露出一个黑se的铁器洞口,显然是一把手枪。

  李云道没客气,接过来熟练地上膛退膛开关保险,动作娴熟地检查了一番,才抬头道:“叔,你放心,大几百斤的熊瞎子都拍不死我,一百多斤的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黄梅花自然不会像十力那般说些“杀人不好”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后作力有些大,用的时候小心点。”转过身顿了一下,黄梅花又似叮嘱又似自语地道,“有时候,对待对手仁慈,就是自掘坟墓。”

  李云道深以为然,目送黄梅花离开,这才将家中里里外外的门检查了一遍,临出门前给蔡桃夭发了条短信:京城来跳蚤了,注意安全。

  走到雕着洛神图的石桥头时,蔡家大菩萨才回来短信:我给小叔打过电话了,你自己也注意安全。

  小叔?李云道颇玩味地着手机上的那两个字,脑中突然浮现了那个说是还欠自己一个人情的儒雅男人,那个在昆仑山上学着李大刁民席地而坐侃侃而谈的蔡修戈。

  蒋青天会不会买蔡修戈的帐,这一点李云道并不清楚,但对方派来的人能不动声se地拿下马朝、王汉两人,显然实力已经远在李云道之上。李云道不是弓角那种一掌擘起一头牦牛的大憨人,也没有李徽猷那种空手搏熊的猛货实力,就算跟小神棍比,他都是手缚鸡之力。能拿到王汉马朝两人的对手,说能秒杀李云道却是一点儿都不夸张。

  李云道感受着背后腰上的“史密斯维森”,这把据说能一枪轰死一头大象的大火力手枪没有带给他丝毫的安全感,相反阵阵凉意从身后传来,凉透心底。

  到李云道,老黄照例热情地打开户,露出缺了三颗牙的嘴巴:“来了,小李!”

  李云道热情回应的时候,老黄却给他使了眼se。李云道不解,靠近传达室的户,老黄探出头来,左右了,确定附近没人,才悄声道:“刑jing队出事了,这两天你可千万别去惹你们葛队长。”

  “出事了?怎么了?”李云道疑惑道。

  “小崔失踪了。”老黄悄声道。

  “小崔?你是说崔莹?”李云道第一天报道,娇小玲珑的崔莹是第一个主动跟他打招呼的人,所以李云道对小姑娘的印象挺不错,昨天在楼道里到心事重重的崔莹时,李云道还开玩笑问她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老黄突然做了一个神秘的表情:“有人说昨晚到崔莹和曹菲一起走的,所以这会儿葛队正把曹菲叫到办公桌里审。”老头子离办公楼几百米远,居然连办公楼里正发生些什么都知道,这不得不让李云道佩服。

  等李云道走进那间天天待的会议室时,终于摇头苦笑。越担心的事情就越会发生,这是不是正应了墨菲定律吗?

  不单三份单独拎出来的档案不异而飞,就连其它所有分好类的档案都消失得影踪。

  事情,似乎越发扑朔迷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