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九十七章 四合院里的家庭会议(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尧娃子的亲骨肉找到了,这句话放在被外人视为后的王家,算得上一石惊起千层浪,石破天惊得一屋子老小目瞪口呆。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大纨绔王小北。王纨绔迫不及待问道:“外公,这事儿靠谱儿不?人在哪儿呢?咋不立马接回来?”王小北面带喜气,丝毫不担心那位王家嫡孙夺了自己的权位,相反大纨绔一脸丝毫不作伪的兴奋,三十岁的人,笑得仿佛做错事却终于找到替罪羊的孩子。

  曾被军中视为“再世诸葛”的老爷子活到这把年纪,哪能不知道眼前小王八蛋的那点小九九,当下冷冷在王纨绔身上扫了一眼,吓得王小北陡然缩回身子。“你别指望那孩子回来分担你的压力,你给我在部队好好待着。望南从小吃了不少苦,走的路跟你们都不太一样。”

  闻言,王小北再次愁上眉头,求救般地向一旁的顾炎然。可这位挂着副总jing监肩章的副部长居然对儿子的求救目光熟视睹,嘴角勾起的弧度倒像是幸灾乐祸,没办法,王小北转向王援朝,却见王援朝狠狠瞪了他一眼,于是可怜的王纨绔只好向大姨王抗ri求救。

  王抗ri工作中铁面私一丝不苟,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儿子还是因为王家唯一男丁的缘故,自小王抗美就很疼这个唯一的侄子,到王小北的目光,王抗ri微笑着摇了摇头,但还是适时道:“爸,您也别总是批评小北,最近我小北就很不错,至少我这里基本上没有人再来说三道四了。”

  王家老爷子这才缓缓点了点头,脸se稍稍转晴,语气也缓和了许多:“这些ri子是还算消停,昨儿熊娃子来的时候也说了他不少好话。至少天天去点卯的习惯还是坚持下来了。有进步是好事,但要坚持,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的话,我跟猛虎团的小孙打招呼了,随时接收你过去。”

  王小北本来还乐得屁颠屁颠,这可是自军校毕业八年多以来,老爷子第一次当众表扬自己,可一听到“猛虎团”三个字,王纨绔笑脸如花的表情立刻僵在当场:“外公,孙杆子可是个疯子。”

  “猛虎团就需要这样的领头羊,你们这些个军人,兵不像兵将不像将!”老爷子突然猛地一拍桌子,“都当我姓王的已经进了八宝山不成?”发完火,老爷子就坐在上首,yin沉着脸不说话。

  一屋子的人被老爷子突如其来的火气吓得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出,幸好此时洪文进来,又凑到王抗美和王援朝耳边说了些什么,王家两位巾帼顿时恍然,又跟自家那口子耳语了一通,四人目光交流,纷纷点头。

  方圆、方润两姐妹得奇怪,悄悄靠到方如山的身边:“爸,咋回事儿?”

  方如山摇了摇头,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如果算级别的话,在场的除了老爷子和洪叔,就属他最高,偌大的华夏龙国,能坐上首都城市副书记的位置,不是单单有能力和手腕就可以一蹴而就的。

  “爸,现在还不是公开望南身份的最佳时机。”方如山深思后,第一个开口。站在方如镜如今的立场,王家兴,则他还可以再往上走一步,将来挺身一跃进中枢的可能xing也不是没有,但如果王家衰,以方家如今ri落西山的形势,止步于如今的级别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此方如山所想的,基本上会跟老爷子的思路一致。

  顾炎然也点头:“时机是不太对,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助他一臂之力。”刚刚洪叔已经将那孩子的基本情况传达到位了,让他颇为诧异的是,那孩子现在居然就在jing务系统下面。从妻子口中听这个消息的时候,顾炎然突然意识到,和二十多年前娶王援朝一样,放在自己眼前,很可能是此生再也寻不到的一个大好机会。

  “炎然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老爷子仍旧闭眼坐在所有人上首,只是在听到顾炎然的话后,才突然开口。

  顾炎然心中顿时明悟,当下只说了四个字:“借鸡孵蛋。”

  方如山也颇为欣赏的点了点头:“我附议。”

  “抗美和援朝你们怎么?你们俩是亲姑姑,当年你们跟抗美感情都很深,现在尧娃子的亲骨肉就放在你们面前……”老爷子没有接着往下说。

  听到“抗美”两个字的时候,王抗ri和王援朝双双红了眼圈。王援朝终于忍不住道:“我不同意你们的想法。那孩子在外面流落了二十多年,那是我们王家的亲骨肉,是抗美身上的一块肉,说什么我也要把孩子接回京来。”王援朝是家中的小妹,自小跟王抗美感情非常好,当年王抗美的事情对她的打击非常大,在跟秦家翻脸的过程中,把总装备部的职务也扔掉了,如今只在妇联任了闲置。“你们要是怕麻烦,我可以辞职,我亲自来照顾那孩子的起居。”

  王小北目瞪口呆地着自己的母亲,一脸崇拜,但又有一点点嫉妒,回头了了一眼正在读大学的亲妹妹顾小西,凑过去悄悄道:“妈这回好像真要豁出去了。”

  马尾辫高高扎起一身浅se仔裤the恤的顾小西浑身上下散发着青chun气息,偷偷了了老爷子一眼,见老爷子仍闭眼坐着,才偷偷凑到王小北耳边:“你不知道,当年舅妈曾大着肚子来过家里,是妈亲自接待的。后来妈担心外公的事情影响孩子,才劝说那舅妈回了东北老家,又来不知道怎么孩子就丢了,舅妈也去世了,所以这些年,妈一直为了这件事晚上睡不好。”

  王抗ri虽说一把利脸铁面私斩杀贪官数,但是听到自己亲侄子的消息,她这个大姑姑也忍不住软了心肠:“爸,要不还是接那孩子回来吧。算算的话,那孩子也该二十五六岁了,我们这一屋子人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接回来培养培养感情也好呀。”

  方家大小姐方圆却突然插道:“妈,人家是不是还不知道有我们这些亲戚?”

  所有人都齐涮涮向老爷子。王鹏震这才睁开眼,叹了口气:“望南暂时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不然岂会跟着秦家那匹夫做牛做马?”

  “秦家?”王小北失声道,“秦朝风?”

  王援朝嗔怪地了王小北一声,柔声劝道:“爸,我知道你和姐夫还有炎然都是为了王家着想,也为了那孩子的前途着想,可是我一想到尧娃子的孩子就在千里之外,我一刻也坐不住,不行,小西,你帮我订下午的机票,下午我就飞过去。”王援朝说风就是雨,顾小西居然也跟着起哄,从身后的包里拿出平板电脑就开始订票。

  老爷子这回倒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只是笑骂了声:“援朝,一把岁数了,怎么做事跟小西一样毛毛躁躁的?小西,你也别跟着胡闹,等大家商量好了再说也不迟。”

  方润也随口劝道:“小姨,你也别太想当然,恐怕你这么冒冒然就跑去苏州要接人家来京城,人家肯不肯认咱们这门亲戚还是个问题呢!”

  屋子里突然一片安静,方润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缩回脑袋。王家两个女儿都遗传了王鹏震的基因,基本上都是中年才有了下一代,方圆方润还都没有结婚,顾小西还在读书,唯一个大一点的王小北却吊儿朗当到处留情,就是不肯结婚,所以王家下一代人丁显单薄。

  方润的话最说得随意,但却是一屋子人刚刚都忽视的一个问题,因而大家都沉默了下来,似乎如果远在千里之外的王家唯一男丁不认这门亲,他们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方圆见妹妹惹了祸,出口圆场道:“我也不一定,要听到外公的名字,有几个会不哭着喊着要回来的?”

  老太爷皱了皱眉,方如山没有表态,顾炎然却点了点头,只有王小北冲他这位长不得错却一直挑三拣四嫁不出去的表妹翻了个白眼:笑话,我北少就是那几个不会哭着喊着要回来的。

  王抗ri了老爷子的表情,知道老爷子不爱听任何关于那孩子的负面信息,当下清了清噪子道:“援朝,你也先别急。我这件事情先这么着,咱们先派人跟望南接触一下,让他跟咱们家多些来往和了解,一来二去,有了感情基础了,到时候也不怕他一口回绝或把话说死,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王援朝擦了擦眼泪道:“是我太莽撞了,大姐,要不,我先过去,跟那孩子好好谈谈?”

  王抗ri哭笑不得道:“援朝,你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其它人都可以去,就你我不能去,我们跟抗美的感情太深,演戏都演不像,我这儿倒是有个中意的人选。”

  “谁?”

  王抗ri一脸笑意地向正坐那儿聚jing会神的王纨绔。王小北这才反应过来,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脸兴奋:“大姨,你不会让我去吧?”

  老爷子却拍子一拍,一锤定音:“就让小兔崽子先去,随后小熊娃子会跟着下去,今后就让小熊娃子跟在望南那孩子身边了,身边没几个贴己的人可不行。小北留下,其他人都先散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