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零二章 蔡玄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保持四十码车速的蔡桃夭先是拐入主干道干将路,随即驶入莫邪路,最后在人迹相对罕至的护河畔停下来,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之后便下车,打开手机的拍照软件,兴致勃勃地着屏幕当中的斑驳古城墙。前些年gdp上去了,苏州花了不少人力物力来修复老祖宗传下来的事物,这十五公里的古城墙便是其中之一。幼时蔡桃夭曾随小叔蔡修戈来过一次这座二千五百年历史的古城,那时候的城墙已经长年失修,早已没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江南人沿墙绕城跑一周的乐趣。

  伸手了影子,测量了光线的角度,蔡桃夭往南走了小几十米,这才停下再次举起手中的手机。拍完后蔡桃夭开始翻手机里留存的照片。手机是很传统的诺基亚,是这个已然没落的前手机界庞然大物首度和卡尔蔡司镜头合作出的一款机型。手机外壳磨损得甚是厉害,但功能一直不错,除了电话短信外,蔡桃夭用得最多的便是拍照功能。七八年下来,手机里存了不少照片,从中国的极北到最南,从东海到西部高原,每一个地方她会拍很多照片,拷贝进电脑后,删除其它后只在手机中留存一张。

  每一张照片都承载着一段独自旅行的故事,蔡桃夭不是怀旧的人,但却爱时常拿出手机回顾那些曾经走过的地方。黄山,北海,南宁,桂林,拉萨,xinjiang……每一个落脚点都只有留存了一张图片,只有一处例外――山顶终年白雪皑皑的昆仑山麓,四张照片。一张山景,遍年枯黄芨芨草,还有一条通往不知何处的山间小道。第二张是一座外墙没有任何涂料的山间小寺,寺后一棵大杨树生命力旺盛。第三张是一张不经意的四人合影,一个高大威猛的青年男子抱着一个手持转经桶的灵气小喇嘛,**着上身,背一张惊人的硕大牛角弓;身边是一头瀑布青丝媚眼如花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最后是一个被众星捧月般拱围在中间的男人,在淡淡的阳光和背后蓝天雪顶的衬托下,男人似乎正要缓缓挺直佝偻着的身子,嘴角轻扬。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玩世不恭。最后一张是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的独照,双手对插在打满补丁的袖子里,蹲在山间的芨芨草里,眼神却出乎意料的坚定。

  蔡桃夭轻轻抚了抚已经满是划痕的手机屏幕,仿佛屏上嘴角轻扬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一般。阳光突然被一个巨大的身影盖住,蔡家大菩萨抬头微微一笑:“七叔,你辛苦了。”

  来者是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身形比黄梅花的徒弟周树人还要大上一号,只是眉目间多了不少岁月的沧桑痕迹,上一刻眼神犀利,下一刻向蔡家女人的眼神却柔和了许多,也许也只有眼前这个亦主亦徒的女孩子才能让这位曾经的军中之王找到一份灵魂的慰藉。

  “那对兄妹没跟来?”蔡桃夭缓缓站起身,她身高本就不低,站在中年男人的身边却只到肩膀的位置,抬头打量了一下身边的七叔,蔡桃夭忽然有种错觉,未来,或许也只有那个叫李弓角的可以单手搏熊的猛货可以超越身边的这个曾经创下数军中纪录的七叔。

  蔡玄七点头:“嗯,回酒店了。”蔡玄七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本想再说些什么,却yu言又止。

  “七叔,你也不必因为昨晚的事自责。”从三岁起这个男人就极少离开自己身边,刚开始蔡桃夭只知道自己身边一直会有一个不爱说话的叔叔保护着自己,直到十四岁那年,蔡桃夭进了猛虎团,蔡玄七却摇身变为猛虎师团教官,此后她才从战友的口中得知,原来这是个曾经被称为“军中之神”的男人。

  蔡玄七歉意地了蔡桃夭一眼:“女娃儿出手狠毒,不是第一次伤人了。”

  蔡桃夭点了点头:“夷武这个人我是知道的。”夷武却不清楚,当他踏上从首都国际机场飞上海虹桥机场的飞机的那一刻,他的档案资料的副本已经送到了蔡家大菩萨的手中。“蒋青天派他来,本就不怀好意思,有可能是怀着借刀杀人的心思。小姑娘出手没有轻重,倒是可惜了云道身边两个还算不错的保镖。”

  “底子薄了,否则调教两年还能派上用场。”蔡玄七一脸可惜。

  “七叔,王小北家那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蔡桃夭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得蔡玄七微微一愣。

  王小北跟蔡桃夭除了校友的身份后,其余的根本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她突然问起王小北的事情,倒是让蔡玄七稍稍迟疑了一下。“王老是现在军中硕果仅存的几位,就算是老太爷跟王家那位比,在军中的话语权还是要弱上一些……”蔡玄七本就是一根筋的xing子,蔡桃夭让他说,他便如实相告。

  可蔡桃夭却摇了摇头:“我问是的不是他。你知道王抗美这个人吗?”

  蔡玄七身子微微一抖,原本柔和的眼神突然炙热了起来,只是随后却苦苦一笑:“那也是个奇葩。”

  “奇葩?”蔡桃夭对七叔的这个评价很是不解,她还没有懂事的时候王抗美就已经去了北非大陆,身边人为了不撩起王家的忌讳,所以一般也很少会提到王抗美这个人,只是小学跟王小北同学时,她才听家人提过那么一句。

  “将军不做偏当间谍,不奇葩吗?”蔡玄七的话听上去是在调侃那个男人,但是蔡桃夭却听得出来,七叔的话里多的却是崇敬。很单纯的强者对强者的敬意。说完,蔡玄七寥寥几字点评完,才破天荒地叹了口气,“他不在,倒真的少了很多乐趣。”

  蔡桃夭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点了点头:“七叔,这几天先要辛苦你了,过两天王家那边有高手过来,你便能脱身了。”

  “王家?”蔡玄七皱眉不解。beijing城里,能跟王家扯上关系的人不多,除了一个惹事生非的三代纨绔王小北外,王家人都非常低调,就算他知道蔡桃夭跟王家小外孙女顾小西关系莫逆,但也没有到随随便便就让王家派兵迁将的程度。

  “这件事我现在也还不是很清楚,等我理清头绪了再说。”蔡桃夭轻轻一笑,“七叔,夷武那边如果有冲突,你还要手下留情,这个人将来有些用处,小姑娘可以教训一下,出手这么狠毒,迟早要惹出大麻烦。”

  “嗯。”

  蔡玄七离开后,蔡桃夭又在护城河畔坐了片刻,才给某人发了条短信:“帅哥,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吗?”

  那边很回来短信:“美人儿媳妇召唤,再忙也要赶过去。能带个同事成不?这小子哭着喊着要一睹我媳妇儿的花容月貌,不带他就要上吊了。”

  “你不怕媳妇儿被人抢走就可劲儿带吧。”

  “那还是算了。”

  “小气鬼,带来吧,我也叫上潇潇。”

  “好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