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零九章 处男和车轱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段惊心动魄的晚饭总算落下帷幕,放下碗筷,阮钰就说大刁民你陪我出去散散步吧。欢迎来到阅读

  某人七上八下爬着碗中仅剩下的数颗米粒,恨不得将整个碗都盖到脸上,不过还是偷偷从缝隙里着悠然微笑的蔡家大菩萨。

  普渡众生的菩萨依旧嫣然一笑说好,云道你陪钰丫头出去走走,家里交给我,说完便不动声se地起身收拾碗筷,李云道连忙抢过来道说好你做饭我洗碗,这才叫家庭分工。蔡桃夭翘起兰花指在他额上轻轻点了一下,如同度化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花和尚,然后又轻轻从李云道手里拿走碗筷说出去吧,早去早回。

  某人搓着手讪讪笑了笑,回头向正仰望天空似乎在数星星的阮疯妞道走吧小疯子。

  疯女人大大咧咧地冲蔡桃夭抱拳谢过,出门的时候还不忘示威似的勾起了李云道的胳膊,某人迅速回望院中的大菩萨,菩萨却背对着两人悠悠地哼起了歌,赫然是李云道车里的那张碟,唱的是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改换素衣回中原,我在梦中找你,我的心已经跟你去,不知影何时返来我身边,已经不在”。

  出了门还未走到小桥边的桃花树下,阮疯妞却主动放开李云道,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低着不吭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云道走在后面落后几步,正好是从后方观察女人的最佳角度。阮钰的肤se很白,白得如同刚刚挤出来的鲜牛nai。腿笔直,也很长,只是走路的姿势很有意思,喜欢踢着脚尖,上去很潇洒不羁,白se的沙滩拖鞋不断发出“嗒嗒”的声音。从后面,只能到从粉颈上盘旋下来的芙蓉纹身的枝杆,越过肩后的嫩白隐入纯白的小吊带。走路的时候阮钰喜欢背着手,此刻闷着头不说话,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够了没?”疯妞儿突然转身,一脸似笑非怒的奇怪表情。

  正在后面细心点评某人的李云道吓得一愣,心虚挠头:“啥?”

  “我好不?”

  “啊?”

  “我、问、你、我、好、不、好、?”一字一顿的阮钰突然做出一个咬着下唇烟视媚行的动作。

  李云道连忙道:“好……好,好。”

  “那想跟我上床吗?”

  “噗……咳……”某人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涨红着脸指着阮疯妞狂咳不止。

  阮钰捧腹大笑,站在雕着大禹治水图石桥上笑得肆忌惮。

  某刁民也尴尬地跟着傻笑。

  突然,阮疯妞的笑嘎然而止,如同川剧变脸般yin沉着那张绝se脸蛋:“那我和她谁好些?”说话的空当儿已经有咬碎一口小银牙的趋向。李云道着眼前这个仿佛只要自己敢说一个“不”字就能冲上来将他扯成碎片的疯丫头,一脸坚定道:“你老人家的美像海里的珍珠,像天上的皎月,像盛开的芙蓉,像天上的黄莺,像林中的孔雀……”二十五年的等身书总算没有白读,李大刁民一口气足足说了三分钟才停下来。

  阮钰歪着脑袋,好像听得很仔细,只是脸上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我像珍珠就是说我有瑕疵喽,说我像月亮就是说我没有太阳光亮喽,说我像黄莺就是说我太吵喽,说我像孔雀就是说我中不中用喽……”

  李大刁民哑口言,终于完败在眼前某彪悍疯妞儿毫不讲理的逻辑推理之下。着李云道一脸吃憋的苦闷模样,阮家大小姐再次肆忌惮地笑了起来:“跟你闹着玩的。要不,晚上咱们挤挤?”

  某刁民尴尬搓手,良久才憨憨地来了句:“人家还是处男。”

  “滚!”阮家大小姐如莺如歌般的声音在小桥流水的江南小巷里回荡了许久。

  说是散步,可阮钰却把李云道拉到了最近的手机城,进去就让销售员拿了最的iphone5出来:“这个满意不?”

  李云道还反应过来,阮疯妞就掏出一张黑se信用卡扔给销售员:“你去刷卡吧,没密码,懒得跟着你瞎跑。”

  年轻男销售一脸惊羡地了李云道两眼,心道这哥们儿也不咋的呀,咋我就没碰到这么大方还这么标志的富婆呢?

  李云道拿起手机上下掂量了一下,像是称斤两似的:“哥们儿,这得几百呀?”

  男销售心中鄙视,但表情依旧敬业地恭敬:“不贵,最近商场搞特价,打完折4999,还送贴膜和皮套?”

  李大刁民手一抖,差点儿把那金贵的玩意儿扔地上:“抢钱呐?纯金的?”像样子还真想把手机放嘴里咬两下。

  男销售在那张黑se信用卡的份上耐心解释道:“这是行货的iphone5,您要便宜的也行,美版的才四千出头。”

  李云道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有没有便宜些的?”

  男销售了爽掏信用卡的美女一眼,心道这哥们是傻还是怎么的,有人付钱还这么唧唧歪歪。“再便宜点的也有,像三星……”

  “别别别,我就想要她那款,再带着拍照功能就成,这样有时候工作方便。”李云道指着阮疯妞手上的诺基亚古董机。

  男销售鼻子都差点儿气歪了,这是十年前芬兰手机巨头出的一款黑白屏直板机,曾经风靡一时,但这年头哪儿找这个的古董去?“先生,这款机器现在已经停产了。”

  李云道挠了挠头:“那要不你把你这儿最便宜的手机拿出来我,对了,要带拍照功能啊。”前两天整理档案的时候,李云道就觉得手机没个拍照功能好像还真不太方便,这回说什么也要把拍照功能整上。

  男销售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暗骂二傻子,但还是转身去别的柜台拿出了一款样机:“国产货,功能样样齐全,可以上g,还带自带qq和msn,40万拍照像素,应该正好合您的意。”

  “多少钱?”李云道忐忑问道,他生怕对面的销售又报出个上千的惊人数字。

  “一口价9块,不带还价的。”

  “一百块我就要了。”李大刁民耍赖道。

  “先生,这手机进价都不止一百块。”

  一直没说话的阮疯妞这回终于帮腔道:“少忽悠,一百块干不干,不干立马走人。”说完抄起桌上的信用卡做势要走。

  男销售苦着脸:“我真没骗你们,这手机进价就一百二,我也就赚你几十块钱。”

  “走!”李云道拉起阮钰的手就走。

  阮疯妞儿也不管手机有没有买到,被李云道牵着手,一脸小朋友喝到娃哈哈的乐滋滋表情。

  “兄弟,等等。”

  李云道停住脚步。

  “还有一款,不能上,但可以拍照,99块钱,这可不能再便宜了。”男销售拿出一只上去和刚刚那只一模一样的手机。

  李云道还开口,阮疯妞却抢道:“这个就值五十。”

  “你们……八十,再便宜我就要跳楼了。”

  “顶死六十,不然走人。”李云道头也不回。

  男销售一脸心痛模样:“六十就六十,算我交兄弟你这个朋友了。”

  一男一女两人喜气洋洋的调头付钱,只是李云道没肯让阮疯妞刷卡,而是自己从地摊货的裤带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和两张五块,像样子已经在口袋里藏了不少ri子。

  出了手机城,两人相视大笑。

  阮疯妞找了个台阶直接坐了下来:“没想到你挺会砍价嘛。”

  抱着手机盒憨笑的李大刁民道:“在山上时不时要跟收玉的jian商抬价格,那是抬价,这是砍价,其实一个道理,都是琢磨人心的东西。”

  阮钰却仿佛很享受这种偶然得之的砍价感:“没想到砍价还挺有意思。”

  “不早了,回吧。”

  阮钰赖得不肯走。李云道奈,又坐了下来:“咋不肯回去了?”

  “等她睡了再回。”

  李云道尴尬地笑了笑,没说话。阮钰却恨恨地在某人腰上掐了一把,疼得他龇牙咧嘴。刚刚是蔡家大小姐,这会儿是阮家疯丫头,自己这小腰到底得罪谁了?

  “李云道。”

  “嗯?”

  “你喜欢我不?”

  “嗯。”

  “那你也喜欢夭夭姐,对不对?”

  “嗯?”

  “臭男人,花心男……”阮钰恨恨地跺了两脚台阶,仿佛这台阶就姓李一般。

  “呵呵,呵呵。”某男傻笑。

  “我跟你说啊,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夭夭姐家的老爷子可不像我家老太爷那么好说话,还有她那个势利眼的妈可不是一般人,她哥哥也是个不讲理的家伙,她小叔……”突然,她到身边的男人正一脸微笑地着她,目不转眼,阮家疯丫头的声音终于越来越低,后来如蚊虫般嗡嗡作响,最后变成了唔唔声。

  “坏人!”阮疯妞儿撒娇似的轻轻拎了一下某刁民的耳朵,“我刚刚说那些,不是在你和夭夭姐之间制造什么障碍,而是……”疯妞儿再次咬着嘴唇,“我怕你跟蔡家那边闹翻后吃大亏。”

  李云道坏笑道:“吃亏不怕,这不还有阮妹子挺我嘛!”

  “姐可不是你的备胎。”阮钰撅嘴不满道。

  李云道吹胡瞪眼:“可不能是,起码是正儿八经的车轱辘。”

  “车轱辘有四个……你……老实交待……”

  某刁民忙改口:“自行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