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一十章 盛开的芙蓉刺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能在华尔街玩得风生水起的阮家大疯妞自然情商不低,不然也没法将一群眼高于顶的金融jing英玩弄于股掌之间,车轱辘的话题自然没有深入下去,相反阮钰饶却将话题转到另外两个男人的身上。李弓角,李徽猷。京城一战,阮钰缘亲临现场,事后听过数民间版本,也过一段小范围内传播的视频。视频里那个赤膊背一张长弓的男人如下山猛虎,青丝如瀑脸蛋绝se倾城的男人似傲天青隼。号称在四九城不可一世的蒋家大少被踩得还不如一只屎壳郎。

  提起两个毫音讯的家伙,上一秒还巧舌如簧的刁民立刻偃旗息鼓,从棉布短裤的兜里摸出一个不出品牌的烟盒,名指在盒底轻轻一,一只没有过滤嘴的烟轻巧地跳了出来。火柴上印着“莲se皇朝”的logo,应该还是上回酒吧里顺出来的。

  “你的特供熊猫呢?”阮钰翻了个白眼,但着那不出品牌的烟盒却有些跃跃yu试的迹象。

  李云道了一脸阮钰的表情,又出一枝:“试试?”

  “连过滤嘴都没有,搞得跟活在世纪似的。”阮大小姐若其事地接过烟,又一把夺过某人嘴上的烟,烟头对烟头,青烟燃起的时候秀眉轻皱,颈上的芙蓉纹身越发娇艳,仿佛今夜随时都会绽放。装得若其事的阮大小姐最后还是被呛得咳出声:“什么烟这么冲?”

  “云贵高原上产的土烟,据说外地人都抽不惯。”李云道狠狠吸了两口,辛辣和刺激的两重滋味让他微微眯眼。

  “云贵高原?”阮钰却没扔掉那支抽起来味道怪异的烟,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适应着,听到云贵高原四个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微微皱眉。

  “放心,不会有那玩意儿,两块钱一包的玩意儿,要是加上那东西能卖上天价。”李云道笑着道。

  “哪来的?”阮钰好奇道。国内的烟酒都是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在江南一带轻易是买不到外省的小众烟的。

  李云道贼兮兮地一笑:“打赌赢的。”

  “赢的?”阮钰哭笑不得,“谁这么小气,用这么便宜的烟当赌注?”

  李云道却神秘一笑:“一两包的话是小气了点,不过人家说了,愿赌服输,要供我一辈子的烟。”

  阮家大疯妞的脸se立马多云转yin:“女人?”

  李大刁民使劲儿挠头:“怎么说呢,是个女人,又不能完全算是女人。嗯,应该这样说,算女人里的男人吧。”

  阮钰的智商不低,立刻想到那次在莲se皇朝里见过的那个云南女人,那个逼着李大刁民用左轮玩俄罗斯转盘的女人:“她不是第二天就回云南了吗?”事后阮钰通过自己的渠道查过那位嚣张到一定境界的女人,虽然是嚣张跋扈了些,但是人家有嚣张的资本。如果整个ri本、俄罗斯甚至北美市场的大部分毒品原料都某人手上经过,任谁也有嚣张的资本,单是富有敌国的财富就已经够让一般的富豪高山仰止。“你咋会跟她搞到一块去了?那可是个大毒后。”

  “我知道。”李云道在吞云吐雾中悠然自得,“她说过。”

  “你们还真有联系?”

  李云道笑道:“我就一刑jing,入职还不到一个月,大半时间还被罚去整理档案资料了,难不成你想我这个小人物跑去把那位在金三角叱咤风云的贵毒后绳之于法?”

  “那倒没有必要,你又不是公安#部长,就算你是,也没法管。有需求自然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利润,懂点经济学就明白这道理。没了那吴巧巧,没准儿就冒出个王巧巧李巧巧,没准儿还不如这吴巧巧。”

  “您还真说对了。”李云道笑道,“这姐妹倒有点意思,我听何大海说,人家在边境上立了规矩,从她手上走的货只要敢进中国市场,一律封杀进黑名单。”

  “矮子里还有将军呢,女毒贩里出个把罗宾汉也不算稀奇。”阮钰小口小口地抽着烟,没半会儿也抽了小半,“你们咋联系的?”

  “你是来自侏罗纪还是白纪?这都2世纪了,您难道不知道这世上种东西叫互联吗?”某刁民叼着香烟扬扬得意,却差点儿被烧到尾巴上的烟头烫到嘴唇。

  阮钰耸耸肩:“我以为你不会用电脑呢。”

  某刁民气道:“啥叫士隔三ri当刮目相你懂不懂?有没有文化?”

  阮疯妞翻着那双迷人的眼睛:“戳瞎了眼睛也不出来有啥变化。”

  李大刁民气结,站起身,居高临下:“现在出来了吧?”

  某疯妞仰头狂笑:“哈哈哈,拉链没拉。”

  李云道连忙俯身夹腿,低头时才想起已经换了条松紧短裤,哪来的拉链?“你……”

  “还是那么弱智。”某女翻翻白眼,站起身,往上在跨了两个台阶,手里夹着还剩下小半根的土制卷烟,弯腰贴近盯着某人,三秒钟后,伸出那只夹烟的手,起白嫩纤细的拇指勾住李大刁民的下巴:“爷们儿,给姐笑一个。”

  某刁民哭笑不得,仰头只到红润诱人的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靠上去香了一下,还恶作剧地用舌头撬开某女的嘴唇,在没被咬住之前拿出董哥炸碉堡的决心和气势上下搅动数下,等发现眼目的秀目圆瞪眸子喷出火时,某人立刻战略撤退,一口气跑出十多个台阶,站在广场下面“瞻仰”阮家大疯妞的冲天一怒。

  “李、云、道!”阮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哎~!”李大刁民应得柔情万种。

  阮家大疯妞猛然间嫣然一笑,舔舔嘴唇,自言自语道:“嗯,今晚不刷牙了,回去我得跟夭夭姐好好交流一下,某人是不是也是这么帮夭夭姐刷牙的。”

  李云道惊慌失措:“女侠!”

  “太后!”

  “大美女!”

  “观音菩萨!”

  站在台阶上某人如丧考批的表情,咯咯轻笑,笑声如同婉转夜莺,伴随莺啼的,还有那朵悄然盛开的芙蓉刺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