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十一章 两个小妖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不清楚秦家双胞胎这对未成年人身边已经出现过多少个眼前这样的女孩子――长相出俗,家境可以,学习不错,要命的是朦朦胧胧的对着所谓的真爱纯情还有着分之十的期盼。

  秦家双胞胎也永远不会知道,眼前这个坐宽大的布艺沙上如同不动明王菩萨一般的男人,那个被称为昆仑的雪山上读了多少修身养性的经书。或许也只有蔡家那位一笑足以倾国倾城的女子才能让李大刁民旁若人地流一地鼻血。

  “给你们五分钟时间穿上衣服收拾好东西走出这栋别墅,超出时间的话,后果自负。”很难想象一个刚刚从山里走出来的乡下人坐这栋奢侈到足以让大多数升斗小民自惭自秽的别墅里还能有这样的底气。

  现的女孩子都比较早熟,这两个长相颇为精致的江南姑娘似乎也不例外,虽然刚刚是想配合着秦家双胞胎戏戏弄一下这位据说不知道来历的老师,以她们家的资历和背景,就算是把人整进精神病院也出不了多大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一身土气的大刁民却鬼使神差地让她们有种怵的错觉,所以当她们看到秦家双胞胎并没有对“老师”的话有任何疑义的迹象时,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候,两个刚刚走到花季就已经品尝禁果的女孩子逃一般地离开了别墅。

  秦家双胞胎面面相觑时,却听到坐沙上的男人缓缓道:“从今天开始,这样的场景好不要这栋别墅里出现,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时冲动,割了你们俩身上的某一块肉,留下什么终身遗憾之类的。”

  秦琼玖闻言顿时面色微红,怒色渐起,刚刚消散的指印隐露,秦琼琚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此刻他也完全摸不清楚,眼前这位刚刚现身的“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个小孩的反应被李云道直接全部选择性忽视,环视了一下别墅客厅四周,自言自语道:“外面的风水阵摆得不错,这里面简直就一塌糊涂,我估计是你们两个小王八蛋动过手脚了!”

  秦家双胞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这客厅刚刚装修的时候老爷子的确是请高人来看过,也做了一些风水阵的小手段,只是这两个小王八糕子完全视老爷子的心血,当天晚上就跟女同学的嬉戏弄得一片狼籍。请那位高人的时候老爷子也花了不小的代价,一本珍藏了半辈子的手抄古籍送了出去才换回来一大一小两个风水阵,不过两个小王八蛋搅了风水阵,老爷子就算是心疼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这才动了要请个“高人”回来收拾收拾这两个小家伙的念头。只是谁也想不到,老爷子请回来的所谓“高人”居然是一个刚刚从雪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大刁民。

  “你们俩会打架吗?”这个问题问得双胞胎目瞪口呆。

  随后,这对兄弟很骄傲的同时点头,这回就连一向沉稳的秦琼琚也不例外,看来这哥俩儿没少干打架的勾当。“昨儿晚上我们还跟徐家三兄弟干了一架,那狗……”

  秦琼玖才说了一半,就被秦琼琚一个眼神拦腰截断:“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是说你不会功夫吗?”

  李云道不置可否:“我先试试你们的体力,来,动手!”

  说动手就动手,只是此动手非彼动手。

  也不顾双胞胎是不是同意,李云道就开始指挥双胞胎动手,从入户玄关开始,先是动了玄关处的花瓶,不多不少,刚好向南三寸,接着是沙、茶几、桌椅,柜台,挪动的幅都不大,顶多一步的样子,后将双胞胎用来做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的硕大镜子移到了正对外屋角飞檐的地方。虽然都是些幅不大的调整,但对于相对缺少锻炼的双胞胎来说,已经是相当繁重了,等干完双胞胎李云道的威逼下做完有的事情时,两个小破孩儿已经是一头大汗。

  看着躺柚木地板上喘气儿的双胞胎,李云道不禁摇头:“本以为我已经是手缚鸡之力,没想到你们比我还要差劝儿,照这样子看,十力都比较你们要强些。”李云道开始怀疑老喇嘛让小家伙看着自己这个手缚鸡之力的家伙“不要造太多杀孽”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此时双胞胎已经顾不上跟李云道斗嘴,累得仿佛只剩下一口气的双胞胎估计打出娘胎就没干过这么重的体力活儿,只是两兄弟刚刚恢复了些许体力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被一句话再次直接雷倒地。

  “我不管你们晚上去哪儿几点休息,总之从明天开始晨练,点起床。”

  扔下一对被这则消息雷得痛不欲生的双胞胎,李云道直接迈出了别墅。

  等李云道的背影消失,秦家双胞胎同时起身,相视而笑。“那土包子还真以为整着咱们俩了!”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秦琼玖嘴角满是嘲笑。同样从地板上坐起身的秦琼琚却嘴角微微勾起,盯着那个男人离去的方向,一向不太喜欢说话的他破天荒地开口道:“这家伙有点儿意思!”

  “你不会昨儿晚上被徐家老二那一闷棍打傻了?”秦琼玖摸了摸哥哥的额头,显然非常不理解为何一向眼高于顶的秦琼琚,会对那个浑身上下散着土气就差没脑门上写“土包子”三个字的乡下人感兴趣。

  秦琼琚没好气地打掉弟弟的手,瞪了一眼道:“平时倒是神气活显的,怎么刚刚被人用刀子一比划就怂了?”

  “怂?”秦琼玖面露怒色,但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刚刚被留下五指印的面颊,三秒钟后,这个长着一张相当好看面孔的小男孩尖叫冲向被移到正对口的大幅落地镜前――果真,五指红印若隐若现,随着又是一阵仿佛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般的尖叫。“我的脸!我的脸,这个杀千刀的土包子,我要杀了你全家!”估计也只有秦孤鹤这种从反越自卫战磨炼出的性子才能培养出动辄杀人全家的小妖孽。

  从地上爬起身的秦琼琚虽然很轻蔑地看了他看来很肤浅的弟弟一眼,但随后还是跑进洗手间洗了不下十遍手,一边洗一边对着镜子狠狠地咬着牙。

  “杀千刀的家伙,老子灭了你全家再刨你祖坟!”

  果真,又是一个小妖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