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二百一十一章 杀个人都杀不利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啧啧啧,还真是郎情妾意,要不就在这儿洞房花烛,哥儿几个也好帮你做个见证。”

  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台阶上的这对男女的默契,清来者,李云道眼睛眯得狭长,掩住了眸子里陡然崩出来的杀气。

  正前方的台阶上站着一个双手抱胸的男人,中等身材,jing瘦却健硕,胳膊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四爪青蟒,此时吞着信子的蟒首愈发狰狞,青蟒寻到猎物的嗜血眼神是纹得惟妙惟肖,与眼前纹身男的眼神如出一辙。

  右前方是个黑脸胖子,远远打量着阮钰,喉结涌动,双手互搓,眼底微微泛红,如果不是青蟒男站在一旁,加上几个小时前刚刚在眼前的年轻人手里吃过暗亏,他早就jing#虫上头要冲上去了。

  左前方是个长相和神情都极其猥琐的瘦小男子,样子应该连一米六都不到,他却一直死死盯着李云道一个人,如同林子里夜间单独猎食的野狗,似乎做好了随时随地咬断颈上大动脉的准备。

  阮钰正要说话,却被猛然转身的李云道用力拉到身后,那个单薄却温暖的身子就这样挡在她的身前。不知何时,那把妖异的三刃小刀出现在李云道手的右手。

  “兄弟,冤有头债有主,照着道上的规矩还祸不及家人,你们有事儿尽管冲着我来,就别为难一娇滴滴的娘们儿了吧。”李云道不别人,只盯着胳膊上有青蟒纹身的男人。

  蟒子笑了起来,只是他的笑声如同钢桶亚滚过水泥地般刺耳,加上表情僵硬,上去颇为怪异。“本来要是你这么说,哥儿几个倒也真能放她一马,要如今我大哥躺在床上不死不活生死不明,都是拜你所赐,要真放了她,不管我大哥挺不挺得过这一关,回头说起来我这个当老二的也算是不忠不义。胖子,这娘们儿上去挺水灵,归你了,你可给我好生伺候着,那叫啥子chao吹的,晚上也给咱哥们表演一个,不然总听你说床上巧夫怎么怎么的,口说凭啊。”

  纹身男的话惹得阮家大疯妞儿火冒三丈,一字一顿道:“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说今天这番话。”

  黑胖子搓手往前迈了一步,猛咽几口口水:“小美女,到你这两张长腿,老子就忍不住翘鸡#巴了。”说着,很自然地摸了摸裤裆里隐隐凸起的一块地方,动作下流,神情猥琐。

  那一米六不到的猥琐男却喉头蠕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在他来细皮嫩肉的李云道:“蟒哥,晚上把这小子交给我吧,都他妈几个月没开‘荤’了。”

  青蟒男一脸所谓道:“可以呀。”

  猥琐男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却被青蟒男又一句话一脚踹入“悬崖”。“尸体你也喜欢的话,我倒不介意。”

  猥琐男舔了舔嘴唇,仍旧不死心地盯着李云道,得某刁民菊花发紧心头泛寒。

  “怎么说?是一对一还是你们一块儿上?”李云道在背后用左手示意阮钰,一开打他就被放倒那个个头最矮的猥琐男,她可以乘机从左侧逃脱。也不知道阮家大疯妞的智商是不是在这一瞬间突然下降了九十百分点还是真的疯傻了,居然出乎意料地握住那只粗糙有力却异常温暖的手。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最先动手的居然是这个一脸沉着微笑的男人,去的方向正是三人中最瘦小软弱的猥琐男“太监”。

  阮疯妞被目瞪口呆地被他拽着护在身后,只感觉身前的男人如同力大如穷一般,自己的身体像完全不受控制,而是跟着那股巨大的力道往前扑去。幸好阮钰没少跟着国内最好的瑜伽师练习,堪堪保持住身体平衡跟站李云道的节奏时,却发现对方的另外两个人几乎纹丝不动,似乎毫不关心那猥琐男的死活。

  只是李云道却,转眼间就到了猥琐男“太监”的面前,提膝便顶向对方的胸口位置。李云道可以肯定,哪怕他没有弓角、徽猷那边的战斗力,但只要他的膝顶中猥琐男,以对方的身板起码断两根肋骨。

  只是,这个世上的有太多的肯定最后只能在事实面前变成否定。就在膝盖贴近胸口的那一瞬间,阮钰突然到那猥琐男眼中一反常态的jing光和些许戏谑。

  果然,李云道动作过猛眼着那猥琐男双手重叠盖在他的膝盖上,借着李云道的力量,整个身体陡然倒着飘飞出去,在空中翻了个筋头才欣然落地,表情一如既往地猥琐。

  “乖乖,猛男啊,我喜欢。”猥琐男搓着手着李云道,眼神几yu喷火。

  蟒子啧啧有声道:“太监,怎么所有人一动手都喜欢先奔着你去?你是不是爆菊爆多了,身上有屎气儿?”纹身男又转向李云道,奚落道,“你以为他是最好对付的?哈哈哈……”

  纹身男弄得好像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自得其乐地干笑着:“十个你也不定过得去‘太监’这一关,老老实实把这妞儿留下,然后乖乖让我们抹了脖子好回去交差。”

  从刚刚猥琐男利索后空翻和轻松落地来,这家伙在轻功上起码花了不下二十年功夫,再刚刚叠在李云道膝盖上的那一掌,刚刚觉得没有异样,但此时李云道却感觉膝盖上火辣辣的,显然已被那一掌的绵劲震伤了膝盖。

  李云道眯眼围视了一圈,身后是已经关门商场,钢化玻璃门都已经锁上了,身前三个方向各有一人,之前认为最弱的已经不是他能匹敌,再加上两个虎视眈眈的对手,硬碰硬的话,纯属找抽。

  除了猥琐男,另外两人手里已经分别亮出了一把匕首,血槽很深,在广场的灯下闪着寒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这个原本应该热闹的广场上连个旁人都没有。

  三人出现的那一刻,李云道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三个人既然然不带面具就出现,显然已经存了不留活口的心思。

  太监终于忍不住道:“小子,你别自残了,乖乖留着香喷喷的身子,等你家爷的鸡#巴……哈哈哈……”说着,“太监”已经忍不住在脑中意yin某个场景。

  一场歹徒杀人英雄护美的大幕正缓缓拉开,可是冷不丁场外传来个懒洋洋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一个个磨磨唧唧的,杀个人都杀不利索。小熊娃子,交给你了,这种活都收拾不干净的话,不用老爷子说,你爹肯定脱裤子抽皮带的伺候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